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本帖最后由 吴友明 于 2015-9-27 12:50 编辑

人老了,晚睡也早醒,胃肠的负担总是让你在美梦在黎明前破碎,起来上洗手间,半醒半睡从床上直起腰来,抬头看窗外,一束强光照到我的天花板,那是邻居的汽车的灯光穿过百叶窗照进来。他要去上班了。

他是西雅图上班族的一员,要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汇入高速公路狂奔的车流,开始了一整天颠沛流离的职场战斗。

多么熟悉的画面,想起来却有些恐怖。来美国之后的17年,我都是这样起早摸黑自己一人开车上高速上班,每天晚上回家已经是华灯初放,吃完晚饭之后看半小时电视就准备洗洗睡,10点就关灯。因为太累,一倒下就呼呼大睡,几个时辰之后就要在起床准备上班。我像一个机器人,每天要充足电力才能启动,不能让有一颗小小的螺丝钉出轨,直到五年前我这台机器才退役,因为找了新工作,不用起早摸黑了。所以每当黎明前看到窗外的车灯亮起来的时候,我只能对开车的人肃然起敬,祝福他一路平安!

一年四季,黎明前的窗外有不同的景致,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阳光面对着对街那几棵松树,从窗外望去,金黄色的光辉披在的树上,因为树叶的高低错落,也使那点缀在树上的阳光变得影影绰绰,像在郁郁葱葱的绿意中,忽然从天上飘来一朵朵金黄色的云彩挂在树上。睡眼迷离的时候,你总是误以为那松树叶怎么黄了一片?或者以为松树怎么会种在云天之上?有点困惑,也有点浪漫。午后太阳背对着窗外的松树,没有了朝阳的温柔,却是一片充满生机的青绿,夕阳西下时,余辉映满树梢,美轮美奂,天上人间合二而一。

和四季常青的松树相比,邻家种的那棵枫树变化最明显,九月底树叶就开始发黄,十月底才会全部掉光。有人说松树有顽强的生命力,所以万古长青。而枫树的绿叶只能在春夏生存,冬天叶子全部掉光,光秃秃树杈让人感到生命一片凄凉。

但我觉得,枫树的生命力比起松树,别有一番魅力,枫树的胸怀最宽容,天气热了,枫树要用密不透风的绿叶做自己的外衣,为的是给大地增添绿意,让世界更加美丽。天气冷了,它却不需要穿衣服了,赤裸裸地面对着冰雪,为这个世界节约能量,与大地融为一体。

当冬季的大风吹来的时候,松树摇摇晃晃,树枝树叶常常被大风扯断。而枫树却无牵无挂,任凭大风大雪无动于衷。

冬天的松树,虽然浑身披满绿色的战甲,却满身伤痕。而冬天的枫树,枝杈毫发无伤。冬天的枫树,就像一个赤膊上阵的拳王,身上没有任何负担,却面对对大自然的挑战百战百胜,

我喜欢松树的绿叶在春夏秋冬前仆后继,象征着我们的生命要永保青春的活力。

我更喜欢枫树,因为枫树的绿叶在每年都获得一次重生。如果把一棵枫树看成一个企业,一个公司,它的每一片树叶都是每年出产的最新产品,象征着我们的事业每年都可以有一次达到绿色的最辉煌。

窗外的故事充满着生命的呼唤。

“汇入高速公路狂奔的车流,开始了一整天颠沛流离的职场战斗。”描写真实,我也是一样的。
昨天周六加班11小时;今天周日也加班,大概也有八个小时。明天七点以前要到公司。

几年没叙,友明的散文纯青了许多。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

TOP

“汇入高速公路狂奔的车流,开始了一整天颠沛流离的职场战斗。”描写真实,我也是一样的。
昨天周六加班11 ...
虔谦 发表于 2015-9-28 12:13

QQ过奖了,我写的文字自己觉得很粗糙,也不喜欢多动脑筋,很随意。不想写的话我一年都没动笔,最近比较闲暇,是半退休状态,闲着没事,就随意写一些,也不敢贴到人多的地方,只是喜欢这里很安静,热闹未必是好地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