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国辉:介读非马的痒







搔不胜搔的





後院的老树

突然又少年了起来

对着初春明亮的天空

猛挤

青春痘





非马这首痒,对很多朋友可能不容易明白。即使,对现代诗稍有涉猎,但因为诗题命名──痒,可能也看不出个名堂!



如果把诗题命名为「春」,就比较容易意会;但用「痒」能更传神的表达出──争先恐後的芽笋纷纷出头的景象。



个人认为,这首诗从意象的角度看,还是有改进的空间。



再好的诗人都不可能样样想得周到。



如果把这首诗的倒数第三行「对着初春明亮的天空」改成──「对着天空的镜子」,就更有意象,更有纵深了──把镜头从老树的芽如雨後春笋,拉回到过去;



哪个青少年没有过对着镜子猛挤青春痘的经验呢!



也许有少数体质特别的人是例外。





原载:简国辉脸书,2015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