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壶斋现代诗稿1976--1993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1-14 18:48 编辑

方壶斋诗稿 (今体诗) 76--93

花  1976, 8, 10

去八大处登山, 缘溪而上至山顶, 偶然采到一种无名红花, 归置瓶中, 盛开数日。

微笑着红艳艳的脸庞,
你一朵不知名的花。
我穷尽了一条奔流的溪水,
偶然来到你的家。
在盛夏繁茂的草丛里,
你谦虚地半掩着房门。
虽然上帝赐予你美丽的容颜,
你却不肯与同伴们争春。
可是你喜欢扎根在高峰,
斗争着摧残鲜花的风云。
让朝阳的光华和雨露的滋润,
为你洗去战斗的征尘。
风雨不能把你从世界上消失,
你傲然地挺立在百草从中。
日夜向着远方眺望,
象是在等待心中的英雄。
今天我和你偶然相逢,
固然也是费了些气力。
我不敢夸口是什么英雄,
却也要把你迎到家中。
啊, 你的胸襟是如此地开阔,
竟毫不迟疑地随我启程。
折断了你那白嫩的根茎,
我把你插在清水之中。
本来我以为你不再开放,
过几天便要失去美丽的浓妆。
不期然生命是这样顽强,
新的血液又激动起你的心房。
啊, 你的慷慨大度使我敬佩,
这是你无私纯洁的灵魂所致。
我曾将好几朵向游人赠送,
一定没有辱没了你的品格?
你欢迎着不畏艰险的勇士,
因为长在路边你从来不肯。
你又不自私地倾心一人,
因为每个勇士都能到你的家中光临。
走现成的路,
只能欣赏死的残迹;
攀陡峭的崖,
却能采来生命的花。

狂风在门外怒吼

1976.11.延寿营

狂风在门外怒吼
赤裸的老人在哭泣
在冬夜严厉的目光下
星星怕得抖着身体

狂风在门外怒吼
小屋里多么静寂
炉火通红跳荡
燃烧着我的回忆

回忆像火一样温暖
那生活已成过去
如今你离开了它们
热情, 理想, 爱与友谊

就是那劝善的教诲
也隔开你如有千里
当绿色的信使来到
你常常是失望叹息

更不要说朋友得远函
会突然降临在这里
只有无声的力量
鼓舞你创造奇迹

你用普通的手
化妆了脚下的地
你创作了劳动的诗
和多少艺术家一起

让骄傲占据你的心灵
不要失望, 也不要悲戚
你每天平凡的劳作
就是纪念碑的根基。



煤  1976。11。23 延寿营

一块普通的煤
会发出光和热
当把它投入燃烧的炉膛
现在, 当身边的火死灭
而它还有微弱的光
而它还有燃烧的力量
那, 什么是它的命运
                     它的归宿
                       它的下场?        

我就是一块煤
黑色的倔强的石头
现在我还没有
用完燃的力量
而周围
已是死一样
什么是我的命运
            我的归宿
                  我的下场?        

我爱你  1976。11。22 延寿营

我爱你年轻人, 从我们相逢的时候
我爱你那鲜红的围巾
和你火一样活泼的性格

但愿你有一颗赤子之心
能够贡献在母亲(祖国)面前
但愿你能推进历史的车轮
凭借了知识的杠杆

那你将是个美人
是热情与力量的体现
但若热情能导致你堕落
那么狗都不会看你一眼

我爱你年轻人, 从我们相逢的时候
我爱你那鲜红的围巾
和你火一样活泼的性格



惜别  1976。12。延寿营



在这里
我第一次穿起粗布衣
在这里
我领回了人生的第一要义
在这里
我手上第一次长出了厚实的茧子
在这里
我第一次和农民的孩子一起
躺在篝火的微光里
在这里啊, 在这里
有多少往事啊
是我难忘的回忆
深切的怀念要献给
被称为第二个故乡的你

我怀恋你的朴实的笑容
一年四季都是那样美丽
我怀恋你的勤劳的人民
一年四季都在创造奇迹
忘不了啊, 那一盏闪亮的风灯
围着它, 我们畅谈过人生的意义
忘不了啊, 那一把弯弯的镰刀
那上面, 有过两次丰收的汗迹
我怀念这里的一草一木:
        奔腾的流水
        高大的白杨
        落在河中的晚霞
        炊烟捧起的晨曦
我还怀念着
        日夜相处的战友啊
        那六百多个一朝一夕

啊, 此刻夜阑人静
三星已经偏西
冲破了浓郁的夜色
偶尔响起几声报晓的鸡啼
眼望着那无边的田野在繁星下甜睡
我要吻别你了, 亲爱的土地


啊, 为什么呦
那灯光今天又彻夜未熄
莫不是朝夕相处的战友
在倾诉衷肠
还是一天的劳累和倦意
使她们把熄灯忘记?
是啊, 有多少不眠之夜啊
在这临别的前夕
惜别的泪花
几次翻起在心底
是在这第二个故乡
陌路人成了朋友
我们青春的热血
浸染了战斗的红旗
年轻人火红的心
在烈火中熔铸一起

今天啊, 哪里降临了这个不速之客
寒风里送来别离的信息
新的战斗在召唤啊
亲爱的同志
奇志未酬, 合欢未已
我看见不舍的情感的流露
我听见姑娘的低声的饮泣
我, 一个临行的人
大路边的流水啊
便是泪水的痕迹

啊, 索性让泪水把心境洗刷
最好的回答莫过于沉默
眼泪并不是柔弱特有
流泪的人也往往有坚强的性格
对朋友的怀念
有事, 也成为一种激励



带着浓浓的泥土气息
带着珍贵的战斗情意
启程的人啊, 跪下来吧
再一次吻一吻这伟大的土地
我留下了分作两半的心
带走了完整的记忆
揩干泪水吧, 同志
你还要把恶浪搏击
启开朦胧的睡眼啊
看清了
战斗, 正未有穷期!

