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新刊载的一篇拙文看剑走偏锋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6-5-28 21:15 编辑

我不喜欢人云亦云,不喜欢随波逐流,常常独自冥思苦想,别出心裁。

记得曾经谈起英文写作课培训班上教授命题:面试。除我之外全班学生都写求职面试,种种曲折。唯独我臆想了一幕白宫克林顿相亲面试准女婿---那时侯雀儿喜还在上小学吧。完全是杜撰,结果教授大为高兴。

再一次是我的法律专业毕业论文。导师让自行选题,不做限制。班上同学不是刑法就是民法。没有人写别的。因为其实学生并无法律工作实践,主要还是写民法居多,写刑法的大约占四分之一。也是只有我写了《试论义务教育法的实施》,围绕义务教育法展开,说明程序法的重要性。没有明细可执行可操作的程序法,那么实体法就是一句空话。事实列举,例子多多,引经据典。由于剑走偏锋,没有一个同班同学和我有一样的命题,无从比较无法评判谁比我写的好写的深刻。

经济专业的毕业论文也是自选命题。我的题目《浅析曹雪芹的经济管理思想》,当然,没有一个同学会选择这样的课题。对我而言,恰恰是从小热衷红楼的相关内容,套上经营管理学的学科知识便成。

自然,偏得得益,成绩优良。

总之,能够剑走偏锋,往往能别树一帜,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美国《华人周末》专页---2016,05,20刊登了我一篇关于春天的征文。

不好意思,我又剑走偏锋了。

2016,人工智能的春天


春天来临春意荡漾。

这个春季,热门话题之一便是人工智能的赛事。

2016,人工智能的春天。

阿尔法狗四比一完胜李世石,围棋这个人类智能的高级堡垒首次沦陷。即便它输了一局,全球排名也就此一下子跃至第二,仅次于世界第一的中国棋手柯洁。如若柯洁兑现诺言接替李世石二次应战,恐怕难免再缔结城下之盟。

话说人工智能在麻将扑克国际象棋等不少智力竞技领域攻城掠地,看起来是人输给了电脑,人工智能战胜了人类,实际上是人类科技的伟大胜利。

所有诸如“神经网络”、“深度学习”以及“蒙特卡洛搜索树”之类在人工智能上的每一步前进步伐,无一不是人类社会科技文明的飞跃进展。

谷歌等高科技公司正在研究的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操作自行车,甚至于家用机器人性爱机器人等等,必将琳琅满目地占有市场份额。就单说家用机器人吧,早已不是那些个还显得傻笨的扫地吸尘机这么个简单。至于性爱机器人,不仅模拟得十分逼真,据说还将带来莫大商机。

还能设想,以后的围棋对弈不光是阿尔法狗和李世石或者柯洁较量,而且可以是谷歌同联想两者各自研发的贝塔狼和伽玛豹之间的争斗。当然,还会有德尔塔狮、兰布达虎和西格马熊等不断地问世。人类制造出来并让它们相互残杀的这些人工智能大战,仿佛就会像《封神演义》中各路神仙祭起法宝在空中搏击绞杀那样精彩。

围棋棋盘19 X 19纵横方阵,没有楚河汉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黑白世界已经成为智能机器人棋手施展高超技能的疆场。但是,在广袤的人工智能领域中,真正的主人顶级的高手才是不断挑战自我的人类智能 。

今年2016,业已展现了人工智能的春天。请来眺望下一个更加绚烂的春天。说不定到那时侯你正抱着个异性机器人沉醉其中乐不思蜀呢。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