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失而复得记

2014年是我的丢东西年。三月份丢了某学校图书馆的书,最后买来陪,还搭上手续费。

9/6 星期六, 我把自己的电脑丢了。

说起丢的过程我都不好意思:这是我给汽车公司发的电邮:

On Saturday evening at 9:45pm I took the Jazz A bus at Tyler garage to go to Sand City. I was carrying a backpack and another bag, in which I had my laptop computer. On entering the bus, I need to take my bus pass from the back pack so I took off both bags from me and laid the computer bag on the floor. After swiping my bus pass, I grabbed my backpack but forgot my computer bag.

Then when the bus entered Seaside, I realized my computer bag was not with me and I panicked thinking I had left it on the bench at the Tyler street garage bus stop. I got off the bus at 218 and headed back but then I realized I had carried it with me on to the bus.

That bus according to schedule did not return to Monterey after arriving at Sand City at 10:09. Nor did it serve as Line 20 to Salinas. So I guess it should be out of service and return to the bus yard.

星期日和星期一,公交公司说没有人见到。一般公交回场当天打扫,有什么都会发现第二天交给失物招领。我以前拿回来过一本书。

这就是说没戏了。只有三种可能:1 有乘客顺走了。2。司机自己要了,3。清洁工要了。

其实我向公交公司报案以后,我也开始怀疑自己了,因为我发现我的汽车票在上衣口袋里。一般来说,如果我上车的时候需要从背包里拿出来,刷卡以后我应该随手放回去,特别是这是我最后一班车了。那么如果本来这公交卡就在我的上衣口袋里,那我上车的时候就一定没有把带的包包解下来, 也就是说,我没有把电脑包放在公交车地板上。

我的电脑是2005年买的,的确很老了, 丢了并不可惜。担心的是数据,虽然都有备份,但是里边有我的财务文件和其他PII,私密信息,从中别人可以知道我的社会安全号,地址姓名,一些银行帐号。中国国内家人地址,我的国内资料如护照号码等。可以用来复制,开新的信用卡帐户。

于是把银行账户用户名和号码统统更换,甚至把常用的电邮密码都换了。还设立了一个90天的信用诈骗警戒:

https://www.alerts.equifax.com/A ... /jsp/fraudAlert.jsp

并且决定每天查craigslist看看小偷有没有卖。

星期天,给海滨市警察局局长发了一个E报案,死马当活马医吧。局长态度很好,马上回答(估计是手机上接收到的),说,已经责成警官处理。不久又接到另一个警官的E,让我到警局立案。我到警局的时候,则是另外一个警官收案的。问我电脑系列号。我说回家查查再告诉他们。

同时我也给蒙特雷警察局发了E。蒙特雷警察局没有马上回复。我想人家可能认为我是在开往滨海市的车上丢的,不在他们管片里吧。

星期天晚上回家后发现我连电脑的系列号都没有抄录过。原装盒子还在,拍照了发货标签发给东芝看看能否找回序列号。

大中秋的,丢电脑让我很丧气,虽然电脑十年了,老掉牙了,也用出感情来了。就跟老婆一样,虽然丑,离开也很伤感。呵呵。想想被别人拿去糟蹋,窝心得很。荒唐的是那个包就在我眼皮底下,我下车的时候竟然没看见,脑子尽想着出发的那个车站了。我在车上还犹豫,要不要一直坐到家再开车回去。如果我决定坐到家,说不定还会看见那个包。电脑电池没电了。假如我没有把电源线放在那个包里就好了,会造成电脑是坏的假象。这样谁拿去一看是启动不了的,可能就扔了。那也比被人破解强。娘的。历史不能假设。

不过在网上看了这个,心情稍微好一点:

http://www.americanownews.com/st ... k?clienttype=mobile

每周有上万电脑丢失在机场,而且应为有密码而无法知道主人,无法通知。

星期一给汽车公司打电话,还是没有人上交失物。星期二中午去查经班,主讲祷告的时候, 我脑子就说 my computer, my computer。真是急来抱佛脚了。

查经班回来,到了办公室,拿起电话,听到留言信号。拿起一听,好消息,蒙特雷警察局电话,说有人上交捡到电脑一台,是我的牌子,电池没电,在公交站椅子上捡到的,让我明天去认领。

看来我真是老了。刚一开始我想我是忘在椅子上了,后来下车以后又非常肯定地觉得我带上车了。这让我想到其实法律诉讼中的证人做证,很多都是记忆跟我们开玩笑,所以才要有律师反复质疑。

明天如果证实那个电脑是我的。 那我这次丢的太不像话了,因为我等车的时候,把电脑包放在长凳上,把背包放在电脑包上,脑子里还过了一下,别忘了。怎么背起背包,竟看不见电脑包还在那里? 以后得拿一根长绳子把背包跟别的包连起来。有一次我等车,差点也把背包忘了,因为我总是需要处理自行车,把自行车挂到公交车上。所以现在我等车时候,都把背包放在自行车轮旁边挨着。

其实我主要还不是健忘,主要是我常常走神,想别的事。人生多难,思想杂乱。年近花甲,心事繁杂。

正当我高兴的时候,公交公司给我发来信息,我的心又悬起来了:


, we reviewed the video clip this afternoon and confirmed you left the laptop on the bus.
(我们的录像证实你把手提电脑拉在汽车上了)

这个跟警察局说的不一样,而且互相矛盾,那交到警察局的电脑就可能不是我的。但是那也太巧了:车站,牌子,电池没电,包里有附件(我有一个摄像头).

嗨,我已经认定丢了。如果明天看到的的确是我的,那就是额外的高兴了。

又一想,不对呀,如果公交有监控,就应该也能监控到谁拿了那个包,怎么不提呢。

星期三,到警察局认领,果然是我的。警察甚至没有记录是谁上交的。于是在免费广告网站craiglist发了一个感谢信。电脑上交的日期就是丢失的那天。丢失的时间是21:35,所以是我上车以后就有人捡到马上送到警察局了。电脑在别人手里最长的时间是2.5个小时。

我拿回电脑以后,给滨海市警察局打电话撤案,同时也给汽车公司发E,顺便问问我怎么可能把电脑放在汽车上了。汽车公司给我的回答说:

Its was left at on the bench  (拉在长椅上了)

所以前一个E是语焉不详。这个还是语焉不详。bench 指汽车里的还是车站的?汽车里有监控,我已经问过司机了。但是我绝对没有把电脑包放在汽车里的椅子上。再说,我们系的一个学生告诉我,汽车里只有seat ,没有bench。那就是说,汽车站那里也有监控镜头,除非汽车里的球形万向镜头透过窗户或者开着的门看得见外边的椅子。我觉得不太可能。

Lesson learned from losing computer: 教训

1. Never store PII on mobile devices.

不要在移动设备储存私人信息。
2. Always carry a string with closeable hooks on both ends to connect your mobile device with yourself when you use them in a public place.

在公共场合,总是用两头带钩子的绳子把你自己和移动设备连接起来。

3. Use such a string to connect your bags if you carry more than one in travelling.

出门在外也用这样的绳子把多余一个的包包连接起来。

4. Encrypt PII if you know how to.

如果你知道怎么做,给个人信息加密。

5. Label your mobile device so that good Samaritans know how to return it if you loose it.

给你的移动设备贴上标签,万一丢了,有好人捡到也能归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