周恩来, 永恒的生命
------ 写在七七年一月的天安门广场  1977。1。9-11



欣喜的泪海啊
带着怀念之情
在广场上起伏波动
美丽的花云啊
托着虔诚的心
环绕在城楼前的上空
白花, 素绸,
今天不见了悲哀的面容
只留下神圣纯洁的属性
黑色的字体
今天失却了沉重的质感
流露出庄严肃穆的神情
满天的鲜花
已不再挂满凄伤的泪水
只体现了爱和敬

周恩来, 我们的骄傲
他们在说
周恩来, 我们的光荣
我在听
周恩来, 中华民族的赤子啊
共产主义的精灵
他没有离开我们
周恩来不死
周恩来永生!

正因为这样啊
我们才没有被生离的痛苦压倒
正因为这样啊
我们才能够把胜利的天使欢迎
正因为这样啊
我才走进了诗的新意境

今天的天安门啊
再不是清明时节雨纷纷
祸国殃民的四人帮
已经被挂上历史的绞刑架
用来祭奠人民的英雄
我们敬爱德总理啊
又微笑地站在金水桥头
被鲜花和人群簇拥 (注: 周恩来实际尺寸立像)

同样是在这里啊
一年前, 这个不死的精灵
只能用人民的心卫护
鞠躬尽瘁的生
悲愤含冤的死
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度里
又怎么能够相称?
我也曾悲哀地赋诗悼念
但平息不了啊
我心头的怒火熊熊

今天啊, 勇士降服了恶虎
今天啊,前景是无限光明
今天啊,在他别去一年的时候
请让我敬上
我一个共和国公民的诗篇吧



即使在节日的狂欢里
那心情平静的瞬间
烈士的死
也会引起深沉的怀念
此刻,在他逝世的周年
我在他微笑的像前
默默肃立,注目致敬
面对胜利,我流了喜悦的眼泪
但在我向忠魂报捷的时候
悲哀又撞击着心灵
我多么希望啊
敬爱的周总理
今天能够和我们一起
握手言欢,举杯庆功

然而我却好像觉得
他已经来了啊,已经
因为他从来没有离开我们啊
只不过是出门做客
过了一年的光景

现在, 他又在哪里呢?
……

听,电报大楼轻轻地
敲着报时的钟
在告诉我
他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
现在已经
夜深,风冷
闪烁的北斗
在向我指点
他的行踪:
在工厂
他正和上夜班的工人
讨论着工业学大庆
在乡村
他正伏在灯下
和农民一起规划远景
他走进战士的铺位
倾听着睡梦中甜蜜的笑语
他走过哨兵的身旁
微笑着回答那警惕的眼睛
在中南海,他对教师们
谈起对党的教育事业的忠诚
他又在疾书信函
勉励青年们做全面发展的标兵
他坐上公共汽车
热情地握住售票员的手
询问着她的工作和家庭
啊,他又来到服装厂
告诉工人们
把他的衣服再补上一块补丁
在庄严的五星旗下
他走上飞机的舷梯
带着民族的骄傲和阶级的深情
在挺拔的迎客松前
他坚定从容地用智慧的力量
拨开五大洲的迷雾层层
他,啊,无所不在
哪里有人民,
哪里就出现他的笑容和身影
他的生命就是
你的生命,我的生命,她的生命
啊,我们的生命

敬爱的总理啊
今天我才有了一种感性直觉
体会了“永生”这一概念的内容
我不能,不能对您说“死”啊
不是习俗上的避讳
而是因为啊
您有永恒的生命



啊,外祖母告诉我
一个人可以没有子孙
但不能失去群众
是啊,周总理
我们都是您的子孙啊
我们的悲哀和怀念
包含着伟大的字眼---- 革命
我们家庭的根基啊-----
做一次最后的斗争

虚伪的孝子
不过是“三年无改于父道”
而我要说
一万年保持本色啊
才是阶级的最伟大的忠诚

时间的长河
漫漫无尽
风云的变幻
莫测无情
我们的长征还没有结束啊
前面依然----
雪山,草地,金沙,泸定
将有多少----
挫折,战斗,胜利,牺牲
但人民,人民啊
他们是这样坚强和聪明
而领袖,领袖啊
和人民早已心心相通
放心吧,毛主席
放心吧,好总理
放心吧,老英雄
你们和我们同在啊
我怎能怀疑:
英特纳雄耐尔的曙光
总有一天要装扮每一块国土的黎明

题普罗米修斯墓        1977,2,1

这里埋葬着普罗米修斯
一个伟大的神
曾去盗来上帝的火种
把它传给太古的生民

为什么没有人爱你
伟大的普罗米修斯
你为了人类的福
被上帝宣判了死

我衷心爱你
并要把火种传播
虽然我知道这样
不会有人来爱我

我不乞求庸人的爱情
我要的是人类的欢乐
你裸露在悬崖上的血体
是一曲圣歌

春         1977, 2, 7

温暖潮湿的空气
弥漫了雾的街道
像牛羊喜悦着山地的春
汽车欢快地叫

雾霭挽着工厂的白云
在苏醒的城市里缭绕
上班的人们匆匆而行
自行车和汽车像在赛跑

城郊农舍
炊烟袅袅
我想到乡下的友人
该不是在擦拭搁了一冬的犁刀?

