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街区

来美国20几年,从来没开搬过家,对我们街区的一草一木都有了很深的感情。

我们所住的居民区建在一座小山上,山上长满茂密的松林,各种美式小木屋掩映于苍松翠柏之中。

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以为这片松树林是原始的。但是后来想一想,应该是种植的。西雅图多雨,所以树木生长很快。一棵松树种下去,十几年后的树干一人都抱不过来。

十年前我亲眼看到邻居家种一棵松树,现在已经是四层楼高了。它像一个大伞,即可以给人们纳凉遮雨,又是一个天然的吸尘器。汽车从树边开过,扬起的灰尘大半被它那巨大的绿伞“吃掉”。看着这棵树,我常想,如果在中国人都这样种树的话,中国的空气肯定好多了,空气好多了,人们的身体也好多了。身体好多了,一切就好多了。

因为树太多,我们家几年前不得不砍掉了一颗松树,这棵树因为种我家门前的右边坡上,树头把我车库前砌的石头挤得凸了出来,停车时不小心就会刮到,于是不得不砍掉。其实这棵树只有十几年的时间,树头就像一个大圆盘,直径比我的手还长。还有很多朋友抱怨请人砍树太花钱,砍一棵大树花费三、四千元,砍下的树干又没人要,还要花钱拿去倒垃圾,西雅图的树多得都成灾了,这就是西雅图的怪事之一。

西雅图一年下雨九个月,虽然大多是毛毛雨,但是也不利于室外活动,所以我们的街区平时都非常安静。就像这时我在打字的时候,窗外传来的除了是偶尔开过的汽车声和几声鸟叫,常常是几个小时都没有动静。有人说美国是好山好水好寂寞。现在寂寞习惯了,也就不寂寞了。打开网络,全世界都在我的手中,只要你用美好的心情进入网络世界,和亲友们分享生活的情感,你还有寂寞吗?

但我们的街区也有热闹的时候。春夏季节,家家户户门前鲜花怒放绿叶舒展,只要天气晴朗,每天日落前就是我们街区最快乐的时光。下班的人们或散步溜狗,或整理花园,或在自家门前的篮筐下投蓝,或骑自行车玩飞碟,到处充满浪漫的气息。我每每淋沐着晚霞的余辉跑步,幻想自己的人生永远像西雅图的夕阳那样红。

在我们的街区,还可以常常可以感受到那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情调。

从我们家门口走几十米就有一条水泥阶梯的小路下坡,长度就是一条街的距离,小路两边是灌木丛。春夏季节,路边开满引人入胜的奇花异草。最放肆的是蒲公英,偶尔有土露出地面就有它的身影,一朵朵黄色的花儿到处都向你点头微笑。走在小路上,虽然没有暮归的老牛,你仍然会感受那种浓浓的乡村的情调。

从小路下坡过一条马路,就是一间公立小学。小学地面是四方形的,看起来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学的东面是草地,草地上有足球场,垒球场,绕草地走一圈大约有10分钟。学校的西面是一排平房教室,教室和草地之间有好几个水泥地板的篮球场,还有单杠双杠吊环滑梯等其他体育设施。

这么大的一个小学,只有两三百人的学生座位。学校的大门是永远开着的,还有两个边门也可以随时进入。小学生周一到周五上学。下午4点多学校就没人了,周六和周日更是空荡荡的,鲜有人迹出现。这个小学,这对于国内的人民而言,实在是太难得了。我看我们老家的体育场,几十万人口的体育场都没有这片草地大,而且因为在草地上活动的人多,草都长不起来。那些可怜的小草刚刚伸出那细嫩的叶芽,就被人们一脚踩下去。

为什么很少人到这个学校的草地玩?因为居民们要锻炼身体的话自己的家里位置就很大,很多人打篮球打羽毛球打乒乓球都是在自己家里的,要跑步的话,街区就是跑道。小学那么大的一个场地常常没有使用,实在是辜负了大自然的恩惠。有时我到草地上跑步,就像自己一人自身在一片小草原上,头顶是蓝德透明的天空,扑面而来的绿油油的草香花香,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真是好山好水好安静。习惯了安静,无聊时常常自己一个人在街区散步,树上的一声鸟叫都是那么的清晰。

可是这种安宁的气氛最近被一阵阵机器操作声打破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2w77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