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武汉日记--2015删改版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21 08:04 编辑

http://www.q8daili.com/

self censored 12/06




11/19-20

初坐东航,旧金山上海转机。飞机挺新。个人化的小屏幕,可选多种电影电视剧。 沿途看了五个电影。吃得也不错。正点到达。旧金山到浦东空位很多,可以躺下睡觉。空姐服务不错。乘客中女性平均相貌不错,似乎好过旧金山到北京的航班。平均年龄似乎也比较小。国内一段塞满。上下飞机都坐摆渡巴士。带着电脑,浦东机场不能用,因为我没有手机申请密码。国内是要实名上网的。到家快半夜了。 弟弟开车来接。要是没私车的还真麻烦,或者打的,或者坐巴士。回来后冲个澡就睡了,睡得挺好,没有时差感觉。初了起夜以外。天亮才醒。

11/21
武汉天气还不冷。早上出去吃过早,衬衣外只穿一个毛坎肩,不觉得冷。小区外是农贸市场。行走其间,忽然有心得: 在国内,不管环境如何,在陌生人中至少很放松。而且美国,在自己住的地方总是不能放松。 这要怪我, 买房子买在了墨西哥社区。当然,大多是墨西哥人是好的,本分的。即便如此,想着他们随时可以爆发的音乐和夜晚的怪叫,还是不能放松。哈哈。偏见。

11/22

半夜两天多醒来,一是被一个蚊子叮了,二是时差吧。起来上网,大概到4点又睡, 8点多起来。人老了,懒得出去 (这里应该用什么 de, 的, 还是 得?)。继续上网。把Ode to Autumn用七言翻译完。下楼出门买个牙膏。观察环境, 略有感想:国内的小区建设, 宏观可以,微观就不行了。各种装修,过了几年就显出颓废的样子。 贴面砖掉落,破角。 墙面不洗。人行道铺砖的,居然会凹凸不平,肯定是下边基础没有夯实,雨后变形。

家里电脑有QQ聊天。通知了几个朋友我现在可以聊天了。实验了几个网站,不能上的: cnd.org, mayacafe, yidian.org. smallstation.net 和这mycoffeebean.org都能上。单位的webmail 和sakai也能用。以前发现一个代理网站,现在记不住了,后来找了一个hidebux。

随身带回来一个卡西欧掌上彩电,以为国内还有模拟电视,可以睡觉前看看,结果什么都接收不到。上网查, 武汉2008年就转换为数字信号了。虽然保留了一些模拟,但是很多人电视收不到。现在恐怕更是收不到了。2012年5月30日网上一帖说:

     “ 据了解,近来武汉有线在江岸区、青山区等区域未通知相关用户,即擅自停止了模拟电视信号,致使以前的模拟电视信号用户、但尚未开通数字电视、安装数字信号接受装置(机顶盒)的广大的居民群众无法观看任何电视节目,以前模拟信号还在传播时,贫民百姓尚能观看中央一套、湖北一套、湖北卫视、武汉一套、武汉二套、武汉教育电视台等节目,现在则完全不能观看了。”

下午溜进附近一个大学分院,体验一下校园气氛。 正是晚饭时间。学生们吃饭的吃饭,打球的打球,而我则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11/23
  今天从自己82年买的一本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屠岸译)中发现两页日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边有自己手抄的自己1976年写的诗和翻译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