不相识的姑娘
你怎么藏不住心里微笑
莫非是有什么喜事
要办在这一年的春晓?

人们说春是困乏的季节
但现在他们却起得很早
忙着去准备节日的礼品
迎接愉快的春天来到

树枝尚未喷绿
减衣还嫌太早
八亿片丰腴的土地
却早萌芽了春的幼苗

白杨树         1977, 3; 1979, 7

你, 白杨
多么朴素, 多么大方
浑身洋溢着生命的汁液
躯干如铁, 性格似钢
春天了
你伸开双臂, 敞开胸膛
冬天了
你冷漠的眼睛像铅一样
啊, 白杨树啊
骄傲地
屹立在北方

梨花落了        1977, 4, 16; 1981, 12, 17

梨花落了
白的花瓣飘向远方
落进田野
落进池塘
失去了圣洁的面纱
失去了纯朴的素装

梨花落了
白的花瓣飘向远方
别离百花
坦坦荡荡
走得这样孤独
走得这样匆忙

梨花落了
白的花瓣飘向远方
试问梨花
可曾哀伤
君不见青青山岗, 平川荡荡
松柏正绿, 春风正香?

梨花落了
白的花瓣飘向远方
寄语朋友
不许惆怅
因为花飞去了
却留一片芬芳

致同学
------------- 读《十月十九日》 1977, 5, 16-17; 1981, 12, 17

我怀着淡淡的愁绪将它阅读
惊讶着我想说的话他早已说出
我的缪斯哑了, 但我却不痛苦
二是从心底为他的不朽欢呼

啊,朋友们,读一读普希金吧
《十月十九日》这纪念碑上刻着
我的心和我对你们讲的话
关于四月九日,我还指望写什么?

然而诗魔搅得我不能安然入睡
强迫我为昨天唱起挽歌
歌唱我们多年的沉默的友谊
悲伤我们友谊的多年的沉默

我并不想重提过去的时候
你们也未必愿意我回忆它们
我只是任凭感情的细流
带着温暖,流进你们的心

朋友,也许我们是永别了
但谁能缚住思想的翅膀
它将把过去的流光追逐
不顾一切地穿过大街小巷

我的同学们,你们都在何方?
而你,缪斯的不肯用功的学生
你把普希金抄在本上
却用来打发无聊的每一分钟

那是我不懂普希金的时候
总以为它只不过把爱情歌吟
可是今天我也不奇怪你纤弱的手
不能驱动着沉重的巨轮

啊你,我的“德里维格”
还在潮白河畔吟着你的歌
我们已经就不通信了
但心灵间却没有一丝隔膜

那一头沉默的黄牛
请原谅我的无礼和傲慢
朋友已经给我了女性的矜持
缪斯又给了我这冷酷的剑

然而我的心灵深处
却依旧保持着你的尊严
我永远忘不了你枉受的痛苦
和你高贵的缄默的四年

坐在灯下我想着他们
士兵,工人,教师,店员和农民
他们可和我一样有这个缘分
能常常记起那分别的时辰?

我还要看一看我的老师
当他们病在家里的时光
可有羽毛丰满的鸟儿,哪怕一只
为了宽慰他们而登门造访?

朋友啊,每当我把往事回想
就看到友谊的蓓蕾没有开放
风雪的突袭把它们打落
它们凋谢了, 因为早来的严霜

我知道幼稚常常造成错误
有时庄重地对待儿戏
有时玩笑地看待严肃
因此,就酿成了一坛坛苦的蜜

尽管事情就是这样
我却永远不能宽恕自己
可是我要恳求你们的原谅
为了那一段不长的友谊

假如我们曾一起学习
假如我们曾一起奋斗
然而却没有留下美好的回忆
我们可能平静,为了那隐隐的哀愁?

