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银元时代生活史》读后感

  • 作者: 方壶斋
  •              《银元时代生活史》读后感

                    ·方壶斋·

    这本书我还没有看完,所以说读后感,只是部分的。因为觉得很好,所以写一点杂感,以引起别人的兴趣,算是推荐吧。

    我比较喜欢读历史的东西,正史,野史都喜欢看,但是最近,有一个念头一直萦绕心中:我们读历史干什么?历史已经过去,于今无补。为现实生活计,不如读一点炒股票买房产的书,增加一点赚钱的本事。就连读怎么做饭的书,也比读历史强。历史一词,在一些人的话语中,往往是推托现实责任的借口,更显其与现实无关的特性。有一次看中央电视台新闻,黑龙江一位官员说:“我们黑龙江省是老的工业基地,由于历史的原因,下岗的家庭比较多。“我想,放你老娘的屁,什么历史原因,谁让工人下岗,是满洲国啊还是生产建设兵团啊?分明是现实原因,偏要说是历史原因,就是想说,和我无关。

    最近在网上频频读到假设历史的文章,比如说假如我们实行了君主立宪,中国是否会好得多,假如中共没有上台,中国会怎么样,等等。这种历史假设学,不妨也成为一种学术探讨的分支,可以侧重于研究历史事件与民生幸福的关系,但是总结出来的道理,能够应用在哪里呢?中国今天还能再立宪吗?也许可以,你看在电影里民众的清史情结的确是很深。可是在现实中,君主立宪再好也无法在中国实行了。这就好比人老了以后想,假如当初我没有和我老婆结婚会怎么样。

    还有一个读书潮流是为历史翻案。这倒是有一点现实意义,因为翻案的目的,不是为了古人,乃是为了今人,如果制造冤假错案的集团还在的话。因为它至少可以让现在的人认识到,这个集团如何动用宣传机器欺骗了读者许多年。不管这种欺骗的目的和历史背景是什么,欺骗总归是欺骗。

    不过我读这本书,没有要特意寻找翻案资料的意思。我在图书馆里偶然看到这本书的封皮,其设计就让我觉得好,主色调是银灰色的,是我喜欢的一种颜色。翻开目录一看,每一章的标题都是大白话,告诉你写的是什么,如“结婚前失恋滋味“,而且有点章回小说的味道。每章内的小节标题,都是八字一个,很有趣味。随便翻翻,见到书里不但有历史照片,还有书法影印,钱币拓片。择一二段读来,立刻感到作者的文字功底很好,很耐读。

    借回家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看,竟有不忍释卷之感,有时看到过半夜。本来以为书的名字中的银元时代,就是一个历史时期的代名词,一看书才知道,作者对于那个时代的经济情况,记录甚详,看来他是保存了自己的日记,否则得经过多少内查外调才能准确写出从哪到哪的汽车票是多少钱一张,一顿饭是多少钱,一双儿童皮鞋是多少钱等等。他是上海名医,就算上海人精细,我想做医生的,也不是个个都对钱那么仔细,所以读这位医生写的书,处处见其经济眼光,颇为有趣。

    作者曾经到北京琉璃厂买医学古籍,没去北京的时候,也常常邮购琉璃厂的书,可见那个时候,古旧书方面,北京的确是胜过上海一筹的。他在书里对那个时代的琉璃厂的书店服务,有详细的描写,令我看了好不羡慕。琉璃厂我过去是常去的,但是作者提到的那种服务,我压根就没见过:书店里有八仙桌供顾客浏览书籍之用,掌柜的还免费给茶和鼻烟。书店还代替读者到各处搜书,价格比读者自己去买便宜很多。不过不知道这种服务,是只提供给有身份的人还是任何去逛书店的人都一样,我还不清楚。

    作者买了上千本书,却遇到邮寄问题,说是北方保护学术资源,不准大批把这类书往南方寄。这读起来真是让人觉得当时的中国,南北好像两个国家一样,存在着一个关卡。对此从前可是闻所未闻。也许是因为生长在大一统的红旗下,这种文化地方主义真是没有经历过。想想中国有过长期的封建割据,军阀混战的历史,一个安定团结的统一的全国上下一盘棋跟当中央保持一致团结在核心周围的中国还真是最近才有的事。

    作者去访问清华大学,因为他的太太的哥哥在清华工学院任院长。因为逢寒假,只有去学校值日的时候可以带作者去看看。去值日,学校有车接送,但是他要求作者自己雇车去。依着现在,当官的公车私用,已经是常事。可见当时的教育界干部,还是廉洁得很。由此想到以后应该看一些民国时期社会道德职业道德方面的书,看看那时候还没有大规模开展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的时候,人们所依据的行事准则是什么样的。

    作者因为是上海名医,接触不少名人,对其逸事叙述甚详。读者有兴趣的话自己去看就是了。

    (《银元时代生活史》陈存仁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3 华夏快递 kd030907.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