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问] 冰花专访:优秀的诗歌应视为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高端访问] 冰花专访:优秀的诗歌应视为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贵州民族报 民族文学周刊, 2012年3月16日  

4383b0cfhbb44378f9e2f&690.jpg
2012-3-18 08:29



记者:冰花女士,你好!你是我受邀采访的第二位美籍华裔诗人,很荣幸你能接受我的采访,祝你龙年创作出更多的佳作。

冰花:紫琪好! 很欣赏《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的国际视野,做为海外的一员, 我很感动《贵州民族报》对海外作家的深度关注。能做为你采访的第二位美籍华裔诗人我更感到非常荣幸。如同电影演员头一次演戏就演了女一号。这既让我受宠若惊, 又让我有点紧张。谢谢你的问候和祝福。也祝《贵州民族报》读者们龙年万福!

记者:按说,你属于旅美作家,你的创作成绩应该纳入到海外华人文学的视野来研究。请问,你是何时来美国的?你的职业是什么? 你的经历和家庭情况怎样?

冰花:我是90年代初因老公来美国功读博士学位, 而来陪读的。小时候,我在辽河平原的乡下呆过数年。至今, 我依然思念那里的自然风光, 如村野水里的蛙声, 鱼塘,一望无际的稻浪, 还有那落在稻浪上的夕阳。后来, 我去了沈阳, 我爸爸是东北大学的教师, 妈妈在中学工作。 我的少女时代是在东北大学度过的。记得从小爸爸就教我背唐诗, 还说熟读唐诗三百首, 不会写诗也会吟。还常给我借很多书看, 那时比较好的几部小说如《金光大道》《沸腾的群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我都读过。我的大学是在大连的东北财经大学读的。毕业后, 我到北京工作,有机会参加了中国航空油料公司的组建,公司成立后,我被破格委以重任, 成为首任财务主管, 那年我27岁。 同时, 我还兼任了南洋船务公司首届董事等职。一直做到我离开中国。我现在是美国一家私人会计事务所的会计师。

记者:真让我佩服!那你的文学创作是从何时开始的呢?代表作有哪些?

冰花: 我的文学创作是从大学开始的,那时正处青春期, 有种难言的情怀和冲动,不知如何表达, 只有对自个的日记倾吐,写着写着就写出了许多似诗非诗的日记。下课后,我爱泡图书馆,爱看文学名著和文学杂志。许多西方的文学名著都是在大学时读的。一次在图书馆, 我看到《鸭绿江》和《当代诗歌》登有著名诗人阿红举办文学函授的通知( 阿红有“诗坛舵手”之称),于是我就报了名, 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叫阿华的笔名。1985我成了阿红老师的学生, 阿红老师的函授教材和函授信, 成了我诗歌创作的好老师。从此,我陆续写了更多的诗歌。你提到的《你可要爱护哟》《投心》都是那时写的。说到代表作吗, 每个人喜爱的口味不同, 有的读者说我的代表作是《不是轻浮 不是漂》《双面扇》和《魔王》, 有的读者说是《荷的心事》, 还有人说是《春天的新娘》和《秋天的新娘》。而作为我自己, 每首诗都像是我的宝宝, 如女儿一样,我没有女儿, 把我的诗作称作女儿, 她们都很可爱, 我都一样爱她们。如果一定让我说哪首是我的代表作的话, 我会选为汶川地震写的《天堂来信》。因为这是我含泪写, 侨报的编辑含泪编发, 许多读者含泪读, 也是被广泛转载的一首。后来有许多读者和我说, 读时, 感动得哭了, 当时没注意作者, 后来才知道, 作者原来是我。这首《天堂来信》2009 被选入《中国网络诗歌史编》, 2010年入选香港中学朗诵教程。

记者:是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目前出版的诗集有几本?你比较喜欢的诗有哪些?