我要用诗句拥抱你们
虽然已有人将我嫌弃
而且也许还带着憎恨
但我的诗却属于你们全体

我爱生活,性格爽朗的天空
感情深沉的海洋,胸怀坦荡的大地
我爱一切美的事物,也就能
宽容这个世界上多余的悲剧
我要把诗歌献给你们
尽管有人已失去敏感
对富有美感的愉快的诗韵
不能再去细细地体验

我要为我们的青春唱歌
尽管有些人心灵已枯朽
虔诚地我已经献上了
我就满足,感到十分美好

朋友,对你们只有祝福没有希望
因为各人的路毕竟不大一样
但我要祈祷,把手放在心上
愿每个人都能到达理想的地方。

闪电消失了                1977, 5

闪电消失了
它隐藏在天穹深处
化作了群星闪烁
仿佛是银的花束

但那闪光的情景
却久久地在心中留住
黑夜的天幕面色铁青
惊慌的老树神色恐怖

这闪电的青锋
劈开了幽暗的峡谷
啸叫着像一阵罡风
它带回了太阳的光束

它把大地映得雪白
它叫白昼久久地留步
仿佛一个渴求真理的人
夜深了, 还要秉烛

看哪,它抖动着银色的衣裙
旋转,跳跃, 多么轻快的舞步
听哪,它发出声声笑语
歌唱, 喊叫, 多么狂喜的欢呼

这小小的, 沸腾喧响的不夜城
容纳了无限的生机和幸福
却不是嫦娥守着她的华宫
更胜过喜鹊伴着爱的倾诉

这里是光明搏击着黑暗
每一片闪烁都包含着斗争的艰苦
这里是劳动追赶着时间
每一根光线都编入了跃进的蓝图

闪电消失了
它隐藏在天穹深处
化作了群星闪烁
反复是银的花束

那不是闪电啊
那是比闪电更热烈的烧焊的光柱
那不是群星啊
那是比群星更美丽的微笑的汗珠

闪电消失了, 消失了
躲进了朝霞的深处
化作了红红的烈火
燃烧在钢铁的熔炉

闪电消失了, 消失了
躲进了姑娘的心灵深处
化作了明亮的标灯
照耀着理想的前途

咏浮萍         1977, 7

浮萍, 浮萍
飘飘然, 何轻盈
你高悬在湖的天顶
四处为家, 一任风推浪拥
啊, 浮萍
你多像我的身影
忧忧乎不知其归宿
忧忧乎不知其云命

春天的早春          1977, 3, 19

好啊, 我故乡的春天的早晨
阳光多么晴朗, 空气多么清新
亲爱的朋友啊, 你若问
一年里什么时候最迷人
我要说, 是春天的早晨

是在这春天的早晨
白杨启开了睡眼
为长夜后的黎明欢欣
柳树悄悄地换上春装
想突然展示出她的美丽
曙光里, 马嘶萧萧
大道上, 车轮滚滚
鞭儿甩得似迎新的炮
喇叭响起报春的音
就是那白发苍苍的火车头
也像孩子一样笑开了心

是在这春天的早晨
太阳点燃了高炉的火
太阳推开了牲口棚的门
太阳吹响了起床号
太阳展开了红领巾
劳动的人儿向着太阳笑啊
用辛勤报答辛勤
捧来返青的麦苗, 泥土芳芬
捧起取下的岩心, 汗水漓淋
捧出新酿的美酒, 醇香沁心
啊, 是劳动的果实, 透红的心

我爱你啊, 春天的早晨
你怀抱中多少事业正在发轫
我爱你啊, 春天的早晨
多少劳动者在早晨向光明迈进
你真正地是青春的象征
如那大海浪涛沸腾滚滚
你真正地是幸福的象征
是勤劳勇敢的儿女的母亲

好啊, 春天的早晨
阳光明媚, 空气清新
亲爱的朋友啊你若问
什么是对早晨的祝辞?
那就是
祝福我得相识, 朋友和亲人
祝福我的国家和人民
永远年轻, 就如这春天的早晨





疑问

太阳是亮的
月亮也是亮的
太阳和月亮
却是不一样的
血是红的
象火一样红
火总是热的
血却会冷
假如月亮能时刻照耀
又何必怕它寒光似刀
既然太阳能给予光明
又何必让它越俎代庖?
假如世界原浸在血里
生命凝固了也没关系
既然人类点燃了火炬
为何不让它长明不息?
09/10/79
Questions
The sun is bright
So is the moon
The sun and the moon
Differ as we know
Blood is red
As red as fire
Fire burns hot
Blood turns cold
If the moon shines forever
Its cold blade is nothing to fear
Since the sun can gives us light
Why then is the moon there?
If the world has been soaked in blood
Who cares about life being frozen dead
Yet man has lighted the torch
Why not keep it burning red?

恨是一棵参天的大树
深深植根在爱的土中
假如没有深厚的爱情
浮萍便将是恨的象征
恨是一片多情的山岚
日夜眷恋着爱的群峰
假如没有坚实的爱情
流云便将是恨的身影
恨是一颗奇异的种子
是爱之花的生命结晶
埋入心底开出的花朵
每片都有旧日的笑容
我从来不敢轻易去恨
恨的代价是这样沉重
你们看到我诅咒人生
有谁知道我心的苦境

1980.1

Hate

It is a tree that reaches into the sky
Yet deeply roots in the earth of love
Without the depth of the soil of love
Duckweed will be the symbol of hate
Affectionate as the lingering mist
That clings to the hills of love
It will disperse like fleeting clouds
If the solidity of love is not there
As a wonderful seed, Hate
Is the crystal of the blossom of love
With petals growing deep from the heart
Carrying the smile of old days
I never dare to proclaim hate
For fear of its heavy cost
When you see me cursing the world
Do you see the bitterness of my heart?

