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遐想

校园遐想

在图书馆后边有两排六栋平房,建在坡上,所以一排高,一排低。那里的路是有台阶的。台阶路边有一个可能是五米直径的大锅天线,废弃了的。我周末到健身房锻 炼后在这里下车,沿着台阶路经过这两排房子到图书馆去。周末没有学生,这里不是交通要道,所以很僻静。那两排房子和那个大锅天线,总让我有一种时间穿越的 感觉。

倒退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曾经到过云南大山里的一个军事基地。学校里的这两排房子,就老让我想起来这个基地。现在我已经无法用 古歌地图找到这个基地的位置了,只记得坐成昆铁路到勤丰营车站下车。那是一个小站。然后坐基地来接人的车走山路到基地。基地不大,建在一个坡上,有好几排 宿舍。食堂在大门口不远的地方。结了婚的人住的居民楼也是在那附近。去宿舍,记得是进大门后往右顺着一条路上去。公厕好像在最高一排。

基地周围没有什么商业点。有时候,基地会开车送人到陆丰县去赶街,就是赶集。那边有很多苗族人,女人穿着拖地裙,挨地的裙裾脏兮兮的,梳着大角辫。我曾经拍过几张照片,已经丢失了。

平常不出去的时候,站在宿舍前眺望,只见群山环绕,给人以与世隔绝的感觉。就在这么一个封闭的地方,工作着一群懂外语的军人。他们的工作就是耳听八方。他们被誉为党中央的千里眼顺风耳。

曾经到基地外野游,看见一些墓地,有的虽然是死在新中国的,墓碑上却仍然写着民国多少年。不知道当地人是不是住在桃花源的。

那里的人事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人事处有个姓刘的官,名字听起来像柳湘莲。还有一个是我同校高年级的,黑瘦的男生,叫什么龙新华。

现在陆丰和昆明之间通火车了。很多昆明人周末去陆丰赶街,因为那里菜便宜。火车一个多小时,票价十几二十元。那么买下一个星期的菜,刨去脚钱,还觉得便宜,那真是便宜了。

每当想起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想,假如在这种地方工作一辈子,生活方面都有单位管,自己不操心,应该说也是挺轻松的活法。如果结了婚生孩子,孩子顶多只能上山沟里的学校,长大成不了才。可那又怎么样?人生就是图出人头地吗?到头来又如何呢。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