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纪行2006

北京纪行2006

11月19号下午5点半多到北京机场。到行李大厅6点多,拿到行李,出关7点多,上大巴,到西单民航大楼叫出租均拒载。坐残疾人车。

20 日下午找同学拿东西,半夜方归。21日到白石桥首体对面的大厦找人。原来雄伟的首体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矬子,不留神还找不着。在朋友单位食堂吃的午饭。人家 公司就是好,十块钱管饱的自助餐。然后到北图见人,在陈旧的北图大楼里转了一圈。北图建成的时候的内装修味道还没有消失,让我想起念书的时代。晚在长安商 场见人。

21日小雪骤冷。清晨到玉渊潭公园,准备跑步并携带了摄像机,以为那里有很多晨练者。只拍摄到两个冬泳者,并拍摄到公园门口理发老太太。后到革命博物馆看人。然后到王府井大街拍摄招牌。因为早上出来没有穿够衣服,冻得够呛。下午处理杂事,晚上8:40乘Z-3离京。 12月14日飞回北京。

这段时间发现对美国生活似乎毫无印象。如果就此不再回去,可能就会把那边忘得一干二净,包括我那一屋子垃圾,我的墨西哥舞蹈,甚至那边的经济关系。这说明 从心理上说,我是能够无痛苦地海归的。我只是做过两次梦,梦见自己上班迟到了。在其中的一个里,找不到去教室的路。跑到别的老师的办公室借电话打算给我的 办公室同事打电话,结果人家说我们的电话本来是不外借的。

14日 飞到北京的时候,感觉一点也不冷。当晚到顺义参观一个朋友的豪宅。朋友是花了50万从一个艺术家手里买下的已然装修了的复式公寓。室内装修颇有艺术特色,非常雅 致。就是离北京远了一点。次日回到城里,在地铁的地安门下车。下车后出来见到了久违的冬日冰河景色,颇有点激动,跑到河边注视良久。

徒步走到西安门大街去看一个亲戚,经过旧鼓楼大街,烟袋斜街酒吧街,后海,领略北京冬日之美:冰河,冰湖,白玉栏杆,人迹稀少的后海早晨。旧鼓楼大街两旁 的旧民房没有拆,但是临街的墙和门洞都修葺过,很多门上都有对联,模仿旧时代的刻有对联的门。这显然是一个美化城市的工程。

才发现北京的厕所现在不收费了。公厕里的装修有的比美国公厕还好,除了没有放纸以外。有的厕所有人值班,可以免费给你一定长宽的纸,超标的才交费购买。我想在厕所值班大概是世界上最为乏味的工作了,应该让作家兼差,这样他们有时间思索。

亲戚家里的女主人到医院去了。因为就在附近,我便跟踪去找。进了人民医院大吃一惊:这哪里是医院,分明是超市。人多还不算,大家还都急匆匆地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后来在另外一家大医院,还看到上楼的滚梯,更增添了医院的商厦色彩。

因为离西什库很近,便访问了西什库教堂。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去。因为中午不是参观时间,只看了院子里的东西。通过板报,了解到这个教堂的活动还是很多的,有查经班,到郊区的灵修,受洗预备班等。

15日晚见一个亲戚,在长城饭店用餐,两个大人两个青年女子吃掉750余元,虽然是亲戚埋单,我仍然心疼。其实如果到北京那些店名牌子巨大的饭馆去吃 饭,大概花三分之一也还能吃得比长城饭店好。长城饭店的菜价与菜的好坏和服务员的服务相比,显然是膨胀了许多。数年前跟她见面,是在燕莎吃的德国饭。她是 习惯了这些地方。

坐车去的时候,领略了北京的高峰拥堵。一方面,北京的热闹让人激动,一方面,北京的拥堵和高消费让人怀疑住在这里是否明智。

16日下午初中同学聚会。聚会前到西单图书大厦帮人买碟子。人山人海,完全没有过去书店的感觉。这种图书超市的概念很不好,使追求不同层次读物和不同商品的人混 杂到一起。外文部尤其乱,因为那里也买各种学外语 (英语)的科技产品, 有的在展示其功能,很吵。在外文部我想找一本西班牙文的中国名著简写本,打算买了送人,结果却发现西班牙文除了有限的课本以外,别的几乎没有了。现在在国 内一说学外文,就是学英文。这种英文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局面我认为是很堪忧的。

