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小戏剧本——《红丝恨》

创作源头是冯梦龙《醒世恒言》第十九卷《白玉娘忍苦成夫》。这出小戏《红丝恨》仅有白玉娘和程万里夫妻两人出场,描写了他们从成亲开始虽然经过曲折最后相依相知策划南逃的过程。最后,白玉娘牺牲自己成全丈夫跳下了悬崖。
出场人物(全剧仅有男女主角两人,其余人物均退至幕后)
白玉娘,南宋人氏,被掳为元朝张万户婢女,配与程万里为妻,简称白
程万里,南宋人士,被掳为元朝张万户家将,蒙赐白玉娘为妻,简称程

故事发生时间段在南宋末期。
场景先后为男女主角成亲洞房以及南逃途中山林。
鼓乐声起。在幕后传来的喜庆热闹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依次高声喊出“一拜皇天后土,再拜主人恩典,三是夫妻对拜,新人送入洞房”,接着一迭连声的嘈杂声:“新郎官不能走”“快来敬酒啊”“陪我们喝个痛快”“不给面子不行”等。
白玉娘端坐洞房内。嘈杂声音稍歇。白玉娘缓缓地站起身来,走近房门侧耳细听旋即自身打量。
白唱:
【四平调】(稍快、欢悦地)
今晨起喜鹊儿鸣叫树梢,
到夜来牛女星欢渡鹊桥。
夫人她将我匹配选良材,
说道他鹏程万里志向高。
听门外热腾腾把盏痛饮,
见房内喜盈盈红烛高烧。
画堂上成亲时双双对拜,
我早已把新人偷眼来瞧。
赞夫君雄赳赳气宇轩昂,
爱夫君貌堂堂人才一表。
虽然作离乱人身世飘摇,
依旧是骁勇将倜傥英豪。
姻缘簿名姓题许配程郎,
绾红丝系就成白头到老。
幕后传来张万户夫人的斥责:你们众人也太不像话,该让新郎回房去了。
白玉娘她听得动静,回至床边坐下。
幕后一干人等:是是是。送新郎官啊!
程万里摇摇晃晃地上场。白玉娘见状上前迎接。
白:夫君你醉了。
程:我,我没有醉。
白:为妻备有酸梅醒酒汤,请程郎饮用。
白玉娘她端过醒酒汤碗。程万里接过,一饮而尽。白玉娘收好汤碗。
白:可是好受多了?
程:多谢娘子想得周全。
白:啊,夫君,请过来重新见礼。
程:(诧异地)我俩已拜了天地,怎么还要重新见礼?
白:夫君啊,(接唱)
【二黄散板】
常言道礼多人不怪,
更何况为妻名姓你尚不知晓。
程:哦,哦,这倒真是我的不是了。来来来,你我夫妻重新见礼。喏喏喏,娘子,卑人程万里这厢有礼了。
白:为妻白玉娘还礼。程郎,夫人曾对我言道,鹏程万里端的是好名字哦。
程:夫人她过奖了。哦,娘子名唤白玉娘!啊呀,这才真的是好名字吆!娘子白玉雕琢赛过天仙化人,小可我正是艳福非浅啊,(接唱)
【四平调】
喜滋滋入洞房面对玉娘,
乐悠悠掩不住满心欢笑。
屋小如舟,春深如海,
你我二人共结百年好!
白:程郎,你我还没有互道身世呢。
程:哦,哦,你我还要互道身世。
白:是啊,你我既为夫妻要共结百年之好,怎可不知身世来历。就是玉娘我嘛,日后也好到你家乡拜见公婆呀。
程:(震惊,凄惶)到我家乡,拜见公婆?!
白:怎么,程郎你莫非有甚难言之隐?还是让为妻我先对程郎言来,(接唱)
【西皮二六】
白玉娘出身在嘉定城厢,(程万里插白:原来娘子是嘉定人氏。)
我父他为统制镇守国疆。(程万里插白:噢,娘子原本是官宦小姐。)
元朝兵破城后不屈而死,
一家人被杀戳惨遭祸殃。(程万里插白:那娘子你——。)
【西皮流水】
张万户奸淫贼意欲染指,
幸遇得夫人她制止强梁。
留我在内房中贴身伺婢,
许配与程郎你断他念想。
程:啊呀,原来那张万户他,他竟是一个衣冠禽兽!
