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场神话剧《碧落黄泉》

碧落黄泉

                                                                赵燮雨


说明:此八场神话剧改编自蒲松龄聊斋志异席方平,掺合了某些当代元素。


场次
第一场:祸殃起
第二场:幽冥投
第三场:城隍问
第四场:郡司责
第五场:判官讯
第六场:阎王审
第七场:天庭断
第八场:灌口判


出场人物
席方平,孝子,坚韧,第一主人公,简称平
席父,席方平的父亲,耿直,被恶霸郎才贝买通阴司追索魂魄而死,简称父
席妹,席方平的妹妹,被恶霸郎才贝调戏强抢未遂,简称妹
郎才贝,地方一霸,神通广大,简称贝
城隍,地方城隍,简称城
郡司,城隍上司,简称郡
判官,简称判
阎王,简称阎
天帝,简称天
杨戬,灌口二郎,天帝外甥,镇守灌口,简称杨
梅山七星,即杨戬收伏的梅山七怪,简称梅
哮天犬,在剧中无台词无唱词
天女若干,简称女
天兵若干,简称兵
鬼卒若干,简称卒
衙役若干,简称役
随从若干,简称从
乡邻男女若干,简称邻
是非是 我非我

第一场:祸殃起
场景:席方平乡里
时间;郎才贝害人反害己身亡之日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一群乡邻急步上场,边走边喊。
邻:老席,老席!快来,不好了啊——
〔席父急步上场,席妹紧随上场。
父:列位乡邻,何事惊慌?
邻;恶霸郎才贝把你家那块田地的水源掐断啦!
父: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狼豺狈”欺人太甚!
妹:爹,这个恶霸为了占田搞什么大观园林,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啦。
父:走,赶快去那边田头!
邻:我们也去!
父:不敢劳动诸位了。
妹:爹,我跟你去!
父:一个女孩儿家,干什么去,在家呆着!
妹:哥哥到城里打工去了还没回来,我一定要跟你去!
〔场上一干人众急步下场。二道幕升起。
〔郎才贝在一干随从簇拥下上场。
贝唱:
骄阳凌空当头照,
禾苗缺水半枯焦。
出门车驾顶华盖,
随从替咱把扇摇。
图谋席家占田地,
断他水源手段高。
一旦地契到我手,
兴建园林任逍遥!
〔场上一伙圆场。在上场门处和上场来的席家父女相遇。
父:你,你这个恶棍!赶快把切断的水源给我接上!
贝:(不予理会,眼睛死死地盯着席妹)哎呀,好!妙!怎一个美字了得——(嬉皮笑脸)原先我倒还真不知道呢。(围着席妹转圈,接唱)
好说好说一切都好说,(席家父女躲闪,父亲保护着女儿)
小家碧玉玲珑剔透好一枚人参果!
虽是做小却会最得宠,
我供养你锦衣加玉帛!
七宝楼台山珍海味尽情享用,
这样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大观园林自然有你一份,
结为亲家更该把那块田块奉献给我!
父:呸,你这个贼子,想得倒美!(接唱)
你断我水源逼让田地,
如今又想把我女儿来抢夺,
平日里横行乡里罄竹难书,
桩桩件件激起我满腔怒火。
郎才贝啊豺狼辈,
豁出老命也要和你拼搏!
〔席父奋力保护女儿,终不敌对方人多势众。郎才贝一把抓住席妹。
〔席妹死命挣扎,情急之下在手上咬了郎才贝一口。郎才贝疼痛难熬,席妹趁机逃脱。
〔郎才贝追赶席妹,席父挺身挡住。在混乱之中席父被推倒在地。郎才贝也被自己的随从一个扫堂腿扫到,后仰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从:(发现误伤,围上来大声叫喊)大爷,大爷,您怎么啦?
〔随从呼唤不醒郎才贝,赶紧抬起他急步下场。
〔席方平疾步上场,和席妹一起扶起父亲。
平:爹,你怎么样了?
父:我,我没事。
妹:哥,那个恶霸自己摔倒在地晕过去了,人事不省!
平:这贼子人呢?
