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曲(十场戏曲剧本)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2 05:42 编辑

十场戏曲剧本《金缕曲》系根据顺治年间南闱吴季子科场案有关资料创作。

人们比较熟悉的有清一代公案戏比如“杨乃武和小白菜”“张文祥刺马”都在清朝四大奇案之列。其实,清朝另有一个特别冤屈的千古奇案就是康熙年间的南闱吴季子科场案。

顺治十四年丁酉科场案,株连之众且酷,在中国考试制度上是空前绝后的一页。自有科举以来,从无如此大狱。为揭露考场腐败考官出卖关节考生作弊以及顺治借南闱科场案整肃江南文人的政治镇压,并歌颂以顾贞观纳兰容若为代表的一批文士友人救援吴兆骞(即吴季子)所表现的湖海情谊,特此创作了这一尚未被搬上地方戏曲舞台的“金缕曲”。

我向来敬重郭大编剧,其创作的话剧《知音》早就搬上舞台,口碑特佳。本来几乎要放弃这个类似《群借华》《失空斩》原本设想满台全部男性脚色的群戏题材;由此受到启发,增添了吴妻这位女性。敬请读者注意到我的这个本子既不同于话剧本也不同于由此而来的京剧本子。这种情况非常类似于当年同期的《巴黎圣母院》和《情殇钟楼》。

至此,剧作者关于满清公案戏的剧作已有两个本子——《案中案》和《金缕曲》。



场次
第一场:赶考
第二场:卖放
第三场:发榜
第四场:圣裁
第五场:复试
第六场:流放
第七场:哭友
第八场:跪题
第九场:求援
第十场:回乡


出场人物(除群众脚色之外,均以出场先后为序)
吴兆骞,字汉槎,号季子,卓有文名,丁酉科场案中最著名人士,简称吴
吴妻,,全剧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脚色,简称妻
吴伟业,字骏公,号梅村,简称村
顾贞观,字远平,号梁汾,吴兆骞挚友,简称顾
甄不该,丁酉江南乡试案作弊考生,简称甄
贾斯文,丁酉江南乡试案作弊考生,简称贾
魏无知,丁酉江南乡试案作弊考生,简称魏
庄有为,丁酉江南乡试案作弊考生,简称庄
方猷,丁酉江南乡试正主考,简称方
方府家人,简称家
钱开宗,丁酉江南乡试副主考,简称钱
钱府家人,简称家
尤侗,字展成,号悔庵,丁酉科场案中著名人士,简称尤
顺治,简称帝
纳兰性德,字容若,号饮水,简称德
徐乾学,字原一,号建庵,康熙年间重臣,简称徐
纳兰明珠,字端范,纳兰性德之父,康熙年间重臣,简称明
报子若干,简称报
贴榜人,简称榜
丁酉江南乡试举子若干,简称举
太监若干,无道白唱词
瀛台考场卫队,无道白唱词
解差,简称甲/乙

备注:此新创作的剧本“金缕曲”类同京剧“群借华”系一群戏。同样,全部出场人物除开吴妻之外,均为男性角色。
是非是 我非我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19 21:22 编辑

金缕曲(十场戏曲剧本)第一场:赶考

第一场:赶考
场景:吴江城外官道
时间:丁酉江南乡试前夕
幕后合唱:
历朝天子重英豪,
四书五经教尔曹。
难说万般皆下品,
果真唯有读书高?!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吴兆骞和妻子相偕上场。
吴唱:
书斋窗前结喜蛛,
今朝赶考鹊登枝。
乡试本是囊中物,
来年凤凰再展翅!
(接白)这几天,连夜收拾准备行装,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歇歇等我喜讯!
妻唱:
红袖添香份内事,
两情相悦寸心知。
夫荣妻贵固所愿,
须牢记,阖族荣耀全仗你。
(接白)此番前去贡院有些路程,童儿年纪还小总有照料不到之处,一路之上冷暖起居都要当心。进了那逼仄号舍更得自己料理饮食。
吴:多谢贤妻关照。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来年还得进京会试,眼下这点路程算得了什么!(接唱)
乡试中榜何足奇,
京城会试方快意。
看我扬眉又吐气,
全副诰封赠贤妻。
妻唱:
妾身心中总牵记,
望君保重金玉体。
富贵荣华身外物,
为妻盼你早日还乡里。
(接白)童儿在那前面长亭等候,让我再去检点一番,以防遗漏。
〔吴妻下场。
〔吴伟业上场。吴兆骞迎上前去见礼。
吴:兆骞不敢劳动老前辈大驾。
村;汉槎说哪里话来!(接唱)
吴江才子吴兆骞,
位列江左三凤凰,
东林后裔陈维崧,
云间华亭有彭郎,
慎交文社你盟主,
才情犹若云锦翔!
江南乡试中举后,
贤侄声名更远扬。
明年会试进皇城,
平步金阶青云上。
吴:承蒙夸奖,晚辈自当勉力,定然不负众望。还请老前辈留步,兆骞就此作别。
〔吴兆骞致礼后转身下场,吴伟业走上几步,目送吴兆骞下离去。
〔顾贞观急步上场。
顾:啊呀,原来老前辈也特来送行,感复何言!(四处张望)季子呢?他还没有来么?
村:汉槎他业已启程。
顾:已经走了?!唉,都怪我才从其年兄处会文匆匆赶回,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村:梁汾不必自责。好在汉槎乡试必中,等他中了举人归来,与他接风便是!老夫即日便要奉召进京,烦劳梁汾代为席面相贺。来年京城会试,那时接风宴就归老夫张罗一手承办!
顾:季子乡试不在话下,正好比(苏白)三只指头捏一只田螺,稳吃!(苏白结束)等他中举回乡,接风一事谨遵台命,不劳挂齿。
村:是啊,中举之事好说。老夫曾将阳羡陈生云间彭郎松陵汉槎并称江左三凤凰,区区一个举人哪有不中之理?只是来年会试人才云集,之前还得多加切磋方好。常言说得好——不求文章中天下,只求文章中考官!
顾:那如果明年老前辈能奉旨主考就好了。
村:(摇头)怎会遇上这等巧事?只是我曾有耳闻汉槎他对同郡好友汪琬当面言说“江东无我,卿当独秀”。还有人规劝他不必如此傲慢,答道“安有名士而不简贵者?”
顾:(异常关切)等他中举之后,慢慢再行规劝。
村:唉,这些还尽是小事,疥癣之疾。老夫我最担心的是其师计青辚曾说“此子异时必有盛名,然当不免于祸。”
顾:(大惊失色)啊?!
〔聚光。
〔大幕合拢。