删改为诗歌翻译

11/23

回来后已经宅了3天了。今天本来打算出去到邮局给朋友寄书(我家偏僻,进城不易),打开电脑本来打算查查公交路线,结果在qq上跟北京一个老同学聊上了。正聊着,妹夫进来说,来来来,你跟他们谈一谈。原来家里来了二女一男三个人,其中一个女的是我妹妹早年的同事。听我妹妹说,她这个同事以前来找过她讲信神的事。我问什么神。她也语焉不详。我们家人都是不信神的。后来这个同事听说我回来,就说要会会我,今天带了的男的是个小骨干大概。我没办法只好过去。一听他们提上帝,我说不用了,我每个星期去教会。结果他们还要讲,还放录像,那录像其实就是一些世界各地他们的门派的活动照片,配上他们的宗教歌曲。他们也不说自己是什么门派。我问他们跟三自有什么关系,怎样看待三自。他们到反问我。我说三自并非开始于1949,而是之前就有的中国教会的独立原则。 他们不置可否。然后女的示意男的给我讲讲新版一元钱上的密码,马上让我联想到达芬奇密码和关于美元纸币的东西 (http://www.aquiziam.com/secrets-dollar.html),不禁好笑。最后还给我表演一个剪纸。矩形纸叠巴叠巴,拿剪刀剪去1/3,边剪变引述圣经启示录。最后剪下来的,有个是十字架,还有两个小矩形,还有两个7字形。然后就摆放出几个pattern。小矩形代表镰刀和收割。两个矩形代表十戒。摆出的一个模式表示世界的发展是从律法时代,经过恩典时代向“镰刀时代”的发展。后来我上网查了,才知道这镰刀表示国度时代,意思是说现在神已经在某个国家也就是中国借着肉身发言了。我驳斥了他们的说法后就起身回到另外一个房间。走时听见女的说了个“全能神”,听着耳熟。上网一查,原来是个已经被中国政府和基督教认定的邪教组织,其头目和女基督已经逃到美国,还在通过互联网遥控。此教又称东方闪电。这个邪教还真不可小视。一个落榜女人整出来200多页的所谓神的话语。而且组织严密,一层一层如传销金字塔。发展下线多者有奖。看来邪教有个规律, 就像洪秀全,也是考试落地,被传教,却又自己走火入魔,创立太平天国,然后造反。这个全能神,曲解启示录,要和大红龙作战,难怪要被禁。

下午到邮局给人寄书。因为我住得偏僻,邮政银行网点还跟不上。所以得骑30多分钟。这个邮局大厅挺大,可是大部分是储蓄业务,只在墙角有个两个人的柜台,一个代收开车违章罚款,一个处理综合邮政。邮局现在也得兼职。生意都让快递抢了。我原以为邮局什么包装材料都有,没想到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不过他们还有一瓶浆糊。那是我久违的带有特殊味道的浆糊。我告诉她们,看到这个感到很亲切。不过那瓶浆糊还得我用手指头往外掏,因为没有刷子而且已经快用完了。我带了自己的包装纸。这纸也是来之不易的。住处附近没有文化用品商店。还是那天在混进去的那个学院的小超市看到一个打印服务社,找他们要的印刷纸的外包装。我包书的时候,不断有人来交罚款。邮务员每次都向他们推销罚款会员卡,100元,可以直接来交罚款,不必到交警大队开什么单子。后来来了一个人交罚款。我就替邮局的那位女士说了:您买个会员卡吧,不用上大队。她们就笑。邮政业务这边,一对老夫妇给在上海打工的孩子邮寄棉被,也是自己带了包装,包括剪刀,胶带,邮务员还是主张他们用邮局的大袋子,8元一个。赚钱呗。邮务女士问要不要保价。老两口不知道什么是保价。就是买保险,邮务员说。我搭茬说,您那个棉被又不值什么钱,不用买。邮务员倒也没生气。后来还是交了一元的保价费。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来寄信。邮务女士问寄不寄挂号。男的说不用挂号。女的说你还是挂号吧。男的说挂号有什么好处。我说现在邮递量很大,难免会寄丢,挂了号就丢不了了。两个邮务女士都笑,说我很懂业务。我说我原来就在邮局工作,是你们的老前辈。我心里说,就算我没在邮局干过(其实我没干过邮政业务,是在邮局的工厂),也在我们那个国语学院教了十来年了。连我们学生都会知道什么是保价了,我再不会说?书包好以后,想照个像发给收件人,却忘了带相机了。我问邮务女士:你能不能用手机给我拍一个发给我。她说我们上班不能用手机,都锁到那屋的柜子里了,下班才给。这个规矩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邮局还挺敬业的。

11/24

上午阴有小雨且冷飕飕的。看来又得宅了。但是中饭以后渐渐晴了。太阳出来暖洋洋。骑车到附近的中国银行换钱,被告知说要有活期存折才行。出来,后胎瘪了。只好走回去,走了有半个小时。下午打电话问外甥给他的美元是怎么换的,答曰中国银行换的,填表就可以,无需存折。气得到中银网站参了一本。发现中银网站很不对用户友好,连网点都查不到。相比之下,建设银行的好得多。