妹;一帮狗腿子把他抬回家去了。
平:让他死去吧,省得再祸害乡里,早点死,死了好!
妹:爹,哥,咱们赶快去扒开那个水渠被堵上的口子。我家的禾苗等不及啦。
平:走!
〔场上三人急步下场。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二场:幽冥投
场景:席家
时间:上场后不久,席父病死前后
〔大幕拉开。
〔席父病卧在床,席妹守护在病榻前。
妹唱:
那一日郎才贝他逞凶横,
摔倒地抬回家即刻丧命。
恨土豪众乡里拍手称道,
却为何我爹爹就此得病。
觅良医求药方束手无策,
看症候渐沉重起因不明。
〔席方平上场,可见他田头作业回家,进门后放下农具。
平:妹妹,爹还没醒过来?
妹:(摇头)爹就这样一直昏昏沉沉地,今儿个起还净说胡话。
平:爹他说些什么?
妹;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郎才贝在阴间行贿,使钱让小鬼来拷打他,他实在是受不了啦。
平:爹爹睡梦中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让我来验看!
〔席方平上前解开父亲胸前的衣襟,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席妹也凑上前来验看,同样惊恐异常。
平/妹:啊?!(接唱)
爹爹呀——
血迹斑斑布身上,
伤痕累累满胸膛。
是何人将你来拷打,
是何人这般狠心肠。
年迈老人受折磨,
如此歹毒丧天良!
〔在席方平兄妹呼喊声中席父缓缓醒来。
平/妹:啊,爹,爹你醒了!
父:(微弱地)来扶我一把。
平/妹:爹,你刚醒过来,还是平躺着吧。
父:让我斜靠着,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席方平兄妹扶起父亲,让他斜靠在床头。
父唱:(忽然有了点精神)
眼看不久人世间 ,(插白——平/妹:爹!)
回光返照诉冤情。
(我)为人本分秉公理,
笃信天地并良心。
土豪寻衅起歹意,
逼卖田地建园林。
那日狭路来相逢,
打手误伤送了命。
恶人阴司先告状,
诬我合约不执行。
反而害他性命伤,
要将我捉拿赴幽冥!
(接白,恐惧地边喊叫边挣扎)看,看,黑白无常来了,他们,他们给我套上了锁链!啊呀,我的儿啊!
〔席父大叫一声,倒在床上,气绝身亡。
平/妹:(痛哭失声)爹!你死得好冤/惨啊!(接唱轮唱)
见爹爹口眼不闭命归阴,
叫孩儿满腔悲愤痛伤心。
那恶贼有钱好使鬼推磨,
这人间何处能够把理评?(席妹哭喊:爹!)
平唱:
摩拳擦掌往外走,
要与贼子把命拼!(席妹上前拦住,插白:哥!)
妹妹一声喊哥哥,
顿时将我来提醒。
郎才贝早已离人世,
阳世间难以说分明。
左思右想怎么办?(夹白:有了!)
效学包拯阴山行!
(接白)对,我就是这个主意!
妹:哥哥,你真的要去阴司替爹爹申冤理枉?
平:恶贼他自己作孽,死了之后还要这样欺侮爹爹,哥哥我也就只好这么办了!
妹:哥哥,那我也他要跟了你去!
平:傻孩子,你要留在家里!(接唱)
妹妹休说这等话,
哥哥已把主意定。
此去地府涉风险,
刀山火海路难行。
妹妹在家看守住,
爹和我双双形骸拜托你费心!
(接白)一家三口,都去了阴曹地府,日后若要回阳,连躯壳都没有了,难道真的要让我们变作铁拐李么?
〔席妹擦泪,点头。
平:听话就好。哥哥我要去了。
〔席方平开始不断梦游般地行走,好似灵魂出窍。只见他越转越快,再又越转越慢,终于一个硬僵尸倒在地下。
妹:(扑上前来)哥哥!
