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扭秧歌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年10月13日
中国作家网 2015年10月13日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 2015年10月13日
在美国扭秧歌-读者在线




    说到广场舞(就是在大众场合集体健身跳舞),它不仅是当代中国人,乃至环球华人的一种文化现象,它似乎还有着历史的渊源,像是腰鼓舞、秧歌舞等等,都有它的历史纵深,不是突然就有的。现在,随着中国的强盛,大妈广场舞除了健身的和文化的因素外,更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民族自豪、个人自信的精神力量。中国大妈舞进军全球广场,无独有偶,马来西亚华人创作了精彩震撼的二十四节气鼓。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妈广场舞也有些许女性的因素在里面,因为女人大都有小时候爱跳舞的情况。

  我小时候也爱跳舞。赶上“文革”,跳的是“红花舞”。红花舞,顾名思义就是一手持一朵大红纸花跳舞。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我小时候跳舞完全是清纯活泼出天然。后来参加了学校宣传队,常常到各地去演出。演出场地各异:街头、村落、学校台子,有时候就地一圈,有时候跃上正式的舞台。那时候舞跳得落落大方,毫无顾忌。有一次在舞台上独舞时滑倒了,站起来继续跳。

  我的“舞蹈生涯”老早就断了,不过近一年多来我又“复舞”。何故?一年前,我怀疑自己得了“鼠标手”。鼠标手是因为手腕过度疲劳导致神经损伤而引起的。鼠标手如果保守治疗无效,就必须做手术。术后大约要过两三个月才能恢复手的正常功能和运作。我是做电脑系统编程的,那么长的恢复过程不是要了我命?

  神经科医生给了我一个保护手腕的套子,让我睡觉时戴上。其他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能耐了。于是我就积极自疗,而运动是最好的办法了。甩手、活动颈椎肩膀、按照网上的示范做手腕运动操练等,都有帮助。最后我把这些操练动作和扭秧歌结合在一起,自己跳出一种手腕、手臂、肩膀、颈椎、腰部等皆得到充分运动的扭秧歌舞。

  我一般是早上上班前在自己的阳台上跳。那个时候,人们匆匆要去上班,一般不会张望什么,这样我能跳得安心,悠然自得。有一次给对面的邻居看到了,她应该是看到不止一次了,悟出我这是在健身。

  “很好的锻炼办法!”她夸奖说。

  “谢谢!”我笑着回应。心想只要人家知道这是在健身就好,否则也许还以为我精神有异。因为我是在比划美国人不熟悉的东西。

  不过有一回,底下路过的人中有人好像注意上了我。我觉察到了以后,当即就不跳了,进屋关门。

  我于是就想起了那些跳广场舞的中国大妈们。我的年纪和她们相仿,我的胆量从一个角度讲却实在不及她们。我住处的对面就是公园,我从来没有去那里跳过。

  不仅如此,我的胆量也不如小时候的我。

  所以,“广场舞”还没有“攻陷”我所住的小城佳思地。不过,这特别的扭秧歌舞最终治好了我的手麻,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值得自豪,也值得传播的好事。(该文原题目:《“广场舞”攻陷佳思地?》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