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场话剧剧本《色戒》

此六场话剧剧本《色戒》是一部典型的西装旗袍戏,也是一部别致的谍战剧,系根据由张爱玲同名小说创编的戏曲剧本再行改编而来。原先没有人敢吃这只螃蟹,现在期待在李安同名电影问世十周年之际(2017年)能有望在舞台上和观众见面。


序幕
第一场:设谋香江地
第二场:重逢上海滩
第三场:密会百乐门
第四场:定情山阴路
第四场:布网电影院
第六场:脱钩珠宝店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刺客四人
护卫若干
易先生,汪伪某特务组织头子(简称易)
易太太(简称太)
王副官(简称副)
跟班若干
王桂枝,港大学生,剧中另一身份是麦太太(简称王)
梁闰生,港大学生,剧中另一身份是麦先生(请考虑国语带点上海口音,简称生)
邝裕民,港大学生,(简称民)
赖秀金,港大学生,(简称金)
马太太(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马)
牛太太(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牛)
仆欧若干
百乐门舞厅领班(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班)
百乐门舞客若干
百乐门舞女若干
吴先生,暗杀行动组织者(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吴)
马路过客若干
珠宝店伙计(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伙)
珠宝店老板(如可能,请考虑操上海方言,简称板)
密探若干(简称密)
警察若干

备注:据说当年李安为《色戒》女主角王佳芝开出的选角条件是——年龄19—23岁,身高164—168cm,魔鬼身材,聪慧过人,气质高雅古典。对舞台剧来说,绝对不会裸露,也决然没有床戏,所以对所谓魔鬼身材不必多虑。
是非是 我非我

序幕
场景:河内高朗街27号三层西式楼房前
时间:1939年3月21日执行暗杀汪精卫行动的凌晨

〔随着画外音响起,大幕拉开。

画外音:这是1939年3月21日戴笠派部下陳恭澍执行暗杀汪精卫行动的凌晨。

〔夜阑人静,舞台上一片昏暗。夜色迷蒙,似见远处路灯闪烁。

〔有人穿夜行服上场。看不清面目,只觉得来人个个身手矫健。

〔刺客悄没无声地四下观察,圆场。

〔刺客翻墙而入,然后隐没在别墅楼背后。

〔枪声响起,别墅室内灯光亮起。只听得混乱的喊声脚步声。

“抓刺客!”“保护主席!”“快来人啊”等喊声此起彼伏。

〔若干护卫疾步上场,圆场后分头下场。

〔易先生拉着易太太狼狈地奔上场来,王副官紧随其后。他们匆忙地从另一侧逃奔下场。

接着哭声四起。混杂可听到的是:“仲鸣兄……”“仲鸣!” “侬捺能好丢下我啊!”等。

画外音:刺客从后墙爬进汪精卫的寓所,冲上三楼,向事先侦查判定的三楼汪精卫臥室冲去,用斧头劈开房门,向室內掃射,不料误中副车,曾仲鸣身中多弹,抢救无效死在医院。

〔随着画外音响起,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一场:设谋香江地
场景:香港维多利亚广场附近
时间:汪精卫一伙从河内转移到香港不久

〔随着画外音响起,大幕拉开。

画外音:汪精卫一伙如惊弓之鸟,从河内转移到香港。在这里,一个心得刺杀运动开始了。
        
〔易先生和易太太同步上场,跟班亦随同上场。

易(走至台中立定亮相):汪主席和重庆分道扬镳后,国民党派人赶来河内行刺。仲鸣兄长不幸遭到误杀,庆幸的是我俩虎口逃生。(和走上前来的易太太握手。)

太:(高兴地)跟随汪精卫陈璧君到了香江,多好啊,免税港口!回头汪主席还要委派你去上海,赶紧多采购衣物首饰!质量好档次高价钱公道!大令,侬讲要帮我寻一个导购,现在到底寻到了没有啦?

易:啊呀,我的好太太哎!才刚刚到此地还没几天,哪能立时三刻就好变出一个既要会讲广东话又要会讲上海(闲)话的女搭子来?!

太:啊呀,大令啊,此地格香港人嘛专门吃吃阿拉勿会讲广东话的外地人。斩买客格一把刀是勿要磨得忒快奥!侬要晓得,我已经有好几天呒没去采购来。辰光浪费忒,阿要可惜!

易:好啦好啦,我保证,今朝王副官一定有回应。满意了吧?

〔易太太得意又高兴地摇晃着易先生的手,两人相拥着下场。跟班随同下场。

幕后传来男女青年的笑声话语声:王桂枝,你演的那个女英雄真棒!/观众掌声多热烈啊。/演出空前成功,真是太高兴了!等等。

〔王桂枝领头上场。随后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三人一起上场。

王:光在台上演有什么用?汪贼投靠东洋,河内行刺失误。实在遗憾!我们一定要群策群力想个计谋,来挽救国运,为抗战出一份力量。

生:我们港大学生必须作出贡献!

民:热血青年不光心潮激动,还得行动起来,不是吗?

金:目标行刺易先生——那唱主角还得是我们女一号啦。

王:哎,邝裕民,你讲通了路子搭牢了易先生的副官,究竟有多少把握?

民:不要担心。易先生的副官马上就会来联络。正巧,他也姓王。你和他还是五百年前一家人呢。

王:别瞎说!谁跟这个汉奸是一家人啦。

生:好啦好啦!大家还是再来商量商量,我总觉得我们一副大学生样子总归不是件事体。弄不好,跑上来就会穿帮。

金:对,梁闰生讲得对!大学生是社会上最急进的一份子,我们一定要乔装改扮才行!

民:依我看,最好要扮成功做生意的。生意人重财轻义,只认钞票不认爹妈。易先生就最不容易起疑心。

生:那好啊,就是你来扮生意人。王桂枝就是现成老板娘。

民:我啊,我怎么能行?要末你,梁闰生梁小开。一点都不用乔装改扮,回自家屋子里随便去拿两套行头出来一套,不就是个标标准准生意场上生意人!

