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苦难的微笑

本帖最后由 吴友明 于 2015-10-22 13:58 编辑

文/吴友明

昨天开车要到一个十字路口时,遇到红灯,车流慢了下来,这时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人行道上举着牌子要向开车的人要钱,因为我平时都很讨厌这些几乎都是想不劳而获的懒汉,所以面对她的微笑视而不见。她看我不理他,马上又对下一辆车招手。因为车开得很慢,我忽然觉得她和一般乞讨者不同。回头一看,她穿着干净整齐,面带微笑,举止彬彬有礼,看起来就是很有修养的女子,怎么也会讨钱呢?仔细看她手里的牌子,才知道她的两个孩子都得了白血病,需要人们的救济。前面的车子在她面前都没有停下来,她仍然笑容满面地迎接下面的车子。

大家看了这个女子不知有什么感想?我想大多数人的第一感觉是对她的两个孩子的同情。我当然也是同情她,但是我更佩服的是她的神态和气质。她的孩子生病,需要求助,她可以向政府部门请求,可以求慈善机构帮忙,为什么一定要在大街呢?是不是假的?还是求助无门迫不得已? 但直感告诉我 ,不像是假的。她要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我们无需去知道细节。她的表情一点也不自悲,不像一般掏乞讨者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她可以笑脸面对任何人,即使没有回报她也保持轻松的微笑。我想她是一个很自信的女子,即使是面临困境也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仍然保持她的尊严和平等人格。王勃诗句云: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她可能很穷,但是她的微笑, 是坚强的微笑。

我想在她身上让我看到了一种美国梦。在美国,不管地位高低,不管是富人穷人,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开航天飞机的宇航员和被政府救济的穷人,他们的眼神里没有高傲和卑微。这种平等的精神就是一种美国梦的境界。我就知道有白领经理不当当清洁工的,有律师不当当售货员的,有医生不当当保姆的。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为了追求自由的生活,所以他们选择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而不是选择有钱赚的工作。人生短暂,最幸福的境界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平等的社会里,收入不平等,但是人格平等,尊严平等,最重要的是自由平等。

也许这个在街头微笑的女子她曾经是教授,是医生,是律师,因为女儿的病,她放弃了工作照顾女儿。很难想象如果在中国,一个有地位的人会在街头文雅地求助。那是会被认为是没有骨气的,但是你从这个女子身上看到的,是另一种骨气,敢于放下身段的骨气。

这里涉及到人的面子问题,中国人比美国人爱面子,爱面子就喜欢摆架子。中国封建社会的尊卑等级地位至今仍然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我看过一个教堂落成的开堂典礼视频,台上整整齐齐地坐着一排政府官员,一个个轮流讲话做指示,然后是宗教界人士讲话,口气也和政府官员一模一样,让人感觉信徒们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还有几天前看到某社区开个座谈会,会场也要挂大标语设立主席台,官员们坐在台上,群众坐在台下,要发言的人要准备笔稿,形式和人代会一样严肃。领导在台上,群众在台下,你怎么“座”谈呢?我在美国二十几年,参加过不少大会,很少看到主席台有整排领导就座。我以前在美国的公司开月会之后老板请吃饭,老板是亲自当厨师烤肉,座谈会是大家围在一起,没有谁主谁次的。从来没有文书写年终总结报告,更不会与时俱进经常搞宣传挂标语。这些话题看起来扯远了,但都离不开社会的等级观念和人格的平等。试想一下,面对人的等级不同和人格的不平等,何尝不是一种苦难?所以很难在他们的身上找到自然开心的微笑。

回到家后,我忽然想起,最近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他的一个独立屋租给一个户,那户人家有两个患白血病的女儿,医生说已经没有希望了,只能让她们快乐地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我想这位女子会不会就是这个户主呢?

接下去点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2w5z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