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场戏曲剧本《梦断晚晴轩》校订本(下)

第六场:返苏
场景:苏州织造府内厅
时间:初冬,李鼎自热河回家之时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苏州织造府甲乙丙丁四清客上场。
清客甲唱:
秋去冬来雁南飞,
清客乙唱:
大爷总算返故里。
清客丙唱:
去时不过是监生,
清客甲/乙/丙/丁:嘿嘿,今非昔比——!
清客丁唱:
回来要穿大夫衣。
清客甲唱:
水晶顶戴多出色,
清客乙唱:
白鷳补服更精细。
清客丙唱:
织造少爷衣锦归,
清客甲/乙/丙/丁:但是少忒仔一格人哉!
清客丁唱:
难怪唉声又叹气。
〔四清客下场。
〔二道幕升起。李煦独自一人在场上。
李煦唱:
日夜提心又吊胆,
丑闻欲掩料应难。
小鼎他长途跋涉热河返,
代父辛劳不畏难。
行程已到浒墅关,
今日重逢相会难。
梁公公他虽然收礼单,
却不肯相机进言勉其难。
欲图美差放盐政,
圣眷一衰挽回难。
力不从心当差使,
捉襟见肘事艰难。
拆了东墙补西墙,
摇摇欲坠仍危难。
分量不足被训斥,
布料落色过关难。
就算是圆满有交代,
内务府一样来刁难。
里外事端一大堆,
穷于应付实在难。
无米之炊怎开伙,
兰儿死后越见难。
再也无人挑重担,
谁能与我共患难。
若是要把实情吐,
面对鼎儿启口难。
若然仍把真事隐,
一瞒再瞒难上难。
阵阵心悸倍煎熬,
左难右难两为难。
怕只怕一旦真相大白时,
老母亲她怎样经受这变难。
更可怕啊最可怕,
唯恐有人来发难,
直达天听去告密,
苏州织造府顷刻之间遭灾难。
〔四姨娘史嬷嬷谢总管上场。
谢总管:启禀老爷,大爷他回来了。
〔李煦闻言一惊,迅即强自镇静。
四姨娘:快去准备官服,好让柱子伺候大爷升冠。
谢总管:是。
〔谢总管下场。
〔李鼎急步上场。
李鼎唱:
想回家盼回家赶回家,
事到临头却又怕回家。
〔李鼎作进门状。
李鼎:见过爹爹,四姨娘好。
李煦:一路辛苦。回头去见老太太的时候,切记说的是你媳妇被曹家接去金陵至今未回。
李鼎:孩儿知道了。
四姨娘:啊呀,别扯这些,快让大爷他去更换衣冠,也好让老太太高兴高兴。
〔四姨娘史嬷嬷两人一前一后,随同李鼎下场。
幕后传来连环的声音:老太太当心,老太太步稳了!
〔李煦赶紧迎向上场门。
〔连环搀扶着李老太太颤颤巍巍地上场。
〔李煦上前搀扶着李老太太坐下。
李煦:娘,你怎么出来了?小鼎他正在更换官服,马上要进去见你呢。
李母:我的身子骨硬朗得很!不用你操心。今日我的好孙儿衣锦荣归,难道我就不能出来迎接一下?
连:老太太,你看,大爷他来了!
〔李鼎上场。四姨娘史嬷嬷随同上场。
〔李鼎强颜欢笑,面对祖母跪下,膝行几步扑在李老太太怀里。
李鼎:老太太,孙儿我回来了!
李母:回来好,回来好!可把我想死了——(接唱)
孙儿今日回姑苏,
祖母心头热乎乎。
小鼎你真有出息,
行围哨鹿去随扈。
虽然捐班化银子,
也是奉政称大夫。
一身官服多神气,
可惜你媳妇她还在江宁织造府!
(接白)若是小鼎媳妇已经回来,看到你这一身打扮不知道要多高兴哦。(突然省悟)对了,这次你从热河回来,路过南京怎么没有把你媳妇一起带回家来?
