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校订版)(下)

第四场:重逢订盟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紧接上场。
幕后合唱:
年来时短人事别,
可恨相逢不相识。
上天入地查访遍,
定要将你来寻觅,来寻觅。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齐如德于幕后唱:
昏沉沉离开了黑山宫墙(啊),(上场后接唱)
情滴血,欲抓狂,
忆往事,惜落芳,
悲伤人心坎遭巨创。
目送明月影渺渺,
思随流水去茫茫。
学有成应可继父业,
订婚后宣誓当国王。
东瀛日夜在盼望,
你恩我爱多向往。
雾笼草衰春潮晚,
归来何曾剪西窗?
怎知道一年相隔生死界,
自难忘来永难忘。
从此年年肠断处,
就在这碧波千顷的白水湖上。(痛苦地夹白:若霞,就是说你真的突然病故了,怎么会连一个坟墓都没有留下来呢?接唱)
夜凉独自甚情绪,
山长水阔知何处?
明月不谙离恨苦,
锦瑟年华谁与度?
(接白):谁能告诉我,到哪里去找欧若霞?哪怕只是找到一个衣冠墓啊?!
〔齐如德扑倒在堤岸上,因劳累苦痛而昏昏睡去。
〔欧若霞和四宫女悄然上场。四宫女引领欧若霞到齐如德身边。
欧若霞唱:
自别后,盼重逢,
夜夜魂梦与君同。
今宵得见齐郎面,
犹恐相逢是梦中。
(接白)齐郎啊齐郎!你哪里知道在你登岸之际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宫女:王子殿下,您一定不知道管家他们见到嬷嬷的尸体,又找不到我们,就只能禀报国王王后,发布公主病故的消息。
〔四宫女对欧若霞示意。欧若霞上前轻轻地摇醒齐如德。
〔齐如德惊醒,抬头一看,急忙揉揉双眼定睛再看,一下子跳起,握住欧若霞的双手。
齐如德:若霞,真的是你!(接唱)
自别后,盼重逢,
夜夜魂梦与卿同。
今宵得见若霞面,
莫非相逢是梦中。
(接白)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吧?
欧若霞:这不是梦,你来找我,我自然要现身来看你!
齐如德:现身来看我?莫非,莫非你真的是鬼?!
欧若霞:如果我真的是鬼呢?
齐如德:我不怕!即使你真的病故,成了鬼魂,不是还能来看我吗?我照样要和你厮守终生!
欧若霞:我并不是鬼魂!
齐如德: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是吗?你不是鬼魂,那末你没有死,你是个大活人!太好了,太好了!赶快准备来参加宫廷舞会啊!
欧若霞:我恐怕不能够前来参加宫廷舞会的了。
齐如德:为什么?这又是为什么啊?你不知道,这宫廷舞会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吗?
欧若霞:我身为白水国公主,怎么会不知道那就是你的选妃订婚舞会?
齐如德:那,那为什么若霞你不来呢?!
欧若霞:齐郎哪,你有所不知,我虽大难不死,却并非完人。真可以说,介于半人半鬼之间。
齐如德:半人半鬼之间——,那是什么?
欧若霞:那日奶娘为我而死,实是起因于罗刹国屠应谟一味逼婚我奋力抗暴。因我宁死不从,那鹰魔施展魔法,把我和宫女们变作了白天鹅。
齐如德:变作了白天鹅——,你们现在不都是人形吗?怎么会是白天鹅呢?
欧若霞:齐郎啊,那魔咒一到太阳升起即行生效,每到太阳落山就让我们回复人形。
齐如德(恍然大悟):那末,黄昏前我看到的那只戴皇冠的白天鹅就是你!
欧若霞:正是。
齐如德:我好傻啊,怎么当时就没有想到呢?(激动地)若霞,不要紧,这样一来你们不是照样可以出席宫廷舞会的吗?那舞会都是在太阳落山之后举行的啊!
欧若霞:就是能来,你也不会选我的——。
齐如德:别说傻话!我怎么不会呢!你一定答应我,你来了就是我选定的王子妃。等我登基之后,我迎娶你——你就是黑山国的王后!
欧若霞:可我又是一只天鹅啊!
齐如德:哪有什么?我们照样举行婚礼,只要你我相爱!
欧若霞:(感动地)齐郎,你可知晓,只要你真的当众宣布我是你的未婚妻,那个魔咒就立即破解了!
