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方聊斋:宁宁;外诗一首 题漫画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7-7-26 14:59 编辑

我给外国学生编写的阅读材料:



张宁宁是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女人。她没有上过大学,只上过高中。高中毕业后,她先是上山下乡,在山西的农村干了五年多的农活。后来她回到北京,在一个事业单位做会计工作,每个月的工资不多。我们是在周末俱乐部认识的。周末俱乐部是一个帮助单身男女找朋友的活动中心。

我是大学毕业的,那个时候在大学教英语。我很喜欢宁宁,但是没有跟她谈朋友。这不是因为她是高中毕业,我是大学毕业,而是因为我觉得她比我有事业心。她告诉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计算机和高级会计学习班,她就报名了,打算以后参加会计师的考试,如果考上了会计师,就提前从机关退休,到外国公司去工作。那个时候是八十年代,外国资本刚刚进入中国,在中国开了很多合资单位。普通的人对外国公司,还是有不好的看法,说那是资本家的公司。我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外国公司,那里很累,而且员工的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有了。还是国家的单位好。她说钱都交了,不能退钱了,还是去上吧。她白天在机关上班,晚上到夜校上课,也没有很多时间跟我在一起玩了。我的朋友们知道我喜欢宁宁,但是不知道我的想法,觉得我在谈朋友上,太被动,总是跟我说主动一点。我也没有告诉朋友们宁宁对她自己以后怎么生活怎么工作有自己的打算。宁宁在计算机会计班的学习完毕之后,就找到了一家香港人开的公司,在那里做会计,工资比机关高了很多。我还是在学校教书,每个月的工资都是死的。我觉得我跟宁宁越来越远了,就很少找她玩儿了。

后来我出了国,在美国一个两年的学院找到了一个教中文的工作。2001年我回国看望父母的时候,给宁宁打了一个电话,说想见见她。宁宁真够朋友,虽然我好几年没有跟她来往了,她还是很高兴见我。她让我到她的公司去找她。她的公司就在王府井大街附近的东方广场。我到了那家公司的时候,通过一个大窗户看见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专心地看经济方面的报纸。一个秘书打电话进去说:“张总,您的客人来了。”她才放下报纸,从办公室里出来。她穿着一身式样很新的浅灰色西装。西装上有一个牌子。 我看了才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会计了,而是会计部的总经理了。她现在每年的工资有差不多十万元人民币。她自己买了三套间的大公寓,每天开着小汽车上班。我说:“士别三日, 得换一种眼光看你啊。几年不见,你发达了!你当年的计划没有白做。”

她听了我的话, 很高兴, 可是也说: “ 你别看我工资高了,我累着呢。真想早点退休,好好休息休息,开车到全国各地旅游旅游。给资本家干活不是玩儿的。你多好啊,教着中国书,挣着美国钱。多舒服!” 我说:“我的工资,在美国是中下的,我的钱,在美国买不了什么东西。就是现在到中国来买东西,我也还要算一算呢。你没听见别人说吗:从美国回来的人,穿得土气,花钱小气。还有呢, 我的工作, 不是长期的, 一年签一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给签了。”她说:“要是你觉得在美国没有什么希望,为什么不回来呢。国内懂英语的人可吃香呢!” 我说:“不行了,老了。国内市场找工作的人太多。我比不上年轻人。还是在国外过一天算一天吧。”

宁宁说,她的公司要在美国上市了,现在做的会计报表有很多英文,她不太懂。“你要是在北京就好了,可以帮帮我。”
我回美国的前一天, 又到她的公司去了一次,送给了她一本《英汉-汉英会计词典》。她拿过字典, 说:“看不出, 你还挺有心的。”













cartoon.jpg
2017-7-21 00:44
http://www.yidian.org/attachment ... on_DNpIUnlPqoZS.jpg


题漫画

命如风帆浮波浪,逐流入海过大洋。少小离家老大回,枯木无花发苍苍。
隔江遥望高楼起,岸芷汀兰旧模样。物是人非天地换,古月依然照长江。

My life was a sail floating on the waves
It crossed the ocean when flowing to the sea
Leaving young and returning an old man
The grey hair now befriends a mere dead tree
Beyond the river sky scrapers rise high
The grass are the same as in days gone-by
My old acquaintances have gone yonder
An ancient moon still shines on the river

7/20/2017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