备注:“江左三凤凰”指宜兴陈维崧(字其年)、吴江吴兆骞和松江彭师度。顾贞观与陈维嵩、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汪琬与侯方域、魏禧合称明末清初散文“三大家”。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二场:卖放
场景:贡院 内外
时间:丁酉江南乡试前夕
幕后合唱:
一跃龙门身价高,
不是鲤鱼也想跳。
有钱能教磨推鬼,
管他师表不师表。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庄有为鱼贯上场,各霸一方。
甄:(背白)秀才枪手代考,想想实在好笑。
贾:(背白)花钱捐个监生,此番还把香烧。
魏:(背白)只要能够上榜,老爸会掏腰包。
庄:(背白)文昌星君保佑,别让这趟白跑。
甄/贾/魏/庄唱:
观音洒下甘露水,
财神老爷建功劳。
内线已然联络好,
接头地点走一遭,走一遭!
〔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庄有为鱼贯下场。
〔方猷上场,方府家人随同上场。
〔钱开宗同时由另一方向上场,钱府家人随同上场。
〔行至中场,两位大人见礼。
钱:方大人请了!
方:钱大人请了!蒙圣上恩典,委以重任,你我二人为江南乡试主考副主考,替朝廷拔擢英才。此事关乎江山社稷千秋万代,实实地责任重大!
钱:方大人说的是。今日里江苏巡抚已然发来“头道帖”促驾。一旦入闱,“内龙门”即由监临封门,诸事须早作准备。
方:是了,一入内帘,先要拜客。拜监试、拜收掌、拜同考官,可有得忙呢。
钱,如此,请方大人先行,准备入闱。
方:钱大人请!
〔方猷钱开宗分头下场。
〔临下场前两位主考大人分别对各自家人低声嘱咐。
方:顺天应人。
钱:天知地知。
〔方府家人钱府家人分别从相反方向鬼头鬼脑地交叉而过。两人各自在两侧站定。
〔甄不该上场,手上拿着一张借据。方府家人迎上前来。
甄:(念)
兹借到方二爷名下库平五百两正,准予发榜之后奉还。空口无凭,立此存照。新科举人甄不该。
家:(接过借据)我家大人的关节是——请举子务必牢记——拿“顺天”两字嵌在最要紧的第一场“破题”的第二个字和第八个字上。
〔甄不该下场。方府家人退后,变动位置。
〔贾斯文上场,手上拿着一张借据。钱府家人迎上前来。
贾:(念)
兹借到钱二爷名下库平五百两正,发榜之后一准奉还。空口无凭,立此存照。新科举人贾斯文。
家:(接过借据)我家大人的关节是——拿“天知”两字嵌在最要紧的第一场“破题”的第二个字和第八个字上。请举子务必牢记。
〔贾斯文下场。钱府家人退后,变动位置。
〔魏无知上场,手上拿着一张借据。方府家人迎上前来。
魏:(念)
兹借到方密书名下库平五百两正,发榜之后一准奉还。空口无凭,立此存照。新科举人魏无知。
家:我家大人的关节是——拿“应人”两字嵌在最要紧的第一场“破题”的第二个字和第八个字上,切记切记。
〔魏无知下场。方府家人从另一方向下场。
〔庄有为上场,手上拿着一张借据。钱府家人迎上前来。
庄:(念)
兹借到钱密书名下库平五百两正,发榜之后一准奉还。空口无凭,立此存照。新科举人庄有为。
家:我家大人的关节是——切记切记拿“地知”两字嵌在最要紧的第一场“破题”的第二个字和第八个字上。
〔钱府家人下场。
〔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鱼贯上场,和留在场上的庄有为各霸一方,站定。
甄/贾/魏/庄(欣喜若狂):
(苏白)耐末定心哉,举人迪格头衔,真叫做三只指头捏一只田螺,稳吃!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三场:发榜
场景:贡院门外
时间:丁酉江南乡试发榜之时。
幕后合唱:
明伦堂上鹿鸣宴,
尽是科场得意人。
荣枯立判炎凉殊,
孰料顿起不平声!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尤侗急步上场。
尤唱:
十年寒窗苦用功,
期盼一朝鱼化龙。
翘首早起等捷报,
但愿今日得高中!
〔在下列报子上场报喜时,丁酉江南乡试举子若干一拥而上。包括尤侗在内各自流露出焦急期盼失望希冀愤慨等表情。
〔幕后传来发榜揭晓的声音。
〔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六名,王锦文,武进县。
〔此报子绕场时下场前有许多举子尾随,各自流露出艳羡焦虑等表情。(以此类推,下同。)
〔此报子下场。
〔另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十八名,文取心,江阴县。
〔此报子下场。
〔又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八十三名,庄有为,金坛县。
〔举子们交头接耳。
〔此报子下场。