开始感觉放假无聊。

11/25

进城。 坐车就花了将近两个小时。 上班时间堵车。到中国银行换钱,大厅接待也说那样的话,这回是说要办卡。 办了以后就不用到柜台,直接在提款机交易。但是到了窗口, 根本不需要, 填表就可以换。可是偏偏外汇管理局的系统进不去,换不了。先去看牙,做了洗牙和抛光,80元。中午请朋友吃个饭。 完了以后再去银行。这次系统好了,可以换了。营业员点好钱后又问:要不要给你存到折子里。 总之他们是希望你开个活期存折,办个借记卡, 年费10元。折子里最少保持300元免年费。但是这不是必须的。

回来后第一次到闹市区,又觉得蒙特雷虽然单调,但是没有这么多烦人的人和车和高不可及的高楼,还是好一点。人就是这么贱:清静了想热闹,热闹了想清静。跟婚姻的围城是一个道理。

琢磨应该出去走走, 不为看名胜古迹,就为了一种能够身处异地的感觉。想到荆州,小城故事多,应该旧地重游一下,然后去宜昌,甚至万县。

11/26

早上空腹出去体检。附近有一个社区门诊部,还有一个航天医院门诊部。出去之前,东方闪电三人又来了。他们其中一个是
做保险的,谈我妹夫买的一个保险。但是另外两个纯粹是为了传教,想继续说服我。今天我没给好脸看,明确说我没有兴趣。他们要给我一些阅读材料,被外甥夺去要撕掉,众人拦住。我倒不想他撕,留着看看也没什么。

不过他们那个女基督居然也能洋洋洒洒写出那么多所谓“神话”(神的话语),没点墨水,没点魔症也是写不出来的。

先到社区门诊。他们有个化验室。化验室的女人让我拿着一本武汉市化验中心的价格表自己查。比较一下,有的比长江航运还贵。再去航天医院门诊部,结果骑过头了。按照大方向见路就走,结果来到一处楼盘,被保安拦住。不过保安倒挺通情达理,放我进去从另外一个门出去,免得我绕弯。出去之后,是我常经过的路口,不过因为方向反了,我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正在过马路。骑过去问有变宽大马路通向何处,她也不甚清楚。问她正在走的方向通向何处,答曰丁香水榭。这下我就清楚了。又看见右边路边那栋国会山似的建筑,知道我的方位了。我说我刚才走错路了,绕了一个大弯子。她说就算锻炼身体了吧。听她说话有口音,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她说从恩施来的。 是吗,我还想到你们哪里去玩呢。好呀,有时间欢迎来玩。你们那里的大峡谷很好看,听说从外边走进很远呢,没有公交车。现在有索道,没问题的。你是土家族吗?对我是,可是我不会唱歌。哎,你知道那个歌吧,唱你们土家的,叫做山路十八弯。那不是我们的。那是湖南的,湖南也有土家族。你们土家族有很多特色小吃吧。是啊,我好想家乡的小吃。

这个土家妹子性格很好,一脸笑容。我走的时候,她还关照说,有时间来我们那儿玩。好亲切。要是我倒退二十五年,一定问她要电话号码。

找到航天门诊,结果他们有的项目做不了。打道回府。路过家附近那个学院,对面是乱七八糟地摆了很多摊子,其中不乏好吃的。看见一个广东肠粉小摊子,两个广东美女,20岁左右,相貌接近越南人,身材苗条,眉清目秀。看看摊子也蛮干净。肠粉是我的最爱,美女做的就更加诱人,于是要了一客吃了,又买了一客带回家给老爸。结果老爸觉得没什么好吃的。


11/27

早上五点多醒,算是睡了个整夜的觉。 前几天都是三、四点钟就醒了。做了很多梦,都有点情节。 最后一个是在一个大杂院里,而且过去现在,中国美国都混杂在一起。 我在一个住的地方,一个大杂院里的一间房子。 说是房子,可是破破烂烂里边的家具都是很旧很破的。 房间被家具分开里外间。时间是大清早,天还没怎么亮。房间的进口简直像个洞,而且房间低于外面的地面。进门的地方靠墙有个小柜子, 带几个抽屉,打开很困难,里边是一些工具。靠墙地上放着房客的灰白色单肩背挎包,满满的。这房子里面有一些放衣物的柜子。有一个显像管的大电视,吊在有柱子的床上,背面对着门口,但是开关在背面。我按了开关。电视机响了起来。绕道后边看画面,灰蒙蒙的有些看不清的影像。

