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闲话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7-12-25 16:18 编辑

初知圣诞节,应该是在大学学英文以后。即便是在文革中,曾经在中学的一间空教室里在讲台的地板下,发现过散页的圣经,也没有去读。再说,即使读了,也不会看到圣诞二字,遑论圣诞老人了。因为出身贫民,家里也没有关于外国的资讯。虽然父母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而且父亲中学还是在教会办的学校念的,大概是因为外国嫲嫲对孩子们不太好,所以也不曾接受她们的宗教。加上国内的政治因素,父母不但不曾说过任何外国文化的事,就连家里有涉台亲戚,也不曾提起。用现在的话说,是追求政治正确吧。

我想我是从大学英文课本里知道圣诞节的。两个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和小偷与圣歌。前者其实中学还是高中英文课本里就有了,但是阅读重点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穷孩子多么悲惨,只能望鹅兴叹。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个故事附带介绍了圣诞节的一个习俗,吃鹅。美国是因为没有鹅,才找来一只大鸟火鸡来代替的。

圣诞节的其他习俗,是后来查资料了解到的。首先关于来源,知道了原本在基督教征服欧洲之前,这是原住民庆祝冬至到年末的狂欢节日。古代的节日,与自然现象联系更加密切。挂冬青,摆圣诞树,也都是跟自然有关系。圣诞树象征什么?这个要和欧洲人的春节五月花柱联系起来看,我个人认为属于古代生殖崇拜。有个普世的现象就是崇拜总是和一根高大上有关系的。直到今天,各大城市都在造高楼,比着高长,也是这种生殖崇拜的遗存。圣诞节聚会还有个习俗就是如果男女正好同时站在了冬青枝下,不管他们认识不认识,男的都可以吻女的。这大概象征古代人的野合。五月花柱也好,圣诞树也好,都和大地回春有关系,所以这两个事物,都是拜春之物。什么是春?尤三姐看戏爱上了柳湘莲,唱到,回家来羞得我春云瑷逮。春情,思春,中文把这个春字解释得很透彻。再看春字的甲骨文,我觉得也有野合的味道。

这个古代的冬至节或者年末节变成圣诞节,完全是基督教的功劳。在罗马人看来,欧洲人的原始崇拜都是很野蛮粗俗的,有必要教化之。但是为了让他们顺利依从基督教,便把基督教的内容和原始崇拜的习俗糅合到一起。其实耶稣是否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诞生的,是有争论的。根据圣经的记录和那个时代的畜牧经济的研究,有人认为耶稣出生在秋天,羊群还在草地吃草的时候。冬天的时候牧羊人是不会呆在野地里的。即便在基督教里,使用不同历法的教派的圣诞节也不一样。东正教是在一月七号。

甚至有的基督徒也不同意圣诞节这个东西。请参考此文。我觉得说得蛮有道理的。https://rcg.org/realtruth/articles/169-ttooc.html

现在教会感叹圣诞节越来越商业化了。追根溯源,这本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这个日期的庆祝活动,本来就跟基督教没关系。圣诞树,圣诞老人,圣诞灯火,圣诞歌曲,都和圣经没有关系。不妨说有两个圣诞节,世俗的和宗教的。两者并行不悖。让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基督徒利用这个时间重温基督降生的意义。非基督徒利用这个时间快乐快乐,商家利用这个时间大发利市,大家都利用这个时间休息一天,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