齐如德:(欣喜若狂)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就是等魔咒破解之后,我也一定要拜名师学法术,替你们报仇雪恨!
欧若霞:(感动地)齐郎!
宫女(欢快地):王子殿下千岁!黑山国未来的国王王后万岁!
齐如德:我拒婚出走,父王母后一定都急坏了。我得赶紧回去,筹办舞会。今夜我是王室舞会东道主,不能亲自前来迎接。但是我一定会差管家仆从赶马车前来接你!他们一年前都见到过你,切记切记,勿误佳期!
欧若霞:一切都托付给齐郎你了!
幕后合唱:
相逢相识又相知,
但愿情爱破魔力。
得似天上星伴月,
只有相随无别离。
〔合唱声中二道幕落下。
〔屠应谟和洪瑚莉自二道幕中钻出,此时屠应谟已化身为白水国内廷管家,洪瑚莉已化身为欧若霞。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此欧若霞的服饰与原欧若霞的服饰区别仅在于此次为黑色腰带而以前欧若霞真身为白色腰带。
(以下采用A/B的表示方式表明此上场角色为A,但实质上是由B变化而成。)
欧若霞/洪瑚莉(得意地):那管家仆从都已经被魔力迷昏,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我来顶替那位公主,您看怎么样啊?
管家/屠应谟(嘲弄地):哈哈哈哈!我笑你功力尚浅,变得了面貌身材,却藏不得那一条狐狸尾巴!
欧若霞/洪瑚莉:这可怎么办哪?
管家/屠应谟:啊,莉儿休得烦恼,且看我来作法!管教你十分满意他一定中计便是!
他口中念念有词之后,欧/洪一个转身,狐狸尾巴消失。
欧若霞/洪瑚莉: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过,您是管家,我是公主,总得还有个仆从吧。
管家/屠应谟:不用担心,我早已成竹在胸。
欧若霞/洪瑚莉:成竹在胸?!这儿哪里来的竹啊?
管家/屠应谟:那白水湖堤岸一行垂柳,得天上日精月魄人间情爱滋养,业已成了气候。待我随便拘弄一个前来便是!(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合掌一拍)
〔仆从/柳树精自二道幕中垂头丧气地走出。
管家/屠应谟(洋洋得意地):怎么样?
欧若霞/洪瑚莉:真有您的!(对仆从/柳树精)还不快跟上本公主走!
〔家/屠应谟和欧若霞/洪瑚莉两人笑嘻嘻地携手下场,仆从/柳树精极不情愿地随着下场。
幕后合唱:
从来好事多磨折,
妖魔又把诡计设。
王子能否来识破,
谜底宫廷当晚揭。
〔在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五场:夜宴中计
场景:同第二场。
时间:上场第二天傍晚。
幕后合唱:
人来客往兴冲冲,
车似流水马如龙。
绮罗弦管春风路,
张灯结彩满堂红,满堂红。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王后正指挥着仆从继续布置。
黑山国王后:哈哈哈哈,(接唱)
人逢喜事精神爽,
王儿今夜准新郎。
昨日归来又出走,
着实惹恼他父王。
清早返城(他)主意变,
笑煞母后(我)心花放。
来年我把婆婆做,
就盼孙儿胸口傍。
(接白)总算就要大功告成啦,也好让我了却一桩心事!哈哈哈哈!
〔灯暗转。灯重新亮起时舞台上已全部布置定当(备注:灯亮后与之前必须有明显的不同)。齐如德站立在舞台一侧国王王后坐着的双人靠椅旁边,等候公主们的到来。
幕内:真真国公主黄曼丽殿下驾到!
〔管家(子)前导引着公主(甲)上场,仆从(周)尾随上场。齐如德与公主礼貌地相互见礼后,齐如德引领她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致礼并陪同归位。管家和仆从在致礼后下场。
幕内:爪哇国公主罗沙丽殿下驾到!
〔管家(丑)前导引着公主(乙)上场,仆从(吴)尾随上场。齐如德与公主礼貌地相互见礼后,齐如德引领她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致礼并陪同归位。管家和仆从在致礼后下场。
幕内:乌孙国公主裘洛丽殿下驾到!
〔管家(寅)前导引着公主(丙)上场,仆从(郑)尾随上场。齐如德与公主礼貌地相互见礼后,齐如德引领她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致礼并陪同归位。管家和仆从在致礼后下场。
幕内:萨布国公主章之丽殿下驾到!
