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回国休假日记(十一月篇)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6-12-4 16:14 编辑

IMG_20161105_171321.jpg
2016-12-4 03:53
IMG_20161107_102035.jpg
2016-12-4 03:53
IMG_20161104_114350.jpg
2016-12-4 03:53




11/1 坐飞机到武汉。

11/2

今天下午去某大医院找专家看病,还拐着弯找人插了个号才没跟芸芸众生排队。到了医院脑袋就大了。乌泱泱的跟下了饺子锅一样。说比十一黄金周还挤不算过分。 同情医生的恶劣工作环境。别想安静。至于我,医生说你也就是什么什么。给我开了两种药五百多。其中有一种在美国是当作保健品卖的,便宜的多。决定不买。出门看见旁边美食店。踱进去吃了米酒汤圆。下决心以后只在美国看病或者等古巴开放了去古巴看病也不错。

拍了几张照片教学用。医疗这一块已经大为改变,相应的词汇句子都不一样了。医疗卡,分诊台,自助挂号,这些词汇外国学生应该知道。

11/3

到长航医院做体检。今天人不太多,很顺利,除了一个以外。有一项是B超,可是护士指挥我先验尿了。结果到B超市,美女把那个传感器往我小肚子上一放,就叫起来说,怎么没有尿?尿的还挺干净,照不出来。我说她们刚才让我验尿的。没办法,午休时间到了,她说出去吃点东西憋尿,两点上班再来。于是出去到饭馆吃饭,又买了一瓶水喝。走到附近的解放公园,进门看见一个大碗茶亭,又是一个美女在那里。我说美女不是赶时髦把所有的女人都叫美女。我如果说谁是美女,谁就真是美女。我不随便夸人的。问美女多少钱一碗,答曰免费的。于是喝了一碗。进公园逛了一圈,看见外甥侄女小时候骑过照相的石马还在。现在他们都快30了。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在那里自拍,旁边两个大妹子主动提出帮我照。

从公园出来时又在买的水瓶里加了点茶水。这时已经有些压力了。赶紧回医院。人家还没上班。值班的说你到另外一个楼去做。那里是泌尿科,当然有设备而且有人值班。做完回来交条子,还没到两点。这边检验科的美女提前回来了,嚷着说还有一个病人要做B超呢。可见她还挺负责的,想着这回事。

我在长航医院体检已经有十年了,进去如入无人之地,也亲自见证了医院的发展。虽然说这不是三甲医院,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错了。我后来又回去做了无麻肠镜。花了三百多元。半个小时。如果在美国做,要全麻,要请假,还得麻烦人接我,因为麻醉后,他们不让你自己走,怕路上出事他们担责任。

11/4 到武大看了看。地铁华中师大门口下车。华中师大的大门堪比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华师大对面在走进去就是武大。走不多远就见到珞珈山,无甚奇处。这是我第一次上珞珈山,才知道珞珈山规模不大。山顶无平路,全是大石头。半山腰有马路。珞珈山的近现代史遗迹没有去看。校园里正在开运动会,场面非常熟悉。武大的樱园学生宿舍也叫老斋舍,1931年竣工的。武大樱园的老斋舍很有意思,除了用数字命名外,还用《千字文》中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命名不同的楼层。最外边你会看到“天字斋”等依次排列下来的名字。里边则有“武汉大学樱园X舍X 层”。1983年的电影《女大学生宿舍》就是在这里拍的。这个电影youtube有。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ydLu-RcNCg


樱园和体育场旁边就是樱花大道。樱花开放时节,这里游人如织。可是在这深秋,那些樱花树叶子都快掉光了,显得寒碜。路过闻一多雕像的时候,合了个影。曾经买过一本闻一多的传记,书名好像有红烛字样,但不是诗集。

想起来八十年代末教过的一个女生,后来到湖北了。最后一次见到她,说她是武大英语系的老师。我颇为不解。那个时候武大英语系敢招本科毕业生当老师?太牛了吧。我真想到人事处去问问。早知那么容易我也去了。

11/5

梦见被拉去一个军事单位参加关于美国国旗的考试。车里不少人。突然意识到没有准备。就问车上的人,说白星代表州,红色代表鲜血,另说红色代表古时候的某个党穿的衣服颜色,蓝色呢?在车上我还拿一只没子弹的半自动步枪练习瞄准,用手拉刺刀使之折叠收回。到了以后,一个领导来说到处找你呢,似乎是押解我来考试 的。我问别人能否上网,好临阵磨枪。发现手机界面图案使得数字键盘看不清楚。有人一个角落发现一些旧书,我们就去翻,看看有没有有用的。又有人拉来一车书 刊杂志,免费。大家纷纷拿。先是拿了一本联合国概括(我实际有此书)。我又看到一些中国出的英文杂志,开本如人民画报。有一个封面写着Tao Li Zhen,桃李镇。另一本写着China Guangxi.。 我就让发书的人给我。