白:程郎,你可知他原本是宋朝将领,先就降金后又降元!
程:娘子啊,(接唱)
【西皮原板】
程万里先父他官拜尚书,(白玉娘插白:原来程郎是尚书公子。)
早年间双亲亡好不悲伤。(白玉娘插白:啊?!公婆他们已经不在人世。)
勤攻读习武艺有志竟成,
录取为国子监生员担当。
战守和献上了三策本章,
遭贬斥发配到边远关防。
乱离中落难人被掳北上,
充家将栖身此幸得妻房。
白唱:
【西皮原板】
却原来夫妻俩同命鸳鸯,
一样是遭战乱孤雁凄惶。
男儿汉需得要志向高远,
更何况你本想报效朝堂。
怎可只留恋那花前枕上,
抗贼寇举刀枪理所应当。
早谋划离此地天堑南渡,
【西皮散板】
为妻我愿助一臂之力集聚家乡父老杀强梁!
程:(心内一惊,赶忙扭转话题)啊呀,娘子啊,(接唱)
【西皮摇板】
更鼓声频频敲紧催春宵,
且把那南归话题搁一旁。
谢月老你我已将红丝系,
小登科千金一刻莫轻放。
程万里上前拥住白玉娘,灯光转暗。
金鸡鸣叫,灯光复明。程万里睡眼惺松上场。
程唱:
【反西皮原板】
眼朦胧一夜醉倒温柔乡,
金鸡唱醒来不觉细思想。
我二人初相识如此交心,
莫非是她有意前来考量。
夫妻俩本该当厮守在此,
她怎会反劝我逃奔南方?!(夹白)唉,不可,不可啊,(接唱)
哪怕是疑神疑鬼疑上苍,
我怎可猜疑到我的妻房?!(程万里不断搓手蹀躞来回焦虑万分)
【西皮流水】
常言道画龙画虎难画骨,
谁知晓她骨子里试探隐藏;
知人知面不知心,
倘若有害人之心怎能不防。
罢罢罢,
趁玉娘早起把夫人伺奉,(夹白)待我出首禀告,(接唱)
【西皮散板】
表忠心将计就计险关闯!
程万里走上几步,对幕后:上报万户,家将程万里有要事禀告。
程万里下场。
幕后传来张万户的怒喝声:大胆贱人,竟敢如此恩将仇报!来啊,将她抓来重责一百!
幕后:得令!
幕后不断传来杖责声和哀叫声。程万里倒退着上场,浑身颤抖不已。
程唱:
【西皮摇板】
一声声责打揪我心,
一阵阵惨叫声凄厉,
【顶板流水】
错错错,四海铁铸成此大错,
百年好合莫不就成了一夜夫妻?!
悔悔悔,
九回肠寸寸尽悔青,
十丈红丝怎会断送了三生情谊!?(甩腔)
【吟板】
娘子啊,
【跺板】
我有罪,罪难赦,
我罪该万死(叫散)天打雷劈!
程万里顿足捶胸,悔恨不已。
幕后传来张万户夫人的怒责声:快快住手!你下得如此重手,莫非真的发泄私愤要让她杖毙帐下?婢女们,还不快上前把玉娘扶将起来!
程万里闻听,急步下场。旋即将白玉娘扶上场来。白玉娘颤颤巍巍地靠在床边,程万里一头跪倒。
程唱:
(干起)
娘子啊,
【二黄碰板】
千错万错终究是我错,
我不该错判娘子一片爱心前去表愚忠。
千疑万疑怪我瞎猜疑,
我就像许汉文险些儿害白娘子命葬送。
娘子啊,我俩是同命鸳鸯患难共,
求娘子红丝再系饶恕了我这个糊涂虫!
白唱:
【二黄原版】
男儿膝下有黄金,
程郎一跪如山重。
为妻心内好惶恐,
阵阵辛酸五内中。
挣扎着抬起身上前来,(白玉娘挣扎着起身,程万里膝行几步靠近)
【二黄散板】
原不该新婚夜与你谋划急匆匆。
白玉娘举手欲搀扶程万里而力有不支,程万里就势站起扶住白玉娘。
程唱:
【二黄快三眼】
妻配与我何不幸,
害你杖责太无情。
鲜血淋淋不忍看,
惨叫声声不忍听。
待我取来金创药,
望我贤妻早日康复得安宁。
白唱:
【二黄快三眼】
妻配夫君多荣幸,
一夜夫妻百年情。
为夫君我甘受皮肉罪,
为夫君我不怕鲜血淋。
愿程郎不再疑猜放宽心,
和程郎重图大计(叫散)万里行。
程:啊呀,娘子你这伤筋动骨一百天——。
白:(接上)想那百日之后,正是黄河冰冻之时——。
程:(接上)百日之后,黄河冰冻!