〔管家(卯)前导引着公主(丁)上场,仆从(王)尾随上场。齐如德与公主礼貌地相互见礼后,齐如德引领她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致礼并陪同归位。管家和仆从在致礼后下场。
〔齐如德焦急地继续探头张望。
幕内:黑山国宫廷舞会正式开始!
〔舞曲前奏声起。公主们都焦急地等待齐如德来邀请。齐如德再次左顾右盼,心神不定。
黑山国王后:啊呀,王儿,你该前去邀请她们跳舞了。
〔齐如德起身上前邀请公主甲。两人起舞,一曲舞罢。齐如德引领她归座。
〔又一舞曲前奏声起。齐如德起身上前邀请公主乙。两人起舞,一曲舞罢。齐如德引领她归座。
〔另一舞曲前奏声起。齐如德起身上前邀请公主丙。两人起舞,一曲舞罢。齐如德引领她归座。
〔再一舞曲前奏声起。齐如德起身上前邀请公主丁。两人起舞,一曲舞罢。齐如德引领她归座。
〔在齐如德和公主丁舞曲结束时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舞低杨柳庭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四国公主心焦虑:
谁在王子心目中?
幕内:白水国公主欧若霞殿下驾到!(此时齐如德闻声腾地往前冲出几步。)
〔管家/屠应谟前导引着欧若霞/洪瑚莉上场,仆从/柳树精尾随上场。
〔齐如德与欧若霞/洪礼貌地相互见礼后,齐如德引领欧若霞/洪到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致礼并陪同归位。管家/屠应谟和仆从/柳树精在致礼后下场。齐如德自己并未归位而是直接邀请欧若霞/洪瑚莉跳舞。
〔欧若霞/洪瑚莉高兴地站起来接受邀请。齐如德示意乐队起奏乐曲。
齐如德和欧若霞/洪瑚莉在幕后合唱声中舞了一曲又一曲。每一舞曲之间略有间歇,此时齐如德和欧若霞/洪瑚莉作为舞伴频频亮相示意并致谢。众人都为齐如德和欧若霞/洪瑚莉的舞姿优雅配合默契礼貌得体表示赞叹。
幕后合唱:
(其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滚滚红尘自难见,广寒嫦娥月下逢。
(其二)仙乐飘飘凝丝竹,轻歌曼舞意不足。王母指派董飞琼,春江花月奏一曲。
(其三)玉楼今夜起笙歌,风送宫墙笑语多。惹得天帝来动问,谁人灯下舞婆娑?
(其四)如德若霞两相欢,舞得众人带笑看。国王王后心有数,四国公主眼望穿。
〔齐如德和欧若霞/洪瑚莉舞蹈结束。齐如德引领欧若霞/洪瑚莉归座。齐如德也回到原处。
黑山国王后:王儿,今夜舞会十分尽兴。啊,王儿,你可选好了你的意中人?
齐如德:孩儿已有相中的心上人儿!
黑山国王后:那你前去引领她来见过我们之后,由你当众宣布!
齐如德:母后,遵命。
〔齐如德转身向公主座席走去。将近走到一半时,四国公主都迫不及待地站立起来,唯欧若霞/洪瑚莉仍坐在原地不动。齐如德走近欧若霞/洪瑚莉,伸出手来。齐如德轻轻地将欧若霞/洪瑚莉也随之向前伸出的手拉住,欧若霞/洪瑚莉款款起立。四国公主同时跌坐回原地。齐如德引领欧若霞/洪瑚莉一步步地走到国王王后的双人靠椅前一起致礼。国王和王后同时致意作答。
齐如德再引领欧若霞/洪瑚莉走到舞台中心,庄严宣布:我宣布白水国公主欧若霞为黑山国王子齐如德的未婚妻!
〔窗外突起风雷。灯影晃动。四国公主两两拥抱痛哭。
〔黑山国管家上场,管家/屠应谟和仆从/柳树精尾随上场。黑山国管家手托银盘走近齐如德。齐如德拿起上面的一枚戒指给欧若霞/洪瑚莉戴上;然后,欧若霞/洪瑚莉也拿起另一枚戒指给齐如德戴上。齐如德拉着欧若霞/洪瑚莉的手高高举起,缓慢转一圈后站定。
齐如德(对欧若霞/洪瑚莉深情地道白):若霞,我的未婚妻!现在我可以把这个信物给你了!(捧上银笛)
欧若霞/洪瑚莉(接过,异常兴奋地):我好喜欢这个银笛喔!谢谢你给我这个信物!
