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圆是中国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7-11-13 08:38 编辑

今天,我住的地方举办了社区首届文化节和优秀志愿工作者的颁奖典礼。来自附近四五个居民小区的业余,或许也有专业的,文艺爱好者表演了精彩的节目,有合唱,独唱,舞蹈,戏剧,健美操等。今晚天上又是一轮圆月。我不禁想到:花好月圆是中国。


我们的教材关于大杂院和居民楼的课文说,搬到居民楼,邻居一问三不知,态度冷冰冰的。


但是应该看到中国社会还是一个集体文化的社会,人们搬进了居民楼,并非就完全脱离大杂院的人情味,只是形式变了。社区有组织的文化活动实际上促进了本来是陌生人之间的互动。


个人以为中国的这种小区模式比较起美国的独门独户,有时候还以邻为壑的居住模式更为人性化。


小区,是介于单位大院和自然民居之间的一种形式。居民们之间没有单位这个纽带,自然就生疏的多。但是在同一个小区住的人,天长日久,也有熟起来的。至于遇到大事情,则全体业主也会卷入进来形成一个暂时的利益群体,从而加深相互的了解。


小区,因为有物业管理,加上街道(现在叫做社区)居委会的存在,可以使住在同一小区的人有相同的归属感。


我相信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人一定会避免互相冲突和骚扰。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闹翻了以后见着大家都别扭。


哪里像墨西哥人,谁管你要不要睡觉,大半夜也要放音乐开爬梯。叫了警察,警察跟这个地方无关痛痒,也就是下个命令而已。而在中国,碰到邻里冲突,居委会一定会介入,不是简单地说不行,而是还附带做一点思想教育工作。我觉得后者比简单的禁令更重要。后者是治本的方法。


回来恰逢中共举行十九大。我没有详细了解,因为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总的印象还是有的,那就是这次大会好像是一个转折点,决定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要在民生上做很多事情。一个政党,如果把重点放在民生上,一定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今天表演的节目中有合唱,有一句话是“老百姓是共产党生命的源泉“。我觉得这话说对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哪怕中国搞多党制,投共产党票的人可能还是多数。


在中国,你可以感到一种凝聚力。一个社会整体地发展着。对比这些日子美国这里开枪,那里撞人,感受真是不同。


我在武汉,一个大城市。如果按照蒙特雷流浪汉跟人口的比例,那武汉该有多少流浪汉。我一个没看到。街上乞丐也没看到,唯一看到的是寺庙门口一两个。我想给钱,可是看到一个人的盘子里放着一个手机。我还没手机呢。


想到在蒙特雷,每天不是在公交站,就是在图书馆,看到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就感到憋气。美国的执政党有没有想到要解决居者有其屋的问题呢?有没有想到从根本上解决贫困人口的问题,而不是一味靠教会和慈善机构的施舍让他们过一天算一天呢?


特朗普要来中国两天,希望他学点好的东西回去把美国弄弄好。

文中提到的社区文化节,我只录了一段梨花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ww1RVuv_u8


shequ.JPG
2017-11-3 23:06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