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马双语短诗鉴赏 --中秋夜

中秋夜

非马



冰箱里

冰了

整整十三个

钟头的

故乡月

饼(唐人街

买来的)

尝起来

就是

不对





*芝加哥同台湾及大陆的时差均为13个小时。



MID-AUTUMN NIGHT

William Marr



having been sitting in the

fridge for a whole

thirteen hours

the Chinese moon

cakes (bought

from Chinatown)

somehow taste

a bit

strange



*The time difference between Chicago and Taiwan or China Mainland is 13 hours.



[鉴赏]

“冰箱里冰了整整十三个钟头的故乡月饼(唐人街买来的),尝起来就是不对劲。”

中秋不可无月,也不可没有月饼。

“冰箱里冰了整整十三个钟头的故乡月饼”,为何“十三个钟头”?小诗之下的注释,给出了答案:“芝加哥同台湾及大陆的时差均为13个小时”。

由此方知,“冰箱里冰了整整十三个钟头的故乡月饼”,乃是虚指,非实指也。

诗人定居的芝加哥,比诗人的故乡,在时间上慢了13个小时。即:在故乡的亲人吃过月饼13个小时之后,诗人才开始吃月饼。

“冰箱”一词,又令人想起那冰冷的中秋之月,以及诗人在月下的凝思之久。

括弧里“唐人街买来的”,更强调了诗人久居海外。似有弦外之音,暗含潸然之意。

“尝起来就是不对劲”,其中况味,谁人会得?

“尝起来”,正是朴字见真,朴字出彩。若用“吃起来”,则差矣。

诗人品尝的,口里虽是月饼;心里,却是乡愁。

小诗不仅短小,而且非常口语化,例如“冰箱里冰了”(而不是“冰箱里放了”),“十三个钟头”(而不是“十三个小时”),“尝起来就是不对劲”等。

而就是如此平易而没有架子的小诗,却勾起读者浓浓的中秋之夜的乡愁。

在诗行的排列技巧上,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将“故乡月饼”分割开来。读到“故乡月”,以为就是故乡的月亮了啊,但下行的“饼”字一出,才知上了一当:原来不是故乡的月——只是故乡的月饼。

接下来,诗人把“唐人街买来的”放在括弧之内,正好暗示月饼之陷。

同时,似可追问:真的是故乡的月饼吗?

唐人街买来的月饼,算是故乡的月饼吗?

难道仅仅因为在冰箱里冰了十三个钟头,那月饼尝起来才不对劲的吗?

唐人街买来的月饼(与故乡的月饼相比),能对劲吗?

是的,月是故乡明;

饼,

亦是故乡甜。

来看诗人如何用英文抒情?

Having been sitting in the fridge for a whole thirteen hours, the Chinese moon cakes (bought from Chinatown) somehow taste a bit strange.

汉语动词“冰”字,因与“冰箱”之“冰”重复,给小诗带来了别样的味道。英译难以传达,故而改用有灵动词sitting, 与无灵名词moon cakes(月饼)搭配,正发挥了英语语言的优势,可谓此失彼补。

接下来,a whole thirteen hours似有语法问题,但将“十三个钟头”视为一个整体,则不仅语法正确,而且表意更佳。

“故乡月饼”,英语用Chinese moon cakes, 即“故乡”,变成了“中国”,以便与“美国”相对吧。另外,汉语中“故乡月饼”的切分效果,在英语中予以保留:引读者误读之外,还可暗示月饼的切开与分割。

英文somehow, 大体上对应汉语“就是”:语气婉转而入微。

最后,“不对劲”,汉语极易意会,英文却难以言传。诗人以strange出之,又是朴字而见其功夫也:strange(陌生) — stranger(陌生人)。

稍加联想,便知其中况味。

于是,好诗;

于是,好译。



转载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f5bacc70102v4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