李鼎:这个——?
李煦(急忙圆场):哦,小鼎他这次没有到金陵去。
李母:怎么?不要说你媳妇在那里,就是她不在那里,你也该去看看你大姑啊?
李鼎:那个——?
李煦(急忙圆场):这不是小鼎他急着赶回来看你,从扬州过江到瓜州,就一路下来了么。
李母:那也得派人去接啊,走了那么长时间,还不快去接回来!再说小鼎已经回来啦,他们小夫妻俩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也早该团圆团圆。对了,冬至快要到了,小鼎你亲自去跑一趟。也好就便给你大姑说说在热河蒙圣上召见的事情!
〔父子俩面面相觑,四姨娘史嬷嬷连环三人均低头不语。
李鼎(终于开口):孙儿这就去准备行装。
李母:这就对了,你与我快去快回!
〔大幕合拢。

第七场:守灵
场景:晚晴轩主人卧室,舞台正面安放着鼎大奶奶的灵台
时间:上场当夜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苏州织造府甲乙丙丁四清客上场。
清客甲唱:
那日送出晚晴轩,
清客乙唱:
依依惜别在眼前。
清客丙唱:
如今分隔阴阳间,
清客甲/乙/丙/丁:阿要伤心啊——
清客丁唱:
万里归来人不见。
清客甲唱:
恩爱夫妻盼白头,
清客乙唱:
朝朝暮暮心相连。
清客丙唱:
谁知生离是死别——
清客甲/乙/丙/丁:阿曾听见大爷勒拉哭喊——(幕后,李鼎在喊:我来迟了,我来迟了啊)——(四清客一起顿足)
清客丁唱:
害得我伲陪侬一道泪涟涟!
〔四清客下场。
〔二道幕升起。李鼎急步上场后扑向灵台。
李鼎唱:
热河行围接噩耗,
宛如利刃刺胸口。
随扈哨鹿不敢哭,
强咽血泪吞下喉。
亟待归来葬贤妻,
伴驾口外难自由。
不能再行见一面,
阴阳相隔恨悠悠。
回转姑苏生死别,
深院紧锁黑黝黝。
昔人驾鹤西归去,
白烛白帏影幽幽。
想我是,李家单线独根苗,
祖母溺爱不放手。
养成纨绔一子弟,
亏你力劝我回头。
实指望,诞育一男和半女,
只盼望,恩爱夫妻长相守。
谁知晴天起霹雳,
变生不测惊雷骤。
谁知因果不相报,
好人偏偏会短寿。
问苍天,苍天你为何不开眼;
问判官,判官你是否有错漏?
花样年华竟夭折,
不能够啊怎能够?!
你怎能,独自踏上望乡台,
抛却我孤孤单单世上留。
说什么——家累太重难负荷,
道什么——身体虚弱不堪受。
千不念啊万不念,
总念在——你我相约共白首!
须知道,三分气在千般用,
一朝无常万事休!
可疑之处在在多,
反复推敲无理由。
晚晴轩今夜等你来入梦,
听你与我说从头!
〔李鼎哭得伤心,在灵台边昏昏睡去。
〔灯转暗。李鼎梦境——鼎大奶奶鬼魂上场。
阿兰:鼎鼎,你终于回来了!
〔李鼎惊起,上前携手。
李鼎:阿兰,是我回来了啊!
阿兰唱:
许久不见夫君面,
你形容憔悴人消瘦。
望君身体多保重,
莫把为妻挂心头。
尚有一事要托付,
若无远虑有近忧。
祭祀产业不入官,
留作退步可糊口。
乐极生悲自古说,
盛宴必散需运筹。
休等一旦大树倒,
只剩猢狲空发愁!
李鼎:阿兰,你真是为我李家操尽心了。
阿兰:既如此,为妻告退。
李鼎(疑惑地)怎么?我刚回来,你就要走?!
阿兰唱:
时近五更曙色微,
我在阳间难逗留。(李鼎插话:啊,原来你是鬼魂?)
