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校订版)(上)

天鹅湖(校订版)
                                                                       

俄罗斯童话带给我儿时的困惑是何以公主会变成白天鹅,为什么魔王的女儿又是黑天鹅。《天鹅湖》这个舞台剧本试图解释上述疑问,在演绎王子公主生死不渝爱情的同时揭示了鹰魔狐妖的狠毒面目,以及人类最终藉以真情战胜邪恶的大结局。剧中女主演一身两任,需要兼具青衣花旦武旦功底,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场次       
第一场:抗暴被咒
第二场:学成归来
第三场:拒婚出奔
第四场:重逢订盟
第五场:夜宴中计
第六场:舍身破魔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屠应谟,已修炼上千年的秃鹰魔
洪瑚莉,已修炼数百年的红狐狸
白水国领班宫女,即公主奶娘
白水国四宫女,同时也是四小天鹅
欧若霞,白水国公主,也即是戴王冠的白天鹅
黑山国内廷管家
齐如德,黑山国王子
黑山国内廷仆从若干
白水国内廷管家
白水国内廷仆从若干
白水国内廷宫女
黑山国国王
黑山国王后
黑山国内廷宫女
柳树精,白水湖岸柳树
随同各国公主前来的使者(子丑寅卯)
黑山国请来的其他各国公主(甲乙丙丁)
随同各国公主前来的仆从(周吴郑王)
白水国国王
白水国王后

第一场:抗暴被咒
场景:白水国白水湖边,景色优美。湖岸可见多棵参天大树,垂柳依依苇草丛丛。天幕上可见远处林木繁茂的黑山岗。
时间:某年春天。
幕后合唱:
黑山白水风光好,
男耕女织乐陶陶。
谁知世事实难料,
恶魔降临灾祸到。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屠应谟幕后唱:
挥翅过了黑山岗,
〔屠应谟洪瑚莉携手上场。
屠应谟上场后接唱:
相随莉儿回她乡。
洪瑚莉接唱:
今日喜迎屠郎归,
她乡亦是您家乡。
屠应谟:好一个她乡亦是您家乡!(接唱):
湖光山色争艳丽,
(你)人儿更比花儿香。
洪瑚莉唱:
(您)千年神通非寻常,
莉儿心中多敬仰。
屠应谟:啊,莉儿,自你我相识之后,空中追捕地下围猎,相辅相成甚是欢愉。此番又引领我来此,这一下可好啦,我的势力范围扩大了不少。从今往后啊——,(接唱)
白水黑山称强梁,
谁敢对我不买账!
洪瑚莉背唱:
明里赞他英雄相,
暗中窃他真气降。
屠应谟作造型并唱:
鹰眼睁,魔力扶摇碧云天;
洪瑚莉随之造型并唱:
狸耳竖,心计腾那沃土壤。
屠应谟/洪瑚莉(边起舞)合唱:
看二人精诚合作——管教它兔儿雀儿胆战心惊魂飞魄散喊爹哭娘!
〔两人舞毕,屠应谟洪瑚莉合作造型亮相,同时放声大笑。屠应谟突然狂笑着一把抱起洪瑚莉向芦苇丛中走去。(隐没下场)
〔幕后四宫女的声音传来。
宫女:公主,你快来啊
〔领班带头上场,四宫女一起嬉笑着上场,欧若霞接着上场之后站上堤岸。
欧若霞唱:
长堤垂柳千万缕,
随春且看归何处。
怕的是——雨横风狂三月暮,
黄昏无计留春住。
领班:啊呀,我的小祖宗!好容易出来玩一次,怎么又要伤春感怀了呢?
宫女:是啊,是啊,公主,你看这大好春光,还是一起来做游戏吧。
〔其中一个调皮宫女继续发挥,和另外三个宫女窃窃私语。
宫女:公主,如果你抓住了她(指此调皮宫女),那么就会有位白马王子前来向你求婚。
欧若霞(假装生气地):你们又要出鬼点子!我不来!
领班:那要是公主抓不到你呢?
宫女:那么公主就要嫁给一位白马王子!
领班:小鬼丫头,倒真会出点子!绕来绕去不是一样?(对欧若霞)做游戏嘛,再说她们也是一番好意。来,来啊!
〔欧若霞不好意思地被拉着开始玩老鹰捉小鸡游戏,嬉笑声不断,圆场后下场。
屠应谟幕后唱:
白日行乐神气爽,
屠应谟自芦苇丛中现身上场后接唱:
鹰雄狐媚相得彰。
忽闻湖边吵闹闹,
何人扰我梦高唐?