又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我仿佛是很久不来,这次是偶尔来一下,平常并不住在这里。 门口有个煤炉子,亮着。 我就问谁点的,既然平时没人做饭。邻居说他们用。在左手边, 阴影里站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是原来北京院子李家的小儿子老明。可是他只是站着,不动也不说话。我也没理他。后来听见屋里闹钟, 是房客的。时间大约是六点钟。 我想起来今天应该锻炼,就决定跑步去学校。我已经穿着跑步的短裤了,可是有的地方破了,用手一拉,竟然都糟了。进屋里翻柜子找短裤。 这时屋里有另外一个人,是我老舅(已去世多年)。我就抱怨说怎么连一条像样的短裤都找不到。在里间的柜子里,翻出来一条新的,可是有小碎花,不喜欢。这时邻居的两个小伙子进来端着要烧烤的肉,要用我家的微波炉。 我没去管,但是心里想这电费怎么算,多少得给点吃的作为补偿吧。

本来计划去体检,可是早上起来顺手拿起电脑前的酸奶喝了,喝完才想起来。又得耽误一天。

11/28

早上去医院体检。然后去五芳斋吃汤圆。然后去电子街,简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中国人的电子玩意太多了。除了中卫9的小天线以外,现在还有安卓智能网络机顶盒,可以把网络电视放到电视里看。还有一种免费上网器,可以破译别人的无线密码。 不到三百元。但是买这种东西,良心上过不去,等于盗窃。

去电脑城是为了找东芝笔记本电脑的电池。都说牌子太老了,配不到。一个摊主说她有,但是电压不是14的,是11的,但是安培大,300元。回来上网查。 Amazon 有25左右的。还有就是找自行车红灯。前年有卖的。今年没有个人人卖。行市风水转。

说到电脑。家里的都有360什么的。 我也下载了一个360安全卫士。可以提醒你系统资源使用情况,帮你清理软件垃圾。也下载了QQ2013。这次没有被下载搜搜。QQ2013聊天器的好处是设定自动登录以后,去空间都可以从那里走。我在公汽上看到一个女士不停地在手机上点 QQ2013。还有,手机上的键盘是电话键盘,很多人居然一指如飞发短信,叹为观止。


11/30

回国前我在QQ空间上说11月28日是感恩节,我请全家吃饭,也有感谢弟弟妹妹替我这个长子照顾老爸的意思。具体说去哪里吃, 我只知道过去去过的,可是外甥和侄女都不喜欢。他们要去吃自助餐,100多一人,老爸则说太贵,怎么吃也吃不了一百。结果外甥侄女在网上团购了一家,今天去吃,觉得还不错,量足,质量在我这个不懂美食的来说已经够好的了。老爸也说不错。最后没吃完还打包了两碗。可是外甥说不能团购,那鱼不新鲜,如何如何。看来会吃饭的人嘴刁。

因为是星期六,我想去汇通路的地摊市场。可以叫“街售”,而不是院瘦。他们回家了,我则走路去汇通路。吃饭的地点在菱角湖附近,走到汇通路很有些距离,权当饭后散步。汇通路旧货市场以前很繁荣,后来取缔了,因为堵路。 前两年都没有,都跑到一个正在拆迁的地方去了。今天本来还发愁找不到那个地方,没想到现在摆摊的都回来了,只不过分布较散,在汇通路,南京路和保成路三个路口,热闹非凡。

不光是旧货,也有新货,都是私人摆摊子。采购甚多:
1. 新皮毛坎肩,宁夏人卖, 要价240,还150, 成交180, 给老爸。
2.新夹克,要价150,还100,成交130. 自用
3.充电电池, 25 还到22
4.配手表电池5元,然后发现手表没有调时针的钮。还得研究怎么用, haha (后来发现是卡西欧电波表)
5. 汽车应急千斤顶, 25 还到 22,新的
6. 算盘(上边单排), 5 还到3,后来发现卖上头双排的挺多
7. 黑人牙膏2只,10元,洗衣皂3块, 5元
8. 洗碗丝一条5个,2元
9.打气筒嘴子带管 3元, 自行车闸皮8个,4元
10. 自行车红灯, 10元还到8元

