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鲁家那扇矮窗——

鲁家,显然是居住穷人区。

上海话,就是下只角。

那扇窗能够容易地跳进跳出爬进爬出跨进跨出,显然不会太高。

需要思考的是这扇窗究竟是朝里开还是朝外开。

小时候,看到的是朝里开。

就在奇怪。

朝里开的窗户,都是里面有插销。只能从里面关上。

外面是没有像门一样有门锁,有搭扣,可以从外面锁上。

因此,跟踪者来了,可以从外面把窗关上,但无法把窗门拉住(hold———),因为她无论如何hold不住的。

里面,周萍一拉,窗门应该能拉开。

窗门外没必要设置拉攀,也不可能有。所以,繁漪不可能这样阻止住不让周萍跳出来。

换一种,窗门朝外开——因为矮,也很可能。

那么,繁漪只可能拿身体顶住不让周萍推开。

同样,外面是无法上锁的,原本就不会有这样的设计。

而仔细想想,凭男女体力的差别---何况一个是富家太太养尊处优,周萍狗急跳墙,也应该能推开让繁漪跌个倒栽葱。

反正,繁漪也是hold不住的。

究竟怎么样,请参考剧本原文(网上找到)。——黑体字系博主所加---加黑。带下杠的是博主注释。

四  哦,妈呀!(忙关窗门,萍已推开一点,二人挣扎。)
萍  (手推着窗门)这次你赶不走我了。
四  (用力关)你……你……你走!(二人一推一拒相持中。)

[萍到底越过窗进来....

这应该是朝里开。


舞台渐暗,一阵风吹开窗户,外面黑黝黝的。

见她伸出手,拉着窗扇,慢慢地由外面关上。

[萍忙至窗前,推窗。

萍  (推不动)奇怪!
四  怎么?
萍  (急迫地)窗户外面有人关上了。
四  (怕)真的,那会是谁?
萍  (再推)不成,开不动。

显然,窗要从里面推开,这又成了朝外开。

因此,话剧原作此处有个混沌。

那么,无论朝里开朝外开,由于按照惯常,窗户不会在外面有拉手有插销有锁钥,周萍是完全可以粉碎繁漪的阴谋。

从体力从结构,无论哪方面,繁漪要靠不让开窗来阻止都决无可能。

也就是说,舞台本不管朝里朝外,繁漪都应该失败,不是胜利。

***************************

所以,新编《我们的雷雨》干脆让繁漪不是拉住窗门,而是用自己来挡住周萍,不让他轻易逃脱。

〔周萍急忙去打开窗户。
〔窗门一开,外面站着怒目圆睁的繁漪。
周萍/四凤:啊?!
繁漪:想不到吧。现在你休想再从窗口跳出来!
〔周萍上前,准备夺窗而逃,被繁漪死死挡在窗内。
繁漪:有我在,就算你跳出来——我一喊叫,这里的人就都会跑出来抓你这个贼!
〔周萍丧气地退后。繁漪趁机伸手把窗户拉上。
周萍:(顿足)你,你——。
幕后传来鲁妈敲门声:凤儿,快开门啊。

以上新编剧本有关内容引文。

穷人区,挨得近。半夜三更一听到女人喊叫抓贼啊,周萍难以逃出巷子。

那样的话,比躲在房内门背后,准备快步逃出更加危险更加丢丑。

因为,惊动面更大。说不定四邻会蜂拥而出抓贼---自然也就是捉奸。

不知道这样子改动是否合乎逻辑。更接近事实。

供参考分析。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