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欢乐集结号

本帖最后由 虔谦 于 2014-3-31 02:39 编辑

这篇文章原来的名字叫:《文学就是快快乐乐》。愿人们借着文学走向人性的大同。

我们都承认人有共性,普遍人性。
人都有同情心,同情弱者或在一定情况下比自己境况差的人;在不伤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人都会本能地避免伤到外界,比如开车在路上,一只小松鼠过街,司机会本能地避免压到它;人都有喜怒哀乐……如此等等。

普遍人性顾名思义,它超越族裔、国家、政治、社会、肤色、宗教及各种观念……等等。

虽然因为观念的不同,文学可能被割裂,就像文革时代家庭被割裂一样,但是反映人性和人生的文学,仍然在很大的程度上具备超越人性以外许多匡囿的本性和能力。大家都记得约翰•列农著名的歌《想象》: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想象一下,没有国家
It isn't hard to do                       这个并不难做到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如果没有国家便不会有杀戮或死亡
And no religion too                   想象一下也没有宗教
Imagine all the people              所有的人民就都
Living life in peace...                 生活在平安里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你可能会说我是个梦想家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不过这样的梦想家不止我一个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希望有一天你也加入进来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这个世界便会大同

列农的确不是唯一的梦想家。贝多芬谱曲的《欢乐颂》就欢呼“欢乐”的力量让人们消除一切分歧,四海之内皆兄弟。《欢乐颂》和《想象》名垂青史,说明了人类共性的内在力量。

基于同等性质的力量,文学可以达到一个大同的境界。
“以文会友”是有基础、有意义的。因着文学的缘故,许多有着诸多不同的人能够走到一起。

从人本的角度上说,归根结底,人的一切活动,本能地都是为了人(自己和他人)的幸福快乐。
文学也是的。
文学不为出名,不为牟利。写作不应该走进昏暗郁闷,因为文学就是为了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尽管根据内容的不同,写作本身可能会有痛苦的时候。但是写作,归根结底是为了欢乐,《欢乐颂》里的那个“欢乐”。否则,文学对人就失去意义。

近日组稿,产生了这个感触,随笔记下。

我的文學心事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