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狼:我不曾离去,河西大羊场

编者注: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到了情深处——因为,因为还有这炽热如火浆暗涌的文字。底下这章,谨选自寒狼散文诗系列之十,标题里的括号感叹号是编者加的。


十,我不曾离去,河西大羊场 (!)


1,我不曾离去,河西大羊场!

选择了秋日的一个高度,我把自己的梦想铺开,在三千一百米的高山草甸里,从一株小草开始,

层层绽放的不仅仅是花朵,有时会有种流血的快感,

从我的脚趾尖开始上升到我邋遢的发梢。


2,秋天的脚步已经来过,我看得出来!只是你没承认,还坐在深处,一段绽放绿色的回忆里,静静的等候谁能在今夜风起的时辰,敲开你虚掩

的门,还再等待前世梦中那位王子吗?

而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倦客,真的没有白马!

3,曾几何时,你已无从追忆那美丽的家园,那条潺潺小河日夜流过。

那时你每天与风对话,说着缱绻心事,将爱的栅栏嵌入心扉,放牧着羊群,一任在那天国里行走。

我呢,踽踽独行在你世界之外,我真的已经醉入膏肓,我的形体有些瘸,是我吓跑了你的仆人,不敢告诉你我的到来。

那夜守着你透风的栅栏,从此醉了一个世纪!


4,来时,我已经酩酊大醉了,本来就没打算找到回家的路。只想有星星的夜里,你出门遇见蜷缩在门外的我。

是我的蓑衣与笠斗遮住了你视线,让我消失在自己的体内。

我继续做着我的梦,哪怕只是片片记忆!

你就在我的面前了,我却不敢承认是我!


5,我无法确定,你等待的是哪世的情缘?看你愁肠百断,一寻千梦,你轻盈的脚步与守望那座空城的眼眸,在谁的梦中倾听林海里吹响了离别

的萧音?顺着夜的黑,从高处跌入谁的心灵深处?

那低矮的木楞房里,还冒着寂寥的烟缈。

是谁在黑夜里一再将酒杯,频频倾斜在干裂的唇边,饮你三千弱水,又怎能抵我一壶琼浆?

留一脉微弱的跳动,留一抹香唇,

你不知道我是谁,我舍不得一个人独自老去!


6,我还得放牧着那漫山的羊群,还有那消瘦得与我样的马匹,走过草场,漫过山岚。

为爱我们可以驻足,在草黄的领域里,吸一口清香,让秋风为你梳理飘逸长发,

走近山岭,有颗熟透的果子,正期待谁的指尖,触摸那鲜红的爱?

在瘦如癌变的秋岭之间,我真的无法想象,那年是谁焚烧了你的家园?导演了这场悲剧,让伤口如此难愈。

那夜老屋化成了灰烬,而心却炝死在灰烬中。


7,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我守望成一株挣扎的小草,那些全部的苦难,已顺着时间的河流干枯在风中。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褪去千层的皮,在阳光下重围我们爱的栅栏,

让远山的羊群回来,还有那匹识途的老马,

一起回来,

你不曾离去,我也刚好回来。


8,让我相信一次爱情,在你之前。咱来不及翻阅凡夫俗子尘封案卷,红尘一纸,我们都伤得不浅,

芸芸众生,独有你厮守着这份禅意,静坐千年。

在你暗香盈袖的深处藏匿了谁的爱恋?一任这空城旧事里,许下的三生承诺。

今夜子时,我将启封那瓶醇香的苦荞酒,点燃篝火,弹响三炫的木琴,拍打我的羊皮褂子,跳着我们族人锅庄舞步,唤醒你沉睡已久的记忆,

如果我还能来得及,请让我与你一起变老!


作者简介:
寒狼:云南白族人,60后,来自怒江的散文诗作家,文字散见于《散文诗》、《文学月刊》、《常青藤》入选多种文集及杂志。寒浪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hanlang


特别推荐: 袁靖凯:美好意象诗七首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