〔再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八十四名,魏无知,宜兴县。
〔举子们议论纷纷。
〔此报子下场。
〔又有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九十一名,贾斯文,无锡县。
〔举子们群情喧哗。
〔此报子下场。
〔再有一报子鸣锣上场。
报:第九十九名,甄不该,太仓县。
〔举子们义愤填膺。
〔一举子安慰在一旁表情落寞的尤侗。
举:仁兄高才,还有希望。
尤:老弟是说还有五经魁?想江南高手云集,哪敢奢望!
幕后传来画外音:第三名,方章钺,桐城县。
举:听,五经魁马上要报到最后一名了!
幕后传来画外音:丁酉江南乡试,吴江县松陵镇吴兆骞高中第一名解元。
〔举子们个个振奋。
举:解元公,真是太好啦。/到底是江左三凤凰之一啊!/吴兆骞要不高中,那才叫怪呢!/这次出榜难道还不够怪么?
〔贴榜人上场。
榜:让开让开!
〔贴榜人张贴中举榜文名单,而后下场。
〔众举子围上前来细看,再次牢骚满腹。
举:(频频顿足/长叹/吐槽)哼哼,有几个真才实学?!/真正气死我了!/甄不该真不该上榜!/庄有为还不是装出来的有为!/贾斯文居然也能高中?/嘿嘿,还有魏无知呢!/呸呸呸!呀呀呸!
一位举子振臂高呼:这世道太不公平!
另一位举子大声呼吁:我要到文庙去向大圣先师哭诉!
举子们一起:对,考官营私舞弊,我们大家一起去间壁文庙哭庙!
〔举子们蜂拥下场。
〔幕后传来一片哭声。
〔唯有尤侗一人留在场上,他拖着脚步意兴阑珊地走到榜文面前,再次仔细查对。
尤唱:
解名尽处是孙山,
尤侗更在孙山外。
再三查对无名字,
竟有几多草包在!
假斯文来装有为,
无知无识充英才。
营私舞弊露真相,
考官卖放大不该,
断送我等青云路,
贫苦书生却何来!
(接白)有了!不必人人都去哭庙,待我速速回家,拟写传奇也好一泄胸中愤懑!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四场:圣裁
场景:紫禁城养心殿
时间:福临接获参奏江南乡试舞弊案之时
幕后合唱:
先唱一曲《钧天乐》,
再演一部《万金记》。
天之骄子实可怜,
云端跌落化尘泥。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太监前导,福临上场。
帝唱:
大清挥师山海关,
长驱直入头一回。
太祖马上创江山,
一统白山并黑水。
太宗马上立江山,
大小贝勒齐拥戴。
皇叔马上打江山,
所向披靡显神威。
福临马上坐江山,
要传千秋与万代。
八旗子弟勇征战,
热血换得金瓯在。
可恨扬州史可法,
不肯屈膝来下跪。
更遇嘉定众南蛮,
反复攻占又溃败。
内中举人张锡眉,
还有马龚二秀才。
文人造反忒可恶,
必用重拳来制裁。
确保神州好河山,
铁马金戈第一位!
〔福临行至御座坐下。
(画外音)丁酉江南乡试落第举子群集文庙哭庙长跪不起。
〔福临震惊。
(画外音)工科给事中阴应节参奏:江南主考官方猷,因“方姓”联宗之故,“联宗有素,乃乘机滋弊”,竟取少詹事方拱乾之子方章钺为举人。
〔福临闻言大怒,拍案而起。
(画外音)江南多处戏班上演《万金记》,以方字去其上一点为“万”,钱字去其右边旁为“金”,隐指二主考姓,“备极行贿通贿状”。
帝:去其上一点是为目无尊上,去其右边旁是为坏我长城!万金二字,又隐含考官受贿卖放掠取万金,实实地可恶!
(画外音)又有一出新戏《钧天乐》。所写才子沈白,与一干狗屁不通的举子同科应试。主考官纳贿后,把目不识丁者取为榜眼、探花,沈白落第,愤愤死去。
帝:真正岂有此理!
〔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庄有为各自戴着面具相继隐现,依次手舞足蹈。
甄:我高山滚鼓,说实在的,真不该上榜!
贾:我火烛小心,照样高中,让斯文扫地!
魏;读书越多,越是愚蠢;一样中举,轻而易举!
庄:五百两纹银,换来一个缙绅,值当,值当!
甄/贾/魏/庄合唱:(《钧天乐》商调“黄莺儿”)
命意在题中,
轻贫士,
重富翁。
诗云子曰全无用,
切磋欠工,
往来要通,
其斯之谓方能中,
告诸公,
方人子贡,
原是货殖家风。
〔唱毕,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庄有为一起隐没。
〔福临气得满场乱转。
帝唱:
这般考官贼大胆,
竟敢如此狂贪婪!
科举本该选栋梁,
滥竽充数来欺瞒。
行贿卖放中了举,
民怨沸腾怎生办。
整顿吏治查实证,
一体定罪要问斩。
江南文人最狡狤,
快刀乱麻不忌惮。
论语妄识富无骄,
试场难辨贫无谄。
真才庸才须甄别,
鱼龙不容混一班。
朕虽年轻坐朝堂,
立威何妨一锅铲!
(接白)传朕旨意——将丁酉江南乡试舞弊一案主考官方猷、钱开宗和十八名同考官悉数下狱,查实情事一律处死。方章钺革去功名,羁押待审。除他以外,其余中举举子一体押送来京,由朕亲自命题,瀛台复试!
幕后传来:遵旨。
〔大幕合拢。


