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千里

2011年的圣诞和新年我是在电话上度过的。女儿带着一家人在12/25日圣诞之夜去了中国,从那一夜起,我的心就跟着他们走了!从俄勒冈到加州,到香港,到深圳,到广州,到长沙,算计着一个个`白天,黑夜,算计着他们睡了,醒了,算计着他们在游玩,在观光,在吃饭......我的电话打到儿子手机上,儿子说:“妈妈,我们都在这里,你要跟谁说话?”我说:“谁要跟我说话,我就跟谁说。”接着就听到了七岁的小外孙女的甜甜的声音:“外婆!”我的那个愉悦啊,真是通体快乐!我总是那么适时地接通了他们的电话。九岁的孙子在电话里说:“我们在野生动物园里自驾游”女儿说:'我们到了长沙。在祖母的墓地祭拜。“就这样,我和孩子们每时每刻地,电话相连,心连着心。这些天的电视我看的是国际新闻,天气预报,希望没有风`雪。也恰恰都是好天气!好容易盼到了他们归来的日子,儿子说:“就要登机了!'我的心又跟着他们回来。

   孩子们归来的第二天,女儿来了电话,她细细地说了他们在各地做了些什么,吃了些什么,什么最好吃,中间还有些小故事,弟弟的狗丢了,外孙女的背包丢了,而且又都失而复得!还说我的女婿觉得做了一场梦,见识了”人流“,等等等等。这时我们可煲电话粥了!

   我在”所有的节日都已过尽“那首诗里最后一句写道:”母亲的白发和皱纹,记录着历史,抹不去“,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2012-1-7 06:54 PM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报告
小松