只为夫妻见一面,
从此相会不能够。
(接白)临行之时,我还有两句话要说——(李鼎着急地:哪两句话?你快告诉我啊!)(接唱)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不教污淖陷渠沟。
〔鼎大奶奶隐退。
〔灯光恢复。李鼎大叫着从梦中醒来。
李鼎:阿兰,阿兰!你不要走啊——(发觉自己醒来)(接唱)
果然阿兰来托梦,
梦里相逢不长久。(插白)她说是清白身来清白身去——(接唱)
显见她前来表坚贞,
显见她梦里说缘由。
只因为逼奸不从保清白,
羞愤自尽赴冥幽。
何人作恶能到晚晴轩,
哪个大胆敢于伸黑手。
思来想去无着落,
老父亲他,他,他为何不查访来不追究,
因何不替儿媳申冤理枉去报仇?!
〔幕后鸡叫声传来。
〔柱子悄悄地上场。上场后紧张地四下张望。
柱子(低声地):大爷,我刚打听来一点消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李鼎:有什么话,只管讲来!
柱子:大奶奶死的那天,瑞珠把一本账本送回给四姨娘。又听说老爷当天把跟班阿四他给撵到浒关庄子上去了。
李鼎(心急地):还有什么?!
柱子:瑞珠她在大厨房摇会的时候,也正好是老爷到晚晴轩来的时候——(马上被打断。)
鼎(一惊,旋即怒火顿起):你不要说了!
〔李鼎打了柱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柱子被打懵,一手抚着半边面孔一边哭出声来:大爷!(顺势跪在李鼎面前。)
李鼎醒悟,转怒为悲,一步上前跪下来抱住柱子痛哭:柱子!

〔大幕合拢。

第八场:事发
场景:李老太太佛堂
时间:上场后将近半月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苏州织造府甲乙丙丁四清客上场。
清客甲唱:
之前把老太太瞒得紧,
清客乙唱:
现在是老太太催得勤。
清客丙唱:
贤德孙媳金陵去——
清客甲/乙/丙/丁:有介许多日脚哉——
清客丁唱:
眼看冬至日日近。
清客甲唱:
伤脑筋来伤脑筋,
清客乙唱:
总要拆穿西洋景。
清客丙唱:
如何收场如何好——
清客甲/乙/丙/丁:问我,我伲哪能会晓得啦——
清客丁唱:
天塌下来长人顶!
〔四清客下场。
〔二道幕升起。李煦和四姨娘缓步上场。上场后两人重唱轮唱。
李煦/四姨娘唱:
晨昏定省,克尽孝道;
(李煦唱)怕见高堂,
(四姨娘唱)怕见婆母,
却又是佛堂上必须日日来报到。
李煦唱:
谎称小鼎他去金陵,
活生生的媳妇哪里找!
四姨娘唱:
眼看冬至是明朝,
这才是大火烧眉毛!
李煦唱:
硬着头皮进佛堂,
恐怕躲不过这一遭!
四姨娘背唱:
西洋镜拆穿如何好?
他自身作孽自己了。
李煦对幕内:娘,儿子前来请安。
〔李老太太由连环搀扶着上场。四姨娘一步抢前一起扶着李老太太坐下。
李母:小鼎俩口子回来了没有?
李煦(尴尬地):还,还没有。
李母唱:
你休要以为我年老,
真的要当我大草包?
我是耳聪目明牙口好,
康熙爷当年我亲手抱。
小鼎媳妇她赴金陵,
来辞行说我正在睡午觉。
一去南京数月久,
眼看就是冬至到。
都知道冬至大如年,
我女儿怎会挽留到今朝?!
小鼎他从热河回,
我只见他一面实稀少。
赶往曹家接兰儿,
却也是一去不返影踪渺。
越思越想越蹊跷,
还不快将实情告!
李煦(被逼无奈):这,这兰儿她,她,她——。
李母(坚持硬撑着站起身):兰儿她怎么样?!快说,她是不是已经死了?