〔舞台灯光迅即转暗。
〔大幕合拢。


备注:按四游记中东游记叙述,铁拐李因神游归来,原有躯壳已毁,无奈只得找到一具瘸腿乞丐的尸体,是为铁拐李。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三场:城隍问
场景:城隍庙
时间:紧接上场
〔大幕拉开。
〔席方平上场,边圆场边唱。
平唱:
荡悠悠三魂七魄已出窍,
脚底下神不由主轻飘飘。
一路上问询行人何方道,
蒙指点四下寻访到地牢。
阴森森森严铁窗尽訾嗷,
凄惨惨惨不忍睹听哀号。
看那厢鬼卒凶狠多恣骜,
愁这边引颈待宰小羊羔。
一个个戴锁链披镣铐,
一个个步踟蹰悲嚎啕。
内中有人受火烙,
正是爹爹老年高。
越看越是心火冒,
罢罢罢,
速寻城隍把状告!
(接白)想那阴司城隍——商丘魏无忌临漳西门豹芜湖周公谨京城文天祥青阳南包公义乌戚继光多是大大的忠臣良将!待我前往城隍庙告状便了。
〔席方平急步下场。
〔衙役前导,城隍上场。
〔城隍居中坐定。幕后传来击鼓声。
役:禀老爷,有人击鼓鸣冤。
城;传他上堂。
役:传击鼓人上堂!
〔席方平上场后跪拜城隍老爷。
城:下跪何人?因何击鼓?有甚冤情? 你且与我一一从实讲来!
平:大人容禀。(接唱)
小民三字席方平,
上得堂来诉冤情。
家中薄田有一处,
土豪强征筑园林。
田地乃是立身本,
老父坚决不答应。
郎才贝他未得逞,
断我水源发狠心。
如此霸道实难忍,
父女前去把理评。
贼子遇见我小妹,
欲要霸占胡乱行。
小妹不从急闪避,
恶奴误伤他丧命。
豺狼死后不罢休,
竟然行贿使金银。
老爹即刻得了病,
无常勾去他魂灵。
适才地牢亲眼见,
披锁戴枷施毒刑。
望求伸雪秉公理,
老爷万代留英名!
城:(对席方平)你所言可是句句属实?
平:大堂之上,怎敢诬告,句句属实。
城:(装模作样)左右衙役们听了!
役:是!
城:那地牢之中,可有这等枉法情事?
役:回禀老爷,狱卒一向奉公守法,决无此等枉法情事!
城:(对席方平)着啊,告状之人可有人证物证?
平:这个——
城:嗯?
平:那个——
城:啊?!
平:(情急之中,倒急出一个计较)啊呀,城隍老爷,草民是自愿魂灵出窍来到阴司城隍庙告状。那人证物证俱在阳世,老爷也可即刻委派无常前去拘拿魂魄来当堂对质。就是地牢枉法情事,如若不信小人之言,亲去巡视一查便知。
城:嘟!大胆刁民,竟敢指挥起老爷我来!可见向来目无王法。征地建造园林,乃是氧吧工程所在,更是地方建设重大项目。偏要以一己之私对抗,实属愚顽。姑且念你年轻无知,虽无人证物证,不来追究你妄告之罪。快快给我轰了出去!
役:是!
〔衙役上前轰赶席方平。
〔席方平不断回头叫冤,仍被赶下场去。
役:老爷,咱们这回差事干得漂亮吧!
城:回头自然有你们的好处。
役:谢老爷!(走上前来)那郎家总共使了多少银钱?
城:嘘,禁声!
役:(一并跪下)是!
〔舞台灯光顿时熄灭。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四场:郡司责
场景:郡司衙门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
席方平在幕后唱:
差役们奉上命吆喝声声——
〔席方平跌跌冲冲地上场,步履踉跄。上场后接唱。
平唱:
水火棍无情棒轰出衙门!
大堂上挂的是明镜高悬,
却为何昧良心胡乱指认。
说什么重大项目,
道什么氧吧工程,
看起来那赃官必有贪渎,
怎及得阳世间良将忠臣!
城隍庙难分辨案情假真,
往上告郡司衙再把冤申!
(接白)对,上告,我就是这个主意!
〔席方平急步下场。
〔衙役前导,郡司上场。
〔郡司居中坐定,一衙役上前禀报。
役:禀老爷,下属城隍派人前来,有要事禀告。
〔此衙役凑上前去耳语。
郡:(点头)哦,哦,我知道了。
〔此衙役归位。
〔幕后传来:冤枉!