比喻
她笑着, 象一只猫
我是一只被俘的耗子

02/28/80

Metaphor She smiles like a cat I am the mouse in captivity





你是夜晚的梦境
你是白日的幻影
你是清晨的薄雾
你是黄昏的清风
来了,象一丛窈窕的兰花
去了,似一片淡淡的芙蓉

怎么会这样神奇
你竟占据了我的心灵
当那心的石门
久闭著,是这样沉重


我是大自然的儿子
爱戴母亲胜过我自己
我爱那深广清澈的蓝天
我爱那亲切淳朴的大地
冬天的白雪
夏天的流溪
秋天的晚风
春天的夜雨
云的白
草的绿
狮虎的怒吼
猿鹤的哀啼
但一切都会失色
假如没有了太阳,空气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假如缺少了你

莫怨我太自私罢
这不是一个人的逻辑
就算有90%的荒唐
却总有0.01的真理
要知道爱情是偏心的挚友
盲目是爱情的兄弟
高尚的贤者尚难以公正
更莫说一个俗人掉在爱的井里


但是我仍然不敢说“我爱”
不,我并非是羞于启唇
怕的是丝毫的轻率
会辱没了你的灵魂
象水晶一样透明
象天使一般纯真
谁敢踏过这白雪
不留下杂乱的脚印
我又怕盛开的花朵
会过早地销尽芳魂
为什么不让它经久
好抚慰柔弱的心

我更怕你的嘲笑
会封闭心房的门
或许在你的心头
已有了一位佳宾




我只能任凭脉博
按着你的节拍跳动
仿佛是一柄铜剑
合着金钟的频率共鸣

当徘徊月下的时候
我盼望你的倩影
面对你无意的微笑
我躲开你的眼睛

我常常让忧郁的目光
伴随你独行的身影
当斜阳懒懒地照着
那条偏僻的小径

我粗暴地抢走你的财产——
你的烦恼,哀愁和高兴
却苦于不能与你分享
我的希望,失败和成功



古代希腊的哲人
早就猜到了宇宙的统一
现代的物理学家
也探讨了场的原理

但却没有人研究
是否有一种力
隔著辽远的空间
能传递感情的信息

难道就让语言
把思想闷死在心里
我之所思呦
见到你,我只悄然叹息




也罢,就让你不觉察罢
我心中焦灼的痛苦
因为我也怀疑
被爱算不算幸福

有时爱情会带来疏远
表白会引起恼怒
那么你,我的斯芬克斯呦
是否也不愿被人爱慕



他们嘲笑我的无知
难道有人不爱读情诗
但人心并非全都纯净
自然就有警惕的卫士


还有人惧怕爱的温存
有人想在事业上奋斗不止
这时也就会防范它的袭扰
哪怕那爱情十二分地真挚




如果你也是这样思想
那我就不对你倾诉衷肠
我将把爱情当作牺牲
奉献在你的圣坛之上

我将把爱火点燃在心头
在春风里痛痛快快烧它个够
然后将一把冰冷的灰烬
洒在你冰冷的圣殿门口



梦境毕竟是梦境
幻影终不过是幻影
兰花将要憔悴
芙蓉也必然凋零

宇宙永不会衰老
又何助短暂的人生
你将永远地离去
虽将长留我心中

1980,3,2
1982,1,11改


灰色的幕布
镶几朵粉白的花
褐色的树枝
把褐色的雨留下
孤独地挂在林中
该责备哪一位画家
那一抹明亮的淡绿
当树枝还没有发芽

03/30/80

Spring Pinkish white petals
Framed against a grayish curtain
The dark brown boughs of trees
Catch and hold the rain, of the same hue
The solitary existence of a bright touch of green
Testifies the impatient piece of art work When no buds are coming out of trees

琴台

我来这里
怅然若失
不知是怀念什么
还是期待什么
数年的分别
老墙已一片斑驳
琴台故地
是空荡的庭院一座
没有瑶琴的残骸
更莫说笙管箫歌
鹦鹉洲上芳草萋萋
这里却是一片冷落
高山谁去咏它巍峨
龟蛇徒然在这里守着
流水谁去咏它坦荡
大江滚滚虽不曾干涸
是怀古还是伤今
我把陈旧的栏杆抚摸
叹长江东去
流尽坎坷
别了, 琴台
暂且在心上挂一把锁
放走怀念, 将期待关着
等一个什么来打破这沉默

04/80

The Musician's Place

Here I come
As if at a loss
Knowing not what to recall
And what to expect
After years of  separation
The walls appear more haggard
The musician's place Is but now an empty yard
No traces of the fine stringed instrument
Not to say a symphony of songs
Grass is thick on the Parrot Isle
Here it is silence
No praise of mountains' loftiness
In vain the Turtle and Snake stay
No praise of the River's magnificence
Despite its ever lasting flow

影子

为逃避孤独
我寻找影子
在月光下找见它
在灯光下找见它
一个没有光的世界

光产生了影
影赶走了光
影子本是光的
有与无的结合

如果光是一种溶液
影子可不是光的结晶


秋末的苍蝇

忙忙碌碌
度过了损人利己的一生
蝇营狗苟
完成了传种接代的使命
英雄不见当年勇
今天还要逞能
嗡嗡嗡
如直升飞机
盘旋在头顶
厚脸哉
秋末的苍蝇!

