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生游击队

宋丹丹:他爹呀!
黄宏:嘘……
宋丹丹:这地带安全不?
黄 宏:据我观察,没发现敌情。
宋丹丹:哎哟妈呀,可累死我了。
黄 宏:小点声!
宋丹丹:咋的啦?
黄 宏:你没看见那边有个老太太吗!
宋丹丹:哪儿呢?
黄 宏:长得跟个街道干部似的,现在对这事抓得可紧了。
宋丹丹:哎呀抓就抓,我豁出去了,整天东躲西藏像做贼似的干啥呀?
黄 宏:过两天生下来不就好了吗。
宋丹丹:生、生!跟你结婚没消停。结婚四年生仨丫头片子,整天的老大哭、老二叫的。哎呀妈呀,三儿又尿啦!
黄 宏:来,接着(摘下帽子)。
宋丹丹:那不漏啊?
黄 宏:这里有个塑料袋,平时防雨,关键时候接尿,两用。
(接尿...)
黄宏:我跟你说,城市的毛病可多了,吐口痰就罚五角钱,这泡尿还不吃出一张大团结去呀!
宋丹丹:真的啊?
黄宏:那可不!
(黄宏捡起地上的一个烟头抽,被呛了一口)
黄宏:这片儿尽外国烟头,一个比一个冲。(又捡起另一个烟头抽)这差不多。
宋丹丹:你说呵,这日子真是越过越穷,越穷越生,怀孕的时候想吃点啥都吃不上。(喝水)
黄 宏:吃东西是次要的,生命在于运动。(摁息烟头)来,起来溜达溜达。
宋丹丹:拉倒吧,溜达一天了,溜达啥呀。
黄 宏:懒是丫头,对你有好处的事,溜达溜达。
宋丹丹:(起身抱怨)想吃点水果都没有。
黄 宏:那不给你整了两捆大葱吗。
宋丹丹:那个大葱能跟水果比呀?
黄 宏:大葱和水果在科学价值来讲那都是一样的。
宋丹丹:拉倒吧!你吃大葱还想跟人家吃水果的比,人家吃水果生出来的孩子,个顶个脸红扑的多水灵,你再瞧咱那几个,傻傻的个顶个葱心绿。
黄宏:这孩子更有特点,好认,知道不?现在国家不是有困难吗,等到2000年就能达到吃小康的水平了。
宋丹丹:照你这么生啊,你糠都吃不上。(坐下)
黄宏:他吃得上糠吃不上糠,跟咱俩关系都不太大,你现在主要任务是给我生儿子,知道不?
宋丹丹:你没看人家报纸上讲呀?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黄 宏:你听错了。那是说,实在不行了,男女才一样。那个呀,那是指着帮做绝育的说的,咱俩不行么,趁年轻力壮多生几个,你说将来哪个当个乡长之类的这玩意儿。
宋丹丹:你这个熊样,还培养出乡长来呢,给孩子起个名都起不好。
黄 宏:我咋起不好了?
宋丹丹:你就说大丫头吧,一个女孩子,叫个啥“珍儿”啊“玲儿”啊“凤儿”啊听着也顺耳啊,你可倒好,憋三天憋脸通红起出个名字叫“海南岛”,这是人名啊?
黄 宏:那不是在海南岛当民工的时候生的吗。
宋丹丹:老大没经验,老二呢?你给起个名字叫“吐鲁番”。
黄 宏:那不是在新疆捣捣葡萄干的时候生的吗,都有纪念意义。
宋丹丹:老三更好了,起个“少林寺”,一个女孩子叫“少林寺”长大叫得出口啊?
黄 宏:名这个东西吧就是个记性,那我叫狗剩子我这不找谁呢是不?赖名好养活,知道不?
宋丹丹:老四还没生呢你个歪名起好了,叫个啥“兴安岭”,这回我死活不依你了,我到了北戴河就生。
黄 宏:那就叫“北戴河”,依你行不? 咱们的特点吧就是走一道,生一路,走一站,生一户。
宋丹丹:还腆脸说呢,人家在背后指着咱叫啥你知道不?
黄宏:叫啥呀?
宋丹丹:流动大军。
黄宏:说对了!咱们特点就是“流动”,等不到护照,等到护照了事上外国生去,到那时候起个外国名字,我都想好了。
宋丹丹:叫啥呀?
黄宏:OK撒哟娜拉。
宋丹丹:哎哟妈真没知识,还“撒哟娜拉”呢,撒哟娜拉是啥意思你知道不,那是再见的意思你知道不?你还撒哟娜拉呢,你跟我撒哟娜拉,这孩子得我一人养活呀?
黄宏:你想得咋那么多呢,这不是肚子里边词儿多,随便溜达出一句吗。我也不知道它是再见的意思啊,对不对,要知道是再见的意思我也不能说呀,我能和你再见吗,和你再见谁给我生儿子呀,是吗。
宋丹丹:你准知道我怀的是儿子啊,那要是闺女呢?