郡:是了!就是那个席方平。传他进见。
役:老爷有令,传喊冤人进见!
〔一叠连声地传出去。
〔席方平上场,精神抖擞,志在必得。
平:(下跪)小民席方平参见郡司大人。
郡:你就是席方平?
平:正是。
郡:因何在郡司衙门前喊冤?
平:实为小民父亲被恶霸郎才贝在阴世行贿,无常索命不算,还倍受折磨。特地到此恳请郡司大人替小民作主。
郡:为甚越级上告?
平:只因城隍不予采信,未曾调取人证物证,就把小民轰了出来!
郡:着啊!你以为上访就这样便能遂你的心意了吗?(示意左右)来啊,将这刁民拉下去重责四十!
〔席方平闻言跌坐在地。
〔衙役们把席方平高高举起抬下场去。
〔幕后传来责打的板子声,伴随着听到一十二十三十四十的数数声。
〔衙役上场。
席方平幕后唱:四十棍杀威棒害得我鲜血飞溅——
〔两衙役架着席方平上场,把他扔在地下。
〔席方平疼痛难忍,几次挣扎着起身未果。
平唱:
四十棍打得我天昏地暗,
四十棍告诫我赶紧收摊,
四十棍激起我意志更坚。
纵然是千难万险,
哪怕它地覆天翻!
既已到地府走一遭,
定要替爹爹来伸冤!
(接白)你这昏官,未曾审理,先动大刑,你,你,你比那城隍还要——
郡:还要怎样?听着!你未有无常宣召竟然私自来到下界扰乱阴司清静,已是罪过不小。还敢越级上告 ,以下犯上,罪加一等。告诉你吧——还是我有那好生之德。姑念你年纪尚轻,阳寿还长,放你回阳,太太平平过你的安生日子去吧!
〔郡司示意,两名衙役上前把席方平架下场去。
〔席方平一路挣扎一路叫喊着“我不要回阳!”
〔席方平下场后,郡司离座,招呼留在场上的衙役。
郡:快拿出来吧,
役:老爷,银票在此。
〔他掏出银票奉上,灯光迅即熄灭。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五场:判官讯
场景:望乡台/判官办公处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
〔两衙役押送席方平上场。
役:(吆喝)快走!
平:可我不要回阳啊!
役:谁来管你要还是不要?我们得赶紧完成差使,好早点回去交差。(两人背白私语)好早点回去分钱,才是真的!
〔席方平被衙役推搡拉扯着圆场。边圆场边听到衙役继续催促。
役:好啦,好啦,总算到了望乡台!看看,前面就是奈何桥。从桥这一头走过去回到桥那一头,你就回阳了。就这么简单!(两人背白私语)记得从大宋开封府包黑子那回探阴山以来,还真没人能来了又回去的呢。也算这小子造化!
〔两衙役把席方平带上望乡台。
役:看清楚了吧。瞧,这桥长得很哪,你自个儿走过去就成。老子我不奉陪啦。
〔两衙役下场。
平唱:
被强行押送上这望乡台——
一阵阵罡风紧透骨阴寒。
奈何桥临深渊就在面前,
分两边隔开着明媚晦暗。
望家乡那便是我的家园,
小妹妹在房内守护(着)床畔。
可怜她悲流泪突遭变故,
父丧命兄离别孤孤单单。
我赴幽冥为的是报仇雪恨,
却不料一而再种种磨难。
若是回阳,
哪能再来,
冤仇未雪,
案子难翻,
全功尽弃,
毁于一旦!
往回走,
咬牙关,
再申诉——(夹白:哎哟!)
怎顾得棒伤痛血迹斑斑!
〔席方平挣扎着前行下场。
〔鬼卒前导,判官上场。
〔一行人等圆场后站定。
判:适才检点生死簿,竟然有一席生,年纪轻轻,阳寿未尽,却要自投幽冥,岂不奇哉怪也!
卒:啊呀,老爷,想那蝼蚁尚且偷生,这一年轻男子灵魂出窍自行了断,其中必有缘故!  
判:是啊,必有缘故!可是,什么缘故呢?