冰花:2008年,我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溪水边的玫瑰》,受到了广泛好评, 收到来自海内外的佳评近50篇。2009年和海内外30个文友出版了一本合集《朝露与落英》。而我的第二本诗歌专著刚刚脱稿。目前, 正在寻找出版社呢。但愿龙年我能有好运,有眼光的出版社看见你们这个访问快点来找我哟。说到喜欢, 我自己用心血写的诗我都很喜欢, 较满意和偏爱的有《轻佻》《七夕》《五月的花》《如雪的思念》《六月风情》《惊鸟》《双面扇》《小巷》《春天的新娘》《秋天的新娘》和《秋天的玫瑰》《如果》《情人结》等。

记者:据说你的第一本诗集《溪水边的玫瑰》延迟了十五年才得以出版,请讲述一下其中的故事吧?你辛苦写出的诗歌不被编辑理解,心里有压力会影响诗歌创作吗?

冰花: 工作后由于太忙, 我几乎停止了写诗。但过去写的诗许多我都能倒背如流。 一次, 我和我单位的宣传部长(他曾是一名军旅作家)一起乘电梯时, 我背诵了我的 《走啊走》,他问我是谁写的? 说非常好。我说是我写的,他有点不信,电梯里的其他同事也都很惊诧,因为他们没想到我这位财务主管还会写诗。后来我把我的诗稿拿给他们看,大家争着传阅。 不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会写诗了, 大家都说我的诗好。记得单位计划部门的小康以前在出版社工作,他把我的诗拿给出版社的主编看,那位主编说诗写得很好,可主题是写个人的情感, 上边审查严格,不便出版。 受到出版社主编的婉言谢绝,我当时真的很伤心, 受挫感是有的, 我不理解为何说作品很好又不给出版? 写个人情感又有何不好? 但同事和朋友们都表示喜爱我的诗,还有同事和朋友四处奔波为我出诗集, 让我很感动。 出版社的冷与同事和读者朋友的热, 让我心里得到了平衡。而无论冷与热, 都没有影响我后来的创作。 因为, 我写诗不是为了出版,写诗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是心里有话要说,情里有歌要唱。而和我们有业务联系的保险公司的小黄, 他读了我的诗后对我说, 他和他姐姐都很喜爱我的诗,他还说服了他的科长,准备特批两万元由保险公司来赞助我出书,他还把写序的人都找好了。 可这时, 我申请去美国的签证下来了, 我就出国了, 出书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十五年前没办成的事,十五年后的2008年, 著名作家王舒先生在新浪看到我的诗歌后, 建议我出诗集,在他的不懈努力下, 我圆了出版梦。用非马老师的话说: “如果当时那位编辑开放一点胆大一点,说不定冰花早就成为大陆的席慕蓉了呢。好在紧跟着而来的网络时代,作者无需经过编辑这个瓶颈就能直接同读者打交道,于是她的诗便破网而出了。”

记者:你在美国经常参加诗会吗?美国的诗歌协会有哪些?

冰花:我个人没有去参加过任何诗会, 但我向诗会投过作品。2011年,当得知第三十一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征稿时,我就按每首不超过九行,每人不超过两首的要求把《不是轻浮不是漂》和《双面扇》寄给了他们,没想到这两首诗在大会上夺魁了。读到这两首诗的美国人,都说很美。在美国有很多诗歌协会,如The Academy of American Poets等,各州也都有诗歌协会。我目前没有参加任何诗歌协会,以后也许会加入。

记者:你知道美国诗坛比较活跃的美国诗人有哪些?对你有影响的诗人有哪些?你对中国诗歌有什么看法?