已经猖獗了
整整一个夏天
今天面临着
可怕的严冬
它仿佛在做
生命的最后冲刺
想在有生之年
再干点缺德事情

去你的吧
飞舞的蝇拍
滚你的吧
迟到的北风
切莫管冬天何时降临
切莫管生命何时告终
我思故我在
先他妈干上一通
嗡嗡嗡

人类曾恩准了我的存在
虽然免不了几句批评
表面上他们说我恶心得很
私下里却对我眉目传情
想来必定是有求于我
希望分一点美肴佳羹
正因为如此细菌才得以传播
正因为如此疾病才得以流行
正因为如此人类才这样愚昧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这样繁荣

受人怂恿
他们想把我们
消灭干净
岂不知这并非是件
容易的事情
上自秦始皇
下自本蝇
前前后后
至少有几千年光景
普天之下
莫非我土
子孙后代
其量无穷
祖传基业
根深蒂固
何况苍蝇之本性
尚未育人认清?

趁艳阳未冷
我自命年轻
轻舒薄翼
率众出征
我的姐妹们呦
我的弟兄
我的姑嫂们呦
我的亲朋
今朝有酒今朝醉
躲进小楼成一统
嗡嗡嗡

嗡嗡嗡
如直升飞机
盘旋在头顶
厚脸哉
秋末的苍蝇!

1980.10.6


冬之晨   

水涨船高   
月牙升起来了
荧光熠熠的海中
星星在闪耀

海越发淡了
东方愈加白了
船儿爬上树梢
树上的叶子掉了

1980.12.6

我们举杯

我们举杯
是庆祝世界的消逝
如东去的流水
我们举杯
是纪念青春的年华
一去再也不回
今天欢聚一堂任笑语纷飞
看谁的眼角
又添了几道鱼尾
畅想未来
天南地北
何日重逢
怕谁也认不得谁
啊,我们举杯!

橙色的美酒
梦中的玫瑰
铃儿响叮当
我们一起来捧杯
生活像风雪
多么有趣味
乘上理想的雪橇
去寻找搏击的快慰
啊,我们举杯!

人且到中年
且莫怨青春的乏味
不要为往事遗憾
快收起自私的泪水
未来世界
期待着理性的一辈
让我们斟上酒
为工作干杯
我们将肩负责任
走向广阔的社会
让青春在事业中再生
啊,我们举杯!

1980.12.28


              1980,5,24

神秘的微笑

(在吴哥窟,有四面石像,被赞为神秘的微笑。)

你对著世界微笑,
你对著人生微笑
神秘地
为人们不解。


穿过古刹,
卷起
轻浮的花絮。

尘世啊,
令人迷惘。

为你的魅力吸引,
我崇敬地注视著你,
思考存在。
在你神秘的微笑中,
是一片智慧之海。
默默地
我祈求你的启迪,
却只见你
微笑,微笑,
永远地微笑……

1981

夕阳时分

这珍贵的最后的寂寞
沉下去了一片玫瑰之火
淡淡地涂染著苍穹
冷漠地不发表任何意见
任喧哗从背后射来
一排愉快的子弹的
嗒嗒的笑声击毙了那
不忍别去的安宁
披著薄薄的雾如同烽火台上的烟迹
留一片朦胧在心里。

1981.2



春归

杨树的花
高挂在树梢
天气暖了
鸟儿忘了归巢

我独自漫步
沿著无人的小道
路边是星星点点
刚刚出土的小草

去年那一株柳树
雨中染绿了枝条
而今似曾相识
春天又回来了

一只犹豫不决的喜鹊
落在树上,低声地叫
莫非是寂寞的春色
令她把伴侣寻找?

天空中忽然飞过两只蝙蝠
互相追逐
多么自在逍遥

1981.3.15             



夜晚,我踏上草地
月儿,在西边隐去
天上飘下灰色的星星
藏在密密的草丛里

在这夜幕的校园里
有一棵小树在低语
莫非她感到了可怕的寂寞?
莫非她在诉说心中的秘密?

昨天,我走过这草地
风儿,送来一串串笑语
歌声把梦境带给人们
点缀著生活多么美丽

今天,我茫然站在这里
周围是黑暗,没有声息
只有天上落下的星星
绿色的眼睛只睁不闭

1981.5


雨中灰色的小径

总说,仿佛是在昨天
谁叫它打动了心灵
几千年的象形文字
一切,总会有人解读

姑且缄口不语吧
何必呢,要自造围城
凡是现在的都难免俗气
俗气的未必一定神圣

假如,秋天永远不来
玫瑰就不会凋零
雕塑固然能保存记忆
刻刀却只能断送生命

1981

复旦的周末舞会

人与猴子的联欢

1982 春

草地上

中午
草地上躺着
两个女学生
多少年以前
我曾想惊醒
两只动物园里的母狮

1982


婴啼

午夜
街灯的黄色的懒散的光
抹去了
昼与夜的分界
突然
从一个明亮的窗口里
响起一声婴啼
如同一把铜号
在生活的低音区
吹出一个嘹亮的音符
黎明

1982.8

夏夜

马路
在阳光下

夜来香
单调的

星星扯起来夜幕
风就吹开一片低语纷纷的花

1982.8

我是一课冬天的树

我是一课冬天的树
赤裸的枝条无望地伸向天空
那曾经给我以雨水和生命
阳光与歌唱
空间与发展的
天空
我的叶子飘落了我的汁液干涸了
我的根埋在土里
鸟儿从头上飞过

我是一棵沉默的树
叶子不再响
鸟不来做窝
赤贫的枝条像是失去了记忆
我是一棵沉默的树

我是一棵期待的树
冬天把汁液凝固了
冬天把叶绿素消灭了
冬天把鸟赶走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冬天啊
然而我期待