备注:
1,嘉定三屠中,举起“嘉定恢剿义师”大旗的倡议者中有举人张锡眉秀才马元调龚用圆等。
2,丁酉江南乡试头场试题为“贫而无谄”。
3,有说《万金记》系无名氏所作。此剧本一并作为尤侗作品。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1 20:54 编辑

第五场:复试
场景:瀛台
时间:顺治下令丁酉江南乡试中举举人复试之时
幕后合唱:
御苑环水一岛屿,
春闱何曾设瀛台。
考场持械称奇事,
白卷秀才遭祸灾,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尤侗抖抖索索地上场。行至中场,他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好不容易站定。
尤唱:
啊呀,大事不好了也!
传奇写就泄公愤,
争相搬演唱戏文。
不料上达宫廷去,
天颜震怒惊雷声。
榜上举子命复试,
一路押送赴京城
从来祸福互相依,
(我)名落孙山靠福分。
哀叹松陵吴兆骞,
空负满腹藏经纶。
锦绣文章解元公,
偏逢丁酉恶时辰!
(接白)如此奉召进京,情何以堪!听说嫂夫人为夫妻恩爱和顾梁汾为湖海情谊一并随同,深为感动。让我也赶往吴江慰问一番。
〔尤侗急步下场。
〔二道幕升起。
画外音;
丁酉江南乡试舞弊一案主考官方猷、副主考钱开宗方猷、钱开宗斩立决,妻房家产籍没入官。同考官十八人,除已死之卢铸鼎外,一体绞立决。
〔一整队瀛台卫士腰佩钢刀上场,圆场后分列左右。
吴兆骞在幕后唱:
无端遭殃来北上,
〔一干丁酉江南乡试中举举子颤抖着上场圆场。注意到其中就有吴兆骞和甄不该贾斯文魏无知庄有为。
吴兆骞上场后接唱:
押送解差,
青面獠牙,
赛如虎狼!
进皇城,
巍巍峨峨,
金碧辉煌刺眼光。
临三海,
曲曲弯弯过栈桥,
环列着,
密密层层一大帮。
战战栗栗,
心惊肉跳,
这道难关如何往前闯?
〔一整队瀛台卫士持黄铜夹棍上场,安排这些举子各就各位,然后分列左右。注意到每一考生左右各有一名卫士。场上众人除佩刀卫士面对观众之外,持棍卫士和考生都面对天幕。
画外音;
丁酉江南乡试舞弊一案涉案举人方章钺革去功名,及其父方拱乾和“文头武尾”一辈方玄成等悉数革职,并处抄没家产,举家流徙宁古塔。
〔场上举子惊倒在地。
画外音:
当今皇上亲自主持复试以示甄别,合格者保留举人资格,不合格者治罪。试题为《瀛台赋》,限时一柱香,开始!
〔众举子赶紧爬起来提笔为文,但个个颤栗不已,震惧失措几不能下笔。
〔聚光打在吴兆骞身上。
吴:瀛——台——赋?!(转过身来,接唱,其间几次提笔却又放下)
斜看闲云入窗户,
愁听清露滴梧桐。
韦陀把守仁曜门,
阎罗安坐琼楼中。
牛头马面分左右,
判官小鬼露峥嵘。
莺啼燕语吟不成,
流水潺潺诉哀痛。
少年天子太昏庸,
不分青白和皂红。
神不收舍怎完卷,
难觅文思如泉涌。
眼前有景道不得,
阵阵戾气堵心胸。
白纸一张只字无,
团团怒火燃熊熊。
我本江左一凤凰,
求买关节理不通。
我本江左一凤凰,
何必露草复寒虫。
我本江左一凤凰,
如此屈辱怎从容!
岂肯留下残缺篇,
掷笔离场傲苍穹。
欲以清白明其衷
不待一柱香告终!
仰面大笑出门去,
冥冥孤高谁为用!
(接白,冷笑)嘿嘿,嘿嘿,焉有吴兆骞而以一举人行贿者乎!
〔吴兆骞交上白卷,狂笑着下场。
〔场上灯光转暗。顾贞观和吴妻分别在舞台两侧隐现。
顾/妻:糟了,糟了,季子/夫君这下子可闯大祸了!
〔大幕合拢。


备注:史称吴兆骞瀛台复试递交白卷分别有两个可能原因,史学家各执一词。此剧作处理为合二而一兼容并蓄。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4 00:51 编辑