冰花:我知道的优秀诗人有泰德· 库舍 (Ted Kooser) ,1939年生。他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主管,也是尼布拉斯加大学的副教授。他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第十三届桂冠诗人, 他的书得过许多奖。他的诗充满了睿智与乐观,是美国短诗的名家。还有华裔诗人李立扬(Li-Young Lee) ,1957年生, 他是1964年从印尼来到美国,著有诗集《玫瑰》(Rose)及《我爱你的城市》(The City In Which I Love You)等,现居芝加哥。芝加哥的还有位大家熟知的著名双语诗人非马William Marr,1936年生, 有“短诗大王”之称,出版中英文著作27部。 对我有影响的诗人,以前是莎士比亚、歌德、拜伦、勃朗宁夫人和普希金。我和美国诗人接触的不多。 现在对我影响深远的是非马William Marr先生,他是世界级的著名诗人。我们既是师徒, 更是诗友, 我俩经常探讨和切磋诗艺。他诗里的理性和从容, 与我的热忱和外向成了互补。我后期的作品, 深受非马恩师的影响, 那就是他所主张的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最丰富的内涵成了我创作的座右铭。说到对中国诗坛的看法, 我觉得中国诗坛缺少有大爱和宽广慈悲胸怀的诗人,我感到中国诗坛有山头林立,互不服气互不买帐的味道。 再有就是文学刊物对诗歌重视不够,出版社更是对诗歌投入太少。 诗歌不应该受到文学刊物和出版社的冷落,不应该让诗人自己掏腰包出书。我认为振兴中华文化,首先要振兴中国诗歌。 自古以来,诗歌的繁荣是文学繁荣的重要标志。在物欲横流、拜金成风的当下,关注和重视诗歌有着特殊的意义,而诗人写出优秀的诗歌应视为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记者:你的诗观是什么? 习惯用英文创作吗?对诗歌翻译感兴趣吗?

冰花: 我的诗观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诗抒怀。对于诗歌我力求做到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表达真挚的情感,始终如一坚持自己独特的风格,决不盲目跟从和随波逐流。使我的诗歌真正成为来自心灵的自然流露,发自生命的真诚吟唱。身居海外的我,坚持用母语写作,让我有了文化的归属感,创作诗歌成为我坚守的心灵家园。仿佛没有了诗我就一无所有,有了诗我就拥有了一切。 由于我来美国较晚, 英语底子不是很好,目前,还不太习惯英文写作,我曾写过三首英文诗,都受到了美国读者的好评。对诗歌翻译感兴趣, 只是英文词汇和水平还有待提高, 再有就是我的时间和精力不够。在美国, 会计人员总是很忙的。我现在的负荷已觉得透支很大。否则许多关于诗歌的事应该做得更多和更好。

记者:你创作的诗歌有哪些特点?美国诗坛对你的诗歌评价如何?中国诗歌界关注你吗?

冰花:我只知道用真情写,努力写得自然、 贴切、 到位, 许多诗我是先感动我自己。而读者读后说读哭了的诗,我也是含泪写的。我创作的诗歌有哪些特点, 我自己也说不清,这个问题就让我就用海外著名评论家林楠先生对我的评论做回答吧。他说:“讴歌生命之爱和情感之美,是冰花诗作的核心意向。作家以非常出色的诗句,营造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活力的美妙境界,把女性特有的温柔、温暖和爱的情怀,用她自已特有的情绪方式、语言方式和节奏方式,酣暢通透地传达到读者的心灵深处。诗人在“花园里”,在“溪水边”,乃至在自己整个生命的原野上,为人类,为未來,为理想,精心培育着馥郁的玫瑰花香,也培育着美好。赤子般的热情和真诚,令诗人在创作中自觉地、难能可贵地实践着国学大师王国维对纳兰性德的称颂:‘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多年來,诗坛已少见冰花这种震颤灵魂的童贞般的纯洁与坦率。作者跨文化的诗歌创作,必将受到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语种读者的共同喜爱。”