齐如德(大惑不解):怎么?这个银笛本来就是你的啊?!
欧若霞/洪瑚莉(迅即意识到错误):喔,对对对!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信物!
齐如德:等一等!你告诉我,这个银笛是什么时候到了我手中的?
欧若霞/洪瑚莉(吞吞吐吐地):这个,那个——,(急中生智)是,是今天早上给你的!
齐如德(已镇静下来):不是今天早上!
〔此时全场包括国王王后以及四国公主均已紧张地站起,并随后逐渐围拢。
欧若霞/洪瑚莉:那是,那是昨天晚上!(嘟囔)本来也差不了多少嘛!
齐如德一把抓住欧若霞/洪瑚莉, 抢回银笛,厉声地责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全场气氛紧张,灯光集中。各国使者和仆从们也已回到场上,黑山国仆从宫女也来到场上,他们都位于最外圈。
欧若霞/洪瑚莉(强力挣脱突然爆发地):哈哈哈哈!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你亲自选定的未婚妻啊!我名三字洪瑚莉,乃是修炼七百四十九年之久的红毛狐狸精!
〔欧若霞/洪瑚莉顿时变脸。齐如德等场上所有人(除屠应谟洪瑚莉和柳树精之外)震惊。窗外电闪雷鸣。
齐如德又一把抓住欧若霞/洪瑚莉:那,那我的欧若霞呢?你们把她弄倒什么地方去了?
管家/屠应谟(向前走出):因为你的毁约,欧若霞已经不可能再恢复人形,她和她的四个宫女将永远是一群白天鹅!
齐如德(极其愤怒地把欧若霞/洪瑚莉推倒在地):我决不与你们善罢甘休!(急奔而下)
〔幕后合唱声起。
〔在齐如德急奔而下的过程中,场上一片混乱。国王和王后高声叫喊王儿——,仆从宫女高声叫喊殿下——,四国公主意图拦住齐如德并喊:我是爱你的啊——,管家/屠应谟拉着欧若霞/洪瑚莉和仆从/柳树精在腾起一阵烟雾后消失。
仆从/柳树精在消失前冷静地声明:我可不是骗子啊!
幕后合唱:
懊恼悔恨错错错,
王子今夜闯大祸。
晚识破怎似早识破,
急煞柳树精,乐坏秃鹰魔。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第六场:舍身破魔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开幕时时间段与上场部分交叉;后转成紧接上一场。
幕后合唱:
黑山国里灯火辉煌,
白水湖边焦急盼望。
那壁厢尚蒙在鼓中,
这边儿先洞察伪装。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开幕时欧若霞和四宫女以白天鹅身形出现。此形象可在天幕上显现,伴之以禽类鸣叫和扑翅声。这明确表明了此时此刻的时间是太阳落山前夕。
〔随后,可见太阳落山最后一抹霞光消失。欧若霞和四宫女从白水湖堤岸处出现登上舞台。她们在舞台上来回走动,试图走出舞台下场,却发现都被反弹回来。
宫女(焦急地):公主,这可怎么办呢?我们根本走不出去啊!
欧若霞(冷静地):不要再费心了。这一定是屠应谟又在搞鬼!
〔一大批柳树精从垂柳后转出现身。他们手挽手地站立在垂柳前堤岸上。
柳树精:天鹅姐姐,天鹅姐姐,啊,公主!就是屠应谟在搞鬼!这就是他设置的“鬼打墙”!我们一个小弟兄贪玩一时离开了堤岸,被他拘走变成了白水国内庭仆从,那红毛狐狸假扮的公主也应该被接走啦,恐怕舞会也快要开始了吧。
宫女:冒名顶替?!
欧若霞:只怕齐郎凡夫俗胎,肉眼识不得妖魔化身!(接唱)
寒食清明都过却,最怜前约轻抛弃。云海茫茫无处归,谁听天鹅哀鸣急。
宫女:那可怎么办哪?!
欧若霞:此时我们被已法术蒙住,走不出这一块地方。即使我们能走出去,来接我们的马车也早已接走那妖魔化身。没有车驾,我们得化好长时间才到得了黑山国王宫。就是等我们到了,舞会大概也早已结束。王子的未婚妻也决不会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是王子能发现他们的破绽,不会当众宣布他的未婚妻!