金:对啦,梁闰生家里钞票麦克麦克。哦,还有,不能再叫梁先生,索性就叫麦先生。香港广东最大路的姓啊。王桂枝,你嘛,当仁不让自然就是叫麦太太喽。

民:怎样?就此一言为定!大家赶快去换行头!

〔四人一窝蜂地欢笑着下场。

〔王副官上场。

副(对幕内):太太,你要找的导购来啦。

〔王桂枝和梁闰生携手从王副官上场相同一侧上场。易太太则从另一侧上场。

〔王桂枝和易太太太两人对视,缓慢转圈相互打量。

王背白:打扮真是贵气加俗气;

太背白:清水芙蓉,真正入眼;

王背白:硬着头皮要去应付;

太背白:满心欢喜,十分中意。

易太太上前一步,对王副官:王副官,这两位就是……

副:太太,这两位是麦先生和麦太太。(对王和生)这位就是我们太太。

王和生:易太太,您好!

太:啊呀,别叫我易太太,听起来就好像我只不过是姨太太。算什么名堂经?阿要滑稽?!阿拉易先生是规矩人,从来也勿曾讨过姨太太。我可是滴滴刮刮着红裙坐花轿的正牌大太太!

王和生(马上改口,拉长腔调):太——太,您好!

太:好,好,大家好啊。(对王)请问……

王(上前一步):我叫王桂枝,上海圣玛丽亚女中毕业。我家麦先生在香港麦加洋行做进出口生意。王副官让我来陪陪易——,哎,陪陪太太。

太:好的,好的,王桂枝,桂枝香,再好也没有了。我也是在圣玛丽亚女中读过书的。不好意思,虽然没有毕业,我俩也还应该算是校友啊。

王:太太,那您也是前辈。更加要多多照应我们啊。

太:好说好说。那你看,今朝大家一道……

王:我看索性就这样吧,现在我先陪太太到轩尼诗道做头发,然后嘛,再去皇后大道转转。明天让我先生弄部车子,一道去跑马场碰碰运道。后天嘛,到明朝看赛马行情再商量,挑几个好玩地方您来选。太太,您看……

太:好极了,好极了。连得明天后天统统都安排好了。麦太太,你想得真周到!

王:我年纪还轻,太太就叫我桂枝好了。

太:那末,我也就勿客气啦。桂枝,赶紧走!

〔易太太领头下场,王桂枝赶上前挽着她臂膀很亲昵地一起下场。梁闰生紧随其后,王副官最后一个下场。

(再上场时已是数日之后)

〔王副官从另一侧上场。此时他提着背着拎着抱着大大小小的各色商品包装袋,样子很是狼狈。易太太和王桂枝也携手从另一侧上场,两人圆场。王副官拖拖拉拉地跟随其后。(注意到王桂枝和易太太太的发型已变更过)

太(感叹):香江地界真好白相,老好白相哎。

王背白:看看她,满面笑容,蛮容易对付。(对易太太):太太,这几天开心不开心?

太:开心,开心,和你在一起,真正开心来!就是眼睛一闭再眼睛一睁就是一天!日子过得真快,过得太快了。

王:能陪太太游转香港,我也很高兴啊!(背白)还得要撸她顺毛拿她当块跳板,才能接近目标!

〔两人边圆场边继续。

太:桂枝,亏得你伶牙利齿,又是本土人,回报得这些老板不好意思抬价。唉,为啥我们没早点碰头啊——错掉了多少折扣,真是的!

王:太太,有缘千里来相逢——现在认识也还不晚啊!

太:是啊是啊,桂枝啊,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过房囡可就称心了!

王:太太,您这样嫩相,看上起一点都不像我过房娘,倒像是我的亲姐姐!

太:桂枝啊,你嘴巴甜是甜得来。那么,今天我就倚老卖老,来,叫我一声老阿姐!

王:阿——姐!

太:阿妹!

〔两人拉住四手。缓慢转圈相互打量。

〔此时,一跟班急上场,见到易太太等三人招手示意。易先生紧接上场。

〔易太太太迎上前去。王副官跟随上前。王桂枝立在原地不动。

太:大令,怎么啦?

易:陈璧君急电,让我们立刻赶往上海!

太:立刻赶往上海?!

易(对王副官):还不快走!(跟班上前接过王副官的大包小包,两人下场。易先生转身准备下场,看到王桂枝眼前一亮,顿时停步。)

太:等一等!(转身过去拉住王桂枝走近易先生)来来来,来认一认我这位过房阿妹。(对王桂枝)来,叫一声姐夫!

王:(低头小声地)姐夫。

易:(搓手,故意假装生气)你看你看,早点不告诉我,现在连得见面礼都没准备,像啥个样子!弄得我一点都没有面子!

太:哎吆,自家人,不要客气来。桂枝啊,你一定要到上海来看我啊!万一香港有啥事体发生,马上就到上海来寻阿拉,记牢啊。

〔易太太向王桂枝挥手告别。易先生上前一步,伸出手来。王桂枝羞答答地伸手,两人相握,相望。然后易先生摇动两手(一人一右手,易先生主动王桂枝被动),再放手转身随易太太下场。

〔王桂枝目送他们下场。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三人上场。

金:(兴奋地)王桂枝,看起来有戏啊!

王:(懊丧地)还不知道呢?刚刚要咬钩子,他倒又离开香港去上海啦。

民:(坚定地)那我们就追到上海!

生:(一本正经)有一件事,大家可能没想到。

王/民/金:什么事?!

生:(神秘兮兮)王桂枝现在身份并不是大学生,是麦太太。既然是麦太太,当然也不会得是个大姑娘!
        
民/金:这有啥?!
•        〔与此同时,王桂枝身体摇晃,一手扶额呈险乎昏厥状。赖秀金赶紧上前搀扶住她。

〔赖秀金见王桂枝脸色发白,顿时明白过来。

金:那,那真的要……

〔梁闰生坚定地点头。邝裕民也恍然大悟。

生:邝裕民,要末你来帮王桂枝忙,解决这个问题!