卒:小的巡行到望乡台近旁,倒看见了他独自一人在那里发愣。特地去打听了一下子。原来如此这般——(凑上前去耳语)。
判:原来如此这般!
卒:说到曹操,曹操就到。老爷,您看——他这就找上门来了!
〔席方平上场,看到判官,一头跪倒。
平:(疼痛)哎哟!
判:(恻隐之心)赶快扶他起来,不用一直跪在那里。
〔两鬼卒上前扶起席方平。
平:多谢判官老爷!
判:那么,你就是那个席方平喽,为父申冤自愿来到地府的席方平。
平:正是。老爷——(正要继续,被判官打断)
判:你的案情老爷我已尽知,不必多言。我来问你,若是我笔下超生,在生死簿上给你父亲添上二十年阳寿,你们父子一同回阳可好?
平:(惊诧)这,这生死簿也能这样改动?
判:按规矩,当然不行!我是念在你一片孝心可嘉,特地变通一回。
平:我家可是穷苦百姓,月光族一个,没有钱啊!
判:唉,我几曾说过要收你的钱财。不用花一文钱,廿年阳寿,再划得来不过了!
平:真是念在我一片孝心可嘉?
判:当然喽,也是求得我们阴司一派太平和谐景象,你好我好大家好,省得多事!
平:不!(接唱)
小民谢过判官爷,
如此变通难应承。
横行乡里称恶霸,
怎能轻易来放任。
城隍郡司都受贿,
哪像青天包大人。
申冤不单为家父,
也为了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判: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嘿嘿嘿嘿!这么说来,你不愿意接受我的一番好意?
平:实难从命。
判唱:
好心劝你你不听,
一番好意化灰尘。
苦口婆心你不应,
不肯息事来宁人。
(接白)好啊,那你就只好自己上森罗殿去见阎王爷喽。
平:一路寻来,正有此意。
判:你定要告上阎王殿?!
平:我定要告上阎王殿!
判:你不后悔!
平:决不后悔!
判:来啊,把他带往森罗殿!
鬼卒一拥而上,席方平屹立不动,一束聚光打在他身上。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六场:阎王审
场景:阎王殿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
幕后传来一叠连声地吆喝:阎王爷上殿喽!
〔在吆喝声中,鬼卒前导,阎王上场后居中坐定。
〔判官上场。
判:禀报王爷,阳间有一席生前来告状!
阎:唔,怎么不去城隍那里,径直来到森罗大殿?!
判,哎呀,他不单去了城隍庙,就是郡司大堂他也去过啦。
阎:如此说来,倒是确有冤情。唤他进见!
〔判官走向侧幕。
判:哎,我说席方平,阎王爷叫你哪!
席方平幕后唱:
战战兢兢走上了森罗宝殿,
〔席方平战战兢兢地上场,接唱——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两边分站。
孽镜台高一丈合抱十围,
阿鼻狱铁网中号哭亟喊。
想必是惩治那逆子贰臣,
理应该按律条依法论斩。
到如今在幽冥还得受罪,
谁叫你在阳世作恶多端。
谁让你对下欺对上谀谄,
谁令你捞横堂一味贪婪。
郎才贝那恶霸为非作歹,
却为何他竟敢买通赃官,
却为何依然有凭般屈冤,
但愿得阎王爷明镜高悬!
(下跪,接白)阳间小民席方平因有泼天冤情,特来阴曹地府向阎王爷申诉,恳请阎王爷为我伸冤理枉!(叩头)
阎:递上诉状。
平:这——
判:(打断,暗示席方平不用开口)诉状嘛,有,有!在我这儿呢——(背白)知道这小子没准备,我可替你代劳啦!
〔判官掏出诉状,安放到阎王公案之上。
〔阎王细看诉状,不断点头。
〔阎王一拍惊堂木,正要开口之时,一鬼卒急奔上场。
卒:启禀王爷,有客来拜。
阎:哦,就说我正在审理案情,少待毋躁。
卒:来客说是有紧要事项,立待求见。
阎:如此,将告状之人带下。
〔鬼卒将席方平带下场去。
〔郡司城隍分别从两边上场。
〔郡司城隍同时对阎王施礼。
郡/城:属下参见王爷。
阎:罢了。立待求见,所为何事?
