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换护照记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6-3-28 07:53 编辑

老方的护照20172月年就到期了。如果不换,等2016年秋天持不足六个月有效期的护照,可能会被拒上飞机或者入境。于是老方开始策划怎样去旧金山换护照。

老方之所以要策划,是因为他虽然有辆汽车,但是老旧不可靠。好几次电池在关键时刻发动不了车了。此外十几年来,他除了开到过圣荷西大华超市一次以外,基本上就是每个周末在蒙特雷半岛转转,最远到过156公路东边的一个特色小镇两次,其余最多就是到萨利纳斯数次了。他对开车不是很热衷,在高速上开快车就更让他胆战心惊了。他那个车又小,开快了就飘。

上一次换护照算他走运。他是搭着学校拉学生去旧金山唐人街的车去的。车到那里快10点了。校车返回时间是下午两点。他坐了公交到领事馆。等快排到他了,人家中午挂牌休息了。情急之中他向工作人员陈情,碰到一个有同情心的女士,收了他的件,他才得以顺利返回。那个时候,他对旧金山到蒙特雷的公交不甚熟悉,真不敢想象如果人家不收,他那天会怎样。何况十年前手机还不普及。他不能按时返回,势必造成一个非常恶劣的影响。所以他至今还十分感激那个女士。

这次,他最先想到的是乘坐凌晨3点半的机场车到机场,然后换乘旧金山捷运到市中心,再乘公交到领馆,到达时间大约早上六点,可以排得比较靠前。如果顺利,在十点之前离开领馆,他可以到加州火车起点站,乘坐11:00的火车到圣荷西,如果火车不晚点,他可以赶上当天下午1:50的55路公交返回。

凌晨三点半他怎么到机场车站?简单,自行车骑30分钟。然后把自行车锁在那里就是了。

这个计划的要点是领馆九点开门后,他能在一个小时内排到被处理完,二是加州火车不出事。

但是这两点他都控制不了,因此他得有当天回不来的后备计划。他打算星期五去,这样当天回不来,可以次日回来,笃定能赶上圣荷西下午1:15离开的55路,或者哪怕耽误了,星期六还有一趟19:20离开的车。他可以在圣荷西大学的图书馆带到18:00,然后逛逛街。

这个后备计划就是需要过夜。起初他想到青年旅社。结果打听下来,青年旅社的入住年龄上限是50岁,还要求是国际游客和/或外国在美留学生。哪怕你在网上订了床位了,他们到时候要看你的学生证,身份证。不符合要求就不接待。

那么旧金山的旅舍呢?看了一下都100美元起。老方那么抠门的人,哪里舍得花这个钱啊?于是他开始捉摸别的方法。

突然他想到一个好主意。星期四提前下班乘3:10的55路去圣荷西。换加州火车到旧金山。在市场街2020号有个超市Safeway,24小时开门。Safeway 在蒙特雷这边是有坐着吃饭的地方的,也有无线上网。他也见过流浪汉在那里过夜的。那么他可以到旧金山以后先在渔人码头和唐人街玩,吃点中国饭,到半夜了就去那个Safeway 过夜。第二天早点离开去领事馆排队。

但是老方多了个心眼,上网查旧金山安全信息,才知道那个地方有不少流浪者,时有对行人不善之举。该店对流浪者也很烦,已经把停车场上的可坐处改为狼牙钢板围栏,让流浪者如坐针毡。想必该店对企图在店里过夜者会驱之如蚊蝇。
老方正发愁,突然接到他咨询的第二家青旅的电邮,说他可以入住。 老方不放心,又打电话核实了一下,果然如此,于是订了24号25号两个晚上的集体宿舍床位。

老方的旧金山日记如下。恕不另加引号。个别段落是用google从英文翻译过来的,只做必须调整。

今天从蒙特雷坐公交到圣荷西,换火车。带上一辆破自行车。6:03 的时候,没几个人上车。自行车有三辆。一个半小时内,沿途又有些自行车上来。到达旧金山的时候,车厢里只剩下两三辆。住进一家在梅森街和市场街路口附近的青年旅社。预先订了一个四人间的床位,但是看来似乎就我一个人了。本来订了两个晚上,因为怕明天到领事馆办事来不及赶到圣荷西坐一点五十的车返回,但是今天出发前发现还有一趟86路,晚上7点从圣荷西开往萨利纳斯,九点多到,等20分钟就有20路回蒙特雷。坐这个车时间充足。