民:(尴尬地)我,我也不晓得……

生:这还不单单是见红不见红的问题,床上功夫也是蛮重要的。总不见得要送她到长三堂子里去接受调教喽?!

金:对,对,还是你梁闰生上!梁小开,不说你到过群玉坊会乐里,老早在家里和一帮丫头娘姨乱搞过来。对吗?

民:对对对!还是你有经验,好好培训培训王桂枝!

生:(老练地)我倒无所谓,就看……

王:(赌气地)要培训,让赖秀金接受培训去!

金:(故意〕啊呀,王桂枝,你不要再客气来。我要是像你生得这样漂亮,老早就自家抢到前头来了。可惜啊,可惜,易先生真不会来看上我!

民:对对对!王桂枝你这朵校花,就别再推来推去啦。上次学堂里,演话剧还不是大家最后拍板你来担纲最佳女主角吗?

金:你要是不肯牺牲,整个计划就统统泡汤!假如易先生一上手知道你竟然还是个黄花闺女,那不马上就拆穿麦太太的西洋景啦!

民:就是,就是。

〔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王桂枝四人轮流念白。

生:(严肃地,强调)我们的计划是行使一条美人计,

民:(厌烦地,背白)真是花样百出费尽心机。

金:(疑惑地,背白)看来她要豁出去才行,

王:(内心挣扎地,背白)我这是怎么啦?只觉得一阵阵寒气从脚底冒上来。

民:(嫉妒地,背白)哼,挑挑梁小开,占了个大便宜!

金:(无奈地,背白)假定是我,只好去死了。

生:(满怀信心地,背白)登上月亮还得架好梯子呢。

王:(庄重地,背白)硬着头皮闯难关,只好鼓足勇气做出牺牲。

〔四人背白毕,邝裕民赖秀金梁闰生三人以王桂枝为中心靠拢,梁闰生处于离王桂枝最近位置。

生:那末,我……        

王:(羞怯低声地)我,我,你知道,我从来没有……

生:(显摆而又忘情地)我知道,我保证会很温柔,过了今晚,相信你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我。

〔梁闰生一把抱住王桂枝,恣意地相拥相吻。

〔灯急暗转。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今生今世,今日今夜,王桂枝甘做牺牲——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在梁小开的调教下,成了所谓熟女。哦,可不是绅士淑女的淑女哦。一切准备停当,这批港大学生立即转战上海。

〔随着画外音响起,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二场:重逢上海滩
场景:易家客厅
时间:上一场后不久

〔幕后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好啦,上海滩,国民党特派员来了,港大学生来了,王桂枝来了,她已经顺理成章地踏进了易先生家大门。

〔幕后画外音声中大幕拉开。

〔马太太和牛太太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中场见面停步招呼。

马/牛:啊呀,牛(马)太太!

马:有一个礼拜勿曾碰头来,今朝也来凑麻将搭子啦!

牛:是啊是啊,哪能勿看见风太太?

马:风太太总归是拖拖拉拉,侬又勿是勿晓得伊!

牛:来,来,让我伲来问问做东格庄介里。

马:咦,人呢?

牛:哪能上门勿见土地?!

太(幕后答话):来啦!来啦!

〔易太太兴冲冲地上场。

马/牛:阿姐,侬阿曾叫过风太太?

太:今朝可没叫她,只请你们两位!

马:侬倒真呒没叫迪只烂麻皮?!

牛:啊呀,麻皮勿来嘛,阿是要三缺一啦!

太:别担心,不要担心事。有一个不麻皮的在此地呢。(对内)桂枝,桂枝,出来啊!

马太太和牛太太紧盯着上场门。王桂枝光彩照人地登场。易太太上前拉着王桂枝的手走过来,对马太太和牛太太作介绍。

太:大家来认识认识,这一位就是新来麻将搭子。从香港来的麦太太,我过房阿妹,原来圣玛丽亚女中校花!

〔马太太和牛太太上下打量。

王:(落落大方地)阿姐,这两位是……

太:这一位是马太太。

王:(热情地,致意)马太太。

〔马太太鼻孔里哼了一声。

太:这一位是牛太太。

王:(同样热情地致意)牛太太。

〔牛太太扬了扬手绢。

马/牛:(不阴不阳)麦太太!(转向易太太)迪格一个礼拜侬带伊白相过点啥格地方啦?

太:让我来板指头算算看:大马路先施公司,四马路蜀豫饭店,七重天大世界,新世界跑狗场,霞飞路天鹅阁,城隍庙绿波廊……

牛:啊呀,侬倒真敢带仔伊到租界外头去兜白相!

马:哎,牛太太,侬勿要搅来。侬倒想想看,人家易先生坐格是啥格一只位置,易太太啥地方会勿敢去啊?

牛:对对对,我是自家吓昏仔格头来。

太:下礼拜我想请麦太太去南翔古漪园白相,尝尝正宗南翔小笼。

马/牛:格末,我伲阿有资格一淘去啊?

太:当然,当然!

马:还好,还好!倒勿曾忘记脱我伲老朋友!

太:哪能会呢?

牛:请问,麦先生是……

太:人家麦先生原来是香港麦加洋行做进出口生意。现在英国人洋行关门大吉,所以末麦太太一个人到上海来做做生意跑跑单帮。

牛:哎呀,倒真看勿出,麦太太还是一格女中豪杰!一看就晓得侬搭阿是娥一样冰雪聪明,天生丽质。

马:哎,阿拉就要去看施家班的沪剧新戏《苦命女单帮》,阿是娥主演女单帮自编自唱一百多句赋子板哭诉悲惨身世,台下头格观众感动是感动得来。麦太太肯勿肯赏光?

〔易太太示意王桂枝。

王(点点头):蛮好啊,我也去!

〔马太太牛太太易太太王桂枝四人背白。

马:侬看伊末,跑单帮为啥要落单呢?

牛:哼,易太太做啥眼睛会得张勿开?

太:现在起再不用去喊风太太了!

王:我总要步步留神一副笑脸去相对!

马:来者不善啊,只怕伊专门会得钻空子。

牛:红杏一枝,花得侬来末团团转!