宫女:王子他能够识破那个红毛狐狸吗?
欧若霞:难啊!
柳树精:要是我们那个小兄弟能摆脱控制跳出来,叫大家来抓红毛狐狸就好啦!
欧若霞唱:
深深谢过垂杨柳,
这番好意铭记在心头!
我只道鹰魔狐妖逞凶横,
却不料杨柳树精非合流!
我只为不愿屈从恶魔手,
这才是平白无端遭毒咒。
日变天鹅夜归人,
苦熬过一年四季冬夏和春秋!
父王母后思儿日夜忧,
更有奶娘代我惨死让我一命留。
你们在白水湖岸长年守,
自明了前因后果这根由。
幸遇王子相爱慕,
承诺在舞会宣布我俩共白首。
谁知更是风波起,
那红毛狐狸竟伪称她姓欧!
冒名顶替去黑山,
虚情假意把王子勾。
真情爱又逢考验,
旧湖山浑是新愁!
问天问地问神灵,
弱女子欲脱离苦海,
你们谁能来相救?
柳树精:天鹅姐姐,公主,我们柳树精都是见证人!我们的法力虽略逊一筹,但只要能帮助你们,一定尽力而为!
宫女:愿上苍保佑,让王子识破妖魔!
〔空中隐约传来宫廷音乐声,突然雷电大作。
欧若霞/宫女合唱:
霎时间心头犹似利刃伤,
浑身好比冷水浇。
天旋地转玉山倾倒,
那皓月不曾落红日尚未升,
难道我——我们也要灭人形化禽鸟!
王子受蛊惑,
当众选相好,
他们未婚夫妻订鸾交,
竟让我们是永生永世永远夜归巢?!
〔欧若霞和四宫女开始满台翻滚。以欧若霞为中心同步作“乌龙绞柱”等,表现痛苦状态。片刻后欧若霞和四宫女同步挣扎着站起,此时可见她们的服饰已化为羽毛状,以示已转化为一群白天鹅。欧若霞和四宫女作汇合分离再汇合的动作,集中亮相时舞台灯暗转。
〔此时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霎那间沧海横流,
物是人非事事休。(灯再次亮起。原场上人物此时均已悄然退下。)
看眼前雨恨云愁,
力挽狂澜可能够?
齐如德(幕后)唱:
急匆匆赶往白水湖啊——,
齐如德疾步上场后亮相接唱:
闯大祸,痛肺腑,
儒冠悔把终身误,
铸成此恨无穷数。
可叹今番倒春寒,
雾失楼台迷津渡。
若霞她当年不肯屈西风,
如今却被东风黜。(夹白)我的若霞,你在哪里啊——?(接唱)
鹧鸪声声催人老,
征鸿凄厉怅归路。
重过旧栖万物非,
情爱易逝悲难诉。
望断桃源洞何处,
底事昆仑倾砥柱。
泪眼问花花不语,
芦苇千顷任起伏。
若霞,若霞啊——纵然你难以恢复人形仍是白天鹅,
(我)对着白水黑山倾情愫,
哪怕是抱着天鹅新郎做,
如德我也要与你长厮守来长相护!
〔齐如德哭倒在堤岸上。那曾被化身为白水国内庭仆从的柳树精恢复真身上场。汇入众多柳树精的队伍中后,众柳树精相互窃窃私语。然后都手挽手地站成一排。
〔这一端一柳树精招手招呼欧若霞和四宫女出场。另一端一柳树精伸手来唤起齐如德。齐如德和欧若霞见面激动大恸,相互拥抱,但欧若霞已无复人言。
齐如德:若霞,若霞,你再也不能开口讲话了?都是我的错啊!我好悔啊。不过,别怕,我要把你们都带回黑山国王宫,专门有王室的池塘让我天天陪着你们好让我赎罪。我一定要访名师学法术来破解这恶毒的魔咒!
〔齐如德和欧若霞再次相拥。
〔此时,屠应谟和洪瑚莉赶上场来。洪瑚莉见状一把拉开齐如德。
洪瑚莉:都这样了,还是要缠着我的王子?!齐郎,和你订婚的可是我啊!