李煦(低声地):是死了。
李母(跌坐回椅子上):真的被我猜着了!我说呢,这么孝顺的孙媳妇,居然会这么长日子不来见我!她是怎样死的?
李煦:是,是,是打摆子,跟妹夫一样的病。
李母:打摆子?! (接唱)
叶天士就在姑苏城,
天医星医术高超精岐黄!
可曾请他来诊治?
是否请他开药方?
姨:回老太太,天医星他到龙虎山给张天师看病,不在苏州。请的是,是,是张友士张先生。
李母:哪,那药方呢?
〔李煦四姨娘面面相觑。
李煦:不清楚是谁收起来了。
李母:那瑞珠呢?快叫她来!
四姨娘:瑞珠她打发出去了。
李母:为什么?!
四姨娘:这,女大当嫁,她年纪正相当就送回去嫁人啦。
李母:那就叫宝珠来!
〔李煦四姨娘再次面面相觑。
李母:连环,你去替我把宝珠叫来!
连环:是。(背唱)
强忍泪兔死狐悲伤同类,
瑞珠她一头撞柱太凄惶。
宝珠她却是因祸而得福,
竟然会飞上枝头作凤凰。
〔连环下场。旋即前导引领宝珠上场。注意到宝珠着裙,已不是丫鬟打扮。
宝珠:宝珠见过老太太。
李母:(诧异)等一等,宝珠,你怎么会一身小姐打扮?
宝珠:我,我,我是老爷他让给大奶奶披麻戴孝认作义女的。
李母:(越发疑惑)这原本是好事啊,为什么刚才没有人告诉我?!快去给我把小鼎找来!
〔宝珠实在怕再呆在老太太跟前,答应一声疾步下场。
〔李鼎上场。
李鼎(胆怯地):老太太找我?
李母(严厉地):你们都给我下去!
〔李煦四姨娘面面相觑,随即相偕下场。
李母:连环,你也下去,给我把着门口!
〔连环答应一声后下场。
李母:小鼎,我已经知道我那好孙媳死了。我还知道她决不是得病去世。你快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
李鼎:老太太,您不要太难过了。
李母:你不要瞒我,莫非她是吞金,还是服毒?
〔李鼎一头跪倒。
李鼎:她,她,她是悬梁自尽!
李母(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悬梁自尽?!想我李家诗礼簪缨,竟会有这等样事?究竟为了什么?
李鼎:孙儿不能说!
李母(向前逼问):那她给你留下什么话没有?
李鼎:她,她,她说她一身是清清白白的!
李母:那么,谁是那个恶棍?
李鼎(膝行几步):老太太,老太太,请您不要再追问下去了!
李母:为什么?
李鼎:孙儿说了出来,这一大家子就完了!
李母:啊?!(往后一仰,状似昏厥。)
李鼎(大叫起来):老太太,老太太!
〔大幕合拢。

第九场:绝粒
场景:李老太太卧室外房
时间:上场次日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苏州织造府甲乙丙丁四清客上场。
清客甲唱:
热锅蚂蚁急煞人,
清客乙唱:
真要命来真要命。
清客丙唱:
不吃不喝不服药,
清客甲/乙/丙/丁:“作”点啥嚄——
清客丁唱:
望百之人伤透心。
清客甲唱:
寿星老儿吞砒霜,
清客乙唱:
黎山老母求自尽。
清客丙唱:
阿是活得勿耐烦?
清客甲/乙/丙/丁:阿要笑话?!
清客丁唱:
勿好当做笑话听!
〔四清客下场。二道幕升起。
〔李鼎上场。
李鼎唱:
缘何天意怜芳草,
芳草对我泪汪汪。
总在脚下遭践踏,
铁蹄蹂躏逞疯狂。
缘何人间重晚晴,
晚节不保全泡汤!
说什么向晚意不适,
留得一世清名方荣光。
人说夕阳无限好,
谁知暮色昏又黄。
加害了我红颜知己,
坑害到他白发高堂!