〔屠应谟怒气冲冲地四下巡视,在陡见欧若霞和众宫女边作游戏边上场时一愣。
屠应谟背唱:
喜看她顾盼自如不胜春,
柳眉桃脸称腰身,
二八年华足精神,
强过狐媚十万分。
〔洪瑚莉衣衫不整体态慵懒地自芦苇丛中现身。
老鹰捉小鸡游戏队伍的尾巴(那位调皮宫女)不慎碰上洪瑚莉,洪瑚莉大惊小怪起来。
洪瑚莉:你们这些死丫头,干什么,干什么啊?!
〔领班和四宫女和欧若霞停止游戏,领班上前打招呼。
领班:对不起,是她没看见。我们在做游戏,不小心碰着了您,非常抱歉。请原谅她一次。
〔洪瑚莉还想再次发作,被屠应谟拉住。
屠应谟:不,不不。我这位表妹也有不是,在下这厢赔礼了。(施礼)
洪瑚莉(嘟囔):表——妹?!(欲再理论,被屠应谟背后摇手示意止住)
屠应谟:啊,这位小姐,屠某这厢有礼了。(致礼)我是黑山国再往北的罗刹国首富,前来白水国探亲。今日得见小姐惊为天人,实乃三生有幸啊。
〔洪瑚莉已镇静下来,冷眼旁观。
宫女(上前):嗨,休得无理!你也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儿站着的可是白水国公主,不是什么小姐!我们也是公主的贴身宫女,不是什么丫头!
屠应谟:啊呀呀,恕我们远道而来不明就里。常言说得好:不知者不罪。来来来,让我来重新见礼。罗刹国屠应谟见过白水国公主!
宫女:我们也不要你什么见礼不见礼的。让开,我们公主要回宫去了。
〔洪瑚莉在一旁暗笑。这越发惹恼了屠应谟。
屠应谟:相见即是有缘。我定要摆下十里行聘队伍前来白水王宫向公主求婚。不论是东海夜明珠,西夏葡萄酒,南国红珊瑚,北疆野山参,我应有尽有!
〔洪瑚莉在他背后顿脚。欧若霞示意领班上前答话。
领班:这位先生,您请不必费心。我家国王王后不会答应您的求婚的,那个什么十里行聘的队伍嘛,也就没必要前来啦。
屠应谟:莫非公主已论婚嫁,早有婆家?!
领班:这倒也不是,只不过先生您绝不是候选人!
宫女(内中那调皮的):就是,癞蛤蟆还想要吃天鹅肉!
〔其余三宫女急制止她继续发挥。屠应谟怒极,欲要发作强行止住。
屠应谟:不要这样嘛,既然谁都有可能,那末我就不应当没有机会。再问一遍,可能先行相处交个朋友,以后定会日久生情永结连理。
欧若霞(上前):屠先生,还是让我来说明吧,萍水相逢未必有缘。你我连做朋友都不可能,遑论其他?
屠应谟(满腔怒火顿时发作,上前一把抓住欧若霞):你真的不从?!
欧若霞唱:
不从不从万不从。
〔欧若霞欲挣脱未果,四宫女欲上前保护被洪阻挡住。
屠应谟:实话对你说了吧!我是罗刹国修炼千年的鹰魔,法力无边。你若从我,不仅是享用不尽的幸福,而且你我阴阳双修,定可得道成仙!
欧若霞: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屠应谟:我才不会放开你!你若不从,哼哼,你的小命就在我的手中!
欧若霞:我宁死不从!
屠应谟:那好吧,我成全你!
〔屠应谟一把推开欧若霞,欧若霞跌倒在地。屠应谟作势成老鹰扑鸡欲下毒手。洪瑚莉乐见此结果极力阻止四宫女上前援救。此时一直冷静旁观的领班突然扑在欧若霞的身上,代替欧若霞接受了屠应谟的致命一击!屠应谟见失手误伤领班,立即退后。欧若霞和四宫女扑上前,围在领班的四周。
欧若霞/宫女(痛心疾首):奶娘/嬷嬷!
〔洪瑚莉上前怂恿屠应谟继续大开杀戒。屠应谟摇手表示不可。
屠应谟:你等触犯于我,死罪虽可免,活罪实难逃!应该怎样来惩罚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呢?有了,刚才你们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其实啊,我并不是什么癞蛤蟆,你们倒真可以变成白天鹅!(口中念念有词)魔咒生效——每天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们就会变成白天鹅;要到傍晚太阳落山才能变回人形!
