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影院打工散记之一——电影院里投票选美国总统

说明:此乃美国影院打工散记系列中间的一篇。今年适逢大选年,再翻出来贴下子——此地是第一次贴出。顺便说说那个电影院已不复存在,总部都没了。在美国,并购现象很普遍。原文时间显然是1996年,克林顿再次当选。


******************************


对不起啦,有没有搞错?电影院又不是投票站,又不是大会场,怎么会跑到哪儿去选举呢。啤酒店里搞政变倒听说过,就不知道电影院里能选总统!

请勿置疑,且慢发难,那可是我的一段亲身经历。这一家电影公司名叫GENERAL CINEMA,已有七十五年历史,在美国二十四个州共有一百三十多家电影院一千多个放映场,公司标记是GCC字样组成的三个圈。为方便起见,沿用GM,GE的样式译作通用电影公司。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再加上老板爱喝青岛啤酒,我在大芝加哥地区北头远郊的一家通用电影院找到一份工打。具体工作是售票检票和小卖部站柜台。雇员大多是就近打散工的高中三四年级老生和大学一二年级新生。由于人员流动性大,作为公司福利还提供免费电影票吸引大家来应聘。

九六年十月小阳春的一天,我照例准点进电影院上班。一进门就看到立起了块大告示牌:自即日起至选举日前夜,欢迎广大观众自由投票选举新一届总统。通用电影公司将逐日公布统计结果。原来这是通用电影公司的一项传统余兴节目,利用其涵盖面广客流量大的优势做民意测验,同时再打响自认为是电影界半壁江山的老牌子。蒙老板照顾,让我兼管卖散装糖果再加照看选举箱这一轻松活计,我也就一本正经地就近观察起芸芸选民众生相来。

四五位老太太进了检票口,其中一位还颤颤巍巍地柱着个四支点的拐杖。我知道她们是冲着珊卓拉布洛克的“二见钟情”来的,这部喜剧片已连映数月,盛演不衰。美国电影院充斥着惊溧打斗情色荒诞,只有“二见钟情”“大老婆俱乐部”之类轻喜剧才配老太太的胃口。她们一不买软饮料二不买爆米花三不买糖果四不买玩具却拥到选票箱前认真地填起选票来。真正的清一色,都选的比尔克林顿。连晃晃悠悠抖抖索索没有拐杖站都站不住的那位也偏爱后生小白脸。在几年后的莫妮卡风波中,我听到一位老太太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我选克林顿当总统是让他管理我们的国家,管好他的床铺那是希拉里的事儿。” 就不由自主地连想起这群民主党选民老太太。

一对情侣嘻嘻哈哈地进来了,看了看告示,每人拿了一张选票填起来。在投入选票箱前两人还不约而同地抬头对视着笑了笑。哈哈,一个选的是克林顿,一个选的是老杜尔。没有争议没有劝说,没有夫唱妇随或是妇唱夫随。各自投票后两人又搂搂抱抱有说有笑地进场看电影去了。遥想当年那个时代俩口子一方参加造反队另一方参加赤卫队一方支派一方踢派吵得脸红脖子粗斗得不可开交直到闹离婚的地步,哪能象眼前这对那样平心静气求同存异不仅存小异而且在立场原则大是大非上存大异呢。

中场一个小男孩儿跑跑颠颠地过来买糖果,手里还捧着个大号百事可乐。百事可乐是通用电影公司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只卖百事可乐不卖可口可乐。他小手拿出个大皮夹,里面有几块零钱,居然还有一大叠名片。糖果拿到手后他迟迟疑疑地问“我可以投票吗?”我友善地回答:“当然可以。”OF COURSE, YOU CAN。他高兴极了,将糖果和可乐一下放在柜台上,抓起选票不加思索地在罗斯佩洛名下勾了个记号。好家伙,人小鬼大竟然还是满脑子的逆反思想,对执政制法的两大政党均无好感,将神圣的一票送给了第三者。如果他三生有幸投胎到地球的另一边可不是一名红小兵么?!”WHAT’S YOUR NAME? “我对他颇感兴趣。那名字很大路那姓却很难记很难拼,可能是什么什么斯基。我向他要了一张名片,既然他有名片。哇,那上面的身分职务写道是:MOTHERFUCKER。什么什么?!我原以为是什么班长主席,TEAM LEADER等等。

参选人数与日俱增,统计数字扶摇直上。每天公布两个统计结果:在全国范围内,克林顿一直居于领先地位,改革党插手又拉走不少选票,鲍勃杜尔肯定没戏,只能给伟哥去做做广告;对本地区则恰恰相反,共和党一天不差始终得到最多的选票。我想这大概跟电影院所属学区有关,DEERBROOK 相当于上海人嘴巴里讲出来的所谓上只角。到选举日前夜,尽管看得出大局已定,我也赶在经理来清点票箱前投进了表达自由意志的一张选票。我想我不也是位观众么,一位持FREE TICKET的观众。

通用电影公司搞的这一场规模宏大的民意选举,从历史记录来看,每一次都与正式选举结果相吻合,屡试屡中。倘若您有兴趣的话,眼下不妨到180 SOUTH WAUKEGAN RD通用电影院实地感受一番,或者进因特网找出离您最近的一家通用电影院去瞧瞧,投上您的一票看看结果如何。
————————————————
原贴新语丝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