〔四姨娘史嬷嬷上场。
史嬷嬷:大爷,天医星开了方子没有?得快去抓药啊。
李鼎:爹爹他正在送客。叶天士不肯开方也不收受诊金。
四姨娘:那,那怎么办呢?
〔四姨娘史嬷嬷面面相觑。
史嬷嬷:要不,再去劝劝老太太喝点粥?!
〔李鼎叹了一口气下场。四姨娘史嬷嬷随同下场。
〔李煦从另一方向上场。
李煦唱:
天医星不肯开药方,
我束手无策顿抓狂。
满腹苦涩涩,
心内好凄惶。
走错一步路,
顷刻陷泥塘。
撒了一个谎,
多少谎也难圆上。
儿媳恨我少廉耻,
老母恼我无行状。
一老一小命归西,
接二连三来治丧。
银钱何处来出账?
还有谁人能相帮?
小鼎他心照不宣——
一腔怨恨肚内藏,
抬头不见低头见,
父子隔膜如参商。
从来百善孝为先,
若有人告我忤逆怎抵挡?
泼天大祸连根起,
纵然有十条性命也难赔偿!
〔谢总管上场。
谢总管:启禀老爷,这一回可是实在想不出办法来了,内账房外账房都空空如也。平常日子都难打发,这如果再要办大事——?
李煦:你问我,我又有什么办法?看样子,老太太不好得紧,赶紧派人给南京报信。或许曹家我那妹子来,还能带上点银子钱。
谢总管:是,我这就去派人。
〔史嬷嬷急步上场。
史嬷嬷:老爷,老太太她快不行了!您快去看看吧。
〔李煦急忙下场。
〔史嬷嬷准备随之下场,被谢总管一把拉住。史嬷嬷挣脱。
史嬷嬷: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拉拉扯扯的?
谢总管:请留一步说话。
史嬷嬷:有屁快放,有话快说!老娘我正忙着呢。
谢总管:我说,你也是府上的老人了,该为自己想想啦!
史嬷嬷:为我自己?!
谢总管:你也不想想,接连出了这么两件大事。何况眼下这场丧事要办起来还能有夏天那么风光?
史嬷嬷:那么?
谢总管:还不赶紧留条后路!出了那么一档子丑事,把个九十三岁的老娘活活气死,若是皇上追究起来能有好下场吗?
史嬷嬷:啊?!
幕后连环的哭喊声:老太太!紧接着李煦李鼎四姨娘等人一片哭喊声。
谢总管:好,说的话你自个儿放在肚子里。我得去传云板报丧去了。
〔史嬷嬷谢总管分头下场。
〔大幕合拢。

第十场:降罪
场景:苏州织造府花厅
时间:雍正登基之时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苏州织造府甲乙丙丁四清客上场。
清客甲唱:
画梁春尽落香尘,
清客乙唱:
情既相逢必主淫。
清客丙唱:
漫言不孝皆荣出,
清客甲/乙/丙/丁:倒像是暗藏仔格玄机勒浪里厢!
清客丁唱:
造衅开端实在宁。
清客甲唱:
豁喇喇恰似大厦倾,
清客乙唱:
昏惨惨又如灯油尽。
清客丙唱: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清客甲/乙/丙/丁:格梦末,终归是要醒哉!
清客丁唱: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四清客下场。二道幕升起。
〔李煦跌跌冲冲地上场。
李煦唱:
换代了换代了换代了,
这下子可真的完蛋了!
逐年亏空债台高,
接连祸端怎生好?
困兽犹斗觅路道。
孤注一掷去押宝。
八九阿哥多联络,
十四爷手握兵权最牢靠。
他简在帝心位第一,
代父亲征战旗飘。
谁知道啊谁知晓,
天公与我唱反调。
圆明园风云突变,
金銮殿地动山摇。
秘不发丧有隆科多,
暗地钳制藉年羹尧。
十四爷鞭长莫及擦肩过,
把九万里版图家业错失掉!