现在又纠结要不要退掉星期五晚上。不过旅店的人很灵活,说床位有的是。明早可以退房,如果走不掉再回来。呵呵。明天骑自行车到处逛逛也不错。毕竟晚上九点在萨利纳斯等车挺可怕的。估计十点钟别想离开领馆。如果骑车去金门公园和海边兜一圈回来,再到唐人街买点儿东西。怎么也得五六点钟了。既来之则安之。周六乘头班火车到圣荷西泡两三个小时图书馆,从从容容。

来到旧金山,如同回到了北京。夜晚街上人还是很多。唐人街歇业了,所以没意思。走到那里要不是看见希尔顿的尖顶,都不觉得到了唐人街。市场街上则灯火辉煌。

住在闹市别想安静。凌晨两点多,垃圾车就来收垃圾。庞大的钢铁怪物发出巨大的咣当声。快三点半才离开,与当年住在北京金融街何其相似乃尔。但是26号凌晨没有垃圾车来,不过大街上有流浪汉大半夜地喊叫。旧金山的流浪汉真多。

三点四十多睡回笼觉。做了一个梦:天亮的时候,一个旅店服务生过来说什么,我听不懂。看那个意思是不让我住了。可能嫌我老头会把他们被子弄脏了。 我说我很干净。你们的被子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抓起被子,看到被头有黑色的东西。用手一摸,竟然是小虫子四散了。我用英文说, I won't make it dirtier than this (我不会把被子弄的更脏)。然后就梦醒了。接着睡。隐隐约约看着天亮了。赶紧起来。往外一看,还没亮呢。原来天亮也是个梦。五点五十。

早上6:30到厨房做了一些煎饼当早餐。 这里的免费早餐就是自己摊煎饼。他们告诉我你愿意做多少就做多少。话虽这么说,我如果把那一大锅都摊了,还不跟我急?厨房里两个炉子,一个不工作。另外一个是电炉在整体铁板下那种。他们说你可以用这个。我没用过。我以为就跟铁板烧一样,把油直接倒在上边。那个铁板不太平,油倒上去以后往边上流。我还得用铲子往回赶。手忙脚乱的把煎饼都摊糊了。后来才知道还得用平底锅。

然后离开旅社,骑车只用了15分钟就到达领事馆。已经有一些人在排队,但没有我的预期的多。我加入后,很快后边又陆续来了跟前边差不多数量的人。法轮功的人照例八点多来搭起宣传栏,就跟上班似的。他们在领馆路边有个铁架子,看起来像固定在那里的,不知道是否违章。

九点钟开门进去,因为我已经有了网上预约,所以直接到窗口办。办事人员 (一个年轻美女)很公事公办,看材料没问题就收件了。只需20分钟。

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在中午前返回圣何西,但我离开旅馆前又支付了一个晚上的费用。我马上骑车回到旅馆问能不能退,才发现他们没有退款政策。于是,我只好留下来。

然后我先去了唐人街买菜,因为所有的店面都在下午6点左右关门。我怕我在外边玩得太晚了。我买的东西比我预料的少,而且我发现唐人街过去的价格优势已经不存在了。很多东西跟圣荷西那边的大型华人超市差不多。药店也一样。十多年可以卖到25美元一磅的西洋参。现在最便宜的也得60多。既然这样,要不是住在附近的人,谁会去挤唐人街?我觉得唐人街的老中不如联合起来把那些黄金地段的店铺卖了,然后到旧金山郊区办大型华人超市,更方便顾客。容易停车,肯定生意更好。唐人街里的菜店,我看个个都有火灾隐患。就是不知道店主是否也是业主。

