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国辉:介读非马的埃菲尔铁塔

埃菲尔铁塔





尘世的欲望

越堆越高

终於连宽大为怀的上帝

都忍不住俯下身来

一手把它拔掉



没想到

钢筋水泥的基脚

竟如人类的罪孽

根深柢固

稍一用力

便拉成一把尖矛

直直刺向

天空的

心脏



夜夜

我们听到

光怪陆离的梦

自失眠的巴黎冉冉升空

如饱胀的气球

在它上面噗噗

爆响



非马这首写埃菲尔铁塔的诗,很容易懂,可是能这样子去「拟想」,确实很不容易。全诗分成三段。



第一段写巴黎所代表的全人类的欲望,让上帝也看不下去,所以祂要俯身下来,伸手拔除。



第二段写欲望的基座是坚固的钢筋水泥,上帝这一拔,才发现人类的罪孽如此根深蒂固──欲望竟因此硬生生被上帝拔成一座尖矛,而且是直直地刺向天空的心脏!



第三段写上帝的徒劳无功。每天每夜,巴黎的夜生活,像光怪陆离的气泡,一个接一个,冉冉升空,上帝要很辛苦的用尖矛一一刺破。还发出噗噗的爆响。



非马的现代诗,都是从整首诗构思,和现在流行的所谓现代诗──语法颠三倒四,高深莫测,作风回异。



兹节录金奖诗人李某某的:我的失眠 你不了解—供各位大德赏读



-------

岁数一旦入夜,悄悄变成爬虫类

我的房间被钟点注释到很累

种一句长长的孤烟摇曳到荒原,默念

就失眠

奢望有诗浇我好山好水,我会好好睡

管他现在是夏天里的冬天哪个月------〈可以用谷歌查阅全诗〉



通常能写这种诗或是喜欢这种诗的,求学时间,数学大部分都只能考到10分左右;报纸现在是式微了,以前私人报纸的副刊主篇,大学考试总分很少能够超过100分的----所以要在私人报纸当副刊主篇还真不易呢!





原载: 简国辉脸书,20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