太:桂枝上得台面,我也风光有面子哎。

王:看起来这两位头牛头马面专好纠缠!

太:(招呼)好,来来来,大家好入局来。我已经关照娘姨准备银耳羹桂圆汤,等一歇搓过八圈吃点心啊!

马/牛:对对对,麦太太,来啊!

〔四人分别坐到八仙桌旁。易太太和王桂枝坐在里侧,侧面对着观众;马太太和牛太太坐在外侧,侧面背对观众。注意到王桂枝是易太太的上家。

〔四人汰牌后开始搓麻将。

〔麻将开始直到后来王桂枝离座。以下一段对白均在麻将进行之中。

马:今朝呒没吃辣的风太太来,啥人会胡得出辣子?

太:这有啥?看我来胡一把杠头开花!

牛:啊呀,圣玛丽亚女中格校花已经拨侬花到屋里来哉,哪能再会得勿胡杠头开花呢?

王:红中。

太:碰!(出牌) 白板。

牛:勿要。伊是红中,侬是白板,倒蛮有意思格。(出牌)东风。

马:派司,(摸牌出牌)西风。

牛:唉,想想还是林妹妹讲得对——勿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

〔大家继续摸牌出牌。

太:(喊出来)胡啦,我胡了!

马:胡得介快!多少台头?!

牛:只要勿是杠头开花,我就烧高香来。

〔王桂枝马太太牛太太付筹码拨易太太。

太:再来,再来。

〔继续搓牌摸牌过程中,易先生上场。

易:今天上场子早啊。

〔王桂枝马太太牛太太见易先生进来,都立起身离开牌桌走上前来招呼。就易太太一人端坐不动。

王:姐夫。

太:用不着客气,你只管坐着。

马:伊拉倒真亲热来!

牛:姐夫小姨子嘛!

〔易先生一一打招呼。他一付绅士派头帮王桂枝拉开椅子让她归座后,站在易太太的身后看牌。

〔马太太和牛太太一旁交头接耳。

〔马太太牛太太易太太王桂枝易先生五人背白。

马背白:迪种绅士派头几曾见过歇,阎罗王今朝也会得扮菩萨哉。

〔马太太自行归座。

牛背白:伊只看人来勿看牌,两只黑眼乌子骨溜溜,勿转啥好念头。

〔牛太太后自行归座。

太背白:早上多念了几句往生咒,难怪我今朝运道好来推勿开。

王背白:初出茅庐竟然要让挑重担,只能时刻小心寻找机会。

易背白:我有心思,看得出来她也有爱意,就等着看机会移花接木!

太:(激动)哈哈,我又胡啦!

牛:哪能搞头劲格?麦太太,侬阿是一直勒拉放张?!

马:(对牛太太)侬迪格就勿懂来,迪格就叫做情场失意嘛赌场得意!

太:(对马太太)马太太,别乱说啊。阿拉是一向规规矩矩,啥地方来情场失意?

易:(探身打圆场)寻开心,寻寻开心。马太太是打打甏,随口说说笑话。

牛:就是呀,打打甏,打打甏。侬勿要摆勒拉心浪向。

王:(看表)啊呀,辰光快到,失陪失陪!阿姐知道的,我要到百乐门去碰头一位客户,谈点生意经。老早约好了,实在对勿起大家!(边说边立起身来)

马:勿要紧格,易先生侬来顶一脚!

〔王桂枝向各位致意后下场。易先生仍然立在易太太的身后目送王桂枝离开。

牛:(对马太太)调只位置,调只位置!刚刚是姐妹打上下家,现在再是夫妻打上下家,耐末我伲真格要输得来赤脚地皮光哉!

〔马太太坐上刚才王桂枝的位置,易先生则坐在马太太腾出来的空位置上。

幕后王副官的声音:报告!

〔紧接着王副官上场。

副:报告,周佛海派人来有紧急会议!

〔易先生从刚刚坐下去的椅子上站起来,对马太太和牛太太打招呼。

易:对勿起,实在对勿起!公务在身,告退!

〔易先生随王副官下场。

牛:(丧气地)耐末真格三缺一来!

太:(起劲地)让我去打电话喊风太太来!

马:(做作地)哎呀,哎呀,我,我……(突然作腹痛状)。

太:(焦急地)阿要紧啊?!王副官车子刚刚跑脱,要末我来打电话叫广慈医院派救命车来?!

牛:(呼应地)勿要紧,勿要麻烦侬来。我来拦祥生汽车陪伊去广慈医院!

〔牛太太搀护着马太太下场。易太太目送她们下场。

〔灯暗转。二道幕下。

〔马太太和牛太太自二道幕中间探出头来两面看看,走出二道幕。

〔马太太完全正常,两人相对偷笑。

马:豪躁,让我伲也到百乐门蓬嚓嚓去!

牛:对,快走啊!

〔马太太和牛太太急步走向舞台另一侧。

〔幕后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呵呵,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画外音中大幕合拢。

备注:
为尽可能地保持张爱玲小说特色和体现上海滩风情,在这一场里设计有一段易家客厅搓麻将的舞台场面。建议把麻将桌摆成菱形状,这样易太太和王桂枝可尽量侧面面对场中心观众,马太太和牛太太则半背对场中心观众。若再把牌桌设计成并非正方形的扁状菱形,(只要台下看上去像是八仙桌即可),更可便于观众看到台上演员的表情动作,即使她们坐在麻将桌前也没有多大妨碍。
另外,从舞台调度角度出发,前后搓麻将过程中插入易先生登场。使得演员有机会起来活动并能站立着演唱对白,不至于过长时间呆在麻将桌旁从而避免了舞台形象过于僵化。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三场:密会百乐门
场景:百乐门舞厅,后转为法租界A别墅卧室
时间:紧接上一场

〔幕后舞曲声起。

〔舞曲声中大幕拉开。

〔开幕后场上可见百乐门舞厅门口,舞厅内部的舞池。灯光时而异常明亮,时而特为晦暗。背景音乐为当时流行歌曲“夜来香”“何日君再来”等。伴随着舞曲,只见对对舞伴翩然起舞。舞台后方可有几张小桌子和椅子。也可安排有少许人坐在那里。仆欧来回穿梭服务,也有仆欧守在门口。领班常在进大门处照应。