黄 宏:要是……我听说现在医院有个什么“超”,丫头小子吧一“超”就准。
宋丹丹:“屁超”(B超)。
黄 宏:对!“屁超”。咱去“超”一把去,丫头小子一“超”不就放心了吗!
宋丹丹:人家医生看咱带这几个孩子,那不露馅儿了?
黄宏:真笨!就说咱俩是二婚,“海南岛”“吐鲁番”前窝儿带来的。
宋丹丹:你家二婚仨孩子啊?那“少林寺”呢?
黄宏:三婚不就完了吗。
宋丹丹:拉倒吧,年轻的结婚三次丢死人了,我不去你自个儿去吧。
黄宏:时髦的事啥丢人的,走走走(拉宋的袖子)。
宋丹丹:干啥呀!(一扭身)
黄宏:你现在这脾气吧可暴了,特别任性,你自己有感觉没?(蹲下给宋捶腿)你别着急,你看咱们村那老王家,第一胎第二胎第三胎不是呱唧生个小子吗。
宋丹丹:你跟人家能比呀,人家生得起,罚得起,你能行啊?
黄 宏:我不行,我罚得起我就罚,罚不起我跑。我们的原则是:他进我退,他退我追,他驻我扰,他疲我生。我跟你说,我不信,按这原则保不住儿子。
宋丹丹:照你这样成天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你弹棉花我掌鞋,赶上两万五千里长征的!
黄 宏:那咱这一道上叮叮咣咣的,这个钱啥的也没少挣啊。
宋丹丹:还挣钱呢,你挣那点钱全捐给铁道部了。刚才在那个候车室,人家乘警指着我鼻子叫我啥你知道不?
黄 宏:叫啥?
宋丹丹:“盲流”!你听听,还盲流呢,离流氓不远了。
黄 宏:我跟你说,盲流就盲流,不让做人流就行……咱们现在任务是生儿子,知道不?
宋丹丹:我说生儿子就生儿子啊?
黄宏:那咋的。
宋丹丹:我要说生儿子就生儿子我要这几个干啥呀?自打有了“海南岛”、“少林寺”和“吐鲁番”,你瞧你妈那个样儿,成天的嘟着个脸拉老长,像个长白山似的。
黄 宏:你妈像长白山!
宋丹丹:你妈像长白山。
黄 宏:我妈跟长白山啥关系?
宋丹丹:谁知道啥关系。
黄宏:怪你自己不争气!
宋丹丹:我不争气?!人家科学上都讲了,生男生女,老爷们是关键,你种的茄子能长出辣椒吗真是的!!
黄 宏:拉倒吧!就你那破盐碱地,种什么也白扯。
宋丹丹:白扯就白扯,我现在我就上医院!(由于是超生,所以黄宏与宋丹丹是不能上正规医院的)
黄 宏:你站住!给我站住!我告诉你,到了北戴河,撑不住,我跟你没完!你听见没有?站住!
宋丹丹:干啥呀?!还要打我呀?!(把黄宏手上的弹棉花的弓抢过来)你干啥呀!
黄 宏:哎呀,哎呀!打我怎么的你呀?你还要打我怎么的?
宋丹丹:我打“北戴河”!
黄 宏:你可别捣腾他(两人争抢着那把弹棉花的弓),算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黄宏跪下)我求求你不行吗??!!我求求你不行吗??!!
.......
宋丹丹:他爹,起来吧,啊。起来,啊。咱两人交交心。坐下,啊。他爹,你还记得当年不?咱俩人恩恩爱爱欢欢笑笑比翼双飞男才女貌。白天你下地干活我在家做饭,到了晚上一吹灯你就给我讲故事。
黄 宏:讲的啥都忘了。
宋丹丹:啥吓人你讲啥,尽讲些鬼呀神呀的,吓得我直往你怀里钻。
黄 宏:那时候你也特别……特别温柔。
宋丹丹:可自打有了这几个孩子,咱的生活水准真是一日千里急转之下啊。你看那城里人看咱的眼神都不对说实在的,咱自个儿都觉得咱影响市容。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成天钻那个水泥管子,看到孩子们冻得直哆嗦,我这个心啊,都碎了。他爹,咱回去吧,行不?
黄 宏:孩儿他妈,我有时候也想回去。可回了村咋整啊?小大小二小三把家里的东西都罚的差不多了,剩个小四罚啥呀?
宋丹丹:咱总算有个家呀!咱跟村长主动承认错误,这也算咱坦白交代投案自首他不总得给咱个宽大处理啊?他要是不给咱宽大处理还要罚咱,咱给小四打个借条。咱保证以后是男是女再不生了。往后咱好好干活多多挣钱把这几个孩子培养成人,咱俩人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地寻找咱俩人从前的影子。他爹,这不好吗?
黄 宏:好!孩儿他妈。我也不止一次在想,你说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真让人抓到不就麻烦了吗?
宋丹丹:可不咋的!
黄 宏:尤其城市里边人多,走到街……孩儿他妈,老太太上来了!
宋丹丹:他爹,撤!
黄 宏:你先撤,我掩护!!

---黄宏、段小洁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