第六场:流放
场景:京郊官道
时间:吴兆骞流放遣送之际
幕后合唱:
白卷考生祸再起,
果然遣送路万里。
痛别庄重发誓愿,
感慨人间有知己,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在以下画外音中,解差前导,吴兆骞由吴妻搀扶着上场。
画外音:吴兆骞少有隽才傲岸自负,经礼刑两部多次严审,查明确无舞弊行为。因其目无王法藐视圣上,胆敢拒绝复试。为严肃纲纪故,责令处罚四十大板,立即流放宁古塔。
〔吴妻搀扶着吴兆骞欲待坐下,吴兆骞屁股疼痛,哎呀一声,只能站起,吴妻赶紧扶住。
甲:(扬白)哎吆喂,看看,看看,一个文弱书生,给折腾成这般样子!
乙:(扬白)老哥,我说哎,明明人家不曾作弊,好好的一个举人;唉,真是说不得啦!
甲/乙:(同时,扬白)我想,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我们一不能乘机勒索钱财,二要一路好生看待——嘿嘿,这就叫做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两人都翘起大拇指)哥俩好啊!
〔解差下场。
吴:贤妻,都是我连累了你哦——(接唱)
实指望夫贵妻荣相酬劳,
却谁知流放绝地万里遥。
应效学禁军教习豹子头,
写休书放你娘子生路逃!
妻:(两人拥抱,哭头——)夫君啊!(放开后接唱)
吴郎莫说断头话,
今日寸心向天表。
既然说夫妻本是同林鸟,
哪怕是大难临头共一巢。
朔风遍吹夜凛冽,
雪堕榆关知劲草。
一枝独秀映冬青,
地角天涯同偕老!
吴:我的贤妻啊!
〔两人再次拥抱。
〔解差上场。
甲:(扬白)哎,我说吴相公啊,有人来送行啦。没有时间限制,你们见了面好好谈谈!
乙:(扬白)看看,看看,哭得多伤心!女眷眼泡这么肿,我说还是回避一下子的好!
〔吴妻随同解差下场。
〔顾贞观急步上场。吴兆骞看到挚友,摇摇晃晃迎上前去。顾贞观赶忙上前扶住。
吴:梁汾弟!
顾:季子兄!
吴唱:
泼天大祸不期至,
举人不做做犯人。
曾记当年寒窗苦,
相互切磋共谈文。
功名二字铭心腑,
不为鬼神为苍生。
乡试原是囊中物。
中举合族多欢腾。
竖匾祭祖来开贺,
只待会试赴京城。
于今春闱交白卷,
凤凰折翅欲断魂!
顾唱:
去岁吴江赶回迟,
未及相送赴省城。
今春随同来北上,
原想明辩留身份。
书生意气怨不得,
一腔愤懑欲告人。
空前绝后瀛台试,
兄长冤屈天下闻。
大嫂相伴去边塞,
恕我不能来分身。(吴兆骞插白: 为了一时冲动,已经连累了这许多亲朋好友。怎可再劳动贤弟,何况绝地苦寒!)
并非欲辞绝地苦,
弟也不再回乡镇!(吴兆骞插白:却是为何?)
自愿漂泊京都地,(吴兆骞插白:啊?!)
一处一处去求恳。
立誓相救兄长返,
宁古塔下得回生!
吴:(感动得无以复加)兄弟!
〔吴兆骞一头跪下,反复叩首。
〔顾贞观也赶紧跪下,两人拥抱。
〔灯转暗。解差隐现。
甲:(扬白)不得了哎,就算是同胞手足,也做不到!
乙:(扬白)又多了一个北漂!
甲:(扬白)不要搞错哦,人家漂在北京,不是为了自己拍电影!
〔解差隐没。吴伟业隐现。
村:汉槎,自得瀛台凶讯,心头郁结成病。年迈力衰,恐不能承受生离之悲痛。恕老夫未能前来相送出关。唉,只是挥泪写了一首古风《悲歌赠吴季子》!(接唱)
人生千里与万里,
黯然销魂别而已;
君独何为至于此!
山非山兮水非水,
生非生兮死非死。
十三学经并学史,
生在江南长纨绮。
词赋翩翩众莫比,
白璧青蝇见诽诋!
一朝束缚去,
上书难自理。
绝塞千里断行李。
送吏泪不止,
流人复何倚。
彼尚愁不归,
我行定已矣。
七月龙沙雪花起,
橐驼垂腰马没耳。
白骨皑皑经战垒,
黑河无船渡者几?
前忧猛虎后苍兕,
土穴偷生若蝼蚁。
大鱼如山不见尾,
张鬐为风沫为雨。
日月倒行入海底,
白昼相逢半人鬼。
噫嘻乎悲哉!
生男聪明慎勿喜,
仓颉夜哭良有以,
受患只从读书始。
君不见,吴季子!
〔吴伟业顿足捶胸伤心不已晕倒在地。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2 10:12 编辑