看到地上摆着立体画, 左边看是个裸体美女,右边看是另一个裸体美女。不过咱没买。另外一种是左一看是毛泽东,右一看是朱德。

回来从循礼门坐地铁到金银潭,以为2元,实际 3元 (武汉地铁分段计费),刷卡2.7元。换339。 这样走除了快一点, 没有别的好处,特别是339, 车小人多。最好是从汇通路坐 38 到火车站换730、713, 刷卡共2.4元。缺点是傍晚会很堵车。优点是在火车站有可能坐到座位。

地铁除了报站名以外,也有屏幕报站,中英文,方便外国人和聋人。车上一美女站在屏幕那里。 我想照一张屏幕的像,请她让一下。然后我顺便说武汉的地铁不错。越是晚发展技术越好。像纽约的地铁,脏乱差。 她说外国人素质不是都很高的吗? (国人的偏见)。我说其实一般来说,中国人的教育程度要比外国人好。 (不知道这是否是我的偏见。其实我用词不当。 我的意思并非是学历,而是一种综合性的东西,或者也许可以叫做国民品质)

12/1

1993年8月20日,在复旦大学参加全国搞笑英语测试大纲宣讲会,所的开会材料中,竟有一书《磨剑鸣筝集》,乃柳亚子和苏曼殊二人诗歌的中英文本。译者是柳亚子的儿子柳无忌。今日乘车读之,才知道柳亚子乃一颇具革命精神的豪放诗人。以前知道柳亚子,就是因为毛泽东给柳亚子写的诗。 毛泽东诗词解释把柳亚子说成是个人主义者,革命胜利后索要个人利益不得,写诗向毛泽东发牢骚。

中英文都读, 以作比较。有的时候只读英文,并以旧体诗翻译之,再对照原文,大相径庭。 如有一诗, 我的翻译是“ 碧水万里赴仙山,携剑抱琴渡洋宽。冲天壮志泯灭早,悲闻鱼龙怒啸喧。”  

而柳亚子的原诗是”万里蓬山一发青,自携琴剑涉苍溟。年时无复飞腾意,愁听鱼龙怒吼声。“

11/3

小区停电一整天。什么都干不了。翻弄藏书。发现一本前学生留在我这里的《语法修辞》,乃是洛外学生中文课的教材,书皮上还幼稚地这样签名: This is XX's book. 内中还有学生的读书笔记,字迹熟悉。

翻出梁启超文选一读,真才子也,超人也。现在来说就是公知, 应当被公安请去喝茶的。

另有洛外内部刊物《三角帆》,是学生诗社的产物,看看名字,只有两个人认得。

11/6

今日乘车读康德的《永久和平论》英文版的。当然没有看完。有些段落要反复看才把句子搞懂。所看几页中,有一个想不到的,那就是康德把共和与民主不往一块扯。

此书是马里兰州的罗斯文教授1983年圣诞节所赠。当然我这是自作多情。他大概就是给了我们几个研究生几本英文书。不过我在扉页上写着 Gift from Prof Rosemont Jr for 1983 Christmas. 到底怎么回事,记不起来了。

第一节,康德论述了六条永久和平的必遵法则。1. 和约中不可以暗含未来战争的种子,否则便是没有诚意。2.国不可奴役,无论以何种形式:继承, 交换,购买或者赠与。 3. 必须废除常备军。常备军导致无休止的军备竞赛。把人当作杀人工具违反人权。为了保卫国家而组织军队则例外。4. 举债打仗不可取。战,人之性也,债, 战之需也,税,债之偿也。举债打仗最后负担都在老百姓身上。 5.不可以用武力干涉他国内政,除非该国分裂成无政府状态,可以支持一方。 6. 战争不可以用下三滥手段,不可以以种族灭绝为目的。