同学聚会,有几个人认不得了。几个男同学做出十分不满的样子,一时间让我心里发怵。后来认出来以后感觉好多了。人对人的感觉完全依靠是否认识对方。认识之 后感觉才好一点,只看优点不看缺点了。聚会4点开始,10点结束。都很开心。看看同学们的脸,越看越像从前。这种体验的确有趣。

17日约了一个朋友逛潘家园。天气很冷,不敢细看。到潘家园路上贵州饭馆对面的一个火锅饭馆要了一只鸭子,48元一锅,外加蔬菜,总共63,挺实惠的。下 午到长安商场食府见人。傍晚到石油学院看亲戚,十年没见了。如今那一带灯红酒绿,还有拥堵。想起小时候去那里,下了郊区车要走很长的两边都是高树的郊区路。感叹人的一生中,社会能有多么大的变化。当然这是在发达地区。

18日到牛街,广安门一带旧地重游。在广安门河,我发觉河西的高层建筑跟河流配合得挺好,显得整齐利索,不像东城西城群楼乱舞的样子。鸭子桥往南还没有高楼。那边开发楼市还有空间。

在牛街看到一个夫妻店卖陕西凉皮。这是从前常常到单位门口去吃的东西,对之感情颇深。进去要了一碗。店面很小没有桌子。靠着墙钉着一条木板当桌案,放了四 五条凳子。一个长脸女孩在那里吃炒面。我坐下去,几乎是跟她挨着了,好像在一起吃饭似的。我注意到她不时地望我这边看,我也就微微点头示意。吃到半截,女 孩大声对老板娘说:“再给来一碗。你家的炒面挺好吃的。我很少上这边来。要不是到法源寺烧香我就不过来。” 我不知道女孩为什么这样大张旗鼓地说话,不过她的话提醒了我:虽然我在南城住过几十年,但是从来没有进过法源寺。我想起来李敖的书,觉得应该去看看。

法源寺的资料: 位于法源寺前街,建于唐太宗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是北京最古老的名刹,唐时为悯忠寺,清雍正时重修并改为今名,1965年在寺内成立中国佛学院、 1980年又于寺内建立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是中国佛教协会所属的宗教类博物馆。法源寺坐北朝南,形制严整宏伟,六院七进。主要建筑有天王殿,内供布袋和 尚,两侧为四大天王。大雄殿,上有乾隆御书“法海真源”匾额,内供如来佛及文殊、普贤,两侧分列十八罗汉。观音阁,又称悯忠阁,陈列法源寺历史文物。净业 堂,内供明代五方佛。大悲坛,现辟为历代佛经版本展室,陈列唐以来各代藏经及多种文字经卷,蔚为大观。藏经楼,现为历代佛造像展室,陈列自东汉到明清历代 精品佛造橡数十尊,各具神韵,尤其是明代木雕佛涅槃像,长可十米,是北京最大卧佛。寺内花木繁多,初以海棠闻名,今以丁香著称,至今全寺丁香千百成林,花 开时节,香飘数里,为京城绝景。(人民网)。

李敖说他从来没有进过法源寺,但是对里面的格局,甚至一砖一木都了如指掌。他说这就是做历史的功夫。这本书我没有看过,所以进法源寺没有要去印证的意思。 这本书已经上了国学论坛,以后可以看。法源寺里有不少年轻的和尚,骑车的,打手机的都有。在庙里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在一个师傅的带领下颂读经文,皈依佛教,成为俗弟子。小女孩似乎很欢喜。仪式完了以后,她到各个殿堂去一一叩拜那些佛像圣像什么的。我出去的路上,注意到一面墙上贴着好像大字报的东西, 是庙里和尚们的佛理板报。读了一些,感到很有启发,特别是关于放开的主张。我唯一的疑惑是怎样区别放开与放弃。

19日离开北京回美国。凌晨2点醒来后便不再睡觉,意在倒时差。读米兰-昆德拉书的最后部分。去民航大楼前终于差不多看完了。这本书完全是旅途中见缝插针读的。最后描述知识分子到柬埔寨情愿游行的笔法给我印象颇深。描述一个记者误踩地雷时,昆德拉用的那种客观的口气让人心惊。

2006,12,21
2015年校对修改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