第七场:哭友
场景:顾贞观京城寓所
时间:上场之后一晃十年左右;此前,方拱乾已蒙赦南归
幕后合唱:
痛别庄重发誓愿,
天高地厚湖海情。
沥血写下《金缕曲》,
千古流传到如今。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顾贞观在场上来回踱步。
顾唱:
罡风阵阵,
密云层层,
路远山高,
关河阻隔许久。
连日来午夜梦回暗沉吟,
滞留在皇城根儿苦干求。
去申诉去哀告腼颜天壤,
说才情托人情希冀化乌有。
(接白)日前接获兄台来函——塞外苦寒,四时冰雪。呜镝呼风,哀前带血。一身飘寄,双鬓渐星。妇复多病,一男两女,藜藿不充。回念老母,莹然在堂,迢递关河,归省无日……。(接唱)
光阴逼,
数更漏;
乾坤转,
几度春秋。
穷奔波,
心血呕;
唯余下,
这,这《金缕曲》词一首!(吟唱)
我亦飘零久!
十年来,
深恩负尽,
死生师友。
宿昔齐名非忝窃,
试看杜陵消瘦,
曾不减,
夜郎孱愁。
薄命长辞知己别 ,
问人生,
到此凄凉否?
千万恨,
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
共些时,
冰霜摧折,
早衰蒲柳。
诗赋从今须少作,
留取心魂相守,
但愿得,
河清人寿!
归日急翻行戍稿,
把空名料理传身后。
言不尽,
观顿首。
〔吴伟业隐现。
村:梁汾,先帝撒手尘寰,今上冲龄登基,为季子请托之事甚为渺茫。唯方拱乾得以侥幸,在先帝驾崩之前蒙恩赐还。想我垂老日暮,满目萧然,忧讒畏讥,苟延残喘。只怕是等不到他南归了。(痛哭失声)
〔吴伟业隐没。顾贞观震惊。
〔吴兆骞隐现。
吴唱;
惊沙莽莽飒风飙,
赤烧连天夜气遥。
雪岭三更人尚猎,
冰河四月冻初消。
白苇焚残黄榆落,
南北无路怅迢迢。
悔不当初空余恨,
混同江头血泪滔。
〔吴兆骞隐没。顾贞观脚下一软匍倒在地,再挣扎着起身。
顾唱:
百无一用是书生,
书生偏遭莫须有。
千佛寺内独徘徊,
心中长怀悲和忧。
贞观盛世难再现,
前路渺渺何处走?
何处走,
一直走,
往前走,
不停走,
继续走,
只管走,
拼命走,
走啊走,
撞了南墙不回头!
平生只求一件事,
不救回季子不罢休!
(接白)难以遣怀唯余孤愤,让我再来续上一首《金缕曲》。(吟唱)
季子平安否?
便归来,
平生万事,
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谁慰藉,
母老家贫子幼。
记不起,
从前杯酒。
魑魅搏人应见惯,
总输他,
翻云覆雨手。
冰与雪,
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
数天涯 ,
依然骨肉 ,
几家能够?
比似红颜多命薄,
更不如今还有。
只绝塞,
苦寒难受。
廿载包胥成一诺,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置此札,
君怀袖。
〔顾贞观题毕,举笔亮相,停格,聚光。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八场:跪题
场景:纳兰性德寓所书房
时间:上场之后又有数年
幕后合唱:
玉渊潭水深千尺,
哪及梁汾手足情。
容若又填《金缕曲》,
再现拳拳赤子心。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纳兰性德在场上,掩卷长叹。
德:难怪高士奇赞道——“一曲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吟)
河梁生别诗,
山阳死友传,
梁汾思旧曲——
悲之深,
念之切,
鼎足三,
情怀一。(接唱)
好才情困缚于黑山白水,
这一件科场案空前绝后,
嘉年华消磨在绝塞天涯,
傲岸性疏狂才撞上枪口。
江南才俊遭鄙夷,
少年天子借颅头。
千家霹雳人遣送,
万户萧疏鬼颔首。
吴兆骞宁古塔下盼生还,
顾贞观湖海情谊实深厚。
历历前尘,
深情厚谊,
思绪澎湃掀洪流。
文士唯有纸和笔,
犹如青锋握在手。
再续新词《金缕曲》,
愿将梁汾来效尤!(吟唱)
德也狂生耳!
偶然间,
缁尘京国,
乌衣门第。
有酒惟浇赵州土,
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
遂成知己。
青眼高歌俱未老,
向尊前,
拭尽英雄泪。
君不见,
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
且由他,
蛾眉谣诼,
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
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
从头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
后生缘,
恐结他生里。
然诺重,
君须记。
〔纳兰性德握笔亮相,收势。
德:想梁汾延聘塾师,已在我府内多日。因扈从圣驾在朝,尚未得见一面。今日有请西席,当面讨教一二。
画外音:顾先生到!
〔顾贞观上场。纳兰性德迎上前去。两人见礼。
顾:久闻公子大名,《饮水词》家家争唱。不才得蒙延聘,实属三生有幸!
德:先生说哪里话来。晚辈才是久仰盛名,今日有幸一见。多时陪伴圣驾,一向怠慢先生,伏窃恕罪。拜读两首词作,感慨莫名。真正黄绢幼妇外孙齑臼!
顾:泽畔之吟,出于憔悴;穷途散发,岂效嵇阮。让公子见笑了。
德:不才狗尾续貂,题写《金缕曲》一词,望先生笑纳。
〔顾贞观接过检视,马上赞叹不已。
顾:(抚掌)啊呀,这一首《金缕曲》远胜拙作,正是痴长年齿。实实地后生可畏,后来居上!
德:先生谬奖。凭先生大才,乡试会试犹如囊中取物,易若反掌。就是钦点翰林,也是指顾间事。先生屈居西席,莫非无意功名?
顾:蒙公子不弃,直言相告。非是无意功名,实为丁酉科场案吴兆骞逢冤负屈流放北塞,当年京郊送别,许诺相救。故而一直淹留在此,十余年来未曾返乡。既然乡试见背,这功名二字无从谈起。
德唱:(感叹)
镊髭未肯弃长安,
屈尊坐馆孩儿王。
只为千金许一诺,
湖海情谊传播广。
顾唱:(负疚)
一诺千金千金诺,
空负许诺心彷徨。
愧对挚友吴季子,
愧对自身和上苍。
(试探地,接白)公子日近天颜,不知可否进言?
德:大清家法,妃嫔不得干预朝政。何况我等只是侍卫!(略一停顿)也罢,德与先生相见恨晚一见如故,决意为汉槎破例。
顾:(激动地)那真是太好了,我代汉槎先行叩谢。
〔顾贞观作势要拜谢,被纳兰性德一把拉住。
德:先生何用如此。“绝塞生还吴季子”,将是某诸事中第一要务,为此竭尽全力,万难不辞。
〔顾贞观作势再要拜谢,又被纳兰性德一把拉住。
德:宁古塔流放人士,虽早有赐环,乃是先帝生前特赦。然则汉槎已成丁酉科场案头一号名人,还加当年罪名是藐视圣上,谅来一时不能筹措难以如愿。此事三千六百日中,弟当以身任之,不俟兄再嘱也。
顾:(急切地)公子,人寿几何?十年为期,只怕汉槎已为绝塞之鬼。
德:如此减半,请以五载为期!
顾:感复何言,此番为我自身叩谢公子!
〔顾贞观跪倒在地,拜谢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赶忙搀扶顾贞观起身。
德:男儿膝下有黄金。天地君王父母师尊之外,居然轮到不才,实在受之有愧!待我再续一首《金缕曲》!(吟唱)
洒尽无端泪,
莫因他、
琼楼寂寞,
误来人世。
信道痴儿多厚福,
谁遣偏生明慧。
莫更著、
浮名相累。
仕宦何妨如断梗,
只那将,
声影供群吠。
天欲问,
且休矣。
情深我自判憔悴。
转丁宁、
香怜易爇,
玉怜轻碎。
羡杀软红尘里客,
一味醉生梦死。
歌与哭、
任猜何意。
绝塞生还吴季子,
算眼前,
此外皆闲事。
知我者,
梁汾耳。
顾:(连连称赞)高才啊高才!“绝塞生还吴季子”,有望啊有望!
德:为敦促时刻不忘承诺之事,容若当斋壁大书——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处。
〔顾贞观转身,望着天幕上出现的“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处”十个大字。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4 23:24 编辑