第二节, 国家间永久和平的条件

1. 每个国家的宪政应该是共和的。共和政体有三原则: 社会成员之自由, 共同仰赖一个立法机构,公民享有平等地位。康德认为共和政体有助于世界和平,因为如果宣战要得到人民认可,人民就会慎做决定。非共和政体中,一国之领导视国家和人民为刍狗而自己从战争中损失很少,故乐于炫耀武力。

康德特别提到共和与民主不可等同视之。看完他的论述,我认为这个 democracy 应该翻译成群氓政治。康德的论述是国家的形式可以用两个方法分类。 Ⅰ主权在谁。根据这个分,有三种国家:一人统治的 autocracy, 一些人统治的 aristocracy,全民统治的 democracy。这三类可以分别叫做君权的,贵族的和平民的。另一种分类国家的形式是根据治理的方式,可以分为共和制国家和专制国家。共和制里有权力的分开, 也即是现在我们说的权力制衡。 而所谓民主型的国家必然是专制的。 这个真有点费解。康德的理由是,民主体制下,权力的执行是大多数人对抗一个不能与大家同意的人。他接着指出,没有代议的国家是没有形式的国家。君权国家和贵族【团体】统治的国家还有希望走向共和,而群氓统治的国家就不能,因为人人都像当老子天下第一,都想当头。康德据此做结论说,政府里人越少,就越是有代表性的,就越容易走向共和。君主国家比贵族国家容易,而群氓国家则非通过革命不可。

读到这里我难免想到中国的辛亥革命。本来清政府已经在酝酿君主立宪的,但是时间不等人。反满力量(应该是群氓政治的体现)却通过革命推翻满清,而革命后的所谓共和并没有真正实现。而后是军阀混战,北伐,国共分裂,内战。最后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胳膊粗谁说了算,还不是真正的共和。

在15页的脚注里,我还看到一个论断,特别有现实意义:康德认为,一个治理的很好的国家并不一定表示这个国家的体制是好的。联想到中共现在以中国的经济起飞来贬低西方的多党制,不禁哑然失笑。

11/7

我发现对我来说,在中国的大城市里呆三个星期以后我就急于回美国了。受够了这里的庞大,杂乱,车流,人流, 雾霾,噪音。 我一直没提雾霾。 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了。其实这些天武汉的空气都是重度污染。看着那灰白色的空气,有感觉不到真正雾气的潮湿,真是很不舒服。不过我倒没有在这种环境里得呼吸系统疾病。网上提示出行戴口罩,但是很少有人这样做。

今天星期六,全家去黄陂。开的是我妹夫的侄女家的面包车。这辆车显然是干活用的,不是享受用的。坐在里面让我想到几十年前在中国农忖乘坐长途小巴的情景。更有甚者,他们那个三人后排座下边的固定支架坏了还没修,妹夫侄女婿说不要坐那里,会摔。可是一路开到黄陂也没事。等到晚上回到汉口,我们有三个人,包括我,坐在后排。车在一个坑洼处一颠,我就仰天倒下去了。再看那个椅子,已经成V字躺在那里。我们只好换地方。两个人坐在后轮处。我说还可以坐进那个V型椅子,她说不要坐,万一后门开了就甩出去了。我推推后门,虽然是锁着的,可是的确有可以开的迹象。

车开出武汉很远了,能见度还没有改善很多。本来想去黄陂影视城,但是查到门票400 块钱(回来后网上看是60,肯定没看好什么是400), 改主意到清凉寨。但是在到达之前看到路边一个巨石上写着景里沟。 我们就去了那里。 这里是别人的一些照片:

