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平儿有什么陋习?

  • 作者: 高昌
  • 平儿有什么陋习?
    平儿的陋习又是谁发现的?
    玫瑰露案起因是柳五儿。
    在寥淑一带,她躲藏不及给林之孝家的逮了个正着。
    玫瑰露案牵出了柳家的。
    在厨房里,林之孝家的搜出了一个露瓶子和一包茯苓霜。
    就事论事,柳家母女是冤枉了。
    玫瑰露:芳官经宝玉首肯,“你都给他吃去罢。”她连瓶子一起给五儿的。
    茯苓霜:柳家的哥哥从一个广东的官儿送给门上人的中分了这些,柳家的他嫂子转送给外甥女儿五儿吃得的。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就事论事,平儿判对了。
    “将他[柳家的]母女带回,照旧去当差。”
    柳家的母女忙向上磕头。
    反过来看:平儿也过于草率了。
    凤姐眼光凶。
    “苍蝇不抱没缝儿的鸡蛋。”
    “虽然柳家的没偷,到底有些影儿。”
    其实,柳家的不是好东西。
    她本是财迷。
    钱槐手头宽裕,柳家父母却也情愿女儿嫁他为妻
    柳二媳妇和他妹子通同开局,凡妹子所为,都是他作主,赚了平分。
    她有发外财的心。
    “里头赚些东西,也是应当的。”
    她有发外财的胆。
    厨房内有许多亏空。
    “粳米短了两担,常用米又多支了一个月的,炭也欠着额数。”
    她会不会是揩油后来不及抹平帐了?
    凤姐手条辣。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
    “虽不加贼刑,也革出不用。朝廷原有挂误的,到底不算委屈了他。”
    平儿却偏心了。
    “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
    平儿却袒护了。
    “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施恩呢。”
    平儿为什么这样偏袒柳家的?
    平儿是一个贪嘴的姑娘|!
    平儿不过是个姨娘。
    大观园里姑娘们每次“聚餐”她都要来轧一脚。
    菊花会,螃蟹宴。
    平儿来了。
    凤姐捎话来“使唤你来,你就贪住嘴,不去了,叫你少喝钟儿罢。”
    平儿只管喝,只管吃螃蟹,“多喝了,又把我怎么样?”
    平儿,贪嘴,出自凤姐的口里!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平儿先烧三块吃。
    平儿,贪嘴,吃得浑然不知带的镯子少了一个。
    平儿,贪嘴,吃得凤姐打发小丫头叫她也不动身。“史姑娘拉着我呢,你先去罢。”
    柳家的是专管大观园烧菜的。
    柳家的平时惯于讨好有靠山的二层主子。
    晴雯要吃蒿子杆儿,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屁股儿’似的,亲自捧了去。
    柳家的平时惯于奉承有权势的头层主子。
    “三姑娘和宝姑娘要吃个油盐炒豆芽儿来,这二三十个钱的事,还备得起。”
    平儿是有背景、有权势的一层半主子。
    柳家的平时也许讨好她了。
    送她鸡蛋、豆腐、又是什么面筋,酱萝卜炸了换口味了?
    柳家的确实奉承她了。
    只管拣新巧的菜蔬预备了来!
    柳家的厨艺一流。
    柳家的烧一手好菜好汤。
    贪嘴的一定看好烧菜的。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平儿和柳家的又凑在一起了。
    贪嘴的当然偏袒烧菜的了。

    摘自《趣品红楼》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