欧若霞/宫女同时道白:啊?!(相拥在一起痛哭。)
屠应谟:好吧,魔犹有道,看你们伤心痛苦的样子,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欧若霞公主恐怕是嫌我不够年轻吗,若是有位年轻王子当众宣布选上你做他的未婚妻,那末魔咒就能解除!
洪瑚莉:且慢!我再来加上一条:若是那位准新郎变了心结果并没有选上你做他的未婚妻,你们就休想再变回人形,一年三百六十天每日每夜日日夜夜永远是——白天鹅!(口中念念有词)好啦,魔咒生效!
欧若霞/宫女:你,你好狠毒!
〔在洪瑚莉念念有词时奶娘挣扎着起来,准备以血誓破解魔咒。
领班(气喘吁吁地):你们,你们休想坑害我们公主一辈子!让我在临死之前来发个血誓,若是有哪位年轻王子愿意为我们公主去死,那末魔咒就永远破除!(喷出一大口鲜血,气绝身亡。)
欧若霞/宫女(扑过去围住奶娘痛哭):奶娘!嬷嬷!
屠应谟(屠应谟和洪瑚莉差点被血喷到,紧张得连连倒退):血誓?!人类对付魔界最可怕的血誓!(对洪瑚莉)我们赶快走!
〔灯暗转。
齐如德于幕后唱:
漏夜兼程东瀛去,
〔舞台上灯光再度亮起。此时舞台上空无一人。管家一人率先策马上场。齐如德和众仆从接踵策马上场。
齐如德上场亮相后接唱:
斗艰难,何所惧,
男儿应有四方志,
再次拜师别父母。
书山登攀崎岖路,
学海跨越荆棘浦。
竞相渡——天接云涛连晓雾,
星河欲转千帆舞。
心事浩茫连广宇,
九万里风鹏正举,鹏正举。
〔边圆场边唱完后,齐如德管家等一起再度亮相,
管家:殿下,你看!东瀛国接你的船队已经来啦!
齐如德: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老管家,弟兄们,辛苦了,都请回吧!
〔在众人挥手告别,齐如德即将登舟之际,忽闻悲泣声起。
齐如德闻声(疑惑地)接唱:
何处传来悲泣声?(接白)
夜深湖边怎样会有女子啼哭?想来定有苦情在身,让我们速速寻访。
〔齐如德带领众人寻找。
管家:殿下,在这里!
齐如德(虔诚地):黑山国王子齐如德在此,有请诸位小姐!
〔欧若霞和四宫女自芦苇丛中现身。相继擦泪,止住啼哭。
齐如德:啊呀,(背唱)
她泪光点点春带雨,
修眉蹙蹙锁樱唇。
今夜皓月当空照,
莫非是广寒仙子下凡尘?(对欧若霞等接白)
啊,小姐,因何在此月夜湖边啼哭?若有苦情,可否告知如德?
〔四宫女对欧若霞窃窃私语。
欧若霞背唱:
但愿他就是魔咒破解人!
宫女(上前):我们是白水国公主的贴身宫女,见过王子殿下。(施礼。)
齐如德:啊呀呀,是我失敬了。(上前施礼)黑山国王子齐如德参见白水国公主,这厢有礼!〔管家和众仆从同时施礼。
欧若霞(还礼):不敢,王子少礼。白水国公主欧若霞参见黑山国王子,这厢有礼。
齐如德(还礼):不敢,公主少礼。请问公主,适闻啼哭,所为何事?
宫女:我们在湖边游玩,公主的奶娘嬷嬷被坏人杀害了!(重又开始啼哭。)
齐如德:竟有此事?!那你们快快告诉我,那个坏蛋在哪里?我替你们报仇雪恨!
管家(好意提醒):殿下,这可是在白水国境界。
齐:那有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况人命关天!
欧若霞:多谢王子,只是坏人早已走远了!
齐如德:那就速速由白水国出具凶手图像,黑山国定能相助发出海捕文书,协同捉拿!
欧若霞:王子愿施援手,若霞我感同身受。只是适才听得王子即将远行求学,万望勿以此事为念。
齐如德:就是我要远赴东瀛求学,也决不能容忍这等样伤天害理之事!上次我在西夏求学时,圣人言道——民为贵,君为轻。人命关天,非同小可!如果一年之内尚未能捉拿凶手归案,等我回来一定要相助于你!最好是由我来亲自擒获凶犯!
