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买书记

周末买书记

本周末蒙市图书馆书市,简装一元一本精装两元一本。好书周五对会员开放。周六对公众开放。四到五点最后一小时五元一个购物袋,买卖周的购物袋,比纸袋略大。

我因屋里书灾,不拟大购,只想在收摊时看一下能否捡个漏。去年买到本古旧书,今年也想如法炮制。

到了以后,匆匆一扫未见古旧书。却在外语部看到四册一套绘图三国演义。看着薄薄的四册,以为是删节版或者儿童版,一看介绍,还有版本和校对说明,感觉比较严肃,决定买。又看见一本二几年的一个游历中国见闻录,英文的,就是一本旅游手册,里边有老地图。也拿在手里。进门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就极力怂恿我交五块钱敞开买,我说我家里书太多了,就想随便看看。现在拿了这几本书去问她三国算四本还是算一本,她当然说算四本,加上那本旅游手册五美元。她说你去拿个袋子吧。我说这下你高兴了。她说我高兴个鬼,我是赔钱卖。

拿了袋子,离关门还有半个小时,实在容不得精挑细选,所以接下来就是塞满口袋了事。我真没有买书的需求了,就连那套三国演义,也是可有可无的。但是我先是看见一个同事,在积极热情地填满袋子,又想这是赞助图书馆公益事业,第三想着五块钱也就是少去学校食堂吃顿饭或是少买一只购士国的烤鸡,第四想这五块一大塑料袋回收品就有了,于是便放心挑书了。

下一个问题是挑什么书。外国小说我没时间看。散文集没看见什么。艺术画册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有两本超厚的精装中国史和日本史,用艺术图片展现,样子货而已,最适合放在客厅里显示主人的艺术品位,其实没什么内容。

在这紧迫的时间里,我只有给自己找最方便的理由。我是中国人,所以和中国中文有关的书就挑一些,以后自己不用了,可以捐给学校中文学院图书室。有一本日本人编的北京旅游指南,可贵之处是里边的照片,建筑物上都刷了文革大标语。看样子作者是在北京市革委会成立的时候到北京旅游的,他的照片记载了历史的一瞬间,而不是如一般旅游手册里边那种没有时间特色的景点照片。

买了两本哲学书,易经和庄子。我根本不懂易经,呵呵。

https://www.amazon.com/Ching-Boo ... +or+book+of+changes

https://www.amazon.com/Way-Chuan ... e+way+of+chuang+tzu

古诗英译倒是我感兴趣的。 《灿烂的太阳花》也算是汉诗英译集子比较有老资格的书了。另一本买的是晚唐诗集。另外买了两本同一作者编的中国文学的书。


https://www.amazon.com/s/ref=nb_ ... +sunflower+splender

https://www.amazon.com/History-C ... +chinese+literature

https://www.amazon.com/Poems-Une ... y+penguine+classics

最后的一分钟,在历史类里翻到一本1967年的毛选英文第一卷。可惜没看到其他卷。如果早看到,早翻翻说不定有。

一本大开本的《头头是道》,是讲学佛的。结缘物,非卖品。其特点是用提纲,一目了然。看到学佛要戒掉五欲,其中有色欲和触欲。这两种欲我缺乏了大半辈子,很想有,看来我跟佛是无缘了。

现代诗方面,买了两本美国现代诗歌的,虽然我根本不看现代诗歌,中文英文的都不看,因为看不出好在哪里,跟分行的散文有什么区别。这两本书,时间上倒可以凑出个衔接来。一本是集子,一本是评介。

戏剧方面,看见一本超厚的莎士比亚,不是全集,是对各个剧本的评介,这个评介比阿西莫夫编的有点深度,有用。又抓了两本单剧本,只挑注释多的。

历史方面,拿了一本 The Seven Mountains of Thomas Merton。回来后想起来曾经有过这本书,好像捐给我那个市一个活动中心的图书室了,现在又买回来,真是讽刺。何况我又不知道他是谁。

文献学方面,买了一本美国早期书籍与印刷,让我想起来在复旦读研时上的文献课。我后来还把这个课照搬到军外院给研究生上,真可谓现买现卖。当年给我们上此课的是小G.E.Bentley,加拿大的美国文学专家。当复旦想让他开英国文学课的时候,他坦诚相告对英国文学一无所知。这就是术业有专攻吧。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老本精神矍铄,长发,一口英国腔。他的主攻是威廉布莱克。

其他方面,只有一本书我觉得该看看,叫做 Coyote Medicine, 是关于美国土著居民的医疗观的,属于另类医疗,跟正统西医唱对台戏的。

回来一数,五块钱买了27本书, 连同一个全新的购物袋。把购物袋退给了买卖周,返款1.08美元。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