郡/城:属下有折子递交王爷。
阎:呈上来。
〔判官上前取过折子,安放到阎王公案之上。
〔阎王打开折子,一看之下,立即合拢;再打开另一个折子,一看之下,同样立即合拢。
阎:(背白)都是一万两纹银!(对郡司城隍)两位所上折子悉数归档,尔等自行退下。
郡/城:遵命。
〔郡司城隍分头下场。
阎:带席方平!
卒:席方平上堂!
〔席方平上场,一头跪倒。
阎:席方平,听了!(接唱)
你状纸所言实虚妄,
无凭无据闯大堂。
还诬陷郡司与城隍,
越级上告太猖狂!
(接白)来啊,将这刁民剥去衣衫,押上火床!
〔席方平闻声站起。判官面露哀怜。
平唱:
阴曹地府大酱缸,
内中几多黑幕藏。
无钱难以诉冤枉,
只得任你大刑上!
〔鬼卒将席方平押下场去。
〔幕后传来席方平的惨叫声,以及鬼卒的报告声音。
卒:(幕后)烤了正面!烤了背面!
〔一鬼卒上场。
卒:回禀王爷,席方平胸背俱已烤焦。
阎:披上衣杉,带上堂来!
卒:是。
〔鬼卒下场,旋即押着席方平再度上场后把席方平往地下一扔。席方平浑身疼痛不断翻滚,最后挣扎着起身。
平唱:
骂你这个瘟阎王——
毒刑伺候太凶狂!
任你百般折磨我,
不改初衷也要明冤枉!
阎:看你不出,倒真是条硬骨头汉子!
〔阎王用手一指,席方平顿时疼痛消失,一切恢复正常。席方平上下检点心里纳闷。
判:这是王爷念你孝心,施展法力免了你再受皮肉之苦。
阎:也罢,本王判定——让你父亲投生到一户富贵人家,哪里还用得着你再喊冤呢。另外,也即刻送你回阳,特批给你万贯家产、百年长寿,该当心愿满足了吧。
〔席方平还要分辨拒绝应承,被判官暗示阻止。
〔阎王示意,鬼卒上前来把席方平带下场去。
〔临下场时,席方平回头,判官示意他下场。
阎:先给个爆栗子再给喂颗甜枣,总算地下太平高枕无忧。哈哈哈哈!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七场:天庭断
场景:天庭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幕后传来初生婴孩落地的哭声,二鬼卒上场。
卒(甲):总算乘这个席方平一时不备,把那刺儿头就这么用力使劲一推,他就投胎去啦!
卒(乙):阎王爷特为挑了个好人家,保他家产万贯,长寿百年,那么些好事儿,居然还死活不肯!
卒(一起):好啦,好啦,可以回去交差喽。
〔二鬼卒下场。
〔幕后传来痛哭声——哎呀,我的宝贝儿子啊!怎么?怎么你才刚落地就这样断气了呢!我的天哪!
〔二道幕升起。
〔席方平急步上场,不断回头察看,圆场后接唱。
平唱:
鬼卒俩乘人不备耍奸刁,
他把我推入门内再世身。
忿忿然自行了断离驱壳,
重来到阴曹地府把冤申!
(接白)啊呀,想我自城隍到郡司经判官见阎王,在在都是一样的处置。我,我还有哪里可以前去申冤呢!(接唱)
天下乌鸦一般黑,
地下乌鸦还凶狠。
森罗殿上尽贪渎,
恰似那洪洞县内无好人,
〔判官应声上场。
判:慢来慢来,想那洪洞县内还有一个崇公道啊——(学崇公道念白)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
平:啊,判官爷,您怎生在此?
判:我是料定你必然再次来到阴间,故而特来见你!
平:见我?!却为何来?
判:就是为了你方才咒骂的洪洞县内无好人啊——(接唱)
莫道地府大酱缸,
污泥之中有白莲。
我曾替你状纸写,
也曾暗示免熬煎。
赞叹你是大孝子,
当代奇男世少见。
赞赏炼得铁石心,
哪怕粉身碎骨你却志弥坚!