去了汉阳一个亲戚家。吃饭时说起自己的书是个累赘。他们也感叹家里的书不知道怎么处理。都是读书人,舍不得卖废纸,捐也无门路。

吃完中午饭决定步行过长江,当作锻炼。从汉阳的引桥开始,走到武昌桥头堡大约45分钟。在桥上听见下边有人唱歌,以为是群众性的娱乐活动。下去却只发现一个卖唱的男 人,说自己有糖尿病云云。喇叭里放歌,他跟着唱。高音上不去,低八度,也不怎么成调。但是过路的有给钱的。唱阎维文的“这个人就是娘”的时候,我听着嗓子眼直痒痒,真想替他唱一把。怎么着我也比他唱得好,说不定会吸引很多人给他钱呢。而且这手机拍照的时代,说不定我马上就上微博了:神秘大叔高歌为残疾人募捐。呵呵。不过想归想,我还是没有勇气去做。

司门口民主路街上人头攒动。站在司门口过街桥上看过去,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其实那里是一条步行特色商业街,可看的热闹很多,所以总是熙熙攘攘的。路过一家民国风的小店,播放着周旋的歌曲。店里张贴着民国广告淑女大幅照片,很有点味道。只可惜服务员没有民国风。也不会唱民国歌。 到街口上一个公厕。发现洗手盆清一色的青花龙纹大碗。美国公厕没这么牛。为中国骄傲一把哈。 到户部巷去。一半在修路。想吃豆皮,发现太贵了,十块钱一份三块 (后来19号我在长航医院附近的一个店吃到6块钱四块的,质量一点不差)。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吃到豆皮。唐家墩户部巷小吃店里都没有。

坐轮渡过江。来武汉,豆皮要吃一次,轮渡要坐一次,大桥要走一次。正是黄昏落日时分,江水映着夕阳分外妩媚。听到一群女生唱歌,还以为是基督教的福音歌,一听不是中文。一问,是梵文。这是一个瑜伽组织。看那唱歌的劲头,跟基督教的唱现代风格的福音歌曲殊无二致。她们上了船以后接着唱并且面对夕阳伸起双手做膜拜状。砸死乘客中,我听到有人小声说“洗脑”。呵呵。

下了船是武汉关。从武汉关走江汉路步行街,一直走到循礼门地铁站。一路欣赏闹市夜色。在璇宫饭店,想进去看看里边什么样子,却发现早就改造成商业设施,看不出饭店的本样了。璇宫饭店凝结了武汉的历史。曾经在改革浪潮中经历过一段坎坷的历程。http://pic.people.com.cn/n/2013/1215/c1016-23843162.html

我进去后打算坐电梯到顶层看看,却发现顶层改成了电影城。进去满是扑鼻的爆米花味道,跟美国的电影城毫无两样。电梯很小,动不动就超载。超载就不走了。于是后进来的女士就出去。没出去的女士就哈哈大笑,说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不会出去了,多尴尬啊。那意思就是说谁出去谁就超重了。看样子都是大学生。什么猪脑子! 我说,最后一根稻草就可以压到一个骆驼,你能说压倒骆驼的是这根稻草吗?先进电梯的人造成了临超重状态,就是林黛玉进来也会超重。 电影院里有张大幅广告,说11月11日购电影票可免费带情侣。现在国内到处都能看到有关双11的广告。光棍节是典型的中国制造。现在成了购物节,真是不可思议。

11/6

怪梦。我和四个男的一个女的,到洛外报到当老师。女的还有名字,邹静。模样一般。到了以后没人管,被丢在一个宿舍楼大厅里。拿起一个老式的转盘电话,黑色 橡胶壳的,跟训练部联系,接电话的是个男的,声音小得听不清楚。我好像属于重返的,但没有通报我的名字,就说我们几个人等着被安排,说你们知道不知道今天 有人报到。我也想过不行就把行李放到F教员家,但是这是公事,凭什么麻烦私人?一个女学生过来说临时给邹静找了个床位。

去协和医院看了看。这次看一个女中医,专家级的。其实现在挂专家号并不难。在网上可以查到什么专家那天坐诊,可以提前预约,也可以那天去挂号。我想现在又没有熟人的区别就是有了熟人,医生大概不会宰你。要是一般病人,医生为了赚钱,可以没必要地开药和检验。

