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纪行(2013)---被宰记

2013年,12月16日上午到武汉六渡桥前进一路理发工具一条街买限位梳。我在美国都是自己给自己理发,所以需要这个。

从汉口车站乘38路到六渡桥下车,径直走进对着车站的一件小门脸。里面两个年轻女士。给我拿出了一版4个的上下卡的。我说有左右卡的我也想要。她们拿出来两个塑料口袋让我挑。 挑了三个。问多少钱。女店员似乎征求了老板意见,但是我没看到。女店员就说, 这四个一版的15元, 那左右卡的贵一点,一共30元。我虽然知道货比三家,也觉得贵,但是想也许是人民币贬值所致,便付了钱走了。前边路过另一家小店,顺便问了他们有没有,也是拿出来四个一版的。问多少钱,答曰五元。 我马上返回前边那个站边店跟老板理论。 老板虽然不是貌若天仙,但是也可以用美女称之。然而美则美矣,却跟我胡搅,就是不想退钱给我。 总结其要点如下:

1. 售出货物不能退换; 2. 别的店残忍压价跟她竞争; 3.要解决问题可以,搭配我点别的东西; 4. 你北京人怎么对武汉人这么残忍?

当然,这些观点不是一气呵成的, 而是在我和她的交锋中表达出来的。 我嫌小说写法太麻烦。 而我的要点也总结如下:

1. 退钱我走人,不买你的; 2. 我不是开理发店的,不需要你别的东西。 你这是强买强卖;3.(提高嗓门)你别让我这个老头子跟你喊好不好? 4. (拿出相机)我要给你拍照拿到消协去。5. 我每年都来武汉,咱们不打不成交,你给我问题解决了,以后我家里人买香波什么的我推荐你; 6. 你的店生意不错(期间不断有顾客进出,她自己也说生意好),为什么要宰我这个外地人,自砸招牌; 7. 我会到网上参你一本(她听了说:你别写, 赶紧删掉。 我说我还没写呢,删么事删?)

她居然还信口开河, 说她的东西贵,因为是进口的。好像我不认识上边的汉字一样。不过我也没驳她。最后她说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这包东西, 10元钱,退我20. 她说我算算。说起她那个算法才叫可笑,一会儿说那种左右卡的一元一个,一会儿说一元五角一个,算了半天说最少也得20元。我说你别给我打马虎眼。退20我走人。最后是连吓唬带套近乎,让她退了我15元。算下来我还是吃亏了5--7元左右。

我就不明白这个女人,自家的店,不是地摊,居然如此宰外地人,而我问了别的两个店,都说一版四个的是五元。就连汇通路周末地摊市场的人都比她讲信用。那些人的摊位基本上是固定的。一周一次。上周买的东西,如果有问题,比如光碟放不出来,你可以回去换。这是我碰到武汉极个别的商人。先不点名了。

一点花絮:

套近乎的时候,我说我是美国来的,一年才来一次。 她不信。我说你不信,看这是什么,拿出美元给她看。她说你会说英文吗。我说会,反问你会吗。她说会。 我说你说一句。她说你先说。 我说 I would like to buy that thing.  问她听懂了没有。她笑说听不懂。我说你明年还在不在这里,我回来请你喝咖啡。她说在,做到死都在。哈哈。明年或者后年回来再去看看她发了多少财。

2014年又到那里去买限位梳子,也进过这个店一次。 美人还在,不过没认出我来,我也懒得跟她说前一年的事。没看到有我要的就走了。

2013年文,2015年修订
方壶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