〔舞客川流不息,或有人相互招呼。

〔王桂枝匆匆上场。

〔作为门童的仆欧开门。领班上前招呼。

班:小姐一格人?跟我来,我来搭侬介绍一位舞伴。

王:谢谢费心。我来此地等人。

班:(依旧笑着应对)好格,好格。格末此地来,(引领王桂枝到一张空桌子旁坐下)请坐。马上就有仆欧来招呼侬,失陪。

〔仆欧上来服务。

〔王副官和易先生匆忙上场。两人均戴墨镜。王副官进百乐门,而易先生则待在门外远处暗中。

〔作为门童的仆欧开门。领班上前招呼。

班:先生一格人?跟我来,我来搭侬介绍一位舞伴。

副:谢谢费心。我来此地寻人。

〔领班点头离开,可见她有些悻悻然。

〔王副官扫视一圈,发现王桂枝。王副官径直走到伊格桌子旁,低头窃语。

〔王桂枝立即站起,王副官摸出钞票扔在桌上。王桂枝尾随王副官急步走出百乐门。

〔作为门童的仆欧:欢迎光临,先生小姐慢走。

〔两人出门后与易先生会合,三人疾步从舞台另一侧下场。

〔仆欧收拾桌面,拿起小费放入自己口袋。

〔马太太和牛太太匆匆上场。

〔作为门童的仆欧开门。领班上前招呼。

班:两位太太,大家是一格人?请跟我来,我来搭捺介绍舞伴。

马和牛:谢谢费心。我伲勒拉此地寻人。

〔领班点头离开,可见她有些悻悻然。

班:啊要热昏,今朝碰着仔啥,统统是寻人格!(边摇头边走开)

〔马太太和牛太太在场上各舞伴之间来回穿梭,又再对各张桌子旁张望。

马和牛对视:咦,哪能搞格?!

牛:(拉着马太太转到门口,对领班提问,比划长短,扭扭腰身)请问,阿曾看见过一格迪能长短迪能腰身格年轻太太来过?

班:(没好气)我伲百乐门舞厅,迪能长短迪能腰身格年轻女士真是勿要忒多噢!

马:是格,是格!我伲讲格一格是梳长波浪穿花旗袍着高跟鞋……

班:(打断,抢白)实在对勿起,侬倒看看交,此地拉里一位女士勿是梳长波浪穿花旗袍着高跟鞋?!

〔领班讲完后不再搭理立即转身离开。

马:咦,迪格算啥格意思?!

牛:搞啥名堂经?今朝真是碰着仔格大头鬼来!

〔灯暗转。

〔灯复亮起时,场景转为法租界A别墅卧室。

易先生上场,作扶着卧室门状并对幕内:来啊,进来啊!

〔王桂枝显示不好意思的姿态缓步上场。

易:易某三生有幸,请到嫦娥降临。但愿月老成全,了却相思之苦。

王:您位高显赫,我败花残柳。蓬门野草,难以相配。

易:说什么呢,难以相配的是我!只恨无力构筑广寒仙境来安置你。哦,不对!后羿是唯恐嫦娥白日飞升,撇下他独自一人——“碧海青天夜夜心”。

王:承蒙姐夫夸奖,受之有愧。还有,李商隐的——“碧海青天夜夜心”说的是嫦娥,不是后羿。我才是害怕,害怕要唱一出“王魁负桂英”。
        
易:相信我不是王魁,你也不会是桂英!再说任何誓言都是假的,用不到海神庙罚咒。实在还不如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王背白:他如此坦诚,倒真少见,让我一阵心慌一阵清醒。

易: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王:春宵一刻值千金?!

〔灯暗转。场上隐约似见两人相拥共入罗帏。

〔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四场:定情山阴路
场景:日租界B洋房卧室。
时间:上场后有些时日

〔大幕拉开。

〔场上王桂枝独自一人蹀躞徘徊。

王(自言自语):我扳着手指算日子,真是光阴似箭,一晃有多少天,来过多少回了。百乐门跳舞厅,我放下了钩子,霞飞路小洋房他咬了线。倘说是假戏真做,真是“赏心乐事谁家院,良辰美景奈何天”。要说我真戏假做,可怎么学得像逼真那样?!这真真假假不好分辨,是是非非又怎么调停。真像林黛玉写的那诗句“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和他一样都是被人在手中牵来牵去。他外表当然大智若愚,其实一样有血有肉。我虽然投怀送抱,本该当无情无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还是后羿;后羿,还是嫦娥?(快步走向窗前,推开窗子)天上的月亮也这么朦朦胧胧?!嫦娥啊嫦娥,你能告诉我当时你怎样能够硬着头皮变了心肠?没有回答?回答不出?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门铃声响起,关上窗户,应声)我来了啊。

〔王桂枝迎上门去,下场。

〔灯暗转。

〔灯光复亮后场上空无一人。只听得卧室中通浴室的门内有水流声。一会儿水流声停止。

〔易先生身穿睡袍上场。

〔在易先生背白中途,王桂枝身穿睡袍上场。

易背白:曾经沧海,曾经沧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是难得相知又相亲啊!

王:(走上前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你是“难得相知又相亲”,我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易:“恨不相逢未嫁时”!现在相知相亲也不迟啊。
        
王:别忘了还有两句诗是——“花开宜折便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易:八月庭院飘丹桂,桂花谢了还有桂枝更香。
        
王:秋去冬来,又是一季,只怕,只怕是——腊梅水仙分外香。

易:实不相瞒,风月场中确实时常来往。有的情况是事涉应酬难以推托,更加还有机密需要借机掩盖。但是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饮。你那位阿姐和我是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封建包办门当户对成就的婚姻。实在是一肚皮苦水啊。何来感情,还谈什么甜蜜;并无言语相通可以共同相商。自从遇到王桂枝,有貌有才有担当。这才有了花前月下,笑语多多;字里行间,文采风流。此生没有虚度啊!真恨不得丢开一切的一切,与你一起离开上海,一起去闯荡天涯。(摇头)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表)辰光已经太晚 了,我得走了,让我先去换衣裳。

〔易先生从舞台一侧下场。王桂枝目送伊下场。

王:难道,难道这是他的肺腑之言?!倒真的叫我又是感动又是彷徨。他怎么知道同床异梦?他又怎么知道爱恨交织?我说不清爽究竟是啥名堂?!嫦娥啊嫦娥,这又是为了什么?!