第九场:求援
场景:纳兰明珠府上厅堂
时间:纳兰容若寻机救助吴兆骞之时
幕后合唱:
天时地利并人和,
得益全凭真功夫。
感天动地《金缕曲》,
明珠照亮南归路。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纳兰性德兴冲冲地上场。
德:圣上接连诛鳌拜平三藩祭孔圣,深得民心。眼看盛世就在当下,吴汉槎生还有望。今日父亲大人特邀徐乾学恩师过府,正好是个机会!
〔纳兰性德疾步下场。二道幕升起。
〔纳兰明珠陪同徐乾学上场。
徐:相国盛邀,满桌馔玉,酒过三巡,不知有何示下?
明:徐大人宽心,此乃家宴,不是庙堂。是小犬有事请教。
徐:容若要来,好啊。我这个得意门生多时不见,正好聚聚。
明;这是容若他日前送来的一首《断续令》,请徐大人赏鉴。
〔徐乾学接过,一看之下拍案叫绝。
徐:这首《断续令》实为一首藏头词,足可称为药名词。巧将中药药名当归、鹿角、滑石、独活、甘松、乳香、熟地、桂枝、菊花、桑白皮、蚤休、绿青、水银、木瓜、连钱草、细辛、肉苁蓉、菟丝、断续分别嵌入词中,读来恰到好处。尤其是“断续”这味中药名,分嵌于词的首尾,一般人难以觅见,且读来觉得整首药名词周而复始,回味无穷。不知是哪位高手所作?
明:乃是顾贞观所作。
徐:怪不得!就是那个因两首《金缕曲》誉满京华,令郎又续作了两首的顾贞观?
〔纳兰性德上场。
德:恩师大人,正是顾梁汾。
徐:如此高才,不向蟾宫折桂实在可惜!
明:顾梁汾他是为了吴汉槎滞留京都二十余载,从不曾还乡应试。
徐:(频频点头赞叹)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啊。
德:弟子正为此要恳求恩师大人援手。
徐:哦?
德唱:
山一程,水一程,
风一更,雪一更,
身向榆关那畔行,
聒碎乡心梦不成。
吴郎遭际极憔悴,
欲回江南了残生。
恳求恩师出善策,
弟子不忘您大恩!
徐唱:
金缕一曲赎命词,
命乖运蹇可怜人。
劫灰已扫文星尽,
党禁初宽大气伸。
(接白)眼下倒是一个好时机。否则,真要追究文字狱,恐怕顾梁汾那首《金缕曲》中的一句“总输他翻云覆雨手”也得治罪,遣送宁古塔!
明:吴汉槎身犯重罪,谪戍宁古塔,确无赦还之例。念他博学多才,长于同赋。己在绝塞受苦多年,母老子幼,委实可怜!
徐:当今皇上振兴文运,优待天下之士。因此,可以疏通少府,用银子来赎还。
德:赎还?好办法!
明:不知赎金几何?
徐: 按常规,赎金三千两。
明:我们父子可筹措两千,尚短缺一千。徐大人能否设法?
徐:相国有所不知,三千乃是正项。各路通关尚需追加两千。
明:两千?!
徐:相国放心。统共五千之数,余下三千“昆山三徐”各承担一千。
明:然诺重——
徐:君须记。
〔纳兰明珠和徐乾学相对抚掌大笑。
德:容若代顾梁汾吴汉槎谢过恩师大人。
〔大幕合拢。


