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国辉:导读非马的飞来石

飞来石

-- 黄 山 游 记 之 二





所 有 长 在 它 上 面 的 松 树

都 死 命 抓 紧

不 知 什 麽 时 候

这 石 头 会 呼 地 一 声

腾 空 而 起



毕 竟

它 到 这 儿

只 是 歇 歇 脚





非马的诗一般都很短,但都充满机智,这是他游黄山的诗作。写的是黄山着名的飞来石。



现代诗在台湾的发展,越来越流於晦涩难解,但核工博士出身的非马,从早年参加笠诗社开始发表诗作至今,一直保持他一贯的语言明朗,「以智取胜」的风格。



两岸着名的佛教史学者,江敬腾观察台湾几个重要的佛教领袖後,说出:和尚不做怪,信徒不来拜!一语道出真相,现代诗的情形也差不多是这样,格外讽刺。



黄山的飞来石,高约15米,宽7米,兀立峰顶,形势险绝彷佛天外飞来,是游黄山必到之处。



非马处理飞来石,不从石头着手,而是像针灸一样直取「穴位」从长在石头上的松树「插针」。



毕 竟

它 到 这 儿

只 是 歇 歇 脚



顺着「民间传说」说这石头既是飞来,总有一天会飞走,现在它只是歇歇脚,所以寄身在飞来石上的松树,都死命抓住石头,担心它哪时会起身飞走。

聊聊数语,不只写出石头的奇绝,也写出黄山松的奇绝。

诗中------



这 石 头 会 呼 地 一 声

腾 空 而 起



这是特别为加强音效的,像武侠小说中的高手施展轻功时,呼地一声,腾空而起。整首诗用语浅白,却已经把飞来石和长在上面的黄山松的古怪精灵写得「状溢目前」。



非马目前仍旅居美国,是唯一一个作品经常受到欧美诗刊主动邀约的台湾诗人。因为有科学家的背景,他写诗不耍花样!更不以诗魔诗妖诗体惨重,沾沾自喜。



  





                        载于:简国辉脸书,2015.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