〔齐如德挥手给洪瑚莉一记耳光。洪瑚莉捂住脸颊顿足。屠应谟见状大怒。四宫女上来也围住洪瑚莉理论。场面开始混乱。
〔屠应谟欲和齐如德交手,洪瑚莉又来插在他们中间似做保护齐如德状,齐如德拔剑而起,欧若霞也站在齐如德一边欲助战。四宫女也上来继续与洪瑚莉纠缠。场面上迅速分成两摊:一摊是四宫女和洪瑚莉对阵;一摊是齐如德欧若霞和屠应谟对阵。一阵混战后,洪瑚莉欲助阵另一摊,被四宫女阻挡住。四宫女将洪瑚莉逼至堤岸,柳树精联手将洪瑚莉围住,一柳树精伸手将洪瑚莉手上的订婚戒指夺下,洪瑚莉挣扎未果,戒指落到柳树精的手里。柳树精得到戒指后,在四小天鹅的协同下把洪瑚莉扔入白水湖。
洪瑚莉(大叫):救命!
〔柳树精和四宫女齐心协力地阻绕她上岸,最后洪瑚莉终于不支,沉入白水湖中。
〔屠应谟起先与齐如德的剑术相比,略高一筹;后因欧若霞的参战天鹅翅膀挥拍的干扰而落下风。此时听得洪瑚莉最后一声叫喊救命,一时分心被齐如德刺中一剑。屠应谟大怒,变脸亮相成秃鹰展翅状,欲对齐如德下毒手。在屠应谟怪叫着扑过来时,欧若霞又挡在前面。但千钧一发之际,情况极像一年前奶娘相救欧若霞,齐如德扑在欧若霞的身上代替她受了这致命一击!
〔屠应谟得手退后,齐如德翻身倒地,欧若霞起身把齐如德扶在怀中。此时,欧若霞的服饰恢复成人形大半。
欧若霞:齐郎,齐郎!
齐如德(微弱地):若霞——,(转头对屠应谟喷出一口鲜血。屠应谟又恐再有血誓,急忙跳开,但躲避不及沾着血迹赶紧逃离下场。)我,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决不放过那个恶魔。
欧若霞:齐郎,你要保重!你要挺住!柳树兄弟,快来相救啊!
〔齐如德头倒往一侧,气绝身亡。
〔柳树精们和四宫女冲下堤岸围上前来,等围在外围的柳树精们立起并散开时,欧若霞和四宫女已完全恢复人形。此时,天幕上红日渐渐升起,远处可见一秃鹰从高空倒栽葱似地掉进白水湖中。
〔场上可见齐如德缓缓起身和欧若霞相拥相亲。黑山国管家仆从国王王后宫女等从舞台一侧上场参加到欢乐的人群中来。柳树精递给齐如德戒指,齐如德给欧若霞戴上;齐如德摸出戒指,让欧如霞给他戴上。众人欢呼。国王对管家示意,管家即带一仆从自另一侧下场。他俩再次回至场上,随后上场的是白水国国王王后管家仆从宫女等。
〔父母和欧若霞相拥相亲。欧若霞向父母介绍齐如德,父母和齐如德相拥相亲。然后两亲家又相互介绍,相拥相亲。
黑山国国王:啊,王兄,我倒有一个提议——不如给白水湖重新命名为天鹅湖!
白水国国王:好啊,王兄此议甚好!自今日起白水湖就改名为天鹅湖!来,让我们为天鹅湖干杯!
〔白水国管家仆从等拿来美酒酒具,依次发放。
群众:干杯!
〔舞台上一片欢呼,众人翩翩起舞。幕后合唱声起时众人造型。
幕后合唱:
毒咒破解妖魔除,
真爱劈开生死路。
若霞如德结良缘,
今朝春满天鹅湖。
〔在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是非是 我非我

备注:
与芭蕾舞剧相同,欧若霞和由她化身的白天鹅以及洪瑚莉化身的黑天鹅同样应由一人扮演。戏曲剧本在出场安排上也已经考虑到这一点。
舞台上人物的即时变化,可与越剧“追鱼”中鲤鱼精变化为金牡丹的设计相类同:在一阵烟雾中演员转身迅速翻挂把原表示鱼鳞的金色网格服饰换成另一套小姐服饰。此处欧若霞变化为白天鹅的服装上面可点缀有许多羽毛,迅速翻挂后羽毛消失以表示她已回复人形恢复公主服饰。剧中四主要角色的唱段和武功并重,尤其是领衔主演的女主角根据剧情需要一人兼具青衣花旦武旦风骚旦多种身份,对演员唱做念打功底要求甚高。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