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百惠当年

本帖最后由 吴友明 于 2015-10-4 12:31 编辑

文/友明

名人的名字是不能省略的,但是因为有个唱片叫“百惠传:永远的山口百惠(特别珍藏纪念版)”所以这里遥想的百惠,就是山口百惠 。

前天海外某热门中文网站的48小时热点排行是“山口百惠近照曝光略显圆润 一脸幸福笑容灿烂”。文章的内容是山口百惠参加一年一度的“东京国际刺绣节”。

文章说:按照山口百惠展板上的自我介绍显示,她从事这一事业已经23年,并且当年还在当歌手的时候就对手工很有感兴趣,婚后就开始自学。1988年起师从享誉世界的日本著名拼布大师鹫泽玲子,自己也曾通过一些展会和杂志发布作品,如今是其工作室“quilt of heart”的讲师。

看了这篇文章之后,才知道是写百惠参加一个节日活动,但是这个标题是突出百惠的身体外形和神态,所以我觉得有点流俗。现在不管是什么新闻,都要突出帅哥美女的特征甚至身体器官的细节,好像不突出脸、胸、腿就想不出好标题一样。筒子们看足球赛胜负不是主要的,主要是看那个小伙长的最帅。童鞋们看文艺晚会,大家不是看谁表演得最好,而是哪位女孩的漂亮。有一次我去开一次笔友会,新来了一位女子,一个没参加会人后来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我这位女子“她漂亮吗?”而不是问她的文写的怎样。这和找对象外表第一没有什么两样。

因为对文章的作者好奇,我查了文章的来源,是转载自腾讯娱乐。这种评头论足的标题在大陆和港澳台已经司空见惯,欧美就好像少一些。

大众口味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是说腾讯的这篇文章的标题有什么不妥,山口百惠的美确实还是那样迷人、优雅、自然。1980年,当21岁百惠成为娱乐圈绝版女神的时候,她宣布嫁给三浦友和并永远退出舞台,一夜之间的震撼,让千百万粉丝彻夜难眠。她此后三十五年如一日,安心相夫教子,多次蝉联日本人评选的“最佳夫妇”的眷倡,好似一个稀有的爱情神话。

人们最常叹息她离开我们的舞台。但是我更兴趣的是她的爱好和家世。

遥想百惠当年,刚披上婚纱就迷上刺绣,应该是天性使然。她从小爱上手工,婚后专注的手工就是刺绣。一般来说,喜欢手工的人需要安静和耐心。另外,喜欢手工的人常常可以满足简单的生活环境, 不必开车出门,在自己家里,用的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专注的是一针一线。这是最幸福的一种简单。

爱好就像爱一个人一样,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如果你有机会在你一生中常常做你兴趣爱好的事情,你就是一个幸福的人,一个有理想生活的人,幸福和理想其实就是这样简单。

人生在世,很多看似简单的事情我们确往往不能如愿,比如我们来看看什么是简单和理想的家庭。山口百惠的丈夫三浦友曾经在他们结婚后出版了《拍照的对象》一书。书中表达的理想就是尽心尽力建立一个普通家庭。努力去过百姓生活。这种寻常百姓生活,对百惠来说,正是一直渴望的。 三浦友和说“人们心中的理想家庭是由温柔的父母和诚实的孩子组成的,我们家可不是那种梦幻式的家庭。”

温柔的父母和诚实的孩子看起来不是很简单吗?这种简单在三浦友和这个时代偶像看来,却是一种“梦幻式”生活,所以不难看出,百惠急流勇退就是和他丈夫一样,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而恰恰是这种最简单的生活,在他们夫妻看来,就是一种梦幻般的生活。最简单可以是最理想最美。

但是百惠就无法和常人一样有一个简单的家庭,因百惠母亲并非父亲的正式妻子,而只是他的外室,跟我们现在说的小三大同小异。百惠不能像对待一个简单家庭的父亲一样对待自己的不简单的父亲,这种失落感无疑给她留下很痛苦的烙印,让她更加渴望简单的普通的家庭生活。

所以,在我看来,百惠当年的急流勇退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她天生爱好手工,喜欢简单安静的生活环境。第二是她有一个不太幸运的家世,没有一对正常的简单的父母,这种不简单的家庭也是百惠急流勇退的原因之一。因为她知道在乱花纷飞的娱乐世界,往往是身不由己,无法有常人的爱情和婚姻,她不想使她的后代再遭遇一夫多妻和小三等不正常家庭的影响而造成的心灵创伤,百惠毅然退出浮华喧嚣的世俗舞台。 她希望她的儿女有一对简单的父母,为了早一天把简单的幸福留给下一代。

遥想百惠当年, 还可以联想到美国的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上帝创造男人和女人,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组成一个简单的家庭。可是就是这样简单的事情现在也变得复杂了,女人和女人可以结婚,男人和男人也可以结婚,少数人违背传统的婚姻也就罢了,作为国家和政府,却支持这种违背人性的做法。虽然美国的9个大法官中有5个能容忍同性恋婚姻,但是我想让全美国人民来投票的话,同性恋婚姻一定无法被法律接受。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肯塔基州罗恩郡办事员金•戴维斯拒绝给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尽管他被美国地方法院法官下令关押,但是他却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美国之音最近报道,教宗最近说,个人有权拒绝做违背其良心的事情,他很显然是在声援美国这位拒绝向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的郡办事员。很多人对这位教宗很钦佩。但现在美国有不少政府官员和宗教团体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个话题退避三舍,连教宗的勇气都没有,值得我们深思。如何面对,翻开圣经看看,其实道理很简单。

遥想百惠当年----喜欢这两口子,友明好友,美文被我搬走到了我的博客,注明作者。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回复 2# 赵燮雨
谢谢赵兄,现在只是半退休,但是空闲时间内多了,就写点东西。想投稿到CND,密码想不起来了,罢了!写完也没有自己留底稿,就贴在新浪和这里,希望这个网站能够保留我的文字资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