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最容易丢失的三件东西

我常常纳闷:现代科技的发展到几乎可以复制人的时候了,可是就连找钥匙这种最简单的问题也解决不了。

常常看到家人和朋友在找钥匙,我的钥匙在哪里?

和钥匙一样找的还有皮包和手机。

我的皮包在哪里?我的手机在哪里?

钥匙皮包和手机是现代人最容易丢失的三件东西。常常看到有的人为了找这三件东西忙得团团转,大半天都找不到。为了找钥匙皮包手机,我们每个人不知道花了多少冤枉时间,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位科学家能发明一种钥匙丢了能知道掉在哪里的仪器?或许这种仪器可以是一种芯片,像胶布一样贴在手腕上,钥匙丢掉了可以从这芯片上找到位置。

我想应该是有人在研究这种办法,只是很没想出来罢了。原来,最简单的事情其实也是最复杂的事情。

其实,这种最复杂的事情也是最简单的事情。

科学越发展,人们越繁忙,压力就越大,找不到的东西就越多。为什么?因为人对追求欲望心态的发展速度超过科学发展的速度。从小时候想吃一块肉就充满幸福感,到现在有名车豪宅游艇都不知足。

房子越大,房间的钥匙就越多;你越有钱,你的信用卡就越多,皮包就越鼓;你对繁华世界追求越多,你的手机就越用越频繁。所以,当钥匙皮包手机和你寸不离身的时候,你找它们的次数就越多。它们成了你时刻要提防丢失的身外之物。

现代人真累啊!我们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我们不必找钥匙,因为我家的大门永远没有锁,妈妈每天都在家里等我们放学回家吃饭。直到有自行车的那天,我才有一把自行车的钥匙。

文革开始的时候,我多了一把钥匙,那是我们几个同学占领一间教室做革命组织据点的钥匙,每人一把,锁门是为了组织的安全。到了上山下乡的时候,自行车连同钥匙被红卫兵抢走了,学校教室的钥匙早上交了。

告别的校园,告别了家乡。我到土楼山区下乡时,身上一把钥匙都没有。那里的贫下中农家里,也不需要钥匙,全村一百多人因为住在一个大土楼里,一天到晚都有人进进出出,年轻人出工干活,老年人在看家,还需要锁门吗?

在土楼山区下乡10年,我青春年华没有钥匙,更没有皮包,因为口袋里没有钱装,手机更不用说了。

我们那一代人,是没有寻找钥匙皮包烦恼的一代人,虽然我们苦,我们累,但是我们的内心比现在单纯多了,我们的幸福感比现在还多一些。我们只需要找一个一身相守的人过日子,不敢寻找浪漫的爱情,更不知道以后还有人叫“小三”。在那“天上布满星,月儿亮晶晶”的夜晚,坐在大土楼边的小山岗上,或者爬到生产队的谷堆上,我可以安安静静地看星星看月亮,思考人生的价值,虽然我还有很多苦闷和烦恼,但我从来不知道人世间还有一种烦恼,一种叫做寻找钥匙和皮包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