协和医院的就医环境似乎比老同济医院好一些。病人没有挤到诊室里边去的。中医那里更是门可罗雀。女大夫倒是很热情,说话跟拉家常似的。不一会儿就开药,说刚才我已经都望闻问切了,现在可以给你开药了。我听着好笑,想起来我们课文的医疗单元。没想到中医还有这么明确的说自己刚才做了这些事的。她在电脑上点击各味药,最后来下来一副150多元,开十天的。那就得一千多元,都超过国内医保的自付额了。我想着国内医保还真不是做样子的。看病太贵了。

我纠结了半天要不要买这十付中药。午休时间到了。我拿着药方到外边药店打听价格。人家说除了一味人工牛黄没有,别的加起来八块钱一付。我顿时觉得医生是开高价了。但是我回到协和地下大厅的星巴克上网一查,人工牛黄3克就要150, 而大夫给我开的就是3克。看来没蒙我。虽然如此, 我还是没有买这付药,直到临回美国钱三天, 我到药房去抓药,说不要牛黄。人家说我们也没有牛黄。就按八块多一付抓了药。吃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没有。反正是安慰了一下自己。

11/9

去长航医院做肠镜检查。这是我保险公司年度预防性体检报销的一个项目。以前一直怀疑是否在中国做不好,因为在美国算作一个手术,要全麻,做完不让自己走,还得麻烦同事接。请假就更不用说了。医保方面,十年前我做就吃了亏。医生给我找的麻醉师不是我保险签约的,因此我自己得掏相当一部分钱。美国医保还区别对待器械的使用。常规体检,医生的收费报销,工具还有自付的部分。至少那个时候我是邮差医保就是如此。蓝十字我不敢说。

今年我决心在国内做,纯粹为了省事。结果还不错。我没有选择麻醉。全麻600多元,不麻240。加上前两天开的泻药100,共340。之所以选择无麻,是听了一个急诊主任的说法,万一医生使用蛮力,你可以感觉到异常疼痛,及时告诉他们。如果麻醉了,真捅破了肠子你也不知道。虽然无麻,也没觉的怎么样。当我还以为管子没伸进时,女大夫说都快到终点了。进的时候就是吹气有点胀疼,但完全可以忍受。退出来很慢,因为要仔细观察。我也能看见电视里自己的下水道。检查结果,没有异常。十年没长息肉,是否说明自己的生活习惯对于肠子来说没有威胁?体检血糖也不高,那么甜麦圈可以放心吃了。

为了肠镜检查,洗了一夜肠子,检查完肚子空空,还得等两个小时才能进餐。在体检科领了两个小馒头和一碗粥,也不敢马上吃。到街对面的卓尔书店混时间,然后吃了馒头和稀饭。出来随意沿街走走,就是想享受一下放松的感觉。路过一个美食店,便进去吃东西。那个店生意超好,人满为患,还是一个女人见我满头白发给我让个做,她自己站着吃。在这里我买到六块钱一份四块的豆皮,味道不错。旁边坐着一个带小孩的妇女。小孩子挺可爱,见了我叫爷爷。童言无忌。

说到洗肠子,现在似乎提倡定期清洗。回来的时候多买点药就好了。

11/12

拖带善存的网友M发微信请我过江去她家吃饭。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去年就见过的QQ朋友H,带着小女儿。小孩挺大方,见生人沒有扭尼之态。M是去年在网上认识的,给她修改过其英文介绍,算我好为人师吧。我不是在武汉长大上学的,因此除了亲戚外,没有别的朋友。现在也乐于有个认识的人可以串串门。M做菜手艺不错。清淡适口。H是河南长大的,现在虽然到了武汉,还时不时说出河南话。吃完饭,她女儿自己去上补习班。我们三个过江到汉口江滩,就是以前的滨江公园,去拍照,因为那里的江边芦苇都开花了。两位女士都是拍照迷,我也乐于为其服务。
虽然是在社交网站上认识的M,但是没有发展关系的压力。我感觉这样挺好。

11/14

回国后一直没有骑自行车。决定骑一回当作锻炼身体。老爸有辆自行车,骑出去以后才发现中轴磨损,两个脚蹬子不同步。从过去的荒郊野外骑到市中心一个多小时,一路上没见修自行车的。现在一般人都骑电动摩托了。只是回来的路上走的是另外一条线,记得那里一个路口有个修车的。今年发现还有,只是换人了,换成了一个小青年。我以为他只不过摆个气筒子便民,没想到他也能修车,25元换了一个中轴。接着上路,走不多久座位的螺丝松了。座位成了一个跷跷板。屁股部分沉下去,昂首向天歌,这是极其恐怖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不得不站着骑。我在美国骑山地车经常站着骑,可是老爸的车就是个普通二八,站着骑,脚蹬子没有足够的阻力。最后就这样站站坐坐,不断把座位扳平,好不容易骑回来了。一说,他们说,本来就是要扔掉的车了。的确,出了我回去骑一两次,没人再骑着辆车了。我如果今天不骑车出去,省了时间不说,交通费也只五六块而已。