〔易先生更换好服饰上场。

易:我也要听命于人,马虎不得。我要走了,(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哎,桂枝,下次在凯司令咖啡馆等我,我接你到一个新地方去。

王:又是你别地方的一幢洋房?!

易:你晓得,我吃这口饭,不能不防。老古话讲得好——狡兔三窟!

〔王桂枝掩口发笑。

易:(奇怪地)啥好笑?

王:(笑着讲)我是,我是想到了有人讲过一句话——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易/王(同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易先生止住笑声,临走到门口又回头。

易:哦,对了,我还要带你去买钻戒。看看麻将台子上,四个人只有你没有钻戒!

王:我又不是没有过钻戒?麦加洋行关了门,就只好卖脱钻戒做跑单帮本钿来!

易:从前那位帮你买的钻戒,卖脱算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无骄傲地)现在要我来给你买!

王:好,好,快走吧!

〔王桂枝边说边走近门口推易先生表示送别。

〔易先生上前与王桂枝相拥相吻。        
        
〔灯暗转。

〔幕后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梁小开和易先生比,算个什么东西呢。

〔画外音声中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第五场:布网电影院
场景:平安大戏院进口处大厅,后转为复兴公园某角落。
时间:上场后不多久

〔大幕拉开。

〔吴先生上场,他头戴鸭舌帽,风衣墨镜,手拿一份报纸,嘴里叼着一支香烟。

吴:(香烟到了手里)执掌行动小组,已满三个月,哼,结果,结果,(再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香烟回到右手)结果仍旧渺茫。上峰发火,严令尽快收网!(香烟扔在地下,用右脚踏上去狠狠地碾了一下。)

〔吴先生慢步圆场。马路过客有人进出平安大戏院大厅,或观看电影放映信息或欣赏海报。

〔邝裕民和赖秀金作为一对情侣上场。他们两人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份报纸。同样慢步圆场。

〔梁闰生上场,同样手拿一份报纸,保持距离同样圆场。

〔王桂枝匆匆上场。戴墨镜,手里拿一份报纸。尾随圆场。

〔邝裕民和赖秀金与王桂枝擦肩而过,未曾察觉是她,两人管自窃窃私语。

〔吴先生下场,邝裕民和赖秀金接着下场。梁闰生从同一方向下场,王桂枝接着下场。

〔场上仍有部分过客。

〔灯暗转。

〔灯复亮。此时场景已是复兴公园某角落。       

〔王桂枝上场。圆场。(注意到此时上场人物手里均已没有报纸。)

王:匆匆赶到平安电影院,谁知道阵地又再转换。千斤重担压在柔弱的肩上,知道我容易吗?他们只要作壁上观,太舒服了。今日召唤来听指示,就怕又是一股劲地催命。挨顿训斥倒还罢了,这,这任务如何才能完成?

〔王桂枝不断张望,圆场后下场。

〔吴先生和梁闰生上场。吴先生已摘下墨镜。

吴:(对梁闰生,严厉地)上峰对你们很有意见,磨磨蹭蹭太不像样了。拿到了经费,一天两天只管拖下去,叫我怎么收场?啊?!

生:(抱歉地)我们本来就缺少经验,单凭一腔热血。如何动手要请指示,正要借重吴先生呢。

吴:(不耐烦地)好啦,好啦,伊拉三个人哪能还勿来?

生:(小声地)吴先生,您看,来啦。

〔邝裕民和赖秀金携手上场。

民/金:我们没迟到?

吴:今朝原来就只有第一地点的碰头辰光,转移到第二地点呒没确定辰光,也勿可能有!现在我要批评捺两家头格是:作为一对情侣跑出来,绝对勿会每人手里拿一份一式一样格报纸。两个人谈朋友也好做夫妻也好,一份报纸足够来!

民:对对对,吴先生讲得对!下趟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金:(背后嘀咕)不就是叫大家手里拿份报纸作记号格啊。

生:吴先生刚刚讲,一定要抓紧。

〔王桂枝悄然上场,未摘下墨镜。场上其他人也未察觉。

民:(讨好地)是啊是啊,等一会王桂枝来了以后,好好批评她一顿!

金:(出气地)依我看,她不要叫易先生迷得去来!

吴:(警惕地)侬讲啥?!难道我伲会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生:对不起,对不起。只是说气话。不算数,(对吴先生摇手)不算数。

〔吴先生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四人靠拢商议,可见吴先生摸出一张图指指点点。

王背白:(怨愤)不应该是疑人不用用不疑吗——,真叫人理难平气难平。单枪匹马投身虎穴,真真假假熬够苦辛。日日夜夜动族脑筋,时时刻刻战战兢兢。独自一人在走钢丝,莫大牺牲无人知晓!老古话说得好——“冷粥冷饭可以吃,冷言冷语太伤心。既然同志心一条,为啥偏要出口伤人不留情!

〔王桂枝摘下墨镜走向四人。四人正在研究图样,等王桂枝立定方始发觉。

吴:(扮出一副笑脸)啊呀,我伲格主角女英雄来啦!

王:吴先生,您好!这地方让我好找。

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民:王桂枝,你来看,霞飞路马路两面店面分布图。

〔王桂枝接过,仔细观看。

生:上次你说易先生狡兔三窟,从来是主动带到设定好的地方去。看样子河内那样卧室刺杀行不通。那么,只有靠珠宝店了。他答应讲要帮你买钻戒,对不对?