http://bbs.travelwuhan.com/thread-8458-1-1.html

景里沟是一个土家族聚居的村落,在山凹里。 最近几年才搞旅游开发。 2010年正式开放,目前还在建设中。在进山路口修了个停车场,建了一个颇为雄伟的山门, 就开始卖票。现在是80元一张, 60 以上半价,70 以上免费。整个景里沟由这样几部分构成: 民居, 人工湖,忠孝王府,后山里的一条乱石沟 (他们叫做大峡谷)。 民居大多两三层,用来开旅馆和饭馆。建筑风格自然是有点古风的,白墙黑瓦,有点像江浙民居。远看跟山水配合还不错,不可以近瞧。人工湖颇大, 与山在一起还是有点好看,但是也不突出。忠孝王府是新建或者复原的。 气势自然是有一些,但难以让人发思古之幽情。那里安排一场土家歌舞表演,主要是摆手舞,有点像课间操。另外就是抓一个观众当新郎,表演土家族的婚俗, 丢绣球,哭嫁。演出时间约 30分钟。然后就是自己去看大峡谷,沿着乱石沟旁边修的石板路走。石板路一米多宽,有水泥做的仿树枝栏杆。据说一直走上去,可以看到瀑布。我们半截就穿过没什么水的沟往下走了。此沟个别地方有些微观景色,如一个个小水潭,加上人工建筑如水车,木桥,可以照相,但名之曰大峡谷,则是有点夜郎自大。

我的意见,追求新奇者不妨一去,一次足矣。 平常休闲,则不如到东湖区,又近又免费,又不用爬山。

沿途看见农民的小楼,觉得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住乡下的小楼比住城里的高楼大厦舒服。在城里,我看见居民楼越盖越高。看大峡谷无须去美国或者恩施或者张家界了。到中国大城市逛街就可以了。高楼仰止,危乎危哉。在那种楼里买一套公寓。以后在大街上告诉朋友,我们家就住那儿,朋友还得拿望远镜看。住楼盘的人,都喜欢说我家住什么什么佳苑,什么什么世界,好像那整个楼盘都是自己的,其实自己拥有的就是100多平米空间。住这种楼, 不要超过十五层为好,最好还是六七层的,是躺在地上的,不是立在地上的。立在地上的,挨的近的,就如多米诺骨牌,只希望不要地震或者刮超级台风。

农村的弊病也是有的,就是公共环境太差,脏,垃圾乱倒。有些垃圾显然是外边来的,随便倒在土路的边上。奇怪难道村民不抗议吗?就算没钱修路,也不能让外人把村子当成垃圾场啊? 除非倒垃圾是收费的,给村委会了。

这些村子,村里除了主要道路是水泥的 (有的连水泥的都没有),其他都是坑洼小路。 没有配套的卫生设施。武汉周边的乡下,厕所还是路边或者房子边的窝棚一般的便所。当然这种农村不是像华西村那样的单位形式的农村,而是自然村。它们没有集体村办企业,各家都是各自谋生。大概是依托城市经济,因为离武汉不远。种地的主要都是妇女和老人。

中午饭在景区里边吃,点的菜中有个黄陂豆丝汤, 我还以为是碎面条。面条状的豆丝都碎成2-3厘米的小段。后来在村子里看到有人家门前案子上晒的好像春卷皮一样的圆形的东西,那就是豆丝。 不懂为什么没切丝的时候也叫豆丝。武汉人说话丝湿不分, 我听成豆豉,开始还很疑惑。

晚饭回到汉口在一家简朴寨吃的。现在城市里到处有农家菜馆,泛滥成灾。 吃过几次以后,我觉得农家菜就是个遮羞布,来遮掩不怎么样的厨艺。很多菜, 你我家的黄脸婆大概都能做。

===================

广大爱国侨胞联合起来,呼吁中国政府,给我们办理身份证!

到国内办事没有身份证不行:开账户,住店,买机票,坐火车。

虽然从今年七月起,没有身份证的住在外国的中国籍侨民可以用护照当作身份证明,这条法律上却没有传达到基层。到银行开账户,大厅经理死活说不行,只能接受外国护照。中国护照不受理。咨询分店经理,有的说行,有的说不行。当然如果你坚持,应该可以,但是与其遇到每个情况跟他们啰嗦,不如请中国政府,侨办,公安局,给海外的中国公民发放第二代身份证。这种身份证的地址部份就写海外地址(可以用外国身份证的地址),或者就写“海外”。这种身份证必须与户口脱钩。因为很多出国定居的人的户口是注销了的。

这种身份证的办理,可以回国办,但最好也可以在领使馆办。

办理这种海外侨民身份证,只要出示有效外国身份证或者驾驶执照(美国)就可以,必须不能要求任何公证文书。

我们的口号是:我们没有户口,但是我们是中国公民。我们有权拥有中国各个机构能够接受的,可以联网查证的身份证明!


