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不改行(最新版本)

跳槽不改行
原创作者:赵燮雨


甲:咱俩可有一阵子没见着了。
乙:可不!您老至今还健在哪——
甲:什么话啊!
乙:没报销,那敢情好!
甲:你知道吗?前一阵子我跳了。
乙:跳楼?!
甲:哪能呢,又不是在富士康上班。跳了楼,还能站在这儿?我那不是跳楼,是跳槽!
乙:怪不得在屏幕上老看不到您啦!
甲:不是那位博客女王老徐有个广告,说的是连那嫦娥吴刚也“跳”了嘛。
乙:所以啊,您老也跟着跳下来啦!
甲:嗨,主持人里跳槽的又不只我一个。
乙:说来听听。
甲:央视春晚那些老牌男主持,知道这回马年谁没露脸?
乙:谁?朱军他们都在啊!
甲:缺席的是那张马脸。
乙:哦,您说的是哈文他老公李咏。
甲:没见到他拉长了脸说自个有多俊,对吧。
乙:可我见着他在迪拜半裸秀八块腹肌了。
甲:不跳槽,你倒想想他能在屏幕前打赤膊?
乙:那倒也是。央视主持人要是光膀子露点,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甲:李咏去了中央传媒大学播音和主持艺术专业当教授。
乙:又当教授又打赤膊,气死那些没跳槽的!
甲:可不是吗。
乙:还有谁?
甲:多了去了,最近跳槽的名嘴是崔永元。
乙:都去当教授啦。
甲:一样回母校。
乙:也去了迪拜秀腹肌?
甲:人家不打赤膊,打别的。
乙:打板子?!
甲:打官司。
乙:怪不得,教授不坐班,有时间,陪得起。
甲:还真别忘了,再有一档子热火节目——叫做《舞林盛典》。
乙:您去参加了?!就您老这么个身段?!
甲:你不想想,那“舞”是怎么个舞起来的?
乙:跳呗。
甲:所以说大家——对了,中国大妈要跳广场舞啊。
乙:您又不是大妈!
甲:我是大哥!
乙:大哥,您也去了传媒大学?当叫兽?您会叫吗?
甲:我只会说,不会叫——当不了教授。
乙:那闹了半天,您倒是跳到哪儿去了?
甲:我被挖到婚庆公司去了。
乙:婚庆公司,好啊!天天有喜酒吃!
甲:看你这吃货,尽想着吃!
乙:这老古话不说的是民以食为天嘛。
甲:婚庆公司的好处是天天都一个词儿,以不变应万变。哪像从前——
乙:啥意思?
甲:你看哪,以前我干的是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每天内容不同——
乙:着啊,天天出镜!万众瞻仰——
甲:打住,你当我啥玩艺儿哪。
乙:那您现在在婚庆公司干什么哪?
甲:一样的活计。
乙:也是主持人?
甲:那叫司仪。
乙:哦,官方名称。
甲:所以啊,一样说话,以前是对着摄像头;如今是对着婚宴来宾。
乙:哦,您这不是像那个啥来着,客串捞外快的吧。
甲:别胡说,我可是正儿八经下海,正式经商啦。
乙:恭喜恭喜,下海好,下海好啊。
甲:就是这一说,喜气洋洋——话没多说,钱可不少!
乙:为啥呢?
甲:你想啊,我往那里一站,仪表堂堂妙语连珠。办喜事就讲究个喜庆,能好意思马马虎虎打发我吗。
乙:什么好事都沾上这个喜字啦。
甲:只要注意别像朱媛媛那样把新郎爷俩的名字搞混了就行。
乙:您不至于吧,啊?!
甲:当这个司仪可不简单哪,整个婚宴分三个篇章。
乙:还三个篇章哪。
甲:第一篇章——证婚仪式。
乙:哪有啥新鲜的?
甲:第二篇章——烛光感恩。
乙:进教堂了,您老就是神父。
甲:第三篇章——敬酒互动。
乙:嘿,要没您,也就没酒喝。
甲:可不,我不发话,谁敢敬酒!
乙:好好好,我算服了您啦。
甲:哎,你不服还真不行。
乙:又咋啦?
甲:前一阵子,在婚庆公司逮住一条信息可有大用场了。
乙:啥信息,这么值钱?
甲:我们婚庆公司不光是从晚上婚宴开始操办——
乙:敢情三班倒?!
甲:别打岔,可以说是从早忙到晚啊。
乙:一天十二个小时还不止!
甲:早晨新郎新娘起床——
乙:这新郎新娘早晨起床,你们也得管哪——
甲:一路人马是奔向娘家——
乙:管新娘化妆。
甲:一路人马是奔向——
乙:婆家!
甲:算你聪明!
乙:承蒙夸奖。
甲:好意思啊你!
乙:往下说,往下说。
甲:那是指挥车队。
乙:迎亲。
甲:有一回,这婚庆迎亲用车出了问题啦。
乙:还有这事儿?
甲:前头是开路先锋,三辆悍马吉普车成品字形排开开道——
乙:够神气的!
甲:一部奔驰当婚礼主车。
乙:不是林肯加长房车,也差不离。
甲:可后面出岔子了。
乙:后面是三轮车哪?
甲:后面有宝马——
乙:宝马快刀!
甲:你当杨子荣他上威虎山哪。
乙:打住,打住,算我没说。
甲:宝马后面是奥迪。
乙:四个圈,也不错。要再加一个圈就更好。
甲:那第五个圈掉在索契了。
乙:原来如此。
甲:奥迪再后面有一辆桑塔纳。
乙:也不算差啊。
甲:桑塔纳,伤脱啦!
乙:此话怎讲?
甲:你想想啊,前面是“奔驰”的“奔”,后面有“桑塔纳”的“丧”。
乙:桑塔纳的“桑”又怎么啦?
甲:不是那个桑,是那个丧!
乙:这不,就是个谐音嘛。
甲:这可不能打马虎眼,奔丧奔丧,人家本来办喜事,咋能成了丧事呢。
乙:哈,是这样!
甲:坐在里面的那一对伴郎伴娘立马被撵下来换车!
乙:没禁止他俩入场算幸运的。
甲:从此,桑塔纳轿车与婚庆喜事迎亲车队拜拜!
乙:这可亏了大众桑塔纳啦。
甲:没事儿,有你老哥我呢!
乙:咋说?
甲:我给大众桑塔纳出了一个点子,赶紧出一款新车。
乙:人家理您吗?
甲:赚钱的好主意,咋会不采纳!
乙:我可猜出来了——换汤不换药!
甲:真不愧为我的老搭档。新起的名字叫做腾飞。
乙:腾飞好啊。
甲:你倒想想,前面是奔驰,后面是腾飞——
乙:加起来就是奔腾!
甲:一字之差,天上地下。
乙:奔腾是在天上飞,奔丧是在地下埋。怎么样,我这个搭档?
甲:够格!
乙:这可不假。
甲:好事还在后头哪——
乙:我就知道,您这个点子大发啦。
甲:大众桑塔纳答应送我一辆新款式的“腾飞”。
乙:有四个轮子?
甲:当然。
乙:玩具车?!
甲:瞧你说的!我这就去领钥匙啦(边说边下场)。
乙:哎,等等我,我也该有份不是?别忘了,我俩可是搭档啊,至少得分给我一个轮子啊(边说边追下场去)!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