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玛雅文章,为了给国内人看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6-8-27 18:24 编辑

世上第一邪教——拜爱情教

玛雅

  有人类以来,最大的宗教不是基督教,不是伊斯兰更不是佛教,它是最原始的生殖崇拜(fertile rites),所有信仰尽头的终极信仰。生殖这个词渐渐羞于说出口,亚当夏娃私处的无花果叶就被诗意为爱情。



  生殖崇拜从此披上了华服,演变为爱情教。这片无花果树叶是什么?就是古代生殖器崇拜的变形。起初古人都以为生育都是女人的事儿,所以早期的生殖器崇拜都以女性性器官為主。女性阴门的象征有:倒三角形、橄榄形、椭圆形和菱形。之后才是男根崇拜,比如印度的佛塔、印第安人的图腾柱以及中国的华表等。各个民族信仰的女神圣物里不约而同都有石榴,女阴的代表是鱼,什么意思?多子。这个教后来有一个萌态十足的神像,就是那个背着弓箭乱射的丘比特,其实已经点名了它的本质——生育后代。所有不婚不育的男女都是叛教的败类。



  这个教有完整的信仰体系,它宣扬的天堂,不在死后不在来世,就在某个非诚勿扰电视节目上,征婚友网站上,邂逅相遇,一旦你获得“真爱”,哈来卤鸭,你就得救了。



  其实,这本人之初的经书上只有两个字:繁殖。人的一切行为最终都指向繁殖。为了掩盖这个动物行为的实质,不那么恐怖,不那么鲜血淋漓,人,给它加上了美丽的崇高的名字:爱情。上帝造人,可没考虑给你提供心理医生跟离婚律师。



  为什么神要用爱情这个幌子呢?智慧树是什么树?为什么吃了上面的果子,亚当夏娃看到了彼此的私处就明白事儿了?明白什么事儿了呢?《创世纪》这章细思极恐。这棵树还有一个名字叫生命树,这不就清楚了吗?亚当恍然大悟,原来神取了我的肋骨,给我造了夏娃,给了我们这些难看恶心的器官,不是给我找了个soulmate,让我们彼此作伴,而是为了给神他老人家当原始造人机器啊。上帝他老人家从此后可以偷懒,造人只造一对儿。为了给地球增加一些喜庆气氛,多点儿人,可上帝第七天需要休息啊,怎么办呢,让他们自己去copy不就完了吗?省得老人家整天捏小泥人儿忙死累死,他创天创地创造万物,可惜没发明造人机器。这个重复厌倦的复制工作必须有一个借口。什么借口才能让女人忍着巨大的疼痛复制产品呢?爱情。



  这世上,其实只有两种人,繁殖人与非繁殖人,简称繁人与非繁人。繁人总在嘲笑逼迫非繁人加入他们的邪教团伙,一伙误入陷阱的繁人,使劲拽着非繁人落网,好让他们的陷阱看起来不那么黑暗。



  围绕邪教的总是一长串的利益链条,组织严密,各个系统配合严丝无缝。强大的宣传机器里播放着皇室小夫妻的甜蜜生活以及90岁老夫妻的钻石婚,粉红色爱情故事能让一个平庸女子成为最富有的作家。婚礼跟情人节还有数不清的蜜月度假酒店的生意都是这个信仰的商业机器,财阀们提供资本润滑剂。



  世上几乎所有的正统宗教都在鼓励奖赏生育,为什么?他们需要会员信众啊。政教合一的国家更是如此?为什么?战争的炮灰从哪里来?为什么太祖奖励英雄母亲?



  不曾受骗的人,可能都算不得人。人也不可能生于世上啥也不信,不是信教信钱就是信权力,信到一半的时候,总有人恍然大悟,这“信”里面有太多灰色地带了。毒害女人最深的就数这个爱情教。从抱洋娃娃年纪起,我们就听到了牛郎织女、许仙白娘子、灰姑娘还有美人鱼的故事。女人根深蒂固地相信世上总会有一个像救世主的男子,把我们从痛苦无依的生活中解救出来,“找到归宿”,从此换天换地,这个救世主负担起你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你只操心生儿育女,正如某位嫁入豪门的女子叙述的那种婚后生活:生孩子,赴宴,美容,养膘。天堂世界里永远都是夏娃亚当、牛郎织女, happy ever after,嫁入皇室的灰姑娘每个月光彩照人地上新闻。女人们仰望着灰姑娘的婚纱顶礼膜拜,这就是天堂啊,我们只有找到了另一半人生才是完整的,这样的疯话曾被我们深信不疑。



  爱情不是美好的吗?为什么说一变成爱情教就是邪了呢。在爱情中的男女都把对方神圣化理想化了,这时情人不再只是情人,而是神灵一样崇高美好。人的一切缺点瑕疵都被忽略不计,情感完全受荷尔蒙与性激素的引导,这种狂喜的愉悦很容易让人偏执地把对方当做神灵来崇拜,这是爱情教,把爱情置于生命与理性之上的信仰。



  中国最初的爱情诗歌,一开始就声嘶力竭“上邪!” 看看信仰爱情教的人能有多么疯狂。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惊天动地的誓言,怎么能被冠以无私的爱情呢?这是绝对的自私。平常温良恭俭让的人,一旦信了爱情教,一夜之间就能变恐怖分子,时刻把自己当一颗人肉炸弹,更有把儿女绑架成人质的。



  君知不知你呢?或者今天知了明天不知怎么办?这里这个”欲“字就明摆着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这种誓言,几乎像是“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生灵涂炭万物灭绝都要死缠烂打,这是爱?这是爱情? 这是爱情教的原教旨宣言。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人家都屏蔽你了,你还每天发一百条微信,这不是恐怖分子干的事儿吗?还要指天画地诅咒“天地合”,这是要启动核武器的节奏?比ISIS都恐怖,挑战全人类的底线。



  为爱情教殉道的男女前赴后继,完全不亚于殉道的伊斯兰信徒。爱情教徒们割腕、跳楼、自杀杀人。美国的数据显示,被谋杀的女性中,超过30%的人死于前情人或者丈夫之手。情杀案远远高于其他类别的谋杀,为什么有人借着爱的名义杀自己最爱的人?这难道不让人深思吗?