我是一棵警告的树
告诉你不要扎根在
没有营养的季节
不要企图装饰
贫乏的世界
你会和它一起死去

1986.11.28

秋末的苍蝇

忙忙碌碌
度过了损人利己的一生
蝇营狗苟
完成了传种接代的使命
英雄不见当年勇
今天还要逞能
嗡嗡嗡
如直升飞机
盘旋在头顶
厚脸哉
秋末的苍蝇!

已经猖獗了
整整一个夏天
今天面临着
可怕的严冬
它仿佛在做
生命的最后冲刺
想在有生之年
再干点缺德事情

去你的吧
飞舞的蝇拍
滚你的吧
迟到的北风
切莫管冬天何时降临
切莫管生命何时告终
我思故我在
先他妈干上一通
嗡嗡嗡

人类曾恩准了我的存在
虽然免不了几句批评
表面上他们说我恶心得很
私下里却对我眉目传情
想来必定是有求于我
希望分一点美肴佳羹
正因为如此细菌才得以传播
正因为如此疾病才得以流行
正因为如此人类才这样愚昧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这样繁荣

受人怂恿
他们想把我们
消灭干净
岂不知这并非是件
容易的事情
上自秦始皇
下自本蝇
前前后后
至少有几千年光景
普天之下
莫非我土
子孙后代
其量无穷
祖传基业
根深蒂固
何况苍蝇之本性
尚未育人认清?

趁艳阳未冷
我自命年轻
轻舒薄翼
率众出征
我的姐妹们呦
我的弟兄
我的姑嫂们呦
我的亲朋
今朝有酒今朝醉
躲进小楼成一统
嗡嗡嗡

嗡嗡嗡
如直升飞机
盘旋在头顶
厚脸哉
秋末的苍蝇!

1980.10.6

冬之晨   

水涨船高   
月牙升起来了
荧光熠熠的海中
星星在闪耀

海越发淡了
东方愈加白了
船儿爬上树梢
树上的叶子掉了

1980.12.6

我们举杯

我们举杯
是庆祝世界的消逝
如东去的流水
我们举杯
是纪念青春的年华
一去再也不回
今天欢聚一堂任笑语纷飞
看谁的眼角
又添了几道鱼尾
畅想未来
天南地北
何日重逢
怕谁也认不得谁
啊,我们举杯!

橙色的美酒
梦中的玫瑰
铃儿响叮当
我们一起来捧杯
生活像风雪
多么有趣味
乘上理想的雪橇
去寻找搏击的快慰
啊,我们举杯!

人且到中年
且莫怨青春的乏味
不要为往事遗憾
快收起自私的泪水
未来世界
期待着理性的一辈
让我们斟上酒
为工作干杯
我们将肩负责任
走向广阔的社会
让青春在事业中再生
啊,我们举杯!

1980.12.28


              1980,5,24

神秘的微笑

(在吴哥窟,有四面石像,被赞为神秘的微笑。)

你对著世界微笑,
你对著人生微笑
神秘地
为人们不解。


穿过古刹,
卷起
轻浮的花絮。

尘世啊,
令人迷惘。

为你的魅力吸引,
我崇敬地注视著你,
思考存在。
在你神秘的微笑中,
是一片智慧之海。
默默地
我祈求你的启迪,
却只见你
微笑,微笑,
永远地微笑……

1981

夕阳时分

这珍贵的最后的寂寞
沉下去了一片玫瑰之火
淡淡地涂染著苍穹
冷漠地不发表任何意见
任喧哗从背后射来
一排愉快的子弹的
嗒嗒的笑声击毙了那
不忍别去的安宁
披著薄薄的雾如同烽火台上的烟迹
留一片朦胧在心里。

1981.2



春归

杨树的花
高挂在树梢
天气暖了
鸟儿忘了归巢

我独自漫步
沿著无人的小道
路边是星星点点
刚刚出土的小草

去年那一株柳树
雨中染绿了枝条
而今似曾相识
春天又回来了

一只犹豫不决的喜鹊
落在树上,低声地叫
莫非是寂寞的春色
令她把伴侣寻找?

天空中忽然飞过两只蝙蝠
互相追逐
多么自在逍遥

1981.3.15             



夜晚,我踏上草地
月儿,在西边隐去
天上飘下灰色的星星
藏在密密的草丛里

在这夜幕的校园里
有一棵小树在低语
莫非她感到了可怕的寂寞?
莫非她在诉说心中的秘密?

