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越剧女驸马——之一:谈序幕拉开前后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一:谈序幕拉开前后

越剧女驸马,第一次听到福建芳华改编黄梅戏经典,心里嘴里就叫好!

这是有胆识有眼力的表现。

感谢李敏!感谢福建芳华!

原本的戏曲界,改编移植兄弟姐妹剧种的剧目多多,速度非常之快。

往往,某剧种某新剧目才刚打响甚至于上演不久,另一剧种就立马跟进。

比如当年扬剧夺印——很快就有沪剧夺印;评剧金沙江畔,马惠民大师(那时还没称大师)刚扮演金明,沪剧就出现了老虎连连长。

现在,不要说成为版权专有的新戏,就是传统经典在各剧种之间的移植也不多见。

相反,倒是某一题材问世,其他剧种同类题材一哄而上,不亦乐乎。

不过不是改编移植哦,大家都是新编都是原创。

而福建芳华李敏敢于拿黄梅戏经典中的经典女驸马开刀,实在有勇气。

女驸马这出戏的剧情精彩,自不待言。偏巧,其戏份非常适合越剧这个剧种,尤其是青衣,有女扮男装的青衣戏。

女驸马既不同于祝英台,也不同于谢瑶环。但是特别讨巧。

原本就预祝二度梅花水准,今日一看名不虚传。

尤为可贵的是联合浙江推出明星版,更加叫好。

之一谈的是序幕拉开前后。

现在,序幕拉开了。

增添原本黄梅戏没有的序幕,好得很!

把原来交代不详细的爱情起因作了交代,而且从梅花引出第一场的年年依然梅花香唱段。连贯好哦。

改编本增添序幕早有先例——

比如话剧日出,一开场是陈白露对幕后的方达生说:进来啊。

实在有点突兀。

沪剧改编本增设序幕,所有主要人物悉数登场各自亮相。

顾八奶奶和胡四,乔治,小东西等等小脚色,一上场就交代清楚身份和关系。

尤其是茶房,简直是太出色了。王明道不愧一级演员!

直到倦鸟归巢把温梦寻,女一号一副慵懒的状态乘着电梯从电梯门走出,真勿要忒嗲哦。

从中学习受到启发,在拙作中也采取过增加序幕的做法。

比如改编作品风雪夜归人——此剧本(配有皮黄板式)业已为吴祖光新凤霞夫妇公子著名画家吴欢先生认可。

增添序幕,玉春成为四太太,这一剧情显示法院院长的为人以及下列剧情发展的起点——同时,正好由此点出新任铁路局长的到来。

此外,色戒也同样增设刺杀汪精卫的序幕;而不是上来就蓄谋刺杀易先生。
是非是 我非我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二:谈插科打诨

如果说序幕仅仅是序幕,不过是短短一个序曲,没有进入正文,那么第三场完全体现了改编者的立意和功力。

这个贡院场景,是黄梅戏所没有的------或者大家一起来回忆,是否有人看到过。

一出场,四个普通举子。

点明前来赶考。

然后,一个富二代,一个官二代登场。

尽情地暴露,尽情地嘲笑——引入当代元素啊。

构思很棒!

好的剧本,即使是古代四大名剧,还有临川四梦,都有丑行大大出彩的场面。

这一点,越剧女驸马处理交代得很好---原本黄梅戏就一下子中了状元喽。只用为救李郎离家园不料皇榜中状元两句唱词来表明。

当然不会有其他六位举子出场。

由于皇帝下旨意,无论核仁都可应试,,凭才取士不拘一格,冯素珍这才萌生进考场的意愿。

她本来是找哥哥来的,不是来应试的。

这么一来,剧情交代得脉络清晰。

由此,一来突显编剧的匠心,二来说明年轻的黄梅戏即使经典,还有粗糙之处;这也造就了越剧改编的大有用武之地。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三:男女声腔的转换