白:夫人房内有堪舆用的罗盘,待我在动身之前将它盗来——。
程:(接上)得有贤内助如此,何愁南归途中方向莫辨!
灯光转暗。
程万里幕后唱:
【高拨子导板】
乘夜晚一骑双跨踏上归程,
灯光复亮。程万里白玉娘两人合骑着一匹马上场,亮相,圆场。
程唱:
【回龙】
月朦胧星暗淡寒风阵阵;
辨明方向多亏有了罗盘指针。
【高拨子原板】
一路行来,
急急忙忙,
快马加鞭,
顾不得山高路长草深露冷。
白唱:
【高拨子原板】
夜朦胧影暗淡山林森森;
避开耳目巧加迂回骠骑驰奔。
你我夫妻,
并肩驾乘,
协力齐心,
但愿得一路平安归途畅顺。
程唱:
【反四平调】
似看见黄河千里冰封,
白唱:
筑坦途保佑风雪南归人;
程唱:
似听得长江万里翻腾,
白唱:
喜相迎游子归来欢歌声。
程唱:
还家乡与父老并肩奋勇,
白/程合唱:
到坟前祭爹娘【高拨子散板】告慰忠魂。
幕后传来追赶声响,天幕上出现火把人影。
程:啊呀,不好,被那贼子发现追赶上来了!于今之计——。
白:(接上)于今之计,还是潜往山林之中暂避片刻为好。
程:对,前往山林之中暂避片刻。
程万里白玉娘两人稍作圆场后下马遁身暂避。两人卸下背囊。
幕后传来:往前追赶啊!
从声音方向可辨别到大队人马已往前赶去,天幕上相应出现火把人影过场。
程万里白玉娘站起身来。
程:看来,他们已然赶往前站。
白:啊,程郎,我们还是再耐心等待一时。
程:哦,哦,耐心等待,耐心等待。
突然,他俩的坐骑叫起来——幕后传来马嘶声。程万里惊慌不已。
程:啊呀,这坐骑如何叫喊起来了!
白:想是山林之中有毒蛇猛兽潜藏,惊吓了它!
幕后传来:快,快到这片山林之中与我搜寻!
天幕上相应出现火把人影返回的情景。
程:娘子,他,他们返回来了啊——。
白:(接上,临危不惧)程郎,不必惊慌!你快去看来,那边可有一条小路。
程万里走向一边探头张望。白玉娘迅速上马。
白:程郎,好自珍重,后会有期!
程:娘子,你,你怎么丢下我——?
白玉娘策马下场,临到下场门处,回头对程万里喊道:程郎,我去也!
程:(突然醒悟)啊呀不好,娘子此去是要把追兵引开。啊呀,娘子啊!
程万里拿起背囊,急忙追下场去。
幕后传来:他们朝这边跑了,快追呀!
白玉娘策马,上场圆场。
白唱:
【西皮流水】
危急时挺身出分道扬镳,
马蹄声引开了万户追剿。
程郎他必定能脱离险境,
白玉娘为夫君何惧惊涛。
【西皮摇板】
不怨天不怨地不怨月老,
不恨你未曾把红丝系牢。
【西皮快板】(慢起加快)
古人云一日夫妻百日恩,
我今道百日夫妻千年好。
只愿他鹏程万里腾云霄,
但愿他精忠报国立功劳。
【西皮散板】
急忙忙催骏马慌不择路,(圆场后,马嘶急停)
临悬崖勒缰绳血涌心跳。(勒马下马)
【西皮快板】
让程郎南逃归为国报效,
玉娘我纵死九泉也含笑,
程郎你万里鹏程须珍重,
【西皮散板】
待来生再相聚暮暮朝朝!
白玉娘来到悬崖边上,纵身一跳。留下马匹在一旁奋蹄嘶叫。
幕后传来追赶人员的声音:禀报万户,他们跳崖了。
幕后传来程万里的呼叫:玉娘啊!
大幕合拢。

剧终。
是非是 我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