昨天,我走过这草地
风儿,送来一串串笑语
歌声把梦境带给人们
点缀著生活多么美丽

今天,我茫然站在这里
周围是黑暗,没有声息
只有天上落下的星星
绿色的眼睛只睁不闭

1981.5


雨中灰色的小径

总说,仿佛是在昨天
谁叫它打动了心灵
几千年的象形文字
一切,总会有人解读

姑且缄口不语吧
何必呢,要自造围城
凡是现在的都难免俗气
俗气的未必一定神圣

假如,秋天永远不来
玫瑰就不会凋零
雕塑固然能保存记忆
刻刀却只能断送生命

1981

复旦的周末舞会

人与猴子的联欢

1982 春

草地上

中午
草地上躺着
两个女学生
多少年以前
我曾想惊醒
两只动物园里的母狮

1982


婴啼

午夜
街灯的黄色的懒散的光
抹去了
昼与夜的分界
突然
从一个明亮的窗口里
响起一声婴啼
如同一把铜号
在生活的低音区
吹出一个嘹亮的音符
黎明

1982.8

夏夜

马路
在阳光下

夜来香
单调的

星星扯起来夜幕
风就吹开一片低语纷纷的花

1982.8

我是一课冬天的树

我是一课冬天的树
赤裸的枝条无望地伸向天空
那曾经给我以雨水和生命
阳光与歌唱
空间与发展的
天空
我的叶子飘落了我的汁液干涸了
我的根埋在土里
鸟儿从头上飞过

我是一棵沉默的树
叶子不再响
鸟不来做窝
赤贫的枝条像是失去了记忆
我是一棵沉默的树

我是一棵期待的树
冬天把汁液凝固了
冬天把叶绿素消灭了
冬天把鸟赶走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冬天啊
然而我期待

我是一棵警告的树
告诉你不要扎根在
没有营养的季节
不要企图装饰
贫乏的世界
你会和它一起死去

1986.11.28

1987 年的头场雪

炉子里的火怎么也烧不成
雪在外边恶狠狠地乱拍门窗
烟囱也给撑得噼啪做响
不知道该不该把它往屋里请

索性走出去伴风雪夜行
一辆车,一双冻僵的手
一个行人在灯下疾走
身后拖着只长长的影

昨天的路,昨天的灯
灯下坐的不是昨天的人
昨天已随着昨天远去
昨天的回忆只留给昨天听

1987.1.1



无题

让黄叶落去吧
随流水消失
生命的季节
已不复存之
不要回忆
去年今日
泪水徒然
把衣衫打湿

落去一个秋天
在春暖之时
落去一个病蕊
在花开之日
化成粪土
也把小草扶持
肩起游人的足
是一片哀思

1987.5.19

庐山三叠泉

从苍老沉默的层岩中
跌落出笑哈哈的青春
奇妙的结合
似一对冬春恋人

我跟着你
赤着脚,也赤着心
爬上光溜溜的石脊
追逐你裙角的温馨

山泉何欣欣
山泉何柔韧
山泉因她而年轻
山泉因她而清纯

于是我们相约
还要去看山的沉默,泉的流奔
看漂砾怎样被冲进乌有
看岩石怎样在大地生根

1988.8

无题

只怕心中多一分牵挂
爱你
我不敢
我的港湾
已太多的沉淀
再宽容不下
爱的搁浅
知道吗
潮汐退后

会惦记着帆

1989.8.19

雨夜

将冰冷的雨夜
脱在门外
让一杯咖啡
伴我躺在温暖的孤独中
一个人
多好                  远离
昨日的喧嚣

就这样
让嘀嗒的钟表
踩出我的年轮
明天
门外该是荒郊?

1990.2.16

Rainy Night

Taking off the cold rainy night
At the door
Let a cup of coffee
Accompany my lying in the warm solitude
How nice
To be alone            far from
The fury sounds of yesterday
Tomorrow
It should be wilderness outside there?
2015.10.4

Pillow towel

Centuries ago she left me with all
her dowery except the pillow towel, which
she carelessly ignored when packing
it's old,but still usable and miserliness
has ensured the continuity of application
she is obsolete in memory tomb, i assure you
though none has come as a substitute
for her silky hair, except the pillow towel
to me it's just a piece of unified threads
on which she once rubbed naughty cheeks
it gathers dust and has to be washed
not by her fleshy fingers, of course
midnight radio, VOA news, no one opposes
my tuning in now, except the pillow towel
accidentally, the light of a muddling moon
will reveal a homonym of my name
woven into its texture, Yulan

《七月的伤感》

七月的伤感是一个签名
随着岁月而渐渐褪色
照片上的你我将日益陌生
因为我们将会变老

七月的伤感是一句告别
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
多少个再见面的嘱托
都将证明是一个假

七月的伤感是一丝悬念
未来给出一个空洞的茫然
如果有一天你灯红酒绿
我愿意陪你喝到天明

七月的伤感是一片冷漠
门铃终于被弃之一旁
阴晴冷热中行色匆匆
道一个永远的沙扬娜拉。

1993.7.8

单相思者自白

如果你是冬天的熬白菜
我愿做一勺味精
如果你是食堂的饺子
我愿做一碟酱油醋
如果你是考试后的酣睡
我愿是你梦中犬牙交错的病根
如果你是星期六的疲倦
我愿是你偷偷蹭上去的班车

永远只是你生活中的点缀
就像你手袋里的餐巾纸
只在你唇边轻轻一抹
然后便走上垃圾站的旅途

1993.1.14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