欧若霞:感复何言,深深拜谢。
齐如德:如德愿与公主生死与共!
齐如德/欧若霞轮唱然后合唱:
(齐如德)立谈中,生死共,
(欧若霞)君一诺,千金重;
(齐)吼东风,迎归鸿,
(欧若霞)请长缨,挽雕弓;
(两人合唱)明月笼,推翘勇,矜豪纵,肝胆同。
(四宫女参与进来合唱)愿白水黑山长相依,
(全场合唱)愿天下河清海晏国泰民安齐唱欢乐颂!
齐如德:啊呀呀,与卿一见如故,这叫我怎么走得成啊?
欧若霞(取出银笛):让我为你吹一个“相思曲”送行。
〔在欧若霞为齐如德吹银笛时,四宫女翩翩起舞。齐如德和其余人等围成半圈观看,结束时热烈鼓掌叫好。
齐如德:这样一来,我越发地舍不得走了啊!让我等天亮以后再走不迟!
欧若霞(焦虑地)背唱:
渔火半灭玉兔将西沉,
曙色微明金乌欲东升。
罗衣早已不耐五更寒,
他哪知我心内苦寒更比古井深。
怎忍心让他得见人变鹅,
不忍心使他满腔欣喜化烟尘。
实不能叫他牵肠挂肚去东瀛,
万不能毁了他这九万里扶摇鹏程。
让我来赠他银笛日夜相随伴君身,
且待君年后归来学业有成!(夹白,面对齐如德)齐郎啊!(接唱)
休留恋你我相看两不厌,
东瀛船已等了有好半天。
好男儿应该有英雄襟怀,
好男儿怎能够虚度华年。
古人云——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缱绻流连。
齐如德:说得好!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缱绻流连!
〔欧若霞背身递给齐如德银笛。齐如德欣喜若狂。
齐如德:若霞,这是给我的——?
欧若霞唱:
且让它代替我伴随在你的身边,你身边。
欧若霞念白:
勿忘银笛寄相思,
齐如德接念白:
勿忘你我一年约!
〔齐如德走上前伸手,欧若霞上前伸手,齐如德再上前一步相握。
齐如德/欧若霞同时道白:珍重!
〔两人依依不舍地松手挥手告别。
〔在送行声中,齐如德登舟远行。
〔黑山国人员自舞台一侧下场。
欧若霞等仍然眺首远望。
宫女:公主,公主,不好了!你看,太阳就要露面了?!
〔欧若霞冷眼相对,一付极其镇静的样子。
〔幕后合唱声起。灯暗转。
幕后合唱:
拂水飘绵送君别,
应折柳条过千尺。
渔火曙光伴行色,
回首迢递便数驿。
〔合唱声中二道幕落下。二道幕落下时,灯光显示红日初现,五只天鹅展翅飞起。可闻到禽类飞翔的翅膀扑打声。
〔此时,白水国内廷管家带若干仆从宫女赶上场来,作发现奶娘尸体状。
管家(即紧张又惊讶地):啊?!大家赶快再找!
〔大幕急速合拢。

第二场:学成归来
场景:同前场。
时间:上场一年后。
幕后合唱:
一年光阴匆匆过,
求学东瀛可奈何。
板着指头算归期,
归来却见白天鹅。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齐如德于幕后唱:
学成归来赴旧约——,
〔齐如德自白水湖中离舟登岸上场。
齐如德上场亮相,挥手与船队告别后接唱:
青山外,远烟碧,
望中犹记——与卿相对当时月,
想你我——情谊肝胆照冰雪。
〔齐如德在白水湖边堤岸和芦苇丛中来回穿梭张望。(圆场后,接唱)
薄雨收寒似抽噎,
密云难解心头结。
水横影掩浑不辨,
为什么——若霞芳踪难寻觅。
我东瀛归来,匆匆行色,
你因何平沙销尽音尘绝。(夹白):若霞,你在哪里啊?(接唱)
音尘绝——归来不见若霞面,
堤岸唯余旧行迹。
杨花瑟瑟真堪惜,
斜阳冉冉愁无极。
〔齐如德停步摸出银笛吹起“相思曲”。从芦苇丛中飞出五只天鹅在空中盘旋(可在天幕上作显示,并伴随有鸣叫声)。齐如德一曲完毕,抬头观望。(接唱)
笛声依约芦苇里,
白鸟成行忽掠起。
天鹅也惊飞沙渚,
拣尽寒枝不肯栖。(夹白)看起来,你们也是来听我这相思曲的了,(接唱)
快步上前问珍禽,
可肯为我传消息?
