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里的童诗

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四年间,有一万五千名十五岁以下的犹太儿童被驱进德雷金(Terezin)集中营,等著被转运到其它有煤气室的集中营去处死。就在这悲惨的环境里,这些天真的儿童,用他们的笔,写出了他们的恐惧,他们的希望以及他们对这世界的控诉─这个充满了花草,鸟兽,蝴蝶却同时也充满了仇恨,痛苦与死亡的世界。







那得看你如何看法

                  

       I.



德雷金充满了美。

它在你此刻清亮的眼里

以及我听到的

街上游行的踏步声中。



德雷金的犹太区,

在我看来,

是一平方公里土地

被从自由世界割开。



       II.



死亡,迟早会找上每个人,

你发现它无处不在。

它甚至追上

那些鼻孔朝天的家伙。



整个广大的世界

被某种公理所统治,这样

可怜人的苦痛与灾难

也许会变得好受些。



                        (Miroslav Kosek)





在德雷金

                  

当一个新的孩子到来

每样东西在他看来都好怪。

什么,我得躺在地上?

吃黑马铃薯?不!我才不!

我得待下来?这里好脏呵!

地板─看哪,到处是泥巴,我怕!

要我睡在上面?

我会搞得脏兮兮!



这里有哭叫的声音,

还有呵,这么多的苍蝇。

大家都知道苍蝇会传染疾病。

嗳,有东西在咬我,那不是跳虱吗?

在德雷金,生活像地狱

而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不知道。



                        (Teddy, 1943)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I.



谁在布拉格不能自立,

谁从前家财万亿,

在德雷金这里便是个可怜虫,

身体青紫又酸痛。



   II.



谁从前吃得了苦,

谁便能捱过这日子。

但谁要是惯于使奴唤仆,

他呀,便得白掘坟墓。



                        (Koleba, 1944)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

                           

   I.



在德雷金所谓的公园

一个奇怪的老爹坐在

所谓的公园里。

他的胡子长到膝盖

在他头上,一顶小帽。



        II.



他用牙龈啃硬面块,

他只有一个牙齿。

我可怜的有劳碌牙龈的老头,

吃不到软面包,扁豆汤。

我可怜的老灰胡!



                   (Koleba)





蝴蝶

         

最后的,绝对是最后的,

那么富丽、明亮、耀眼的黄。

    也许只有当太阳的眼泪

    在白石上唱的时候



那么,那么黄,

被轻轻带上高处。

它离去我相信是因为它想

    同世界吻别。



七个礼拜了我住在这里,

关在这犹太区内

但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的同胞。

蒲公英招唤我

还有白色的栗树在庭院里烛燃。

只是我没再见过一只蝴蝶。



那只蝴蝶是最后的一只。

蝴蝶们不住这里,

    在这犹太区。



              (Pavel Friedmann, 4.6.1942)





我要独自去

                  

我要独自去

到那有其他好人的地方,

在不知名的远处,

那里,没有人杀害另一个人。



也许我们当中,

超过一千,

会达到目的

在不久的将来。



                   (Alena Synkova)





花园

         

一个小花园,

长满了芬芳的玫瑰。

路很窄

一个小男孩在它上面行走



一个小男孩,一个可爱的男孩,

像那成长的花。

当花开时,

那男孩便巳不在。



                      (Franta Bass)





小老鼠

                  

一只小老鼠坐在架子上,

翻著他的皮衣捉跳蚤。

但他捉不到她-多可恼!─

她深深躲在他的皮里。

他搔搔又扭扭,不得安宁,

那跳蚤真是个可恶的东西!



他的爸爸来了

翻看他的皮衣。

他捉到了跳蚤便一口气跑

去放进油锅里。

小老鼠大叫:「快来看哪!

我们的午饭有又肥又脆的跳蚤!」



                        (Koleba, 1944)

           



鸟歌

         

留在巢里不出去

他根本不知道世界是个什么样。

他不知道鸟最懂得甚么

也不知道我要唱什么歌,

世界有多可爱。



当露珠在草上闪耀

大地溢满晨光,

一只山乌在灌木上唱,

迎接黑夜后的黎明。

我便知道活著有多美好。



喂,打开你的心扉

向美;找一天到树林里去

编一个记忆的花环。

然后要是泪水模糊了你的视线

你便会知道,活著有多美妙。



                                    (作者不详, 1941)



给奥格

         

听!

船上的汽笛响了

我们必须启航

向一个不知名的港口。  



我们将航行一段长长的路

而梦将成真。

呵,摩洛哥,多甜的名字!

听!

现在是时候了。



风在唱著远方的歌,

只要抬头看天

并且想到紫罗兰。



听!

现在是时候了。



(Alena Synkova)







恐惧



今天犹太区经历了一个不同的恐惧,

紧紧握著,死神挥舞大镰刀。

一种凶恶的病散布著恐怖,

受害者在它阴影里哭泣扭动。



今天一个父亲的心跳透露了他的惶恐

而母亲们把头埋进她们的手中,

此刻小孩们在这里窒息并死于伤寒,

大家都在纳苛税。



我的心还在我胸腔内搏动

当朋友们纷纷离去到另一个世界。

也许今天就死去更好-谁知道?─

比看着这些。



不,不,我的上帝,我们要活!

不要看我们的数目溶化掉。

我们要一个较好的世界,

我们要工作─我们不能死!



                        (Eva Pickova, 12 岁)





思乡病



我住在这犹太区已超过了一年,

在德雷金,在这黑镇上,

当我记起我可爱的老家,

我总能比以前更爱它。



呵,家,家,

他们为什么把我扯走?

这里弱者像鸿毛般轻易死去

而当他们死了,他们便永远死了。



我希望再回一趟家,

它使我想起春天芬芳的花。

从前,当我还住在家里,

它从没这般可爱美好过。



我现在记起了那些黄金的日子

但也许很快我会回到那里去。



人们在街上行走,

你马上会从你遇到的每个人

知道这里是犹太区,

一个罪恶与恐怖的地方。

吃的少缺的多,

点点滴滴,活得可怕。

但任何人都不该放弃!

地球旋转时代变迁。



可是我们都希望这日子会来临

我们将再度回到家。

现在我知道它有多可贵

并且经常想起它。



                            (9.3.1943 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