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善夜,平安夜

圣善夜,平安夜       

下班后到两个教堂听唱诗。多年不去的,因为天黑了就不想出去。查了一下本地一个大教堂海岸线 Shoreline 5点有。今年Shoreline 在PG市一个小学的礼堂设立了一个分场,离单位不远。五点钟有个车往那边去。就去看了。回来路上路过蒙特雷第一浸礼教教堂,六点开始。这个唱的都是传统的圣诞福音歌曲。我对此教堂颇为熟悉。99年来到蒙特雷接触的就是这个教堂。后来搬家了就很少去了。牧师还是原来的。
第一个没听到唱歌,因为到晚了。又走错路。PG市的路牌臭名昭著地不好使,这是一个老人中心的老女人说的。我在那里跟她问路。

今天想在附近串几个教堂看看都各有什么节目。在浸礼教堂,查到湖边的长老会堂6:30开始。就在7点钟离开去那里,到了以后正赶上散场,进去随便看看,才知道这个教会的会众大部分是日本人。我从来没去过那里。

完了7:20.还有25分钟才有公交回家。索性骑车回来,骑了三十多分钟,时有顶风。到家路口突然想起对门老墨23号搭帐篷了,心想别到家净听他们的音乐了。拐进来,听见前边类似打cha3,咣咣咣。纳闷有人唱戏不成?原来另外一家也搭帐篷,估计是拿锅盖敲呢。经过,听见里边唱铃儿响叮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到家门口,斜对门那个帐篷里也只有比较低声的音乐。奇怪的是正对门的今天居然没搭。看来平安夜可以实现了。

但是到了9:27已经开始有低贝斯音乐了。这是墨西哥人最讨厌的地方。低贝斯的声学特点是穿墙能力强。乐曲往往听不到,但是咚咚的贝司可以。

借了个丹麦电影看,没啥意思。十点熄灯。

半夜醒了,发现老墨闹起来了。音乐能听到了。墨西哥人就是这样,越晚越闹,毫无公德心,绝对公害。

拍了照片到微信上。国内朋友回说据说若干年后老墨将不再是美国的少数民族,他们的繁殖力和繁殖欲望特强 。[笑脸是原来的]

我说加州白人已占少数。老墨则占非白人中之大部。

朋友说,很有可能会产生墨裔总统。[呲牙]

我说有墨裔总统就糟了,肯定是民主党的,大政府。开放边境。滥发福利。

12:50多,音乐戛然而止。以为有人报警了。起身观察,有两三男子立于帐篷外,东张西望。这一般是被干扰的迹象,但是我未见警车。很奇怪。也未见有人开车离去,所以不似散会。

过了又开始了,不过好一点。声音低一些了,也没用贝司。这样持续到近两点才停。

我在微信上继续发牢骚:加州对非法移民比较宽容。老墨最大问题是毒品和帮派。今年还好,杀人不多。

一个老同学说,跟国内说别的省份人不好一样,不是歧视,的确是那些地方人素质太低。我回答说,美国已经很虚伪了,不能公开以种族等来批评,否则就是政治不正确。比如不能说墨西哥人吵,要说邻居吵。结果,作为族群失去自律的意识。

比如我们中国人会骂一些到国外旅游举止不当的国人:给中国人丢脸。这个观点是我们中国人特有的。墨西哥人好像没有这个观念,所以行为好的墨西哥人也不会说自己的同胞给自己丢脸,但是如果别的族裔以偏盖全,则所有的老墨都会说自己作为一个族裔被歧视了。

所以说这个族群没有自律观,只有自卫观。

中国人是有族群自律观的。有族群自律观得比较容易管理,可以从内部管理,比如街道妇女就可以担任道德警察的作用管理社区的居民。没有族群自律观的人只能从外部施加管理,比如让警察来管。

近年来海外的大陆人自卫观也多起来了。举红旗游行的很出现了几次。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