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布萊克 (一個人類靈魂的揭密者)

英國浪漫主義畫家、詩人兼雕刻家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是十八世紀早期一位最具靈氣與原始衝動的藝術家、文學家。可惜漢語文學界長期以來對他的譯介著實不多。

布萊克1757年出生于倫敦一個貧寒的襪商家庭,沒有受過正規教育。他從小就喜歡繪畫和詩歌。11歲起就進入繪畫學校學習了三年并表現出非凡的藝術才能。其父有意讓他師從一位著名的畫家繼續深造,但他為了家庭及弟妹的前途主動放棄了這次機會,去雕版印刷作坊當了一名學徒。

在同時代人的眼中,威廉‧布萊克是一名才華卓絕的的聖者。有人說:“布萊克,你見過他一次便永遠不會忘記。他的知識博大精深,他談吐非凡,……和他在一起散步就是在接受美的靈魂……他是一個不帶面具的人,是那種我們在整個生命旅程中所見到的絕無僅有的人。”

正是這樣一個單純的人,在不為人注目的一生中,默默地做了一次超塵絕世的內心旅行,抵達了人類精神的核心和時代苦難的深處。

他創作的《創造天地》,顯然受到米開朗基羅《創造亞當》的影響。畫面上代表上帝榮耀的紅色的球圍繞著蹲伏于深淵上面的上帝,宇宙的第一陣風將他的頭髮吹向一邊。他正在創造金色的光,這光同時刺穿了周圍的黑暗,也照亮了深淵的邊緣。上帝左手執圓規,一下劃分出了光明與黑暗。

這是威廉‧布萊克所描繪的地球。藝術家對神開創天地的自然過程的描述,引人遐想。地球已存在幾百億年以上,在整個這段時間中,地球由于力的作用而形成,而變化。地球內部的力使地面突兀不平,使大陸板塊上升和飄移。雨、雪、雹、河流、海洋、陽光和狂風的侵蝕,塑造出地球表面的千奇百態。面對大自然那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人類在應該如何理解認識自己的生存環境,用理性去理解事物,對生命意義進行思考的選擇和探索中一直走到了今天。

威廉姆‧布萊克被人們譽為“一個深入人類靈魂的揭密者、探險者”,他對世界的認識,在一首非常著名的浪漫主義的《天真之歌》中也有所體現:“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e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透過一粒沙子可以看到一個世界,在一朵野花中存在著整個的天際,將無窮握在掌股之中,一個瞬間即是那永恒。

心有靈犀的你或許能讀懂其中的玄機。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Piping down the valleys wild,
Piping songs of pleasure glee,
On a cloud I saw a child
And he laughing said to me:

‘Pipe a song about a lamb.’
So I piped with merry cheer;
‘Pipe, pipe that song again.’
So I piped; he wept to hear.

‘Drop thy pipe, thy happy pipe;
Sing thy songs of happy cheer.’
So I sung the same again,
While he wept with joy to hear.

‘Piper, sit thee down and write
In a book that all may read.’
So he vanished form my sight:
And I plucked a hollow reed,

And I made a rural pen,
And I stained the water clear,
And I wrote my happy songs
Every child may joy to hear.

序诗
威廉·布莱克

我吹着牧笛从荒谷下来,
我吹出欢乐的曲调,
我看见云端上一个小孩,
他笑着对我说道:

“吹一支羔羊的歌曲!”
我就快活地吹了起来。
“吹笛人,再吹吹那支曲,”
我再吹,他听着流下泪来。

“放下那笛子,欢乐的笛子,
把你那快乐的歌儿唱一唱;”
我把那支歌唱上一次,
他听着,快活得泪儿汪汪。

“吹笛人,坐下来写成一本诗,
好让大伙儿都能读到。”
他说完就从我眼前消逝,
我拿起一根空心的芦草,

用它做成土气的笔一支,
把它蘸在清清的水里,
写下那些快乐的歌子,
让个个小孩听得欢喜。

查良铮 译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终于又有新贴了。我给你联系过,没联系上哦。
是非是 我非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