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虔诚

一直有被神抱在怀里的感觉。不过近来却感到被神甩来甩去。甩来甩去,就是我无法预料,也无法掌控,真真无法掌控,惊异频频。惊异,不等于惊喜。

惊异也好惊喜也罢,总给静止得有些无聊、无奈乃至有些窒息的生活带来新鲜感。

我一辈子也没有搞太清必然和偶然的关系。我的简单结论,必然和偶然是一回事,因为它们都来自神的设计和安排。我在《昨夜无眠》这篇散文里写道:

有人相信必然,有人相信偶然。其实必然和偶然也说不清道不明。有一点今早我终于悟出:不管人生是必然还是偶然,都不必把人生的好坏归到自己头上,也不必太过牵强什么事。

人天真的本能总在误导人,让人觉得自己俨然是世界的中心似的。其实把我们自己放在一个大一些的空间里去看,就不难看出,就像星星围着太阳转那样,人是围着神在转的;或者说神让人围着祂转。归根结底,神是一切的中心,一切都以祂为目的,一切的最终解释都在神。

中国古人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观念。结合我上面的话,那么,人生的好坏不归功自己,也不归咎造物,也许,那竟是一种终极的达观、彻悟、坦然和虔诚。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