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纪行(2005,2014)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21 08:42 编辑

2014年11月29日,坐K22去郑州。感觉车厢的整洁,乘客的行为都比较好。周围的人大都是普通百姓,似乎乡里人居多。也难怪,有钱人大都乘坐动车和高铁了。 另外就是跑短途的,还是普客实惠。一路无人接谈。偶尔看看《肉铺团》,狗鞭移植一部分尤其令人喷饭,不过李渔对未央生性心理描写也很客观。

2005年回北京的时候到郑州停过一次,并且去了趟洛阳。以下几段是那时候的笔记(略有添补说明):

“郑州的市容也整好了,交通车换了新的。现在似乎流行送礼送整箱的袋装牛奶。我到郑州后,到店里挑选礼品给亲戚,那些礼盒很漂亮,但都是把一半的钱花在纸盒子上了。店员建议我买牛奶。我觉得提着一箱牛奶到人家去,尽管是比较熟悉的亲戚,也有点怪怪的。再说人家吃不吃牛奶也不知道。到了亲戚家,看到茶几上有一袋,心想干脆就买箱牛奶吧,没想到我的朋友,以前在洛阳教过的学生,来看我,就提了一箱牛奶送给我的亲戚。害得我只好另外想辙。

在郑州,前学生联系了我上学的时候的前学员队队长招待我吃虢国羊肉汤,味道不错。店堂装饰,服务员制服都古色古香,而且服务员也都憨厚,没有妖冶感。队长说,当年看到我劳动积极,争取让我入党,没想到我说共产党没有基督教好,学雷锋也不如学基督。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那时候胆敢如此大放厥词。

第二天早去晚归,在洛阳呆了一天。到上海市场附近找一个教过的学生的家,只有空屋子还在,顿生人去楼空之感。学生早已出国我是知道的。想去看看其父母,没想到其母已经病逝,其父退休后到上海接着工作。

上海市场步行街煞是热闹,一个鼓队在为商场开业助兴(好像是堰师的)。鼓者均为女性。其间相隔一个人的两名鼓手还要抛接鼓槌。

金古园路通向车站,名字应该叫车站路,而且两边商店应该出售各种旅游纪念品,洛阳特产等。没想到那一带晚上黑黑的。商店卖的都是电动车,摩托车零件等等。我在上火车之前打算买点洛阳特产,几乎跑断了腿,只买到洛阳燕菜和两样别的什么。看来洛阳大概只有牡丹,唐三彩,洛阳水席,以及烤白薯。(2005回国散记)”

回到2014年。快到郑州时上来一个知识分子小伙子,方头阔脸很朴实的样子。看到我的书,他问是不是明朝的那个李渔的,我说是。他看了书名,说红地毯吗?我说不是,是肉蒲团。他也笑了。他也知道这本书。我说网上怎么搜不到中文的。他说多得很,回头我给你发过去。 他在许昌师范学院教书,美国历史,西方文化史。后来也没发。记得多少年前,在旅途中结识人,如果交换了地址,一般会联系的。现在看来不行了。

车厢里的女性,几乎没有悦目者,只有一个坐在我后边斜对过。到郑州下车时才得见正面。可以算美女级的了,但是属于良家妇女那种美女,相貌端庄,仪态大方,不妖冶的那种。我们下车时,一个在车上推销商品的女列车员对每一个经过她的人作最后的推销。这个美女一笑,斥之曰:嫩 (河南话:你)跟谁都说那同一套!美女一口正宗郑州口音,听起来很亲切。又可见乃是一位性格爽快之人。

郑州火车站大变样。弄出了一个西广场。如果出站出错了。是没有路回去的。要绕行20多分钟。这个设计太不合理。应该在车站两旁开辟小马路,或者安排东西广场班车。我要坐66路去市委方向,虽然事先查好了,但是忽略了车站位置。下车后从东广场出站,一打听,在西广场。要不是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重新进站,就得坐车去西广场。本来不打算存行李,一个小拉杆箱子,一个背包完全可以带着。本来在东广场看到一个102电车,记得也是到那个方向的,问司机说不是。就是这么一折腾,害得我去存包了。存包的地方价格表写着1000克以下的3元一天,1000克以上的4元一天。狂喜,没见过这么便宜的。可是把行李放上去,人家说10元一天。问为什么跟告示不符,答曰那是小包包的。存了以后到售票处买票。那里也有一个存包处,里边坐着一个存包姐,瘦长身材,面容还算可人。我问她存包多少钱。一脸不屑地说你行李哩,多大。我指着里面一个大小差不多的说,就这大。存包姐冷冷地说,木行李没法说多少钱。我奇怪河南人的纯朴精神怎么在这位姐姐那里一点也看不到。

西广场超大,周围无商家,寂寥程度与北京西站南广场好有一比。上了66路,问好次日首发车时间。一路上看见一辆102就在前头,一样的路线。气死我也。

亲戚给我安排在其学院对面的锦江之星。因其岳母在家,没有房间了。他请我在他们学院的外包餐厅吃晚饭。餐厅高大敞亮,装修不错,他说是普通档次,可是看上去如豪华餐馆。菜也好,给的份额也很足。 比起前两天在武昌的那个湖边餐厅好多了。 朋友夫妇加我三人点了一个炖鸡,一个笋煮腊肉片,一个西兰花,一个黑木耳猪排骨汤,味道都不错。最后剩了不少。不过他们没打包我倒暗自觉得有点可惜。就其量而言,可以吃两顿饭,嗬嗬。这也让我想起前两年在安阳吃的猪脸,也是一大盘。看来河南饭馆还是很实惠的。

闲聊之中,亲戚说在国内虽然有雾霾,生活还是很滋润的。我深有同感。晚上穿过校园回旅馆。跑道上很多锻炼的学生和散步的教职员和家属。大喇叭里播放着音乐,都是我曾经很熟悉的生活场景。

亲戚书房里装修了一排通天书柜。我提起在网上卖书,卖掉了一本余英时的书,结果他说余英时的书最近被封,价格陡涨。我暗暗叫苦。不过我上书的时候,孔夫子网上有很多那本书,我是参考了他们的价格的。基本是原价卖掉的。

买了次日上午9点的特快去北京。准备早上到车站附近玩玩,看看卖早点的有没有大碗牛肉面。

30号早上六点半离开旅馆去火车站东广场。那里有个很大的丁字路口,居然不设红绿灯。过马路的行人要和来往的车辆兜圈圈。中国司机见着行人都是不减速的,除非是到了跟前了。所以过马路自我感觉是提心吊胆。后来我过的时候学着美国军人锻炼的时候过马路,有一个人负责阻挡车辆,把手伸出来,把手掌对着来车,表示要求停下。后来看见两个警察。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红绿灯。一个说,有了红绿灯就堵车。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但是在郑州这可能是过去的经验,估计是红灯的时候,有的车辆企图穿插,造成拥堵,所以干脆不设红绿灯了。这也是中国特色。大马路上搜寻一下,没见街头早点摊。看见一家面馆,进去要了一个糊辣汤,和油条。5元+2元。油条是凉的。后来在附近一条小街里,发现热火朝天的小吃摊,平均价格比那个店便宜一块, 而且私人做的糊辣汤比店里的稠,里面东西也放得多。外地人看不到这条小街,只有本地人才知道。所以即使在外头旅游,在火车站附近要多留神小街道。否则一下子进了你第一个看见的餐馆,往往不是好的。

T98是九龙开往北京的。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与香港沾边。列车员都很客气,男性为主。扫地的时候说请高抬贵脚。

2014 文,2015 改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