预言

本帖最后由 Immanuel 于 2010-3-16 14:35 编辑

预言

1.
所有的都逃走了
只剩下回忆
与静默的时间
对立

暴风雨前的燥意
寓言着后代的历史和铭记
在反反复复的吟唱里
展开了大大小小的羽翼

躲在地窖里,我们算计
那将来的年年,月月与日日
刻在墙上和手上
我们爱情的忠实日记
我们的欢乐与叹息

看, 看那碧色的点滴
生长并蔓延中的消息
只要有耐心的等待
一定会等来丰收的满意

我斯言如偈

2.
可能你会沉静下来吧
在我怀抱里,胆怯却不犹豫
如同受惊的章鱼
沉入大海的深处
等待暴风雨过去

我们沉落
一个世纪再一个世纪
不再幻想回航的事
永远不再
让我引你去看看
那些埋在海沙下的遗迹

知道吗, 梦和风已经划清了距离
要在我们之前
争算出一直纠缠的分歧
我们或者耐心的等待
或者再用点力
他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我斯言如偈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立意和内容均好,还是我说过的,刻意押字面的韵多少有些束缚手脚。其实可以
押内在的韵, 音节的美和顿挫可以自然出来,要用内心的诗意而不是韵脚引领就更精彩了。

TOP

这首诗是早些时候做的。我的中文正在恢复,希望能够更进。 不过诗有别才,完美在我,希望不大。

就事论事,能不能细细地讲一下内韵这个概念。我不懂诗学,也很少读诗。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本帖最后由 荒芜 于 2010-3-15 09:45 编辑

你让我讲, 真让我汗颜,我坚信我没有资历资格能讲,听过一年的诗学课程,收获是再也不知道什么是诗歌,而且如果一旦诗歌走入学术范畴,写诗的就更难写出好诗了. 我想领悟是关键,但我可以举例子.下面这首偶尔押韵,但内在韵味就很出色,



颐和园里观鸦

西渡

仿佛所有的树叶一起飞到天上
仿佛所有黑袍的僧侣在天空
默诵晦暗的经文。我仰头观望
越过湖堤分割的一小片荒凉水面

在这座繁华的皇家园林之西
人迹罕至的一隅,仿佛
专为奉献给这个荒寂的冬日
头顶上盘旋不去的鸦群呼喊着

整整一个下午,我独据湖岸
我拍掌,看它们从树梢飞起
把阴郁的念头撒满晴空,仿佛
一面面地狱的账单,向人世

索要偿还。它们落下来
像是从历史学中飞出的片片灰烬
我知道它们还要在夜晚侵入
我的梦境,要求一片颂扬黑暗的文字

TOP

荒芜兄,我能领会你的意思。。。你引的诗很好,只是我口味清淡,不大感冒于肉食了。。。 为了交流和参考,想说说自己的一点经历和意见。

少年为诗,学过一点象征派、意识流、 现代派之类的新奇。读过一点接受、符号之类不知所云的理论。现在都已经淡忘了,只模糊记得这些新奇的名词。我还记得自己的一点“趣事”-埋头在德州大学,列读福克纳Sound and Fury小说各种评论。只开了个小头,终于惘然放弃了。留下的只是鄙陋的一点意见:文学到此,可谓歧途。那还是对文学有一点敬佩之心的时候,企图在阅读里,发见一点人生真谛。可是文学竟然鼓吹人生的偶然性和无意义,在我实在是不可理喻的事。当时我为这样的文字发明了一个十分苛刻的名词:排泄文学。欲为文讨之。现在想起来,毕竟是少年心性,可笑复可怜。

人生滋味尝过,始知简约平淡之美与不易,也学得欣赏别人的好处。譬如近来, 就对“少年不知愁滋味”体会到以前不曾及的妙处。

不久前,七月讲到伊萨贝拉·邓肯的事,我不由记起了叶塞宁和帕斯捷尔纳克的诗路。叶早年极力于象征派,帕则是里尔克的信徒。然而他们的诗,最终都回归到普希金朴素的风格。虽然在形式和表达上有所更进,然而精神的回归是显而易见的,代表着俄罗斯民族传统的演进。早年为文,记得讲到我们中国诗歌的断层现象;激赏着新月派的努力和精神。实际我们的过去不乏其例。两汉芜繁,遂有建安之风骨;六朝绮糜,乃成唐宋之盛状。

有人摒弃文以载道的传统,为文学而文学,艺术而艺术,在我则不免有迎世媚俗之嫌。讲句心里的话,我不是守旧的人,对于诗歌传承也没有责任感,不过我对于当代诗歌的新芽新叶是不甚动心的。可能心是“老”了。。。

话说回来了。我只是井蛙观天,班门弄斧。所谓一孔之见,隔靴搔痒,不可以当真;以君见怜,遂有感激;不敢投桃,惟以抛砖云云。。。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

我想知道曼妞写这首诗用了多久,修改过吗?
http://blog.sina.com.cn/xiaomanliang2010

TOP

小曼,你问的真仔细。。。

我写诗不大动脑筋。除了近来为写朗诵诗不得不静心修改和推敲一下,以前写诗都是心血来潮。大概都不超过3分钟。

见你写诗,灵气十足。我是万万不能的。多年不读写中文,时时觉得力不从心,即使会修改,也恐怕不成。
世皆浮波客,我是波上舟。
dushuxianji.wordpress.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