黄梅戏是很年轻的剧种。

当年,严大师到上海演出引发轰动,开始掀起高潮。

至今,黄梅戏从未形成流派。

即令我多次强调黄新德大师的声腔特点,包括其中包含他京剧的功底以及某些甩腔的特色,可还没有业内人士认可黄梅戏黄派。

当然,黄梅戏也没有严派马派张派。

这方面远不如京剧越剧评剧沪剧等剧种,即使其中某些剧种也不算太不年轻。

因此,严大师的名作黄梅经典中的经典女驸马也没有男女声腔的转换。

换句话说,严大师扮演的冯素珍无论是女身本原还是扮做男人,都是一样原本的嗓音原本的腔调。

这对黄梅戏来说无可厚非。就是别的女扮男装的戏比如梁祝,比如孟丽君也是如此。

不说黄梅戏,就算越剧,这祝英台,这孟丽君无论是女是男,都是一样原本的嗓音原本的腔调。袁派还是袁派,傅派还是傅派,王派还是王派。

从前,沪剧皇后王雅琴的孟丽君亦然如此。

田汉名作------京剧谢瑶环同样如此,只不过有小生的娃娃调引入。

可是小嗓还是小嗓,李铁梅照样唱娃娃调。

可是,福建芳华的女驸马,选择了别样的做法。

李敏是王派花旦,许多王派剧目继承。可她偏偏敢于别出心裁,大胆选择了黄梅戏女驸马,将之改编为越剧。

越剧版本的女驸马是有男女声腔的转换了。

在冯素珍以及冯素珍她需要以男子面目出现却又要表露自己女子身份时唱的是王派,女子脚色流派;当改换身份同时有必须表明自己确实是男子的时候,唱的是尹派,男子脚色流派。

李敏不仅王派弟子王派娴熟,不料唱起男腔同样十分动听。

简直可以认为她是尹派弟子。

自然,福建芳华是尹派创始人的家园,选择尹派绝对准确对路。

一 句恩师啊,堪比妹妹啊!

在某些唱段中还带有范派韵味;另外一段轻快的节奏中又带有陆派特色。

总之,不拘泥,不死板,非常之妙。

在舞台上如此巧妙而又自然地转换——尤其是占据极大篇幅——需要功力。

听过台湾梅兰芳魏海敏------也是有个敏字------的孟小冬,她非常特别地在梅派青衣和余派老生之间频繁转换,堪称梨园一绝。

越剧女驸马也体现了这样的特点,必须专门提出来加以赞赏。

从改编剧本匠心和表演演唱特色来看,二度梅应当没有多大问题。

如果不出意料,如果正常发挥,越剧的第三朵二度梅花将继浙江的两朵之后花落福建,犹能告慰福建芳华奠基人在天之灵。

写到此地,真正愧刹上海宁了——上海这个越剧曾经的天堂——说到底,首先是缺乏二度梅花剧作。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四:明星版的协同作用

福建芳华不仅在改编上有眼光,而且成功搬演后不久就推出明星版。

自身一个剧团的名角有限---以前那些早早形成多多名角的院一级头牌拥挤的单位不算。

于是,众邀名角加盟。

这在解放前的例子多的是。

近来,是绍兴小百花最早熟练运用。

我曾经在美东驱车将近一小时赶去看明星版梁祝。

十分钦佩。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四:明星版的协同作用这次,福建芳华的女驸马推出明星版,确实好!

弥补了本身某些脚色的不足。

从小生来看。花花的大哥恐怕是超越黄梅戏里的所有大哥的。

而且,剧本改编中给了这位大哥充分显示的机会。

比如先行上金殿救妹。

另外,公主的戏份也大为加强,给了谢群英更多的发挥。尤其是洞房一场的身段以及双方的呼应。

唯一比较弱的特邀是李兆庭。没有看出同样是范派小生的精彩。

不过,这一点也不能强求。

本来,黄梅戏里冯兄长比李夫君出戏。

这也是为什么吴琼来沪演出特邀张辉---湖北黄梅戏剧院院长----,他演的是兄长而不是夫君。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我看越剧女驸马——之五:简洁唯美的舞台

上次看福建芳华的柳永,就是第一次申报梅花失利的视频,不少不能令人满意之处,但是马上提出舞美很棒。

突出的是简洁,同时寓意又挺深刻。

特别欣赏第一场的那梅花装饰和弯弯的一个吊架。

这次,女驸马同样如此。

增加的序幕就是梅花装饰。

后来,花园会等,也是简洁得不需要院墙。

本来,中华戏曲就是跟国画一样,强调留白,虚拟,意象化。

当然,不是臆想化。

其实,现在的西方戏剧也尽有抽象派,不必拟真的布景,尽量空旷的场景反而给了演员表演的空间。

除开洞房金殿这些必须要有新床要有御座之外,总的来说女驸马的舞美沿袭了福建芳华的风格,一如柳永这部梅花剧作。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