11/15

今天路过医院,进去取体检本子。前台的小美护当班。我说你新来的吧。她说有两三年了。我说你医学院学什么。她说不是医学院。说了是什么挺复杂,还有自考。我说你挺年轻再学点唄。她说是想学什么不过也没那么容易。我说你几个小孩。她说没有。我说那正好趁着单身好好学习。她就笑了,纠正我说她没小孩,但不是单身。回来路上想,小美护别以为我在刺探她。小美护个头很高,面容姣好,性格开朗爽快。她老公是个有福之人。
因为武汉杂事多,不想出去旅游了,作诗以记之:

楚天风雨送秋凉,过客无瑕渡大江。闽桂湘黔风景好,舟车驿店路途长。宜将浪子心收敛,不使浮云意太狂。天若有情应我笑:人缘正道忌沧桑。

Autumn cold comes with winds and rains
I have no time to cross the river

Far is the journey of inns and trains
Be scenery of the south my favor
This wondering heart needs to be restrained
Lest the floating cloud schemes something wilder
The heaven, if not a heartless being, will sneer:
The way of the human ties is not that of a lizard

大江还是过了的,只不过到武大一线为止,没有再往南。

11/16

跟老妹去武汉北一个花木市场。在武汉轻轨看见一件怪事。一小伙看手机。过来两美女警察,不是正经警察,是协助警察的,叫协警,北京话叫二警察。人家也有制服,估计也是纳税人养着的。这俩妞过来,停在小伙子面前,一人拿一张纸。一个把纸伸到小伙子面前。我以为是通缉令,凑过去一看,是个二维码,纸上写着关注公安之类。小伙子扫了半天扫不进去。第二个美女又把她的纸伸过来,还是没扫上。俩女就往前走,找到下一个人扫。旁边大妈议论纷纷,说凭么事你让我扫我就扫。还是大妈觉悟高,知道点基本人权。小伙子估计一看是穿制服的就以为非扫不可。这扫也不是坏事,车站里也有广告,扫 一扫可以得到一些便民服务。估计美女是要完成定额。但是这样给人嗟来之食实在不妥。

11/19

武汉经上海到福冈的飞机上。旁边坐了个瞌睡女。她做了两个不可思议的动作。我们中间有个空位。我把查特来夫人的情人放在那里,看武汉日报。女士抓起我的书看 了一眼又放下,什么也没说。飞机降落后还在滑行中,她就打开手机,给自己来了个大头自拍毫无背景。不知道有什么用,因为往前翻两三张她还有拍过一张。
武汉转机浦东回旧金山。今年时间上没耽误。

催悲。到达浦东机场,上海空气没吸几口,直接像待宰羔羊被领进边检。最后安检完,离起飞有四个小时,哪儿都去不了。机场摆渡车司机好像酒驾,猛起猛停,害得我前边一个高我一头,狐脸尖下巴,腮边两颗美人痣,皮肤白的我以为是日本人的武汉美女猛地倒退,高跟踩在我拇指上。女士道歉。我说还好你的鞋跟不够尖。女士家最近有工程划伤了窗户玻璃,都要换,还没换。22号登机口空无一人,好在椅子可以躺下。幸亏没约人机场见面。
回到美国就像回到第二世界。机场入关,美国公民和居民部分启用了39台机器,可以扫描护照和绿卡,可以取指纹,可以照相,并问四个海关和农检的问题。完了给个收据。按说这是提高速度,但是下一步还得走人工,还得看证件,录指纹,拍照。更有甚者,那个机器还死机。我斗胆问边境警察,那些机器干什么用的。他说提高速度。我这一个晕。

因为我申报了带了食物,就准备着被要求开箱检查。边防在我的发票上写了一个A字,记得这是要农检的。没想到把着出口你个高大黑人接过我的发票说:旧金山左边,就把我放了。我本来带了剥了皮的生蒜想看看能否过关,沒有成功。美国收检局文件说可以带的。

出来坐地铁一站地换火车。4.40的票,可是购票机要求最低消费5.5。改用信用卡,好几次机器不读。另外一个人在另台机器上有同样问题。问站台人员,那态度绝对是懒洋洋冷冰冰的。吃政府饭的大叔。就冲这个我赞成共和党。

坐了一站换火车,站台指路标识绝对比不上中国地铁。电梯速度超慢。

加州火车属于中国绿皮车年代。进站出站当当当敲钟,恍如隔世。

在圣荷塞顺利赶上开往蒙特雷的公交车。下午3:30进家门。

回来在飞机上也没有睡觉。看了几个电影。大唐玄奘的外景很好看。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