平:判官爷夸奖了。我自投阴世伸冤无望至今一筹莫展,惭愧惭愧!
判;怎么,方才我学《女起解》中那崇公道念白,你没听明白?
平:小子愚昧,愿听其详。
判:(学崇公道念白)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
平:(重复)只有天知道?判官爷是说——(手指青天)
判:(踏上一步,接白)正是此意。
平:可,可我怎生上得了天啊?
判:之所以我要在此地恭候啊——我这里奉送你符印一张,你这魂魄就能飘飘荡荡上天去了!
平:哎呀,判官爷大恩大德,叫我如何报答?
判:嗳,若求报答,岂是为官之道!
〔判官掏出符印,给席方平贴上。
〔席方平跪拜毕,起身作别下场。
判:(目送席方平下场,赞叹一声)为什么死磕是必须的?连判官我也被感动了啊!
〔判官下场。
〔天女前导,天帝上场后居中坐定。
女:(一天女出班禀报)适才增长天王来报,说是下界有一游魂在南天门外飘荡,请旨定夺。
帝:这倒奇了——下界游魂,如何上得 天庭?命天兵带那游魂来见我便了。
女:(对侧幕)天帝有旨——命天兵带那游魂上殿觐见!
席方平幕后唱:
持灵符魂灵儿飘飘荡荡,
〔天兵列队带着席方平上场。
〔圆场后席方平接唱。
平唱:
悬着心离地府来至天堂。
睹天颜并未曾遍堆愁怨,
喜彩虹伴祥云映照金光。
兵:天帝命你觐见!
〔席方平下跪。
平:下界小民席方平,叩见天帝。
帝:我来问你——你这游魂能下得地府,如何能擅闯天庭?
平:那是判官爷看我可怜,地府告状无门,特赐我符印一道,故而游魂能上得天庭。
帝:如此说来,是那判官相助于你来到天庭。
平:正是。
帝:可是让你前来申诉冤屈?
平:望天帝成全。
帝背唱:
下跪着席方平人间草民,
他竟然脱躯壳自投幽冥。
游历了那地府森罗大殿,
到如今这冤狱尚未分明。
细思量天地人三界各异,
理该有地藏王管理权柄。
却为何九华山不去指引,
反倒是要让他上至天庭?
(接背白)是了,想是判官唯恐一脉相承仍然有营私舞弊之嫌,所以让他来在天庭。只是天不管地,若是强行插手,只怕天下从此多事!这,这烫手山芋如何处置,叫我怎生发落?若是不予理睬,岂不叫那人间众生百姓和地府小鬼无常嗤笑!着啊——想我那外甥素性刚直不畏权势,待我打发席方平他前去灌口便了!(对席方平)席方平听了——天庭不便直接受理你这下界游魂之诉,(席方平闻言跌倒在地)——不必担心,特命一队天兵带你前往灌口,由我外甥审理!
平:动问天帝,那外甥敢是何方神圣?
帝:灌口二朗神杨戬是也。
平:(喃喃自语)灌口显圣二郎真君!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八场:灌口判
场景:灌口大堂
时间:连接上场
〔大幕拉开。
〔梅山七星前导,杨戬上场,尾随哮天犬一并上场圆场。
杨:(念)
玉泉山上金霞洞,
玉鼎真人收门下。
秘授仙传真妙诀,
八九玄功任变化。
(接白)天帝授意,命我审理席方平一案。待我睁开天眼一观便了。
〔杨戬踢腿,正中额头,显出天眼,四方观看。再一个转身,天眼消失。
杨:嘿嘿,我说呢——因何要我审理,原来此案牵连甚广,我那舅父不愿得罪众神,便将原告打发来在灌口。想我杨戬原不曾纠缠这重重人情关系,自当秉公执理。(对梅山七星)众家弟兄!
梅:兄长有甚吩咐?
杨:传我口喻,将一干人犯带来灌口听候发落!
梅;得令。
〔梅山七星下场。
〔天兵列队护送席方平上场。
兵:来此已是灌口。席方平,还不快快见过真君!