我从去年开始往英文报刊和网刊投稿, 都收到了热忱欢迎和好评。如, 我把我的第一首英文诗 Sometimes I don't know why投给美国的一家杂志, 编辑来信说:“We've published your poem, Sometimes I don't know why. I really liked it, nice and simple and sweet。 ” (我们刊发了你的诗,Sometimes I don't know why。我很喜爱这首诗,优美又简洁和甜蜜。)  中国诗歌界应该说很关注我。2010年,我第一次参加国内诗赛, 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就获得了金奖。我想这不仅是国内评委和读者给我作品的投票, 更是国内诗歌界对我的关注。而我的老师阿红先生得知他的学生20年后还在坚持写诗时,他非常欣慰。读了我的诗集《溪水边的玫瑰》后,给予了很高评价。国内的诗歌年鉴从2007年开始, 每年都收入了我的作品, 许多诗歌报刊杂志向我约稿和刊发我的作品, 还请我当顾问和做编辑等。有的网站还请我做驻站特邀诗人和专栏诗人等。

记者:你经常回国吗?今年有什么计划?欢迎你到贵州做客。

冰花:由于工作忙,我不常回国。今年计划出书,不光出中文的,还想出中英双语和英文版的。 美国网友把我的约100首诗翻译成了英文,这为我将来出版英文版的诗集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前面说了,刚脱稿的一本, 正在找出版社。贵州的自然风光很美, 有机会一定会去的。谢谢你耐心地听我自言自语。诗的祝福!



人物档案:

冰花(Rose Lu),女,60后,本名鲁丽华,冰花是其在网络和发表文学创作时的笔名。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计统系,出国前曾任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首任财务主管,南洋船务(合资)公司首届董事,《中国航油》杂志编委。90年代初,因陪读移居美国,转读财税专业,现居马里兰州,担任某私人会计事务所高级会计师。业余从事写作,并担任《国际写家联盟》北美地区副秘书长,《诗中国》杂志顾问,《蓝》诗刊理事会理事等。其作品散见《侨报》等海内外40多种报刊及多种合集与年鉴等,并有百余首诗作被译成英文。著有诗集《溪水边的玫瑰》(ROSES BY THE STREAM)、《朝露与落英》(MORNING DEW AND DRIFTING PETALS)(合著)。其诗歌《荷的心事》2010年获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金奖;诗歌《不是轻浮不是漂》和《双面扇》2011年荣获第31届世界诗人大会“相信爱情(Belief in Love)奖”。

            原载于2012年3月16日《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头版 [高端访问]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原载于2012年3月16日《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头版 - 好呀,冰花!

中国大西南,别有魅力和洞天,很想去旅游。
愿我心行于爱,信和美之中

TOP

回复 2# 虔谦


    嗯, 我也很想去~~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我的诗观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诗抒怀。对于诗歌我力求做到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表达真挚的情感,始终如一坚持自己独特的风格,决不盲目跟从和随波逐流。使我的诗歌真正成为来自心灵的自然流露,发自生命的真诚吟唱。身居海外的我,坚持用母语写作,让我有了文化的归属感,创作诗歌成为我坚守的心灵家园。仿佛没有了诗我就一无所有,有了诗我就拥有了一切。"

祝贺冰花的成就,你会越写越好!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TOP

问好为力!新年好!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好久没登陆了,经常潜水。借此线向冰花,为力以及诸位从伊甸园时起就认识的老网友,以及在这里新结识的新网友们问好,拜年!哈哈,我可不是黄鼠狼啊

TOP

笑雨好!你在维州,我在马州,我们有机会见面!

对呀,给这里的旧雨新知拜年!
http://blog.sina.com.cn/binghuablog

TOP

我现在很少上网了,就连我自己在新浪,天涯等的博客都很少打理,基本不怎么打理了,因为有微信。和朋友都是微信联系。通过微信发现,还是和发小儿们说得来。应了那句古话:衣服是新的好,朋友还是旧的好。
这一两年也没写什么像样的东西,也没发表什么了。写作和武功一样,一放下就不行了,觉得力道差了很多。

TOP

本帖最后由 吴友明 于 2017-2-10 22:57 编辑

问候大家!拜晚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