王:是啊。

吴:按照大致规律,迪趟仔伊会让侬等拉勒凯司令咖啡馆,然后带侬到伊想好格地方去幽会。(此时,邝裕民赖秀金对视一下,梁闰生也露出异样眼神,王桂枝都看在眼里)对勿对?

王:是的。他约我在凯司令咖啡馆等,辰光是四点半。

吴:一般来讲,伊总归是迟到,是勿是?

王:是的,他强调他工作忙,只有我等。

吴:其实,伊来了之后,还要侦察周围环境再会得进来。迪格也要化脱点辰光。凯司令咖啡馆玻璃窗忒大,很容易里厢看到外头,外头看到里厢。所以,迪趟侬要想法子让伊陪侬到迪家珠宝店去买钻戒。

王:一定?

吴:一定!

王:好,我保证想办法拖他到这家珠宝店。

吴:按照我伲掌握格情况,估计伊会得五点钟左右到凯司令咖啡馆。一进一出辰光扣脱,再兜到隔壁再隔壁格迪家珠宝店算伊五点零五分。珠宝店一开间店面小来西,印度人爷伲子两家头一个老板一个伙计。勿管看得中看勿中,侬一定要拖到五点三十五分放伊走出店门。

金:为啥是五点三十五分?

吴:平安大戏院下半日格第二场电影五点三十五分散场,人统统涌出来,便于动手之后隐蔽,也是为了捺格安全。

民:谁来动手?

吴:等一歇会得带捺到一个地方,捺三个人每人发一把白朗宁手枪,配十二发子弹。小梁等勒拉西伯利亚皮货店前头,瞄瞄橱窗看看手表等等女朋友。小邝搭仔小金两家头等勒拉绿屋夫人时装店里厢,出来后小两口再继续讨论橱窗模特儿穿格时装入调勿入调。两隔壁五点三十分埋伏好,等伊一出来,就近身开枪。枪声加上电影散场肯定是一片混乱,大家就赶快朝平安大戏院方向撤退!

金:(担心地)会不会打着王桂枝?

吴:决计勿会。伙计送客拉门,易先生绅士派头,一定走勒拉前头。

王:那我呢,我也要有一把手枪啊。

吴:侬拿了枪反而勿好。坤包里厢就是摆得进去,也容易引起注意。再讲,伊拉三格已经受过训练,侬还呒没。

生(胆怯地):我在香港扮过麦先生,假使王副官明朝仔……

吴:侬用勿着担心,王副官有公事到南京,昨日刚刚走脱,大概要一个礼拜再会得回上海。

生:(如释重负)好吧。

民:吴先生,你自己……

吴:我嘛,勒拉平安大戏院门口搭捺压阵。

吴:(先扫视一下场上各位)上峰指示把网收紧,惩罚汉奸决勿轻饶。

民/生/金:紧要关头一定要做到,(相互对视安慰)心态放松严阵以待。

王背白:眼前还算是女主角,事过之后就是路边野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恐怕到头来……

吴:(严肃地)各位记好仔,下半日格迪场电影五点三十五分散场。大家再拿表对一对准。

〔五人凑在一起对表。

〔灯急暗转。幕后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最后行动明朝要见真章,大家千万千万要记牢——电影散场五点三十五分!

〔画外音中大幕合拢。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本帖最后由 赵燮雨 于 2014-6-13 22:13 编辑

第六场:脱钩珠宝店
场景:平安大戏院附近某珠宝店内外
时间:上场第二天五点过后

〔幕后画外音响起。

画外音:平安电影院,凯司令咖啡馆,西伯利亚皮草行,还有这一家印度人开的珠宝店——关键时刻就要到了。

〔画外音中大幕拉开。

〔幕启时可见有马路过客在场上。有马路过客从珠宝店门口走过。也有人欣赏两隔壁橱窗。间或听到叫卖声:“珠珠花,白兰花!”。

〔珠宝店里,墙上赫然有一老式大挂钟引人注目。此时显示时间是五点零八分。随着场上剧情的开展,此挂钟的分针逐渐走到五点三十分。由于实际场上时间没有二十二分钟,也不可能那么精确地符合现实生活中的节奏,所以布景制作必须注意到控制这架挂钟的速度以配合剧情的发展。

〔王桂枝挽着易先生的臂膀上场。两人走到珠宝店门口。

〔易先生职业性地向两面一望。

易:就是这家珠宝店?

王:是的,我进凯司令等你,先来瞄过一眼。跑出来看到我耳环上掉落了一颗小钻,要想拿去修。就是此地,问过讲蛮便当。又怕你来了寻不到人,只好坐咖啡馆戆等,等等等,否则老早就修好了。

易:对不起,对不起,别生气。今朝又迟到了——本来已经走出来了,又来了两个人,又不能不见。好啦,进去看看。

〔易先生推门进门,王桂枝尾随进门。

〔伙计迎上前来。

伙:迪位太太,阿是要修刚刚侬来讲过歇迪只耳环?

王:是的。

〔王桂枝递拨伙卸下来的一对耳环。伙计接过,坐到柜台里厢的工作台边去修理。

易:(顺带问询)有没有好钻戒拿出来看看?

伙:好格好格!(回头叫)老板,有人要看钻戒!

〔老板应声上场。

板:先生太太,想要看哪能一只档子格钻戒?

易:别废话!把最好的拿出来就是!

板:请稍等。我去去就来。

〔在易先生和老板讲话之际,王桂枝偷看墙上挂钟,与手表对一对。

〔易先生回头惊觉异样,王桂枝赶紧掩饰保持镇静。

易背白:她偷偷对表,干吗?

王背白:我强作镇静,别慌。

王:你别太破费啊。

易:我还怕这家珠宝店太小,上不了档次。

〔老板拿着一格丝绒盒子回上场时正好听到,忙作解释。

板:先生放心,我伲店面虽小,物事保侬挺括。我伲祖浪向勒拉印度老家格辰光还搭泰姬送过歇首饰呢。(边说边打开盒子,给两位顾客挑选。)

易:我记得牌桌上最大的有十几克拉,最小好象是马太太戴的三克拉。你倒想看看,想要火油钻还是粉红钻?

