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肩膀城市芝加哥》

散文随笔集《大肩膀城市芝加哥》,非马著,秀威资讯出版社,台北,2014年12月



http://showwe.tw/books/books.aspx?b=3235

此书名字来自美国诗人桑德堡的名诗《芝加哥》。下面是这首译诗:

芝加哥


世界的猪屠夫,
工具制造者,小麦堆垛工,
玩铁路的好手,全国货运管理员;
粗暴的,结实的,爱争吵的,
大肩膀的城市:

他们告诉我你邪恶而我相信他们,因为我
曾见到你涂脂抹粉的女人在煤气灯下
勾引农家少年。
他们还告诉我你腐败而我回答: 是,没错,
我曾见过枪手杀了人却逍遥法外
又去杀人。
他们还告诉我你冷酷而我答覆:在
妇女及儿童脸上我见过饥饿
肆虐的痕迹。
在回答了这些之後我再度转向那些讥笑
我这个城市的人,报以讥笑
并对他们说:
来吧,给我看另一个昂首高歌,
为活得粗犷丶强壮丶灵巧而自豪的城市。
自堆积如山的苦工中抛出磁性的咒骂,
这里是一个果敢的拳击手,
在众多软弱的小城市中昂然挺立;

凶猛如吐舌待扑的狗,灵巧
如一个同荒野对抗的野人,
光着头颅,
挥舞铁锹,
摧枯拉朽,
设计,
建造,破坏,再造,
在浓烟中,满嘴尘埃,露着白齿豪笑,
在命运可怕的重轭下像一个年轻人般豪笑,
甚至像一个从未输过丶不知天高地厚的斗士般豪笑,
自吹自擂地笑着,在他的腕下是脉搏,
而在他的肋骨底下是人民的心脏,
豪笑!
狂暴地,沙哑地,喧闹地笑那种青春的,半裸的,
汗水淋漓的笑,
为身为猪屠夫,工具制造者,小麦堆垛工,
玩铁路的好手,全国货运管理员而自豪。
大肩膀城市芝加哥-封面a.jpg
大肩膀城市芝加哥-封面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