 上面说到神是先造了男人亚当,为了不让他太孤独, 在亚当从动物中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偶”之后,神就在他睡着时取其一肋骨,为他“克隆”了女人夏娃。这是什么意思呢?乱伦,点明了人是乱伦的产物。各个民族的神话源头,阴阳两性的始祖几乎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中国的伏羲与女娲是兄妹,古希腊神话里赫拉与宙斯是姐弟,其他的埃及、印度的创世神话里,始祖也都有近亲血缘。



  人类始祖结合,只为了一个目的:繁殖,上帝为了人类繁殖,什么人兽交乱伦都无所谓的,真是拼啊。



  爱、爱情、爱情教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现在我们才进入讨论邪教的主题。这个邪教的准确名词该是拜爱情教。这个拜爱情教与政教合一的”拜上帝教“类似,拜上帝教是把政治跟纯粹的信仰捆绑,拜爱情教是把爱情与婚姻、性、繁殖捆绑。



  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后来演变到跟耶稣与上帝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拜爱情教同样早已经远远偏离爱与爱情,甚至偏离爱情教。这个拜爱情教汇集的信众的确是一个大杂烩。我这里把邪教信徒的范围缩小一点,只把那类信三位一体(婚姻、性、繁殖)的列为准邪教信徒。这一类教徒信仰的其实是生殖崇拜兼拜物教。



  爱情是精神的吸引与沟通,与拜爱情教/生殖崇拜拜物教风马牛不相及。因为爱情是灵界的,所以它的时空概念跟凡间的时空概念完全不同。爱情是精灵,抓不住的东西。你能抓住水,抓住空气吗?拜爱情邪教的三位一体就是要用人的时空概念抓住、“保鲜”爱情。为啥要保鲜呢?因为这个生育繁殖的体系需要一个结构来固定,这就是婚姻。



  婚姻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太大,缩小一点问题,先看看婚礼是什么东西。很多人都把婚礼往神圣上扯,其实跟神,跟圣跟教堂都没一毛钱关系,婚礼不过是一场掩人耳目的orgy(群交派对)狂欢节(请看人类学家专著)。比如中国传统婚礼闹洞房就是一场集体偷窥仪式, 未婚者的现场征婚地。未婚的伴娘伴郎亲朋好友、村人族人在此时此地聚会,为下一个狂欢节做彩排。 美国年轻人在结婚前,男女双方也都有一个结束单身狗日子的狂欢节目。



  时至今日,明星们的离婚声明每个月都在抢占头条,公众宣泄着对婚姻的嘲讽嬉虐,变成了全民偷窥的盛大节日,这其实是件好事,众人瞠目结舌,看到婚姻殿堂的金箔脱落,神像落地,神龛里进行着钱肉交换,遍地骷髅。



  婚姻还是一个契约,一个受法律保护的私有产分享的契约。在一夫一妻制的框架下,儿女必然成为契约解除后的争夺对象,因为儿童监护制,他们被当做私产来切割,在西方,法律用切割子女探视监护时间来处理这个私产。订立这个契约的时候,双方明确规定了诚信的范围与财产分割的原则。



  排他的单偶制是近代的爱情神祇定下的戒律,婚姻、性、血緣三位一体,只为构建和谐社会。”爱情教”中的最高真理, 被视为道德典范、最能反映人性美好的单偶制是爱情教里最原教旨的重要部分—除我外,不可有別人,否则犯规,但这个契约与爱情是矛盾的。愛情-婚姻-家庭,是神给我们安排好的伊甸园。



  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里婚恋发生的一切问题都要归罪于这个拜爱情教。因为它把爱情、契约、繁殖、身体快感全部绑在一起。



  我上个月去科罗拉多州,偶然路过一个地方,名叫loveland,十分浪漫的地方,全世界的人在情人节这天都跑这里来,结果你猜那个地方是个什么样子?很滑稽,就是一个巨大的strip mall,大超市跟连锁店的地方。邮局更是生意火爆,loveland,一个毫无特色的小城,也没有景观,光卖明信片就够吃饭的了。



  希望在未来的世界里,生育繁殖从爱情与性中抽离开来,爱情就只是爱情,性是身体的愉悦快感,家族血缘与财产分割继承再也不与爱情挂钩,这样的爱情才是自由的爱情,男人女人才是真正的平等与解放,实际上,北欧国家正在走向这个理想,生育是全体国民的事情。不仅女人不再是男性的私产,孩子也不再是私产,而是由社会共同抚养,老人也有福利照顾。科学进步已经让这个理想越来越近,在未来的几十年,父母 可以藉由选择的最优基因而拥有自己理想的后代。例如:高智商、美丽的五官、 健康长寿等等,这是另外一篇文章要探讨的了。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