虽然没买多少,我买的东西足以让我在晚上做饭。时间已经是中午,就吃了一份炒粉, ¥2.85。把东西放到旅馆后就骑车出去了。

我骑着自行车沿着市场街到头,目标是双峰,那边到17街开始爬坡。我想起来我以前跟一个教会的车去过那里。骑车上去是不明智的。路过Safeway超市,就是我曾计划过夜的地方。我走进去,与一个保安聊天。我问,是否任何人都可以在午夜进来,买点吃的,坐在那里,直到天亮。他说不可以,熟食店十点关门。他开玩笑说这样的规则是特别为像我这样的人制定的。我赶紧分辨说我住旅馆了。

然后我试图通过17街到达海滩。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艰苦的工作。我常常需要推着自行车走那些陡峭的街道。到海边毕竟是下坡路。在上到顶以后就是一路下坡了。下坡自然有下坡的风险,特别是我的车闸并不怎么灵。

我到达海滩之前,我先到了金门公园里的科技博物馆和它对面的一个艺术馆。这个艺术馆有个小楼,可以上去俯瞰旧金山。离开博物馆后,在公园里都是坦途,最后沿着林肯路到了海边。海浪颇大,海风颇强,沙滩上还有人赤膊晒太阳,神经病。从那里开始,又是上坡朝金门大桥骑。这个坡可不善。有些地方只能推着走。接近金门大桥的时候,可以看多很多年轻人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往那个方向去。旧金山除了地形,还是对骑自行车的比较友好的。马路上很多地方有专用的绿色自行车道。当然,老城中心就别想了,跟汽车挤去吧。

在一个网站读到过海边有个艺术博物馆,还是免费的。我便要去看看。到了才知道,当然是免费的,因为就是一座老建筑,根本没有展品。建筑本事就是一件古典风格的艺术品。可惜的是那里没有任何说明这个建筑的来源,让我仿佛来到了古希腊神庙遗迹。

有关资料还得查。原来不是博物馆,而是叫做艺术宫, 是1915年办博览会建造的。后来彻底拆了重建。所以不算古迹,不过那气势,那风格还是很给人印象深刻的。那里有个湖,拍婚纱照在那里不错。

看完那个地方就沿着海边一直骑到哥伦布斜街。从这个斜街上去经过意大利区就又到了唐人街了。如此完成一个骑车圆圈,总共花了整个下午。到唐人街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回到旅馆,拿钥匙打开门,发现四人间又住进来一个人。看来今晚没有单间的待遇了。再一看,还是个年轻女子。佐治亚州人,在加州洛杉矶那边工作。这是出来旅游的。我还以为我住的是男生宿舍。现在床位不紧张,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非得往我这间安排。

不过等我在厨房昨晚吃完晚饭回来,女士走了。行李还在。最后竟然一夜未归。我是“独守空床”了。

25号晚上又到市场街上逛。老远听到打击乐。原来是一个黑人用捡来的桶,瓶子,配合路边的电线杆制造音乐,技术相当高超。或许过去是个鼓手。给了他两块钱。走进Westfield, 大猫里装潢华贵。Nordstrom 的螺旋式自动扶梯也很有特色。想想蒙特雷,惨,晚上都没地方去。

第二天坐头班火车到圣荷西,在圣荷西大学马丁路德金图书馆上网。这个大学图书馆可以给加州居民办图书卡。上网时间两个小时。图书馆里常有大爷大妈,都不是该校师生。这方面有点像社区学院图书馆。到13:20多坐上55路返回。车上碰到住在Seaside的一个越南女孩,该校学生,回家休假。上一次从中国回来坐55路就碰到过她和她妈。车上还有一个墨西哥女人,用绳子拴着一个男孩子。说不好听的跟拉着个小狗似的。原来这孩子及其不老实,乱说乱动。他娘三番五次地要用力拽那个绳子让他坐下,简直比对待宠物还凶。没办法,宠物之听话,甚于幼子。那孩子估计有多动症。他还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西班牙语,但是又听不出来是西班牙语,估计是某种过度语言。后来甚至跟她妈对打,还哭起来了。不过他们母子之间的矛盾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看着只是好玩而已。

http://www.authorstream.com/Pres ... 2016-san-francisco/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