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国辉:介读非马的秋







妻 儿 在 你 头 上

找 到 一 根 白 发 时

的 惊 呼

竟 带 有 拾 穗 者

压 抑 不 住 的

欢 喜





生命中,我们把秋天当成成熟,农事上,我们把秋天当成收获。



非马这首写秋的诗,妙在善用我们对「拾穗者」这幅米勒名画的共同经验引申到我们对秋天已经约定成俗的了解,读完之後产生的会心一笑。



新约圣经里,耶稣告诉信徒,祷告时不要唠唠叨叨:我身处职场时,最怕遇到长官讲话唠唠叨叨!



记得有一年校长人事异动,县政府派一位即将届龄的老校长杜胜雄先生到大溪国小。暑假结束开学第一天,杜校长的第一次教师晨会开讲,一讲就讲到第一节课的铃声响了还兴致勃勃----,我听不到三分钟,实在厌烦,就起身到办公室外的榕树下打太极拳。



第二天教师晨会杜校长还是喋喋不休,我上楼去教务处打电话给教育局要求我的局长学弟派督学来处理,局长说这种老校长冥顽不灵,没办法,要我们忍耐云云,我说,你是校长的长官不处理,那我来处理──我一个电话就打给校长的老婆,要她管好校长那张嘴巴。



第三天以后的校师晨会,校长只说谢谢大家,就散会了。



写诗也一样,最怕唠唠叨叨,能够写出弦外之音才是功夫,那种动辄二十几,三十行的诗,不如读一段小说。



写诗虽然要讲究修辞,但是能异想天开,寥寥数语更值得玩味!



非马的诗,用语都很直白,他写诗像针灸一样,从有效的穴位下手,通常一针,两针就有显着的成果。



这首秋,从妻儿在你头上找到一根白的惊呼到拾穗者的喜悦──把这两个画面并陈,何其巧妙。



下面是非马的另一手写秋的诗





      秋





什 麽 时 候 起

眼 前

竟 是 一 片 模 糊



越 飞 越 高 的 鸟

发 现

池 塘 里 自 己 的 影 子

越 小 越 清 晰



这首也是写年事的成熟。



第一段是写『老花眼』,近看模糊,第二段写老花眼近看虽然模糊,但远看──就像越飞越高的鸟儿,看见──池塘里自己的影子越小越清晰。



这种充满智慧的诗,真是令人再三玩味!



                  简国辉脸书,2015.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