12/12

参观湖北省博物馆和旁边的湖北美术馆。省博里有分馆。先看湖北文化展,主要是青铜器,多出土江陵。没什么特别,唯吴王夫差矛和越王勾践剑有镇馆 之力。另外所见铜戟。锋刃分明,皆非复制品。

综合馆里,有意大利古文物展,乃意大利中西部出土文物,青铜器和骨灰盒为主。骨灰盒多有卧人饮酒雕塑,可见那里的人贪杯极甚,死不瞑目。

曾侯乙墓展馆比较好看。所展外棺、内棺巨大精美。出土文物见证当时科技水平。一尊器,装饰繁复,皆镂空卷曲式。极难想象如何铸成。另一器,如美杜莎的脑袋,也是十分精美。

郧县头骨展馆则是关于古人类史,如北京之周口店。

火与土的艺术展馆则是陶器和瓷器展。其中看到宋代老百姓用的瓷碗,非常没有艺术性。如果弄到一个,带出境,海关人员怎么能认出是文物?除非受过培训或者得知有走私犯要过境。

另有湖北名人展。

美术馆空空荡荡。多是国画且巨巨大。有齐白石书画展。一些即兴之作,正是符合我们老百姓的说法:就那么两笔刷子胡乱图一下就是名作。个别字,也看不出怎么好,但是书法整幅的结构布局和气韵倒是不错。

美馆有漆画展,但是更有意思的是湖北美术文献展。我没有时间只能走马观花。那里边信息量太大,如果印刷出来是非常厚的书。

看两个地方共用近3小时。然后走路到中南广场。途经汉街(30分钟)。汉街那里冷冷清清,没进去看,以前去过。博物馆至汉街一路街景非常干净利索,行人少,路上也没有什么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街上也不是店铺区。也没有摆摊子的。整个印象比较洋气,感觉像是到了国外,或是北京的政府区使馆区。对走路来说是乏味一些,没有市井气氛。绿化甚好。路过武大中南医院,对门是宾馆,也属于武大,是交流中心,气势非凡。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本有机会到武大,如今则天涯沦落,孤雁难回,不禁唏嘘一番。

水果湖路步行街街景别有风味,街道干净,两旁树木枝叶交通,形成蓬盖。路旁颇多长椅供人休憩。于西点店购两个风味面包充饥,算下来50美分一个不到,味道比甜麦圈好多了。回国吃西点还是比美国的便宜。烤的也很好。

路过建设银行,进去问拿护照开账户的事情,又是遇到一群无知之徒,气的老方差点就骂娘希屁。 国内人普遍搞不懂绿卡和国籍的区别,也不知道出国定居的人被公安吊销了户口,失去了身份证。你跟他们讲,真有对牛弹琴的感觉。银行的人一口咬定,境内的中国人必须用身份证开户。我说我不是境内的中国人。一个女经理看了我的护照后说,你既然在国外,必定有国外的身份,我说你拿的护照就是我的身份。我要是国外的护照,你就看不到这个护照了。简直岂有此理。他们还去请示了上级,我没时间啰嗦就走了。不知道北京上海怎么样。武汉毕竟洋化不够。可惜了解放前,武汉曾经是个洋都。19世纪租借了整条江边。 抗战开始,国民政府退到武汉,各国领馆也纷纷而至。解放后,武汉却成为一个典型内地城市,鲜有洋人。九省通衢,通内不通外。改革开放也落后于沿海城市。大部分武汉人满足于热干面文化,自足自乐,所以洋务不兴,也情有可原。即便如今,街上也很少看到外国人,如果看到,以非洲为主,乃来同济学医的留学生。
yiyuan.jpg
1212 008.jpg
1205 015.jpg
1207 067.jpg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19 13:56 编辑

另文:
武汉纪行(2013)---被宰记

TOP

沪上清新雨,迎我过路客。雾霾千里外,故地感慨多。昔读复旦园,洋人讲新说。囫囵乔夫子,头昏符号逻。异校研究生,同楼有切磋。未敢非分想,辰光空蹉跎。中原折戟后,德春孙山落。名人已作古,同学今执舵。悠悠虚拟网,新友交曾得。
瞻前又顾后, 时机未把握。今我来黄浦,岁月水流过。孑孑白头翁,电脑徒啰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