篡改遗诏手段刁,
雍亲王他,他,他竟然登大宝。
一朝天子一朝臣,
定然将我来开刀!
先帝他总念故旧亲,
嗷嗷待哺在襁褓。
新皇他尚且不顾手足情,
更遑论区区一织造!
〔李鼎急步上场,四姨娘同时上场。
〔李鼎把手中的一封信递给四姨娘,四姨娘再把信递给李煦。
李煦:是哪里来的?
四姨娘:江宁织造府。
〔李煦拆信,一边颤抖一边读信。
李煦唱:
呈上舅父老大人,
已从京城接密报。
皇上连襟有门路,
内定姑苏任织造。
唯恐措手来不及,
提醒难免会查抄。
未雨还请先绸缪,
亡羊更要快补牢。
来往书信需检点,
干脆投入火中烧。
即便此一封家书,
也请阅后就毁掉!
〔李煦读完之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手中的信飘落地上。
〔李鼎和四姨娘同时叫起来,急忙上前扶住。
李鼎:爹!
四姨娘(同时):老爷!
四姨娘:快来人哪!
〔连环和柱子分从两侧疾步上场。
〔连环柱子两人接手将李煦扶下场去。
〔李鼎拾起来信,四姨娘点火烧毁。
四姨娘唱:
看来大事真不妙,
大爷你趋吉避凶可有招?
李鼎唱:
万千头绪乱糟糟,
哪来招数挽狂潮。
四姨娘唱:
待我收拾细软打一包,
藏匿转移——能有多少算多少。
(高喊)史嬷嬷,史嬷嬷——(夹白)唉,你看我心急慌乱,那史嬷嬷前些日子早已辞工不干。连得那谢总管也走了。让我赶快去找连环来相帮!
〔四姨娘下场。
〔两江督标属下兵士上场,把李鼎团团围住。
奉旨查抄官员上场。
官员:奉旨查抄苏州织造李府,你是何人?
李鼎:在下李鼎,见过大人。
官员:你就是李鼎?蒙圣上恩典,抚台大人特地关照你现有官职,不可混淆。快去更换官服,到织造府衙去见两江督标大人。哦,先得将那罪臣李煦交出来听旨。
李鼎:卑职遵命。
〔两江督标属下兵士让开,李鼎下场。
〔李煦已更换官服在柱子搀扶下病恹恹地上场。
〔李煦上场后一头跪倒,柱子跪在他后方。两江督标属下兵士将他们围住。
官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报李煦操行不修私交亲王更兼亏空甚巨,速速关押,并将私产房屋眷口一律查封,待一一查明之后听候发落!钦此。
李煦:谢我皇万岁万岁万岁!
〔两江督标属下兵士上前摘去李煦顶戴花翎,李煦在柱子帮助下脱下官袍后被捉拿押送下场。
〔官员下场。柱子一人茫然地呆在场上。
〔李鼎着官服上场。
李鼎:柱子,你真幸运,你算是我的人不在那变卖名册之上。
柱子近前一步(感激):多谢大爷。
李鼎:你要谢我?!我又去谢谁?!(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圣上恩典给我留下了这座晚晴轩。就是因为我有着这五品顶戴?!知道吗?这个奉政大夫的五品顶戴可是用我爱妻一条性命换来的!如今,事到如今,(喘一口气)到头来,结果还是落了个家破人亡,我还要这晚晴轩做什么?!我还要这五品顶戴做什么啊?!
〔李鼎摘下水晶顶戴脱下珊瑚朝珠卸下白鷳补服逐一扔在地上,在幕后合唱声中狂笑着扬长而去。
〔柱子赶紧检起服饰拔腿追赶下场。
幕后合唱:
自从两地生孤木,
一场欢喜忽悲辛。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备注:自从“两地生孤木”隐指一个“桂”字。此处用来表示一系列变故均自李鼎代父送丹桂到热河而开始。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