(接白)啊,有一只居然还戴着王冠?!天鹅啊天鹅,你们能不能替我带个信息给白水国公主欧若霞;就说黑山国王子齐如德东瀛求学一年,学成归来。我,我已经回来了啊!
〔黑山国内廷管家和若干仆从策马上场。
仆从:见过王子殿下。
齐如德:大家好,大家辛苦了。
管家:殿下,原谅我们来迟了。
齐如德:老管家不必自责,是东瀛国船队来早啦。
管家:殿下,那我们快走吧,国王王后都等急啦。
〔齐如德依依不舍地随众人离开下场。听得天鹅扑翼声再次传来。
〔灯暗转。
〔大幕合拢。

第三场:拒婚出奔
场景:黑山国王宫大厅,宽敞亮堂。
时间:紧接上场。
幕内一叠连声地喊道:国王王后驾到,王子殿下驾到!
〔随着喊声大幕拉开。
〔齐如德管家和仆从等自舞台左侧疾步上场,内廷宫女前导下王和后自舞台右侧同时上场。
齐如德(急步上前):孩儿拜见父王母后!
黑山国王王后(同时伸手):王儿免礼!一路可好!
齐如德:托父王母后洪福,一路都好!
黑山国王王后合唱轮唱:
眼见孩儿成英材,
心里欢喜又宽慰。
(黑山国王接唱)江山社稷能托付,
(黑山国王后接唱)只等(他)挑选一个才貌双全大贤大德的王子妃!
黑山国王:啊,王儿,你已先后奔赴东瀛西夏南樾北塞学习政经军事剑术文学棋艺乐理,大有长进啊。等你订婚之后,我也就能放心把黑山国托付于你了!
〔齐如德矜持不语,唯微笑作答。
黑山国王后:啊呀,还是先说眼前最要紧的!儿啊,我和你父王已经为你按王室惯例准备好啦!明晚将举行盛大舞会,到时候各国公主都来出席,你就好好地放眼挑选一个最佳人选吧!
齐如德(兴奋而又有胸有成竹地):母后,都发帖请了哪些人来?
黑山国王后:你看,你来看,有真真国公主黄曼丽,爪哇国公主罗沙丽,乌孙国公主裘洛丽,还有萨布国公主章之丽。
齐如德(打断,一把抓过邀请名单):怎么没有邀请白水国公主欧若霞?
黑山国王后:听说她已经去世一年啦。
齐如德(激动地一把抓住王后的衣袖):母后,你,你,你在说些什么?
黑山国王后:白水国公主欧若霞一年前已经病故啦!
齐如德:此话当真?!
黑山国王后:当真!
齐如德:果然?!
黑山国王:果然!
齐如德(放开王后衣袖):她死了?!这,这决不可能!
黑山国王后:啊呀,王儿,你出门在外远在东瀛,怎么不相信我们在老家这里得到的邻国消息呢?
齐如德:就是在这一年之前,孩儿在白水湖即将登舟远行之际曾与欧若霞公主堤岸相见叙谈甚欢。怎么可能就在那时候病故去世了呢?
黑山国王后:真有此事?!
黑山国王:无论如何,那白水国自己的消息绝不会错!
黑山国王后:对啊,对啊,如果公主依然健在,那为什么他们国内会有这样的消息呢?
齐如德:我不信!我不能相信!
黑山国王后:啊,儿啊,你远道归来,暂且歇息。且等日后再行详加打探。
齐如德:那——,母后,那就把明天的舞会取消了吧。
黑山国王:放肆!这成何体统!请帖早就发出,你也已学成归来。正好乘此机会挑选王妃。接下来准备登基大婚,事儿还多着呢!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坚决不行!
齐如德:父王——。
〔王后朝齐如德摆手,示意不必再多言。
齐如德:也罢!我不再要求取消舞会,只是我要去寻找欧若霞!舞会你们只管自己去开吧。〔齐如德转头急奔下场。
黑山国王(气急地):你看,你看,这成何体统?!(一时感到头晕)
黑山国王后:啊呀,快来人哪!
〔场上乱哄哄地,一批人在王后指挥下照看国王,另一批人准备出发去寻找王子。
幕后合唱:
惊闻噩耗心悲苦,
碧落黄泉欲寻诉。
三千弱水等闲渡,
一片冰心在玉壶。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