王:不要来问我——你欢喜我带啥,我就要啥格。(拉长声调)不过嘛,我看,千万别大到十几克拉,不用啦!

〔易先生和王桂枝一只一只地拿起盒子内格钻戒仔细观看。

〔分针一格一格地跳过去。

〔在以下背白时,易先生和王桂枝两人都可以各自拿起钻戒作仔细检点状,以便于双方脱开一小段距离。

王背白:我的心怎么跳得那么快,那么响?这几分钟怎么那么慢啊?

易背白:就挑一只钻戒,干什么这么心神不定?(拿着一只钻戒问王桂枝)你看这一只粉红钻戒,中意吗?

〔王桂枝拿起仔细打量,摇摇头又放下来。

王:颜色太娇气了。

易:倒真是,不配你高雅气质。再看看,再看看。

〔王桂枝佯作继续挑选。

王背白:分分秒秒,无常就到。啊呀,马上就是血光之灾。(感到有点眩晕,一手扶额。)

易:怎么?不舒服?

王:没啥,再来看看这边几只。

板背白:好奇怪,这哪里是诚心来买钻戒?哼,跑来泡店家,磨辰光!

易背白:多一个心眼,恐怕老板也看出来了。

〔易先生上前拉住王桂枝的左手,拿一只钻戒戴在她无名指上,仔细端详。

〔王桂枝也佯作仔细端详状。

板背白:不,要当心!这位太太神色不安,莫非想要掉包?!这位先生面孔铁板非同寻常!

〔王桂枝脱下钻戒,摇摇头表示勿中意。继续观看另一只。
       
王背白:几分钟好象是几十年,这还要等多久?

易背白:店堂内外看上去没有别样,为啥感觉不对头?

板背白:情愿小心,勿要担错,千万别引鬼上门!早点打发——小鬼头,修好了赶快拿过来给这位太太看!

伙:马上好,马上好!

〔易先生又拿起一只钻戒递给王桂枝,王桂枝接过来看。

〔此时,细心的观众可见珠宝店左侧,梁闰生已站在橱窗前,右手插在口袋里。

〔店堂内,伙计拿着修好的耳环走上前来。

伙:太太,侬格耳环配好勒。价钿是三块大洋。

〔易先生摸出钞票付账。伙计接钞点数。王桂枝接过耳环准备戴上去。

〔此时,挂钟“铛”地一响,表示时间是五点半。

〔王桂枝闻声一惊,手里耳环掉落在地。

〔易先生上前蹲下身来准备帮王桂枝拾起。

〔忽然,王桂枝像发疯似地拉起易先生,指着门口。

王:你给我快走!快走啊!

〔易先生恍然大悟。几步冲出店门。老板和伙计目瞪口呆。伙计紧紧抓住手中的钞票,老板赶紧关上盒盖捧牢盒子。王桂枝则瘫倒地上。

〔此时,珠宝店两边橱窗前共有三人,邝裕民和赖秀金刚从隔壁店内走出。突然间见易先生冲出,已经来不及拔枪。

〔易先生急奔下场。立刻响起汽车发动声。

〔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三人也疾步往舞台另一侧(设想是平安大戏院方向)奔去。

〔几乎同时,响起警笛尖叫声。舞台上一片混乱。

〔密探警察从舞台两侧分别上场。

〔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等三人和其他一些马路过客被堵住。

〔易先生再次上场。有密探紧紧跟随。

易〔先生走到珠宝店门口,以下颚示意。密探进去把王桂枝老板伙计三人押出。

板:(大叫)先生,老爷,我是冤枉格啊!

易:带走!

老板频频回头:(大叫)我格店啊,我格店啊!

〔王桂枝走过易先生面前,站定。四目对视。

易:(不能再继续对视,气急败坏地挥舞双手)赶快带走!

〔王桂枝老板伙计三人被带下场。部分警察密探开始对被堵在场上的人士搜身。部分密探警察开始洗劫珠宝店。

密:报告!发现有三个带了手枪!

易:带上来!

〔密把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三人推上前来。

易:(挥手)统统带走!

〔密把梁闰生邝裕民赖秀金三人带下场去。

〔一密探急奔上场。

密:报告!平安大戏院门口散场要走格人已经全部拦牢,正勒拉检查!

易:发现谁没有电影票,全都给我抓起来!

〔又一密探急奔上场。

密:报告!发现有三个人呒没电影票子。伊拉讲票根进场之后扯脱甩脱勒。

易:九个人统统给我就地正法!

密:遵命!

〔密探跑步下场。

〔幕后一阵枪声。

〔易先生听到枪声以一手扶额,一手掩住嘴巴,然后缓缓地掏出墨镜戴上。

〔灯急暗转。舞台上只余一道聚光。

〔幕后画外音响起。

〔聚光消失,舞台昏暗。

画外音:仅以此传奇故事纪念当年的抗日志士郑苹如小姐,


〔画外音中大幕落下。


〔剧终。



后记:

从张爱玲短篇小说原文看来,固然文采风流前后呼应,但也有未能丝丝入扣之处,这确实给与改编者很多发挥空间。

剧作者意图通过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揭示出女主角最后关头出错(犹如世界杯罚点球临门一脚失误)的主客观原因。同原作者张爱玲一样,这里剧作者也绝对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只是从实际出发,说明了想象中的“英雄”人物也是一个普通人,彷徨挣扎动摇失误也有在特定事态下成为正常的情况发生。这就是剧作者读了这篇同样引起李安注意的小说原作之后,激发起创作愿望的出发点。

由于王佳芝三字发音对很多地方戏曲而言有点拗口,所以把女主角的名字改为王桂枝(沿用了昆曲《贩马记》中女主角的名字)。另外,从小说字里行间分析,曾经和王佳芝发生性关系的应该是梁闰生,而非邝裕民。因此,扮作麦先生的人就安排为梁润生而非原小说中只是一笔带过再未提起的欧阳灵文。总而言之,欧阳灵文和黄磊这两个原作中的人物都为了精简而被淘汰。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