平:(下跪)小民席方平叩见真君。
杨:你的冤屈,我已尽知。起来站过一旁,等一干人犯带到,你与我一一指认罪状。
平:是。
〔天兵下场。
〔梅山七星押解席父(鬼魂)、郎才贝(鬼魂)及其随从、城隍及其衙役、郡司及其衙役、判官及其鬼卒、阎王及其鬼卒上场,分站两厢。
杨:席方平,你且把冤情慢慢地诉来。
平唱:(其间一一指认,相应人等各有躲闪、低头、摆手、认罪等不同响应)
蒙真君发慈悲捉拿人犯,
不由我悲共喜泪盈双眼。
郎才贝大恶霸横行乡里,
盖园林看中了席家田产。
田地乃是立身本,
祖业出卖不情愿。
豺狼贼子良心坏,
断我水源怎浇灌。
爹爹妹妹去评理,
又想少女强霸占。
我妹拼死来挣扎,
局面一时起混乱。
狗腿子一记扫堂腿,
把他的主子来踢翻。
扑通一声掉在地,
后脑勺砸在青石板。
当场人事都不省,
抬回家中就挂丧幡。
自作孽来不可活,
谁料他行贿到阴间。
黑白无常来捉拿,
把我爹爹命摧残。
谋产夺命还不算,
百般拷打血斑斑。
我怎可忍啊无可奈,
自投幽冥赴黄泉。
先到城隍庙内告,
一言不合就往外赶。
继续上诉到郡司,
未审先打四十板。
忍气吞声押上望乡台,
要我还阳他就能心安。
我不肯回头过那奈何桥,
急忙忙再来找判官。
判官爷替我写状纸,
带我来在阎王殿。
阎王爷正要开口问,
突然间他就停审判。
二次再把堂来上,
声势口气变凶悍。
大刑伺候上火床,
皮肉烤得似焦炭。
回头又把红脸扮,
只要我不再给地府来添乱,
应承我百年长寿万贯家产。
强行让我去投胎,
我岂能放弃不告再次把命舍还。
判官爷仗义赠符印,
飘荡荡魂魄来升天。
天帝(把)案子来发回,
请求真君细查勘。
(接白)灌口显圣二郎真君哪!(接唱)
望真君开天眼,
替小民来伸冤!
〔席方平爬下不断叩头。
杨:我准你的状子,起来吧。
〔席方平起身,站在判官近旁。
杨:(对一干人犯)我已开天眼查看,尔等还有何话可说?
〔一干人犯唯唯诺诺,无人敢当堂否认,只得认罪。
杨:来啊!
梅:请真君吩咐。
杨:(其间不断有相应人等跪下听判,并由梅山七星押送相关人员下场)经查郎才贝前世系豺狼投胎,今又犯下大罪,着他游遍十殿,投胎猪狗轮回永世不得超生,阳间郎家家财一并抄没。其随从狗仗人势通同作恶,着减去阳寿,来世变做蝼蚁以示警诫。郡司城隍均砍去四肢,再下油锅,然后打入阿鼻地狱受苦。阎王本应身为表率,却贪赃枉法,不能轻饶。罚你每日三次硷水湔肠,每日一次火床烧烤。所有赃官贪赃银钱悉数没收。(此时,有关人犯均已带下场去,场上除灌口人马还有席方平、席父和判官及其属下鬼卒)至于阴司职责,暂由判官代理。(判官作揖)一应判决文书准备就绪报送九华山抄送我舅父!(接唱)
贪赃枉法违天条。
贪官污吏不轻饶!(对席方平)
为人子者当尽孝,
人子尽孝应报偿,
你上穷碧落下黄泉,
千秋万代美名标!
(对席父,接白)恭喜你有这样的一个好儿子啊。我命判官立即送你们父子还阳,还加郎家所有家财。(对判官)席家其父良善其子仁孝,你在那生死簿上替这位受了许多苦难的父亲添注三纪阳寿。
判:遵命。
〔席家父子再次跪拜。
〔杨戬下座搀扶他两人起身。
〔判官及其属下鬼卒准备引领席家父子下场。
〔梅山七星随同杨戬目送。
〔哮天犬来回跑动,用后腿起立前爪欢舞。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备注:若是院团没有合适的演员会开天眼,可以变通为以袖遮面,放下袍袖天眼已开。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