备注:

顾贞观《断续令》——
断红兼雨梦,当归身世,等闲蕉鹿。再枕凉生冰簟滑,石鼎声中幽独。活火泉甘松涛嫩,乳香候,龙团熟。地偏丛桂枝阴,又吐丛菊。花时约过柴桑。白衣寒蚤,体负深杯绿。青镜流光,看逝水银波,漂残落木。瓜蔓连钱,草虫吟细,辛苦惊髀肉。从容乌兔,丝丝短发难续。

徐乾学、徐秉义和徐元文兄弟都是进士出身,当时很有名望,号称“昆山三徐”。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7-24 01:51 编辑

第十场:回乡
场景:京郊官道
时间:吴兆骞绝塞生还之时
幕后合唱:
金兰倘使无良友,
关塞终当老健儿。
往昔出塞少年郎,
今日归来谁是尔?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当年的两解差上场。
甲:(扬白)哎吆喂,看看,看看,一晃二十三年啦!
乙:(扬白)老哥,我说哎,现在河清海晏,没有那么些囚犯要发配;哥俩好再来凑凑热闹!
甲:(扬白)当年是押送,今朝是欢送!
乙:(扬白)说错了,今朝是欢迎!
甲:(扬白)呵呵,看来我是开心过了头。说错了,今朝是欢迎!
甲/乙:(扬白)欢迎俊朗才子荣归故里!走起来哦!
〔两解差下场。       
〔顾贞观急步上场。
顾唱:
天晴朗,
地宽广;
胸宽旷,
喜若狂;
心若狂,
泪盈眶;
泪满眶,
精神爽;
心神爽,
相迎季子还故乡;
还故乡,
心血未曾付汪洋。
廿年来,
多次求告总无门;
廿年来,
诚意终究感上苍。
只可叹,
梅村前辈已仙逝,
不及相迎返里巷。
只可惜,
容若老弟随扈去,
未能约来酬相帮。
行来已至官道上,
待我翘首举目望!
〔吴妻上场,手中提着小小包袱,可见她已苍老憔悴不堪。顾贞观迎上前去。
顾:大嫂,你们终于回来了!
妻:是啊,总算回来了。贤弟多方相救,时至今日,愚嫂也只能说声——大恩不言谢。
顾:大嫂说那里话来,实在也非梁汾一己之力。季子呢?
妻:(回身一指)他,他就在后面!(悲从中来,掩面擦泪)
〔顾贞观疑惑不解。
吴兆骞在幕后唱:
摇摇摆摆到京城哪——
〔吴兆骞在两位解差搀扶下上场,他上场后甩开解差,手舞足蹈。
吴接唱:
来了我丁酉乡试新举人。
新举人,
到京城;
列皇榜,
意气盛;
中进士,
喜不胜;
立朝堂,
当近臣;
读破万卷行万里,
功名二字是根本。
琼林赴宴三杯酒,
叩谢吾皇九重恩!
钦点翰林勤参政,
江左凤凰发新声。(哈哈大笑)
〔两解差摇头无语。顾贞观着急万分。
顾:(对吴妻)这,这怎地——
妻:接获南归消息,他,他就发病了。
顾:(走近吴兆骞)季子兄,你回来了!
吴:钦点翰林,我是上任来了哦。
顾:(试探地)季子兄,我是梁汾,顾贞观啊。
吴:你,你不是翰林院派来接我的么?
顾:我——
吴:(生气地)岂能如此目无尊长!你要知道,当心得罪上司,把你发配宁古塔!
顾:你,你再仔细看看,我是谁?
吴:(犯糊涂)你,你是谁啊?
〔吴妻回身掩面哭泣。
〔解差搀扶着吴兆骞坐下。顾贞观扑上前来,一头跪倒。
顾:我是漂泊京都二十三载的顾贞观啊。
〔吴兆骞无动于衷,顾贞观扑在他的膝上痛苦不已。
甲:(扬白)哎吆喂,看看,看看,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啦?
乙:(扬白)救,还是不救——说起来真是个问题!
甲/乙:(扬白)咋办?!
顾:(不断捶胸,仰天长啸)天哪!
幕后合唱:
劫后归来文星癫,
大好年华归尘土。
受患只从读书始,
感叹难得是糊涂。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备注:按史实,吴兆骞南归并未疯癫。不论其他作品如何设计,此剧作把他写成经受长期迫害,终成疯癫。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